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6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6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時微琳回到家就一直躲在房間里不肯傳來,任由時老和時蘭香在門外怎麼哄她,她都不肯出來,在房間里哭得那叫一個凄慘,時蘭香心都給她哭碎了,一直輕輕的拍射門耐心的哄她,「琳琳,你開門好不好?萬事有我和你外公,你聽話別想不開。」

時老的心也一樣讓時微琳給哭碎了,連忙附和時蘭香的話,「對呀對呀寶貝,天塌下來有外公替你撐著,你聽話出來。」

「我不要出來,我只要楚墨瑁」時微琳說什麼也不出來,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將自己整張臉埋在枕頭下,好心痛。

哦這該死的一見鍾情。

時微琳不願意出來,時老和時蘭香都紛紛拿她沒辦法,就在兩人格外頭疼時,時御傑回來了,姍姍的向他們走去,挑眉問道,「外公,媽咪,你們在幹什麼?」

時蘭香見到時御傑就像見到活菩薩一樣,因為時微琳從小就特別的聽他哥時御傑的話,時蘭香趕緊上前說,「御傑,你回來得剛好好,你好好勸勸你妹妹。」

「怎麼了?」時御傑蹙眉,「對了,今天不是慈善晚會嗎?不是琳琳的訂婚宴嗎?怎麼你們那麼早就回來了?」

他還特意從美國那邊飛回來參加時微琳的婚禮的呢,打算給妹妹時微琳一個驚喜的呢,現在這是鬧哪樣啊?

提起今天晚上的宴會,時老是沒有好臉色,時蘭香更是火冒三丈,「別提了,再提我都想揍人了。」

時御傑很少見母親會這樣子,忍不住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呢?」話音剛落,時微琳的哭聲又傳到了他的耳朵,他指著房間里又問道,「琳琳她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哭得那麼傷心?」

「還不是因為姓楚的。」說起楚墨琛,時蘭香就一肚子氣。

時御傑蹙眉,「怎麼說?」

時御傑回國不久,和楚墨琛有過一兩次的接觸,也沒有過多的了解,但個人覺得楚墨琛的人品應該沒什麼多大的問題,就是人看起來有點冷漠罷了。

時蘭香憤憤的和時御傑說今晚的情況,「原本你的外公有意讓你妹妹和楚墨琛聯婚的,當時楚家也跟我們說楚墨琛沒有女朋友,於是你外公就想趁著今晚宣布他們訂婚的。誰知道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楚墨琛竟然帶著他的妻子來砸場子,當眾讓你妹妹難堪。」

時御傑很是驚訝,「楚墨琛結婚了?」

「這不是重點好嗎?」時香蘭憤憤的直跺腳說,「重點是楚家簡直就是不把我們時家放在了眼裡,我們時家也沒必要和楚家有任何的合作了。阿傑,趁著現在退股吧。」

時御傑不同意,「不行。」

時老微微蹙眉沒說什麼,他自然相信時御傑不同意自有不同意的原因。倒是時蘭香非常大的意見,甚至還責怪他,「時御傑,你妹妹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你還想著你的生意?你還把琳琳當你妹妹了嗎?」

「媽,這是兩碼事。」時御傑喊了聲,「再說了有多少人爭破頭皮想和楚氏合作,難得我們有這麼好的一個平台為什麼不用?再說了,感情這種東西,本來就勉強不來的,就算現在讓琳琳跟楚墨琛在一起了,楚墨琛不愛琳琳,你覺得琳琳會幸福嗎?只會讓她更加的痛苦,琳琳現在只是一時的想不通,等她相通了就沒什麼了。」

時御傑的話剛落,門『擦』被人打開了,時微琳雙眼紅腫出來了,狠狠的瞪著時御傑,「你還是不是我哥了?幫著別人說話也不幫你的親妹妹,有你這麼當哥哥的嗎?」

時蘭香看到時微琳這般模樣,心都碎了一地了,雙手輕輕的撫摸上了她的臉,「琳琳,我可憐的娃娃。」

時微琳弄開時蘭香的手,那雙眼死死的盯著哥哥時御傑,「你說啊?我到底是不是你的親妹妹嗎?」

時御傑覺得時微琳簡直就是在無理取鬧,沒忍住說她,「琳琳,你都多大的人了?還是這麼的蠻不講理,你明知道前面是個坑你都要往下跳,哥哥是為你好,你不知道嗎?天地下那麼多男人,為什麼你非要楚墨琛一人不可呢?」

時御傑的話剛落,時微琳沖他吼了一句,「我就要楚墨琛,越是得不到他,我就越想得到他,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他們離婚的。」

簡直就是黃蜂后尾針,最毒婦人心。

時御傑被她氣得說話都顯得有點大聲了,「胡鬧,簡直就是胡鬧。」

但是完全沒有要凶她的意思,但是很顯然時微琳誤會了,眼淚簌簌的流,死死的盯著自己的哥哥,「哥,你自從回來了C市就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我要什麼你都會想辦法給我弄到,但是現在」

喉嚨像被有什麼抓住似得,讓她說到最後的話都無法說出聲了,心裡難受得很。

時蘭香怕兩兄妹因為這事吵起來,安慰時微琳,幫時御傑說話,「琳琳,你哥哥沒有這樣的意思,你別誤會他,你哥這樣做可能也是為你好。」

然而,時微琳並不這麼認為,想法格外的偏激,激動的甩來了時蘭香的手,用怨恨的眼神望著時蘭香,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你們一個個口口聲聲說為了我好,就是不想得罪楚家罷了。」

時蘭香連忙解釋,「琳琳,不是這樣的,你聽媽咪解釋」

時蘭香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微琳捂住了耳朵瘋狂的搖頭,「我不聽我不聽」

時老終於忍不住了,語氣也顯得有點大了,「琳琳,你鬧夠了沒有?你哥哥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再說了楚墨琛哪裡好了?非要讓你這樣,值得嗎?」

就連一向疼愛她的爺爺都這麼說,時微琳瞬間覺得這個世界都沒有愛了。

「爸、阿傑,你們都別說了。」

時蘭香伸手想要去抓住時微琳,卻被時微琳躲過了,沖著他們又是笑又是哭的點點頭,「我討厭你們,我恨死你們」

時微琳最後幾乎是咆哮出來的,然後衝下了樓去。

「我說你們幹什麼?琳琳現在情緒那麼不穩定,你們就這麼氣走她,萬一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我就這麼一個女兒?」

時蘭香想要追出去,卻被時老給喊住了,「不許去追她。」

「爸」

「我的孫女我還不了解她嗎?到時間點自己就會回來了,這次御傑也沒有錯,不能太寵她了。」時老一點擔心都沒有,因為他了解時微琳,十次說離家出走,九次到時間點就會自動回家,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

楚傾凱聽了楚慶懷說了宴會的事情后,當天晚上就飛C市,下飛機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楚墨琛和安然的小窩,那時候楚墨琛還在洗澡,安然招呼她。

楚傾凱對這小倆口表示非常的無奈,但還是忍不住恭喜安然,「丫頭,恭喜你呀!新婚快樂1

安然很是尷尬,禮貌的回了句,「謝謝」

看她臉色紅得欲滴血,楚傾凱就沒忍住調侃她,「哎喲喂,都是一家人了還那麼害羞幹嘛?是不是不把我當一家人了?嗯?」

安然連忙揮揮手,「不是的不是的,楚總」

楚傾凱故作不悅的皺了皺眉,「還叫我楚總?」

安然哪叫一個尷尬啊,但還是乖乖的改口,「姑姑。」

楚傾凱爽朗大笑,楚墨琛在樓梯口都聽到了楚傾凱的笑聲,下樓沒忍住問道,「笑得那麼開心幹嘛?是不是又說我什麼壞話了?」

楚傾凱倒是很配合他,「是呀,被你發現了。」

楚墨琛天生自戀,「切,我那麼優秀的一個人能有什麼壞話讓你們說的?這輩子最大的把柄落在你的手裡就是長得太帥了。」

安然,「」

楚傾凱,「」

臉呢?臉呢?

楚墨琛最後被楚傾凱叫上了二樓的書房,門一關,楚傾凱就不禁蹙眉說他,「阿琛,我說你這次實在太不像話了。」

楚墨琛知道楚傾凱在說什麼,就是欠揍假裝聽不懂的樣子,樣子還不是一般的拽,「姑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不就結個婚嗎?有那麼不像話嗎?」

楚傾凱,「」

楚傾凱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

「我還真不知道。」

楚墨琛能言善辯,楚傾凱有時候很想一巴掌把他煽到太平洋去,真的太欠了有木有。

楚墨琛點燃的一口煙,抽了一個吐了一圈煙圈,蹙眉問道,「姑姑,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事而來的?」

楚傾凱白了她一眼,「不然你以為呢?」

楚墨琛很是傷心,「我以為你是為了恭喜我和安然結婚而來的,沒想到你是為了別人而來的。」

楚傾凱瞪了他一眼,「什麼為了別人而來的,能好好說話不?」

楚墨琛一本正經,「不能。」

楚傾凱,「」

楚傾凱第一次覺得跟楚墨琛談話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