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5章:這孩子不能留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5章:這孩子不能留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靜怡,我們出來聊一下吧。」

方靜怡先到了咖啡館,方靜怡找了一個靠窗的地方坐了下去,因為懷孕的原因,方靜怡穿的衣服有些寬大,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臉幸福,「寶寶,你要健健康康的。」

顏宸朔隨後就到了,他看到方靜怡在和肚子里的寶寶在聊天,有點於心不忍但是又不得不

方靜怡忽然抬頭就看到了顏宸朔,笑容綻開了花,「宸朔,你來啦!坐」

她想站起來,顏宸朔說,「你懷孕了,就別動了。」

語氣不冷也不熱,然而方靜怡就誤會了,誤以為顏宸朔是在關心自己,心情更是好,「宸朔,你想喝點什麼?」

顏宸朔也不想跟方靜怡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說,「靜怡,其實你是知道我今天叫你來做什麼的。」

方靜怡的心被一提,但是還一臉無害的握住顏宸朔的手一臉幸福笑靨如花,扯開了話題,「宸朔,你說我們的寶寶會是男的還是女的呢,你喜歡男的多一點還是女的多一點呢」

「靜怡」

「你說我們的寶寶像你多一點還是像我多一點呢?你說」

「靜怡」

顏宸朔喊住了她,沉默了片刻抬起頭嚴肅沒有半點玩笑的對她說,「靜怡,那孩子不能留下來。」

顏宸朔的話猶如一道響雷在方靜怡的耳邊轟的一聲炸開,臉色瞬間失去了顏色,不敢相信顏宸朔會說出這樣的話。即使這樣,她還是說服自己一定要冷靜。

方靜怡深吸一口氣問道,「你說什麼?」

這話問的格外的顫抖。

雖然對方靜怡很不公平,但與其三個人痛苦還不如讓其中一個人做出犧牲,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

就在顏宸朔的沉默,讓方靜怡徹底的瘋狂,都顧不上形象像瘋了一樣吼道,「我問你再說什麼埃」

方靜怡的這一聲換來了咖啡廳上無數雙眼光向他們這邊看過來,都議論紛紛,即使這樣,顏宸朔還是殘忍的再次對方靜怡認真的再次重聲,「靜怡,那孩子不能留下來」

顏宸朔的話音剛落,方靜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修長的雙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淚就像掉了線的珍珠一樣劃過臉龐,吃瓜的群眾更是議論紛紛。

方靜怡哭著搖搖頭,情緒激動,「不是的不是的,你一定是騙我的,你一定是騙我的對不對?」

「靜怡,你別這樣」

「告訴我,你是騙我的。」方靜怡吼道。

「對不起。」

千言萬語化作一句對不起,他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方靜怡,但是他沒有辦法。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方靜怡倏然坐了下來,緊緊的握住顏宸朔的手,哭著哀求道,「我求求你不要對我那麼殘忍好不好,我不要你給我說對不起,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子,我到底哪裡做得不好,你告訴我,我改,我一定會改的」

「我一定會改的」

「會改的」

「我求求你不要對我那麼殘忍好不好」

看著方靜怡哭得那麼痛苦,顏宸朔差一點就心軟了。就在他差不多要心軟的時候,他突然出現了幻覺,他彷彿看到了唐糖帶著失望的眼神站在他的不遠處靜靜的看著他,最後消失了。

「糖糖」

顏宸朔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狠心的將方靜怡的手掰開,「對不起靜怡,我們永遠都是不可能的,所以」

方靜怡靜靜的望著他。

顏宸朔也沒有避開她的眼神,「所以,那孩子也不能留下來。」

「顏宸朔」

方靜怡從椅子上站來起來吼道,整個人猶如換了一個人似得,「你非要對我這麼狠心嗎?那是你的親生骨肉,她的孩子就是孩子,我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孩子嗎?你怎麼可以這麼的狠心的對待我們的孩子。」

顏宸朔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也不服軟,「是,我永遠只承認唐糖的孩子,就算唐糖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親生的,我也一樣會認作的親生孩子,再說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是我親生的。」

方靜怡連連向後退,最後扶住了一旁的椅子才穩住了自己,眼淚再次像斷了線的珍珠,眼神對顏宸朔充滿了怨恨,惡狠狠的對他說道,「你一定會後悔的,我不會讓那個女人好過的,我也不會放棄我的孩子的。」

「倘若糖糖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方家的。」顏宸朔倏然眯起眼眸,「還有,倘若你執意要生下這孩子,那就別怪了。」

方靜怡聽后,臉色蒼白,「你想怎麼樣?」

顏宸朔也不和她廢話,「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就知道我說什麼。」

他說完頭也不回,方靜怡整個人就像被抽走了力量似的呆坐在椅子上。

藍海酒吧

收到袁燦彬微信的楚墨琛馬上趕來了酒吧,推開包廂的門時,顏宸朔已經喝得爛醉了,他望向了袁燦彬。

袁燦彬聳了聳肩,「我接到他的電話來酒吧的時候,他已經這樣了。」

楚墨琛關上了門,想到顏宸朔害到安然天天都早出晚歸就恨得牙痒痒的,冷哼了聲,「活該。」

袁燦彬說,「我說他都這樣了,你就別在落盡瞎說了。」

楚墨琛坐在顏宸朔的身邊,斜睨了他一眼,傲嬌的冷哼了聲不說話,也心疼他,但是他就是嘴欠。

喝得爛醉的顏宸朔待著人就舉起酒杯大喊,「來,喝酒。」

楚墨琛臉都綠了,「手拿開。」

喝醉了的顏宸朔哪裡是聽話的主,繼續纏著楚墨琛,「來陪我喝酒,是兄弟就陪我喝酒,喝酒」

楚墨琛無情的將他推到一邊去,站著說話不腰疼,「要喝酒自己喝,不好好想解決的辦法,倒是在這裡發酒瘋,出息。」

袁燦彬弱弱的說了一句,「要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楚墨琛一個眼神過去,袁燦彬立刻呵呵大笑,轉移話題,「我們來給他想個辦法吧,我看他也挺可憐的。」

「有什麼辦法,這是他們的家事,我們也不好插手埃」

袁燦彬嘆息了聲,「也是。」

袁燦彬看了一眼睡在一旁的顏宸朔再次嘆息了一聲,「我說什麼來著,不應該談戀愛不應該談戀愛,你看談戀愛就出事了吧。」

楚墨琛毫不客氣的打擊他,「你那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兒酸。」

袁燦彬氣得牙痒痒,「誰說的,那是老子不喜歡女人。」

楚墨琛抓住了重點,「就是說你喜歡男人?」

袁燦彬就像被人揭穿了心事,馬上別過臉,「誰誰說的。」

楚墨琛表示懷疑,摸了摸下巴,「是嗎?那為什麼上次狗仔會拍到你和著名的男韓星在夏威夷激吻呢?」

還好這消息被楚墨琛給壓了下來,不然的話估計袁家的父母會被活活的氣死的。

「你怎麼知道?」

袁燦彬好像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刻閉嘴。

楚墨琛攤攤手,「你看吧,你自己都承認了。」

袁燦彬看了看手錶,立刻轉移話題,「時候也不早了,我們把他送回去吧。」

袁燦彬不想說,楚墨琛也不問,兩人開車將顏宸朔給送回家了。

顏宸朔要求方靜怡把孩子拿掉的事,方家的人已經告訴了顏家的父母。顏森並沒有大多的反應,自己本來就喜歡唐糖多一點,不贊同顏宸朔的做法也不反對他的做法,全程保持沉默。倒是林靜,氣得一個晚上都在里啪啦的叨叨個不停。

顏森一個頭兩個大,「行了行了,你少說點行嘛?」

「不行。」林靜尖銳的說道,「你兒子做出這樣的事情,太讓我丟臉了。唐糖的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孩子嗎?靜怡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嗎?再說了,現在的社會一夫多妻制不是很正常嗎?我已經同意了唐糖嫁到我們家來做姨太太已經算是很給面子她了,顏宸朔還想怎麼樣?還跑去讓人家把孩子給下了,這是太過分了。」

顏森說,「那就是說我一夫多妻制也很正常是這樣的意思嗎?」

「你」

林靜氣結,「都說慈母多敗兒,到了你這裡就變成了慈父多敗兒了。我教兒子,你就天天在這裡瞎搗亂,你看吧,現在都玩出事了。」

「你百分百確定靜怡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們家宸朔的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林靜質問道,「這孩子不是我們宸朔的還有誰的?難道靜怡會騙我們不可嗎?你怎麼就不懷疑唐糖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們家宸朔的呢?」

顏森無言以對,索性不說話。

「真是的,找罵的。」

管家小跑了進來,「老爺,夫人,少爺回來了。」

管家的話音剛落,楚墨琛和袁燦彬就扛著醉的像爛泥一樣的顏宸朔進來了。林靜本來想責罵顏宸朔,看到他醉成那樣,瞬間所以要責罵的話都變了,「怎麼喝得那麼醉呢?張媽,趕緊去準備熱毛巾。」

張媽應了聲,「誒,我這就去。」

顏宸朔心裡滿滿都是唐糖,「唐糖」

林靜氣結,「都醉成這樣了,還想著那個女人。」

顏森接了一句話,「醉了才知道自己最愛的人是誰。」

林靜瞪了他一眼,「你那邊的?」

「我中間的。」顏森偏頭對老管家說,「馬上把少爺抬上去休息。」

「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