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4章:深藏不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4章:深藏不露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回到家的時候,楚墨琛還沒有睡,正在大廳幫溫阮瑜上著葯,大概是歪了腳腕,安然抿唇走了過去,「怎麼了?」

聽見安然的聲音,楚墨琛慌忙鬆開溫阮瑜的腳,站起來忙解釋,「然然,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楚墨琛得話還沒說完,安然打住了他,「阿琛,你不用解釋,我還沒不可理喻到那種地步。」

「然然」

楚墨琛甚是感動,能夠娶到這麼善良體貼的妻子,他覺得自己這一輩子也就值了。至於那些仇恨,本就不該讓他們這一輩來承擔,既然安然不知道真相,那就讓它隨風而去吧。

兩人眉來眼去把溫阮瑜看得一肚子火,握住輪椅手柄的雙手不由得一緊,但礙於楚墨琛在現場也沒好將情緒給發泄出來,轉而微微一笑,「安然,你回來啦1

看見桃子沒在故作關心的問了句,「桃子怎麼沒跟你回來?都是我不好」

溫阮瑜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冷哼了聲口不對心的說,「不用管她,到時到點她自己就會回來了的。」

「阿璞

「好了好了」很明顯楚墨琛壓根就不想在說這件事,「時間都不早了,我送你回房間休息吧!老婆,可以嗎?」

安然一笑,「這有什麼不可以的。」

楚墨琛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安然嬌嗔的笑罵了他一句,兩人壓根忘記了溫阮瑜的存在,狠狠的餵了溫阮瑜一臉狗糧,「阮瑜,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溫阮瑜心裡早就將安然罵了一千一萬遍,但臉上保持著一臉無害,「嗯,你也早點。阿琛,我自己過去就好。」

楚墨琛還來不及說話,安然就搶在了他的跟前,眉心緊湊,「這怎麼行,你看你行動不方便,你就讓阿琛跟你過去吧。」

「其實,真不用」

溫阮瑜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打住了她的話,「好了好了,我送你過去,然然你先上樓去吧。」

「嗯。」安然偏頭對溫阮瑜說了聲,「那阮瑜,你早點休息。」

「好的。」

楚墨琛在安然的額前落了下了一吻,安然臉都紅了,「好了,你趕緊送阮瑜去休息。」

安然說完趕緊上樓去了,楚墨琛看著安然落荒而逃的身影,唇角情不自禁的向上揚。這些小細節溫阮瑜都看在了眼裡,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哪怕是這樣溫阮瑜依舊不死心,就在楚墨琛送她回去房間的時候,溫阮瑜拉住了楚墨琛的手。

楚墨琛愣了一下,「阮瑜」

「阿璞

溫阮瑜此刻多想能夠站起來抱著楚墨瑁

楚墨琛嘆息了聲,抽出了手,淡淡的對她說,「時候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

楚墨琛頭也不回的向前走,溫阮瑜心就像被人拿刀子一刀一刀的割一樣疼,「阿琛,你非要對我那麼殘忍嗎?」

楚墨琛只是停了下來一下,依舊頭也不回的走了。

溫阮瑜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最後像瘋了一樣把床頭的花瓶一掃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楚墨琛在外面聽到了,但是依舊沒有進去看她,他現在不能給溫阮瑜有一絲殘存的希望,這樣對誰都好。

楚墨琛回到房間的時候,安然剛洗好澡坐在梳妝台上吹頭髮,楚墨琛走了過去,把她手中的吹風筒拿了過來,「我來幫你吹。」

安然也沒有拒絕他,乖乖的坐在那裡讓楚墨琛給她吹頭髮,望著鏡子中認真的在給自己吹頭髮的楚墨琛,安然不由的一笑。

因為唐糖懷孕的原因,再加上顏宸朔又做出那麼的樣的事情,安然和劉曉柔怕唐糖會做傻事或者說得上抑鬱症,兩人輪流著陪唐糖,對此兩人的男人就格外的有意見。

楚墨琛,「你又去陪糖糖啊?」

安然一邊穿鞋一邊說,「是呀,糖糖情緒非常的不穩定。」

楚墨琛屁顛屁顛的跟著安然格外的不滿,「我情緒也非常的不穩定,今天周末,我難得放假,你不打算陪我嘛。再說了,我們是新婚夫婦,因為糖糖蜜月都耽擱了,你這樣對我真的好嘛。」

安然把鞋子穿好了,給了楚墨琛大大的一個啵,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乖嘛,蜜月我們什麼時候都能去,但是糖糖這樣的情況非常的不樂觀。」

楚墨琛臉都垮下來了,「王八蛋顏宸朔,老子找他去。」

「你去找他去吧,我先走了。」安然望了一眼手錶,匆匆的走了,楚墨琛連跟他多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叮咚」

「來了。」

劉曉柔把門一開,安然開口的第一件事就是,「糖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劉曉柔說,「進來再說吧。」

「嗯。」

劉曉柔把門一關,嘆息了一聲,「我覺得糖糖情況有點糟糕,不肯說話。顏宸朔來了好幾回了,但是糖糖不願意見他。」

安然把帶來的粥讓桃子拿去熱,坐了下來,對於唐糖現在的這個情況也很無奈,「糖糖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得想個辦法才行。」

「她現在是屬於把自己給封閉了起來了。」

「我知道。」

桃子出來了也坐了下來,插了幾句話,「愛得越深傷得越痛,男人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

安然說,「我們現在不討論男人的問題,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該怎麼讓糖糖走出悲傷,振作起來。」

劉曉柔忽然腦子一晃,「我上次看了一本小說,就是說女主受到了刺激,然後就把自己封閉了起來,然後男主帶她去一個無人島,然後就好了。」

安然白了她一眼,「你咯,小說都是編出來的好嘛。能不能說點實際的嘛1

劉曉柔撇了撇嘴,「不然帶她去看看心理醫生?」

「叮咚」

安然還來不及說話,門鈴再次響起,「誰呀?」

桃子,「我去開門。」

「去吧。」

進來的是一位身穿高大尚的皮草頭髮高高盤起一手挎著LV包包的貴婦,安然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雖然安然只見過唐糖的親生母親一次,但是對她的印象特別的深。

「阿阿姨,你怎麼來了。」

安然把唐糖的大致情況都告訴了唐糖的母親王鳳,聽了唐糖的這些年的遭遇,王鳳特別的心疼,「原本想等生活好點在接唐糖到英國去生活的,誰知道唐糖搬家了。我東打聽西打聽,我才找到這裡來。我真的太對不起唐糖了,我」

王鳳說到最後哽咽的說不出話了,安然安慰她說,「阿姨,你別這樣。」

劉曉柔從來就沒有見過唐糖的媽媽,唐糖也從來不和她說自己母親的事情,但是她知道一點就是唐糖不喜歡自己的母親,至於為什麼不喜歡她,唐糖從來都不和她說。

王鳳擦了擦眼淚,「我能看看唐糖嗎?」

安然和劉曉柔相視了一眼,最後都點點頭。

昏暗的燈光下,伴隨著唐糖淺淺的呼吸聲,唐糖最近睡眠不好,是劉曉柔在牛奶里給她加了一點安眠藥,她才睡下去的。

看到唐糖清秀的臉龐,王鳳整個人都跪在了她的床前,眼淚嘩的一聲就掉了下來,一直在跟唐糖說,「對不起孩子,對不起孩子,是媽媽讓你受苦了,對不起」

安然和劉曉柔相視了一眼,三人默默的退了出去,留下一個小空間讓母女兩人好好相聚。

顏家更是因為兩個女人同時懷孕鬧得雞犬不寧,方家更是要顏家給他們一個交代,鬧到林靜一個頭兩個大,對著電話一直說,「好好好好,我們自然會給你們方家一個交代。」

掛了電話,林靜火都來了,「什麼東西,真是的。」

顏森倒是很淡定的在看報紙,看得林靜就著急,一把將他手中的報紙扯了過來,「誒,我說現在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去看報紙啊?我們怎麼給人家方家一個交代嘛?」

顏森把報紙搶了過來,「誰鬧出的來的事,誰去收拾。」

剛好顏宸朔從樓上下來了,多日不見的顏宸朔整個人瘦了一圈,還有鬍子渣渣沒有了昔日的帥氣,林靜看他下來了,趕緊拉著他坐了下來,「兒子,你是怎麼想的。」

唐糖不肯見他,他煩不勝煩,「媽,唐糖現在不願意見我,我煩的很。」

林靜一聽就來火了,「在你的眼裡除了那個唐糖,你就看不到其他人了嗎?那個唐糖有什麼好的,要家世沒有家世,要文化沒有文化。靜怡就不一樣了,要家世有家世,再說了,人家靜怡也懷孕了的,你不能」

「媽,你講完了沒有。」

顏宸朔一吼,把林靜沒說完的話硬生生的給嚇回去了,「這事你不用管,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處理。」

顏宸朔說完快步上了樓,林靜回過神來,人都不見了,氣得林靜指著樓梯間大罵,「什麼態度,早知道生塊叉燒吃了就算了。老的這樣小的也這樣,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

顏森這是談著也中槍的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