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8章:真正的啞巴吃黃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真正的啞巴吃黃蓮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今天的電話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林潔剛掛了電話,媽媽杜麗娟的電話進來了,望著手機上跳動的號碼,安然咬咬唇,劃下了接聽,「喂,媽」

安然還沒來得及跟杜麗娟解釋,電話裡頭的杜麗娟就跟林潔剛才的情況一模一樣,「然然,報紙上的新聞是不是真的?你和楚墨琛真的結婚了嗎?結婚那麼大件事你怎麼也不和爸爸媽媽商量一下呢?決定好了嗎?」

安然,「」

婚都結了,還決沒決定好?

見安然沒有說話,杜麗娟急呀,「然然,你說話呀!是不是楚墨琛逼你了?」

安震在一旁聽,見杜麗娟一副迫切的樣子,沒忍住蹙眉說,「麗娟,你別著急呀,你讓然然慢慢說呀!你這樣會嚇到然然的。」

「我能不著急嗎?她都不說話。」

眼見電話裡頭兩人幾乎要吵起來了,安然才緩緩的開口,「媽,我結婚了。」

……

冤家路窄,溫阮瑜推著輪椅出來的時候,剛好碰到了準備出門的安然,來不及轉身,安然就沖她微微一笑,「溫小姐,你怎麼出來了?」

安然說罷,很順手的幫她推著輪椅,「這幾天情況怎麼樣?」

溫阮瑜聽得格外的刺耳,覺得安然這是在貓哭耗子假慈悲,覺得安然在顯擺她所擁有的幸福,這讓溫阮瑜忍不住雙拳緊握,眸色一沉,想殺了安然的心都有。但是想到這裡是楚墨琛的地盤,再加上楚墨琛在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莫名的蹦出來,溫阮瑜還是謹慎行事,說服自己放鬆放鬆…

溫阮瑜微微鬆了松拳頭,陰沉的臉瞬間變得了,一笑微微揚了揚頭對她說,「挺好的,謝謝關心哈0

「那就好,不好意思啊,你出事的那幾天都沒去看你,太忙了。「

溫阮瑜內心吐槽,可嘴上卻是另外一回事,始終保持著她那純潔無害的微笑,「沒關係,我聽說你拍攝的時候也出事了,沒什麼大事吧?「

安然一笑,「沒什麼事,多謝關心啊0

呀呸,誰他媽在關心你。

看見不遠出的樓梯口,溫阮瑜腦子裡閃過一絲念頭,如果安然在這個樓梯滾下去的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安然推著溫阮瑜到了樓梯口的時候,溫阮瑜的手鏈掉了,她剛附身想撿起來的時候,安然就搶在了她的前頭,蹲了下去說,「我幫你撿。」

溫阮瑜覺得老天都在幫,於是她雙手撐起了輪椅的兩邊欲想站起來將安然推下樓,沒想到被桃子給發現了,大聲的喊了她一句,「溫阮瑜,你想幹嘛?」

溫阮瑜連忙坐了下去,冷汗直流,裝作若無其事,一臉無辜,表情純潔無害,「我……我沒有什麼呀?」

安然撿起手鏈站了起來,「桃子?」

溫阮瑜的一舉一動桃子都看在了眼裡,她很清楚的看見溫阮瑜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她初步懷疑溫阮瑜的雙腿已經有知覺了,桃子氣勢洶洶的走到了溫阮瑜的面前質問她,「溫阮瑜,你的雙腿是不是已經有了知覺了?」

「桃子小姐,你在說什麼呀?」溫阮瑜依舊一副白蓮花的樣子,趁著安然在表現得非常的委屈,「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我也答應你了,我不會一直留在這裡,也不會破壞阿琛和安然的感情,你為什麼還要這樣污衊我?」

桃子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她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了?

桃子還沒來得及說話,溫阮瑜眼尖通過對面的玻璃看到了楚墨琛從書房關了門向她們緩緩而來的身影,立刻加重戲碼更加的楚楚可憐的誣陷桃子,「桃子小姐,我真的沒有陷害安然,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要是不喜歡我在這裡,我立刻走就是你,真的沒關係。」

桃子忍不住爆粗口,「哦草,溫阮瑜你怎麼不去電視台,電視台需要你這樣的演員。」

安然蹙眉,「桃子,好好說話。「

桃子指著溫阮瑜偏頭盛怒,簡直忍無可忍,「安小姐,她想要害你,你還替她說話?」

溫阮瑜揮手搖頭,繼續裝得一臉無辜,「我沒有。」

張媽在廚房聽到樓上吵起來的聲音也上來了,格外的緊張問溫阮瑜,「阮瑜,怎麼了?」

陷害了桃子,自然也要在楚墨琛和安然面前裝體貼善良無害,「沒事張媽,一點小誤會,別緊張。」

桃子非常的看不慣溫阮瑜的這般裝,再加上又誣陷自己,火爆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溫阮瑜,你就裝吧。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天收你嗎?「

桃子不喜歡溫阮瑜,溫阮瑜是跟張媽提過的,張媽好幾次都想找桃子理論,但是都讓溫阮瑜給攔下了,但是這次張媽覺得桃子都欺負到自家主子的頭上了,她也就忍不住了,「桃子小姐,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們阮瑜,但是你也不能這樣欺負我們家阮瑜呀!我告訴你,阮瑜好欺負,我可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主,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欺負我們家阮瑜,我拼了老命也要跟你拼了。「

桃子一股火直往頭上串,不忍了,「現在誰欺負誰了?是你們小姐要陷害我們家少夫人,還有道理了,見過惡毒的就沒見過向你們家小姐那麼惡毒的。」

張媽不愛聽,「你說誰呢?」

「說你們小姐。」

「你再說。」

眼見一老一少就要吵起來了,安然剛想開口說話,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冰冷的聲音,「夠了,吵什麼?」

眾人隨著傳來的聲音去望去,只見楚墨琛沉著臉向她們走來,張媽和桃子都不敢再吵了,安然微微皺了皺眉心。

溫阮瑜立刻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眼眶說紅就紅,「阿璀…」

溫阮瑜開口剛想說話,楚墨琛對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什麼話都不要說,他已經知道了,冷厲的眼眸橫掃了全場,最後落在了桃子的身上,臉色沉如寒潭秋水,「桃子,你現在是越來越過分了。」

桃子簡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指著自己,「我……我過分?」

誣陷桃子成功,溫阮瑜心裡那叫一個爽。

「阿璀…」

安然上前想幫桃子說幾句話,都讓楚墨琛給冷冷的打住了,「然然,你別替她說話,她就是有你撐腰說話都硬了,目無尊長了,你要是在這樣慣著她下去都要上天了。」

安然摸摸鼻子,很無奈的對著桃子聳聳肩。

桃子怒,「少爺,你是不是鬼迷心竅?「

這話一出,剛好上來的小黑聽見了,立刻跑了過去,捂住桃子的嘴巴,跟楚墨琛道歉道,「對不起少爺,對不起少爺,桃子最近心情有點不好,你別怪她,她心裡不是這麼想的。」

什麼不是這麼想的?寶寶就是這麼想的。桃子嚓的一聲,將小黑狠狠的咬了一口,小黑疼得尖叫了一聲,鬆了手。面對臉色沉如墨水的楚墨琛,桃子是一點都不恐懼,反正都已經得罪了楚墨琛了,她也就不卑不吭了,「我說得句句都是實話,少爺你就是鬼迷心竅。別忘了,你和少夫人已經結婚了,你這樣護著另一個女人,你有想過少夫人的感受嗎?」

安然,「……」

眾人眼神一致落在安然的身上,安然表示很無辜。

楚墨琛盛怒,「桃子,你現在是越來越放肆了。」

小黑很清楚楚墨琛是生氣了,連忙跟桃子說,「桃子,你快跟少爺說你心裡不是這麼想的,快……」他小聲的在桃子的耳邊說,「少爺生氣了。」

「生氣就生氣了。」桃子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說錯了,「我本來說的就是實話,我不認為我自己說錯了。我5.2的視力看到了溫阮瑜想從輪椅上站起來陷害少夫人的……」

桃子的話還沒說完,張媽就立刻否定了她說的話,「不可能,阮瑜那雙腿已經失去了知覺了,這麼多年都站不起來,如果她真的早就能站起來的話,為什麼她不站起來,非要等到現在?」

「我怎麼知道,也許她只是想博取少爺的同情罷了。」

「夠了。桃子,你真的越來越不像話了。「楚墨琛生氣的吼住了她。

演戲演全套,溫阮瑜眼淚簌簌流,「桃子小姐,我真的沒想過要陷害安然,你為什麼要這樣陷害我呢?「

這演戲,桃子給她滿分。

桃子豎起大拇指,「溫阮瑜,你真厲害,不虧當年是當演員的。」

「桃子……」

安然也看得出楚墨琛生氣了,雖然心裡很是不舒服,但還是拉著了桃子,阻止她說,「桃子,別說了,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

桃子問,「少夫人,你相信我嗎?小黑,你相信我嗎?」

兩人很默契的猶豫了一下。

很明顯的不相信,桃子甩開了安然的雙手,沖他們點點頭,「好,你們就相信她吧,有得是你們哭的時候。」

桃子說完往樓下跑去,小黑和楚墨琛道了歉沖沖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