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0章:哇,好大一場龍鳳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章:哇,好大一場龍鳳戲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從地下車庫開車出來看到一群人圍在了安然之前站著的位置心都提到了心口上,趕緊解開了安全帶下了車飛奔了過去,擠進了人群里,看到安然人完整無缺的站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不由鬆了口氣,上前問道,「然然,你沒什麼事吧?發生什麼事了?「

楚墨琛眼裡就只有安然,一時間也沒有注意到在場的蕭宇痕夫妻。

安然搖搖頭,解釋道,「我沒有什麼事,剛才有一輛貨車向我開來,好在宇痕救了我,不然後果真的不敢設想。」

安然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好在有驚無險。

安然這麼一提,楚墨琛這才注意到了蕭宇痕在場,頓時是醋意滿天飛,傲嬌的看了蕭宇痕一眼,「哦,謝謝你救了我媳婦啊1

安然,「……」

安然怒,「楚墨琛,你不應該關心我有沒有事先嗎?還在這裡吃醋,你到底還不是我老公了?」

一時嘴快于思考,暴露了自己結了婚的事實,安然也就不隱瞞蕭宇痕了,瞪了一眼楚墨琛,對蕭宇痕微微一笑,「我結婚了。」

這次看著眼前的安然,蕭宇痕心裡不再有任何的波瀾,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來,「恭喜你,安然。」

安然慢了半拍,也伸出手來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謝謝。」

兩人因為蕭宇痕的出現一直從商場的門口吵到回家,踏進門口安然也懶得和他解釋了,「我不想和你再討論這個問題了,人家救了你老婆,你不感謝人家就算了,你還擺著一副人家欠你幾百萬的樣子,你還有道理了。」

楚墨琛冷哼的一句,非常的傲嬌,「我老婆,我自己會救。」

非常的蠻不講理。

安然,「……」

安然最後也生氣了,「楚墨琛,我不想理你了。」

安然一生氣,楚墨琛就開始慌了,連忙抱著甩身就要上樓的安然,連忙道歉,「老婆,對不起嘛!別生氣嘛,我錯了。」

典型的妻管嚴。

楚墨琛一時變成這般妻管嚴,安然還真心有點不習慣,但心裡美的不得了,連嘴角都忍不住偷笑,轉過身來裝得格外的淡定,「咳咳,錯哪裡了?」

安然那點小心思楚墨琛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忍不住往她的腰間輕輕一揍,「瞧你這小丫頭,給你點陽光就燦爛了是吧?給你點洪水你就泛濫了是吧?癢死你……」

楚墨琛去使壞去撓安然痒痒,安然笑著去偷,簡直就是虐死狗的節奏。

然而這一幕就被樓上的溫阮瑜看在了眼裡,眼神閃過一絲陰鷙,轉著輪椅回到了房間里,沒眼看。

楚墨琛也不再去逗安然,握住了她的雙手將她圈在了懷裡,深情的注視著她,安然被她這麼盯著,臉色不由得一紅,「看、看什麼嘛!有那麼好看嗎?」

「好看,你最美。」

安然一笑,「就你嘴巴甜。」

「句句實話。」

楚墨琛的話音剛落,樓上就傳來了張媽和溫阮瑜吵起來的聲音,安然忍不住挑眉問道,「怎麼又吵起來了?」

楚墨琛搖頭,「不知道。」

自從溫阮瑜住進來了,他覺得整個家都不得安寧的節奏,但是又不好趕她離開,畢竟溫阮瑜是為了自己才會變成這樣。現在他只想趕緊和溫阮瑜一同出國治好雙腿,可偏偏該死的是他準備陪溫阮瑜去國外動手術的時候,著名的骨科醫生出了車禍意外死亡,他的兒子也沒有那麼快回英國,非常的無奈。

安然說,「上去看看怎麼回事吧。」

楚墨琛點頭,兩人雙雙上了樓。剛上到了樓上,就看到了溫阮瑜和張媽在走廊上拉扯,溫阮瑜苦苦哀求著張媽,「張媽,你讓我走吧,我不能留在這裡讓桃子小姐繼續誤會我了,我也不想阿琛難做。」

剛好桃子也聽到了樓上的動靜也跑上來了,就聽到了溫阮瑜的這番話,好不容易被小黑哄下去的怒火,又串上了頭,氣勢沖沖的就往溫阮瑜的走去,安然這是叫都叫不住她。

「桃子,誒……」

楚墨琛的臉色當即一沉。

桃子沉著臉來到溫阮瑜的跟前這架勢把張媽給嚇住了,張媽情不自禁的護在了溫阮瑜的跟前保護她,「桃子小姐,你想怎麼樣?請你離阮瑜遠一點。」

桃子拳頭緊握,沉聲說,「讓開。」

「桃子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放心吧,我會走的。「她看著楚墨琛更是一臉不舍眼眶夾眨著淚花,最後微微一笑,」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你一定要幸福。」

楚墨琛面無表情,桃子忍無可忍撕開她的面具,「夠了溫阮瑜,你別在這裡演戲了。自從你來到這裡,搞到我們這裡都雞犬不寧了,你現在見不得我們家少爺和我們家夫人好是嗎?你以為這樣,我們少爺就會感動和你在一起嗎?你做你的白日夢去吧。」

桃子的話音剛落,安然皺了皺眉,「桃子……」

這話張媽表示非常的不愛聽,站出來幫溫阮瑜說話,「桃子小姐,我知道你對我們家小姐有偏見,但是你也不能這麼說我們小姐埃我們小姐那麼善良,怎麼可能會破壞楚少爺的感情。再說了,是我們家小姐先認識的楚先生,這一點你可要搞清楚,如果我們小姐當初有勇氣回來,會有現在你口中所說的少夫人嗎?」

張媽一時氣急攻心該說和不該說的全都說出來了,楚墨琛的臉色沉得不能再沉了。

溫阮瑜見楚墨琛的臉色難看得不能再難看,她也知道適可而止,拉了拉身邊張媽的袖子,小聲說,「張媽,別亂說話。」

既然不說都說了,張媽也就豁出去了,冷哼了聲,「本來就是,別忘了你當初是怎麼為了他失去了雙腿,再也不能站起來跳舞的事實。」

安然心裡就像被打翻的醋罈一樣,什麼滋味都有。

張媽幫溫阮瑜,桃子自然誓死捍衛安然,「哪有怎樣,感情不分先來後到,既然當初放棄了這一段感情,那就不要在這裡唧唧歪歪捨不得,既然捨不得那之前早幹嘛去了?這一點道理都不懂,還學人家出國,簡直就是笑死人了。」

溫阮瑜的臉色被桃子這麼一嗆變得格外的難看,張媽生氣了,和桃子吵了起來,「桃子小姐,你這人怎麼說話的?還有沒有素質?你這樣欺負一個殘疾人說出去你也不怕被人笑嗎?」

桃子能言善辯,「我為什麼怕被人小,我本來說的就是實話。」

「你……」

張媽被桃子嗆得說不出話,然而楚墨琛卻沒有站出來幫溫阮瑜說一句話,這讓溫阮瑜非常的難堪,眼淚劃過臉龐,轉動輪椅就想離開,誰知道過於心急,輪子一偏,整個從輪椅上摔了下來。

「阮瑜……」

楚墨琛見光情不自禁的飛奔了過去,安然就在那一刻,眼神黯淡了下來。

溫阮瑜一把抱住了楚墨琛,哭得好傷心,「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再次出現在你的生命里的,我不是故意要破壞你和她的感情的。阿琛,真的非常的抱歉。」

桃子聽不下去,「別演戲了……」

「夠了桃子。」楚墨琛嚦喝了聲,冷嚦的眼眸落在了她的身上,」桃子你真的太過分了,從今天開始,你被解僱了,收拾包袱給我滾出這裡。」

安然不敢相信楚墨琛為了溫阮瑜解僱了桃子,桃子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指著溫阮瑜氣得手都在抖,反正都被解僱了,乾脆就豁出去了,「少爺,你為了她解僱了我?你確定你不是鬼迷心竅嗎?」

楚墨琛將溫阮瑜抱上了輪椅,冷漠的眼眸望著桃子,「桃子,你還真以為我不敢開除你?嗯?」

溫阮瑜心裡那叫一個爽,但是臉色表現得一臉無害,還幫桃子求情拉了拉楚墨琛的袖子,「阿琛,算了。桃子也是為了你和安然好,我走就好。」

「走什麼走?「楚墨琛咆哮了一句,指著桃子,」該走的人是她不是你。」

安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趕緊上前來,「阿璀…」

安然還沒來得及發話,楚墨琛就打斷了她的話,「然然,你不用幫她說話了,我已經一次次的容忍桃子,但是人都有底線的,她不但不珍惜還變本加厲,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小黑也匆匆趕了過來,滿頭大汗,替桃子求情,「少爺……」

小黑還沒來得及發話,楚墨琛也一樣冷漠的打住了他的話,「你要是敢替她說半句話,你和她一起收拾包袱滾蛋。」

小黑瞬間慫得一句話都不敢說,桃子感覺就像動物園裡被人觀看的猴子,推開了小黑,「你會後悔的。」

桃子往樓下跑去,安然和小黑一起追了出去。

走廊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溫阮瑜剛想開口對楚墨琛說話,楚墨琛煩不勝煩,但沒有表現出來,搶先淡淡的對溫阮瑜說,「阮瑜,你好好休息一下吧,什麼都不要想,我還有一點文件沒有處理。」

溫阮瑜乖巧的點點頭,「好。」

楚墨琛吩咐了一句張媽就離開了。

溫阮瑜心情大好,然而張媽並不是,溫阮瑜看得出張媽在想什麼,「張媽,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應該怎麼做?是不是覺得我很過分。」

張媽張了張嘴,最後也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