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7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7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楚墨琛已婚的新聞佔據了各大新聞的頭條,時蘭香一早看到了今天的新聞更是怒不可泄,憤憤的將手中的報紙丟在了桌子上,嗤之以鼻,「什麼東西。」

時御傑下樓準備上班的時候,就看到了這一幕,一邊挽著扣著手袖一邊蹙眉問道,「媽,一大早生那麼大的氣誰招惹你了?」

時蘭香看了他一眼,雙手環胸冷哼了聲,「你自己看,簡直就是不要臉。」

時御傑走了過來,拿起桌子上的報紙看了看,報紙的內容全是楚墨琛大婚的消息,照片也非常的清晰,不可否認楚墨琛和安然兩人站在格外的般配。

時御傑還沒來得及說話,倒是時蘭香尖酸刻薄的聲音就上來了,「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我都不明白那個安然哪一點能和我們的琳琳比,簡直就是不知所謂,我要是楚家,我娶了這樣的媳婦,我還真覺得丟臉。」

「媽」時御傑蹙眉喊了她一聲,沒敢說一句人家和楚墨琛站在一起不知多般配,你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兒酸吧?

「媽什麼媽?我說錯了嗎?」時蘭香白了他一眼,一點不覺得自己說錯了。

時御傑也不和時蘭香瞎扯,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媽,我不和你說了,我現在要去上班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忙。每次和你說話都說不上幾分鐘。」對此,時蘭香表示非常的不滿。

時御傑大喊冤枉,「媽,冤枉埃」

「行了行了。」時蘭香白了他一眼,「去吧去吧。」

「那我走咯。」

時蘭香點頭,「去吧,路上小心。」

「知道。」

時御傑應了聲,轉身就看到了門口的楚慶懷和楚傾凱兩人上門拜訪,不禁蹙眉,「楚老老爺,楚總」

時蘭香順著門口望去,瞬間臉色沉了下去,沒好語氣,「你們兩個來幹嘛什麼?來看我們的笑話嗎?走走,我們時家不歡迎你們,走」

時蘭香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時御傑眉心緊皺,「媽,別這樣。」

「我怎麼了我?」時蘭香非常的生氣,「也不想想昨天晚上,他們楚家是怎麼讓我們時家丟臉讓你妹妹丟臉的,現在還有臉來?我還要跟他們怎麼客氣?」

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時蘭香就來氣,簡直就是不能忍。

楚慶懷和楚傾凱也能體諒時蘭香的心情,今天兩人也是來登門道歉,不想兩家人多年的感情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鬧到老死不相往來。楚慶懷談判能力不如楚傾凱,機智的他帶上了楚傾凱,全程讓楚傾凱負責談判。

「走走走」

楚傾凱剛想開口說話,時蘭香就上前來趕他們走,時御傑是攔都攔不祝

「媽」

「時夫人,你冷靜聽我們解釋」

「沒什麼好解釋的,走走走。」時蘭香認真的說,「你們再不走,我就報警了哈!告你們私闖民宅。」

楚傾凱想跟她解釋,然而時蘭香情緒頗為激動壓根就不給她解釋的機會,她想解釋都顯得有心無力。

「時夫人」

楚慶懷開口想說話,楚傾凱拉住了他沖他微微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在說話,楚慶懷只能作罷。

楚傾凱說,「時夫人,我知道你現在情緒非常的衝動,這件事確實是我們楚家對不起你們時家,對此我們表示非常的抱歉」

楚傾凱話還沒說完,時蘭香冷冷的的打住了她,「道歉有什麼用,你們要是真的對不起我們時家的話,就讓楚墨琛和那個女人離婚,和我們琳琳在一起,我們就既往不咎。」

「媽」

「媽什麼媽,我說的本來就是實話。」

楚傾凱雖然心裡覺得時蘭香非常的無理取鬧,但是臉上還是表現的優雅大方,也不生氣非常的有氣質的說,「孩子的事情,我們做大人的真的沒辦法去阻止」

時蘭香一聽,刺耳的聲音又上來了,「你這話什麼意思?就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那你們還來幹什麼?滾」

楚傾凱心想,你這是哪門子的商量啊,你這是直接命令他們離婚好嗎?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嘴上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真沒有什麼意思,我們也不想我們兩家人的交情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鬧到老死不相往來,這樣吧我們各退一步你看怎麼樣?」

楚傾凱的話音剛落,樓梯口就傳來的一個聲音,「不行。」

眾人順著聲音往樓梯口望去,時微琳穿著睡衣出現在了樓梯間,人看起來顯得有些憔悴,眼圈也有點腫,一看就知道哭得很凄涼。

時蘭香看到時微琳,心疼極了,慌忙上前去,「寶貝,你怎麼就下來了?」

時微琳好像沒有聽見媽媽時蘭香的話似的,眼眸嗜血,氣勢洶洶的下了樓梯和時蘭香擦肩而過向楚家人走去。

時蘭香攔都攔不住,「琳琳」

楚傾凱和楚慶懷相視一眼。

時御傑拉住了時微琳,蹙眉警告她,「琳琳,別亂來。」

此時的時微琳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冷漠的看了哥哥一眼,唇角微微勾起,掙脫了哥哥的手。

時御傑一個不防備就給時微琳給掙脫掉了,看著她往楚家人去,「琳琳」

時微琳來到了楚家人的跟前,嗜血的眼眸掃了他們兩個一眼,「各退一步你們做夢去吧,楚墨琛讓我在宴會上出醜,這帳我一定會跟他算的。但是如果,他願意和安然離婚,我就不和他計較。但如果」她邪魅一笑,這笑容讓楚傾凱這樣縱橫商場多年的人都覺得非常的恐怖,「但如果他執意要和姓安的在一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琳琳」

楚慶懷想開口說話,楚傾凱就拉住了他對他再次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說。時微琳現在是被愛沖昏了頭腦,整個人就像中了邪一樣,根本就聽不進任何人的解釋,再多說也只會是刺激到她,讓她做出更加極端的事情。

兩人登門道歉宣告失敗,出了時家的大門,楚慶凱表示非常的擔心同時也非常的恨鐵不成鋼,「唉,琳琳現在的情緒那麼激動,都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出來。你說吧,當初好好的跟琳琳結婚不完事了嗎?非要把人家姑娘逼成這樣子。」

楚傾凱也表示非常的無奈,看過為愛執著的,卻沒有看過像時微琳這樣極端的,張了張嘴,最終嘆息了一聲,什麼話都沒有說。

自從上次溫阮瑜吃安眠藥自殺以後,楚墨琛就覺得不能讓她一個人單獨在外面住,畢竟她一個人也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樣極端的事情,貼心的他也把張媽給請了過來照顧溫阮瑜。

溫阮瑜一大早起來就看到了新聞上的內容,這對她來說無意就是一道響雷在她的耳邊炸開,楚墨琛結婚了,也就是意味著她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溫阮瑜嗜血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報紙,彷彿能將眼前的報紙活活的給戳出一個洞洞,雙手緊緊的揣著報紙,報紙中的男女深情對視,眼眸里只有彼此,女的雙手搭在男的肩上,那璀璨奪目的戒指深深的刺痛著溫阮瑜的眼,新聞可以炒作,但是楚墨琛和安然兩人無名指都戴著同款的戒指,這一點是騙不了人的。

溫阮瑜心痛得都快無法呼吸了,始終不相信楚墨琛不可能會對她那麼的殘忍,但是又不得不相信楚墨琛就是對她這樣的殘忍。

安然

溫阮瑜此刻心裡就想到一個名字,那就是安然,就是因為安然的出現,楚墨琛才會變了,如果安然不出現,就不會有今天的新聞。

溫阮瑜眼眸閃過一絲陰鷙,將手中的報紙狠狠的揉成了一團,此刻的她就像瘋了一樣,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安然必須死,楚墨琛才會回到她的身邊。

安然結婚的消息被曝光后,各種媒體都打電話到公司去詢問,公司也暫時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電話熱線被打爆,最後直接拔了電話線。

安然一大早就接到了林潔的電話,劈頭就是一頓罵,「安然,你和楚總結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怎麼不跟我商量就把婚給結了?你不知道你的星途才剛剛開始嗎?結婚很容易影響你的前途的你知道嗎?我說你怎麼就那麼衝動呢?」

林潔里啪啦的說了好多好多,安然也很耐心的聽她把話說完,才弱弱的開口,「我也是被楚墨琛趕鴨子上架的,我已經跟他說了要低調一點,他非要那麼高調,怪我咯1安然小聲的嘀咕了一聲,「你也不看看我和誰結婚。」

楚墨琛誒,楚氏集團的總裁誒,這可不是鬧著完的。

林潔,「」

額,她好像忘了一件事,安然好像和自己的老闆結婚,她到底在擔心什麼?簡直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行了行了,不結都結了,好好的抱著楚總這棵搖錢樹吧1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