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5章:我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5章:我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時蘭香看著楚墨琛現在樣子都有一種把他揍得滿地找牙的衝動,剋制著自己沉聲問,「楚墨琛,你難道不知道今天你和琳琳要訂婚嗎?你現在算什麼?把我們時家當猴子耍嗎?」

楚墨琛撇了一眼時微琳,時微琳楚楚可憐的望著他。說實話,時微琳確實是美人胚子一個,只可惜他深愛著的安然,完全就不把時微琳當一回事。

楚墨琛似笑非笑的盯著時家三人,「哦?是嗎?」

時家的人表示非常的憤怒,就連一向好脾氣的時老此時此刻的臉色都不能用黑色來形容了,這臉都丟到了太平洋去了。

在眾人各種各樣的眼光下,楚墨琛招手讓安然過來他身邊。安然打死都不肯過來,楚墨琛竟然帶著她來砸場子,簡直太可惡了有木有,關鍵的是都沒有提前和他打聲招呼,簡直就是不能忍。

楚墨琛也不生氣,走到了她的身邊一把將她摟住了,楚老爺子和時家三人的臉色立刻黑了。

安然不傻,能看懂楚老爺子和時家的臉色,以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咬牙切齒的問,「楚墨琛,你想要幹嘛?」

楚墨琛一臉欠揍,「砸場子呀1

安然,「……」

還真沒想到楚墨琛是來真的,眼看著楚墨琛牽著自己的手望時家的方向去,一直去掰楚墨琛的手,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安然想哭的心都有,小聲的說,「楚墨琛,你別鬧。」

楚墨琛依舊以優雅的微笑面對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兒,也以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回她的話,「寶貝,我沒有鬧,別怕,我罩著你。」

安然,「」

簡直就是對牛彈琴,安然表示心好累。

顏宸朔一家也在看熱鬧,方玲一看安然就知道安然肯定就是屬於和唐糖同一類的人,因此也對安然頗有普意見,「我說這場合,墨琛也真是的,隨便就去找一個這樣的女人來這樣的場合隨便應付楚老頭也真是夠了。」

方玲這話一出,唐糖甚是不喜歡,張了張嘴,「你說什麼呢?」

唐糖的話剛出,顏宸朔不悅的皺起了眉頭喊了一聲,「糖糖,你剛才是怎麼答應我的?」

被方玲這麼一氣,唐糖管他個三七二十一,有什麼就說什麼「你看你媽怎麼說安然,你媽要怎麼說我都沒有關係,但是不能說我身邊的朋友,什麼叫是什麼人,就你那點素質也好意思裝。」

方玲再次給唐糖嗆到無話可說,「你」

顏森忍不住皺了皺眉心,「我說你們兩個能少吵兩句嗎?不累嗎?」

方玲冷哼了一聲,身子一扭不屑的瞟了唐糖一眼,「我還不願意和她吵呢?」

唐糖也冷哼了一聲,身子也一扭,「我還懶得和你吵呢,你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兒酸。」

「你」

顏宸朔攔著了方玲,「媽」

方玲憤憤的甩袖,身子一扭,沒眼去看唐糖,「看看你挑的好媳婦。」

顏宸朔夾在中間表示特別的為難。

楚墨琛將安然在眾人各種眼光下帶到了時家和楚慶懷的跟前,落落大方的介紹著安然,「這是我太太安然,我不介意你們叫她楚太太。」

這話一出全場哇的一聲,各種討論聲都有,好聽的不好聽的都有,楚墨琛是一點都不介意,反正今天他心情好。台下的記者嚓嚓的狂拍照,閃光燈都能把安然的眼睛都給亮瞎。

這話一出,時家人的臉色徹底的黑了,時微琳眼淚奪眶而出,怨恨的眼神落在了安然的身上,那眼神彷彿能在安然的身上活活的戳出一個洞洞來。

安然暗自抹了把汗,心想這是什麼眼神嗎?怪我搶了楚墨琛?寶寶可是先比你認識他的。

時蘭香尖銳的聲音轉向楚慶懷,質問他,「楚老爺子,這是怎麼回事?你是存心讓你孫子來這裡砸場讓我們家琳琳當眾難堪的嗎?」

對於從小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時微琳來說,突然間被人家這樣耍著來玩,心裡表示非常的難堪,望著楚墨琛的眼淚簌簌流。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楚墨琛的眼裡就只有安然。

時老始終一言不發,搞得楚慶懷冷汗連連,狠狠的瞪了眼楚墨琛夫妻,轉身連忙跟時家道歉,「時夫人,這件事我們完全不知情,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我現在去打個電話先。」

楚慶懷說罷去一旁打電話給楚傾凱,讓她馬上過來處理爛攤子。

時蘭香狠狠的瞪了眼楚墨琛夫妻,楚墨琛一臉老子無所謂。

楚慶懷打了電話回來,掏出手絹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對時家說道,「時兄,你放心,只要我活著的一天我們楚家是不會承認這一門婚事的,琳琳才是我們楚家承認的孫媳婦。」他轉身對眾記者說道,「也請各位媒體給我做個證,我楚慶懷說話算話。所以,琳琳你就不要哭著先,爺爺會幫你討回一個公道的。」

楚慶懷的話剛落,楚墨琛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摟住了安然的肩膀,非常霸道的宣佈道,「我楚墨琛的媳婦兒,不需要任何人的承認,我承認就好。」

楚墨琛的話剛落,楚慶懷盛怒的喊了一聲,「楚墨琛,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混賬的東西。」

原本已經沒有再哭的時微琳聽到楚墨琛的這一番話,眼淚再次簌簌的流。

在人群中看熱鬧的顏宸朔不得不由衷的佩服楚墨琛的勇氣,換成是他的話,未必有楚墨琛這樣的勇氣,帶自己的媳婦來砸場子就算了,還這樣公然挑戰自己的爺爺,簡直不能再6了。

方玲忍不住警告顏宸朔,「顏宸朔,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像楚墨琛這樣子,我非宰了你不可,聽到沒有?」

顏宸朔一本正經說,「聽到了。」

一旁的唐糖沒忍住白了他一眼,「出息。」

時老終於忍不住爆發了,質問楚慶懷,「楚兄,我和你們楚家是世交。是你答應讓琳琳嫁到你們楚家,當初還信誓旦旦的說你們孫子還是單身一人,現在這是幾個意思?嗯?我們時家在V國有頭有臉,這事要是傳回去,我們時家臉往哪裡擱?」

時微琳楚楚可憐的向時老撒嬌,「爺爺」

時老輕輕的拍了拍她,示意讓他放心,爺爺會幫你討回公道,轉頭狠狠的說,「楚兄,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楚老連連說,「是是是」

「是什麼是?」時蘭香高傲的冷哼了聲,提議道,「這樣吧,只要楚墨琛現在和這個女的離婚,馬上和我們家琳琳訂婚,我們時家就既往不咎,但是」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直接就賞了她兩個字,「做夢。」

「你」

楚慶懷連忙說,「楚墨琛,你少說兩句。」

安然也皺了皺眉,拉了拉他袖子示意他少說兩句。

然而楚墨琛好像聽不懂人話,一副很欠的樣子對她說,「寶貝兒不怕,萬事有我。」

安然,「」

時老盛怒,「這樣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楚老爺子連忙安慰時老,「時兄您先別生氣,年輕人難免會衝動,我們會好好的跟他說的,這婚離最好,不離我也有一百種方法讓他離」

楚慶懷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木然的接話,「你還真以為你是葉良辰呢?」

這話引來哄堂大笑。

「你」

看楚慶懷給楚墨琛氣得臉色鐵青,安然就沒忍住對楚墨琛說,「阿琛,你就少說兩句,彆氣爺爺了。」

安然這話剛落,楚慶懷就狠狠的瞪了安然一眼,一點面子也不給她,「誰是你爺爺呢?」

楚墨琛說,「她也不是你孫媳婦。」

「你」

楚墨琛這樣護著安然,時微琳的眼淚落得更加的著急了,再加上這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一直都在議論紛紛的討論著她,不好的多過好的。時微琳難堪急了,一把抹掉了眼淚,往門口跑去。

「琳琳」

時蘭香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墨琛夫妻,二話不說追了出去。

兩家人的關係因為今天晚上這件荒唐的事情鬧得僵硬,時老沒有好臉色,指著楚家的人憤憤的說,「你們楚家給我記住了。」

時老說完也追了出去。

今晚的宴會就這樣不歡而散,楚慶懷也無心在留在這裡,時老走了不久,他也一肚子氣的走了。

然而楚墨琛就像沒有發生剛才那件事一樣,伸出一手,秒變紳士,「安小姐,請問我可以和你跳一支舞嗎?」

安然,「」

看著舞池池上翩翩起舞的兩人,顏宸朔忍不住嘖嘖嘖的說了句,「這孩子中二病又嚴重了,這樣的情況下還能若無其事的在跳舞,我要是他爺爺,我真的要把他給塞回去重生。」

唐糖斜睨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懂什麼,這叫浪漫。」

顏宸朔,「」

唐糖從板凳上跳了下來,學著楚墨琛紳士的彎了個腰,「顏先森,請問我可以和你跳一支舞嗎?」

顏宸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