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7章:孩子不是顏宸朔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7章:孩子不是顏宸朔的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醫生給方靜怡打了鎮定劑,方靜怡才鎮定下來睡了過去,「病人的情緒,現在非常的不穩定,你們最好不要去刺激她。」

「謝謝醫生。」

醫生說完就走了。

得到解脫的林靜,罵了一句,「瘋子」

這話在方母的耳朵里聽得格外的刺耳,「你說誰瘋子了。」

林靜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我說方靜怡瘋子。」

方母上前就要和林靜拚命,「你再說一次。」

「說就說。」

「來氨

眼見兩人要打起來了,兩人丈夫都各自拉住了自己的妻子,「算了,算了」

林靜冷哼了聲,格外的高傲。

方母依偎在丈夫的懷裡失聲痛哭,「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我可憐的孩子」

方父安慰妻子,「老婆,不哭了」

顏森以為方靜怡這次的意外是自己讓楚墨琛乾的,面對方家格外的愧疚,「對不起」

林靜也現實,方靜怡孩子掉了,瞬間失寵,「對不起什麼?保不住孩子怪誰?」

方家父母情緒本來就不太穩定,經不得林靜這樣的落井下石,方母激動的質問道,「你在說什麼,你還有沒有一點點的良心,那也是你們顏家的孩子。」

林靜不屑的接話,「都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顏家的孩子。」

方父聽到林靜這麼說,也生氣。顏森見況,趕緊搶先說,「那個世家,別聽她亂說話。那個,我們改天再過來看看靜靜。」

方父冷哼了聲,揮揮手,「不用了,以後我們方家跟你們顏家沒有任何的瓜葛,你們走吧。」

兩家人的關係因為方靜怡的小產,宣布徹底的鬧僵。顏森再次說了聲,「抱歉。」

一路上,林靜在嘰嘰喳喳方家的不是,顏森心煩意亂,「你閉嘴行嘛?人家靜怡都成這樣了,你還說什麼?」

林靜冷哼了一句,乖乖的閉嘴。

郊外,地產大亨李松的兒子亨利被楚墨琛綁到了郊外的一間隱秘的小屋裡,這地方格外的偏僻與隱秘,壓根不會有人能夠找到這裡,而且這裡是楚墨琛花錢投回來的私家地方,就算對方報警,也沒有人會懷疑到他的身上來。

被綁著的亨利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大聲嚷嚷著,「你們好快點放了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C市地產大亨李松的兒子,你們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放了我,不然的話,等我爹地找到我,你們就死定了。C市沒有人不知道,我爹地是最寵愛我的,你們」

亨利的話還沒說完,就給小黑直接一腳給踹到了地上,「死到臨頭了,還那麼多話,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

亨利完全就是屬於那種特別怕死的,被小黑這麼一嚇,立刻害怕得哆嗦,直接求饒,「格外英雄好漢,你們不就是為了求財嗎?你們開個價,我爹地一定會拿錢過來,相信我,我爹地那麼疼我。求求你們不要殺我」

為了讓對方不殺自己,亨利直接把自己的父親李松給賣了,「我爹地很多錢的,我爹地真的很多錢,你們去綁架他,放心我一定不會報警的,我求求你們放了我」

「嘖嘖嘖」對於亨利的這種行為,小黑表示很鄙視,甚至很同情李松有這樣喪心病狂的兒子,「李子俊啊李子俊,你為了自保,連你的親生爸爸都要出賣,你是可以的。」

李子俊大言不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我又不是他親生的,我為什麼要為他著想?」

這可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李子俊竟然不是李松親生的,小黑對這個格外的感興趣,「你說你不是李松親生的?」

李子俊為了自保,果斷出賣自己的家人,「何止我,還有我姐姐李梓佳也不是親生的。」

我靠,簡直是大新聞。

小黑還想繼續八卦,就被一旁的黑衣人老大沈青給冷漠打住了,「行了小黑,管他是不是親生的,少和他廢話,等少爺過來處置他。」

沈青的話音剛落,樓梯間的大門被推開,站在下面的一排黑衣人齊聲恭敬的喊道,「少爺好,顏少好1

顏宸朔在被楚墨琛拉起來到現在還處於懵逼的狀態,「阿琛,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楚墨琛冷厲的眼眸掃了一眼還躺著地板上的李子俊,邪魅一笑,「等一下就知道。」

他說完下了樓梯,顏宸朔跟在他的後面。

李家的那邊得知李子俊被人家綁架了,瞬間整個李家慌亂了起來,李松派了很多人出去找人,都回來告知他找不到,李松勃然大怒,「真是一群飯桶,C市才多大,找個人都找不到,還不給我滾出去繼續找?」

「是是是。」

李松心煩意亂,偏偏有人打電話來當炮灰,「喂,老子現在兒子不見了,開什麼會,滾1

掛了電話,直接就把電話給摔了,「飯桶,都是一群飯桶,關鍵時刻人都找不到。」

對於這樣的場面,女兒李梓佳格外的淡定,「爹地,弟弟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綁架了,我相信會沒事的。」

李松說,「我能不激動嗎?都那麼久了綁匪還不打電話來要錢。」

被李松這麼一嗆,李梓佳也不說話了。

郊外,小黑把李子俊的眼罩給摘了,看到了楚墨琛和顏宸朔的那一刻,李子俊所有大言不慚的話瞬間往肚子里吞了。

楚墨琛他是從他朋友口中得知的,畢竟他長期在國外,很少回國,對楚墨琛和顏宸朔等人基本可以說不認識。知道楚墨琛這號大人物也是上次宴會上,有個老男人偷窺了楚墨琛的女人,被他活活的打斷了雙手,而且警方也拿他沒辦法,他才知道這號人物的存在。

因為這樣他還順帶查了一下安然的背景,畢竟自己那麼好玩女人,什麼人該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心裡還是要有一個底。

李子俊想破腦子也想不出,他怎麼得罪楚墨瑁一來,他沒有和楚墨琛有任何的生意交往。二來,他也沒有偷窺過他的女人。

小黑完全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冷笑一聲問道,「你心裡是不是在想,你到底得罪了我們少爺什麼?」

「你怎麼知道?」李子俊先是一陣點頭,再是一陣搖頭,都開始語無倫次了,「不是不是,這事不關我的事,你不要殺我,你千萬不要殺我。」

楚墨琛冷笑,「放心,我不會殺你。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我保證你還有小命活出這裡。」

李子俊立刻點頭,「我答應你,我答應你,只要你不殺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楚墨琛很滿意,「很好,記住,別和我耍花樣,不然你的代價會很慘。」

李子俊害怕的猛點頭,「好好好」

顏宸朔完全不知道楚墨琛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阿琛,你到底在搞什麼?」

楚墨琛說,「你別著急,你坐在這裡看戲就好。來人,給顏少搬張椅子。」

小黑給顏宸朔搬來了一張椅子,坐在那裡看小黑盤問李子俊,「說,方靜怡這次小產是不是你派人乾的?是不是你派人去撞方靜怡導致她小產。」

顏宸朔一愣,方靜怡小產了嗎?

顏宸朔偏頭剛想問楚墨琛,楚墨琛打住了他,「你什麼都不用問,你儘管聽和看就行了。」

顏宸朔眉心一獰,沒說話,繼續聽小黑盤問李子浚

「說不說。」小黑抽出一條長長的皮帶,在地上狠狠的抽了一下,那個抽在身上,那才叫一個疼。

被小黑這麼一嚇,李子俊害怕的不停的向後縮,猛點頭,「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說。」

「是我乾的,全都是我叫人乾的。」

顏宸朔一聽,非常的生氣,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是不是人,你竟然找人撞她?」

李子俊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什麼,哭著說,「我也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你不想,你還找人撞她?」

楚墨琛拉下顏宸朔說,「宸朔,你先別激動,聽下去。」

顏宸朔被楚墨琛重新拉了下來,盯著李子俊的眼神,是恨不得將他給殺了。

小黑啪的一聲狠狠的再次抽了一次地板,問道,「為什麼那麼想置方靜怡於死地,方靜怡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小黑的話讓顏宸朔越來越懵逼,楚墨琛說,「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你很快就會知道真相了。」

在鞭子的面前,李子俊也不敢說謊,一五一十的把真相給說了出來,「因為方靜怡肚子里懷的是我的孩子,我還沒有玩夠,我不可能讓這孩子害了我的一生,我和方靜怡本來就是屬於逢場作戲。」

小黑說,「也就說你和方靜怡是認識的,而且還不止有過一次那種關係?」

李子俊供認不諱,「是,我和方靜怡是去年酒吧認識的。我們那麼多次都沒有出過事,沒想到這次出了事。這位先生,充其量也就是一隻替死貓而已。」

楚墨琛問顏宸朔,「這下你明白了吧。」

顏宸朔點點頭,「明白。」

顏宸朔沒想到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會是這樣,慶幸的是原來這都是一個誤會,那孩子不是自己的。

他越想越興奮,也不去追究那麼多,往門口跑去,小黑叫都叫不祝

楚墨琛說,「讓他去吧。」

「是少爺,他怎麼處理?」

「殺了,埋了。」

「是少爺。」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