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6章:方靜怡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6章:方靜怡瘋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顏宸朔被抬上去了,顏森對兩人倒了一聲謝。然而林靜對兩人並沒有多大的好感,第一,林靜因為知道袁燦彬性.取.向有問題對他意見頗為大。而則是因為娶了楚墨琛是,林靜才對他好感大跌,原因是因為她覺得安然配不上楚家,楚墨琛的品味變得抵擋了。

袁燦彬知道林靜一直對自己沒有好感,他也不在意,素來我行我素吹了一聲口哨,「阿琛,走。」

楚墨琛淡淡看了一眼林靜,轉身就要走。

顏森想了想,「墨琛,你跟我上來,我有點事想找你幫忙。」

楚墨琛轉過身,「什麼事?」

「跟我上來。」

林靜拉住他,小聲問道,「你想幹嘛?」

顏森直接來了一句說,「男人談事情,女人少插嘴。阿琛,跟我上來。」

林靜懵逼了一下,兩人已經差不多上到了樓上了,「你」

林靜覺得丟臉,「看什麼看?」

袁燦彬冷哼了句,「老巫婆有什麼好看。」

「你」

林靜拂袖,「沒家教。」

書房,楚墨琛問道,「叔叔,你讓我上來有什麼事嗎?」

顏森抽了口煙,轉過身嘆息了聲問道,「宸朔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

楚墨琛點頭,「知道。」

顏森把手中的煙支輾滅,「我想請你幫個忙。」

「請說。」

「方靜怡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

楚墨琛一點也不覺得驚訝,他大概也能猜到了顏森讓他上來做什麼,抿唇問道,「所以,你想我怎麼做。」

「讓人把孩子給弄掉,讓方靜怡覺得這孩子是意外死掉的。」

楚墨琛點頭,「我知道怎麼做了,叔叔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顏森點頭。

楚墨琛一走,顏森轉身面向落地窗,點燃了一口煙,抽了一口抬頭吐出煙圈。

靜怡,別怪叔叔。

楚墨琛回到家的時候,安然已經睡著了。房間里就亮著一盞橘黃色的燈,楚墨琛走了過去,望著她沉睡的臉,頓時覺得自己比顏宸朔幸福多了,他俯下身在安然的唇上落下一吻,伸手關了燈,去書房處理顏宸朔的事情。

楚墨琛一走,安然就醒來了,掀開被子套上衣服下了床。

書房,楚墨琛給小黑打了電話,「小黑,明天幫我處理一件事情。」

「少爺請說。」

安然抬起敲門的手聽到裡面楚墨琛的對話,突然就在半空中聽了下來。

「方靜怡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讓她留下來,顏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我們就幫他解決,所以你懂我在說什麼嗎?」

「懂。」

「所以,你知道你該怎麼做了吧。」

「知道。」

「記住,這件事情不能讓方靜怡覺得是人為,還有不能讓顏少知道。」

「好的,少爺。」

門外的安然把裡面的對話聽到了一清二楚,修長的雙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這樣的心狠手辣,而且還是對著一個小生命,簡直太恐怖了。

安然慌忙的轉身,卻不料撞掉了一旁的的花瓶,掉在了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誰?」

楚墨琛趕緊出來,打開門一看,他看到了安然進去了房間裡面。沒想到最後安然還是知道了,楚墨琛很是無奈。

楚墨琛去洗了一個澡回來,他一打開房門,安然就害怕得哆嗦,背對著楚墨瑁

楚墨琛知道安然沒有睡,他走了過去,掀開被子將安然抱在了懷裡。

安然覺得楚墨琛恐怖,掙扎著要離開他的懷裡。

楚墨琛哪裡肯,緊緊的抱住安然,「然然,你聽我說。」

安然壓根就不想聽他解釋,「還有什麼好說的,為什麼你會那麼恐怖?」

「我不想的。」

安然越想越生氣,掙脫了楚墨琛的懷抱,坐了起來打開床頭燈,憤怒的指責他,「不想,不想你還讓小黑去把方靜怡的孩子給拿掉,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的冷酷無情的?是不是以後我們有了孩子,你也這樣對我?既然這樣,我們還有什麼必要在一起?」

楚墨琛慌忙坐了起來解釋道,「然然,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這樣對你?你要是有了我的孩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捨得讓你拿掉孩子。」

聽楚墨琛這麼說,安然心裡勉強舒服了一點,「那你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方靜怡的孩子?」

楚墨琛嘆息了聲,還是告訴了安然,「是別人讓我乾的,但是至於誰,我不能告訴你。」

安然撒潑的拍他的胸膛,「人家讓你做你就做嗎?那孩子是無辜的,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呢?太過分了。」

楚墨琛也心甘情願的受了,等她撒潑完了,他才開口說,「然然,我讓小黑別去動她行了吧?是死是活,我不管好不好?這樣你可以原諒我了嗎?」

與其得罪老婆還不如得罪顏森算了,楚墨琛想顏森會體諒他的,這麼想他也就心安理得了。

聽他這麼說,安然也就放心了,緊緊的抱著楚墨琛的腰肢,柔聲說,「阿琛,答應我。不要去傷害任何一條生命,好嗎?」

楚墨琛也緊緊的抱著她,「只要你答應我,不要離開我,不要輕易和我說離婚,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哪怕」

安然知道楚墨琛要說什麼,連忙堵住他的嘴,「不吉利的話不要說。」

楚墨琛在她的手心落下一吻,安然臉紅的感覺抽掉手。

楚墨琛哪裡是聽話的主,緊緊的抓住她的手在手心親吻,還不忘調侃她,「我們都結婚了,你還那麼害羞。」

安然嬌嗔,「討厭,睡覺啦1

「老婆」

「睡覺」

「我想要。」

「不行,我腰疼。」

「動動就不疼了,來。」

「滾。」

「老婆,你太無情了。」楚墨琛無奈的關掉了燈。

翌日,小黑一大早就來敲門,安然和楚墨琛都被敲門聲給敲醒了,「進來」

小黑風風火火的進來了,「少爺,出事了。」

「什麼事?」

安然在,小黑也不好說。

楚墨琛說,「沒事,就在這裡說吧。」

小黑點頭,「方靜怡出了車禍,孩子沒了。」

安然第一個就想到了楚墨琛,望向了楚墨瑁

楚墨琛立刻搖搖手說,「這次真的不關我的事。」

小黑也給楚墨琛作證,解釋說,「少夫人,這件事確實不關少爺的事。今天早上方靜怡和她的母親在逛超市的時候,我們準備行動的時候,突然有一輛大貨車開向了方靜怡,我想還有人比顏少更加不想這孩子出世。」

楚墨琛一臉你看吧,我說了不關我的事。

安然認錯態度陳懇,「對不起嘛,是我錯怪你了。」

楚墨琛啵了安然一口,「原諒你。」

一大早就在撒狗糧,小黑表示受不了,很想問一句,少爺,我可以辭職嗎?

楚墨琛問,「知不知道這件事情是誰幹的?」

小黑說,「查出來了,地產大亨李川從國外回來的兒子亨利叫人乾的。」

楚墨琛唇角冷冷的勾起,「這件事越來越好玩了。」

安然完全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表示非常的好奇,「你們在說什麼啊?」

楚墨琛摸了摸安然的頭,「乖,你不需要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很快這件事情就會水落石出了。現在,人在哪裡?」

「郊外。」

「現在過去。」

安然拉住了楚墨琛,擔心的問道,「阿琛,你這是要幹什麼?」

楚墨琛再次摸了摸安然的頭,溫柔的說道,「乖,我答應你的事我會永遠的記住的,別擔心。」

雖然這麼說,但是安然說不擔心肯定是假的,「那你自己要小心點。」

楚墨琛在她紅唇落下一吻,「會的。」

這狗糧撒的滿分。

「走吧,小黑。」

楚墨琛走在前面,安然喊住了小黑,「小黑,你要看著點少爺。」

小黑點頭,「我知道了,少奶奶你別擔心,我先走了。」

楚墨琛和小黑都走了,安然心裡非常的不安。突然胃裡一陣翻滾,容不得安然多想,她立刻掀開被子往廁所跑去。

顏家的父母接到方家父母的消息,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醫院。

得知孩子沒了的方靜怡在病房更是要生要死,「我不活了,我不要活了,我可憐的孩子為什麼會這樣子,我的孩子」

顏家的父母站在門口不敢說話,方家的父母在安撫著女兒的情緒,「靜靜,你別這樣。你還年輕,孩子沒了就沒了,你這樣會很傷身子的,乖」

方靜怡就像瘋了似的,突然撿起一旁的水果刀指向了自己的父母,「走走,你們都想要害我的孩子,你們都是壞人,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賤.人糖糖,我要殺了你」

方靜怡錯把林靜當成了唐糖,掀開了被子拔掉了手上的針管,下床往林靜的方向刺過去。

「氨

方母被嚇得尖叫一聲。

林靜見情況不對勁,她趕緊跑,卻不料給方靜怡按在了病床上,揮手就要刺去,「賤.人,我要殺了你。」

「醫生,來人」

整個病房頓時變得慌亂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