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29章:孩子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9章:孩子沒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根據安然給的提示找到了安然等人,當眾人推開門的時候,屋內一片狼藉,死的死,傷的傷。

唐糖看到顏宸朔更是眼淚嘩的一聲流了下來,顏宸朔跑過去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裡,安慰著她,「沒事了沒事了」

唐糖哭得好傷心,「宸朔,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我讓安然流產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

劉曉柔也抱著江辰希哭得很傷心,「辰希」

唐糖的話就像一道響雷在楚墨琛的耳邊炸開,當他看到安然身.下一片殘紅時,他就像是失去了伴侶的野獸般,尖叫了出來。

安然被送進了醫院,唐糖的胎兒沒有什麼事就是動了點點胎氣,然而安然就沒有像唐糖一樣那麼幸運了,醫生出來告訴楚墨琛,「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孩子沒有保祝」

楚墨琛就像瘋了一樣,拽著醫生的衣領不放,「別跟我說對不起,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你怎麼當醫生的?連一個孩子都保不住?還我孩子」

「哥哥,別這樣」楚楚拉住楚墨琛,孩子沒了她也很心疼,但是這並不能責怪醫生,畢竟他們都儘力了。

楚墨琛就像泄了氣的皮球,鬆開了衣領,貼著牆滑坐在地板上,雙手痛苦的在發間穿梭,「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安家父母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來不及歇一歇就爭先恐後的問楚家等人,「安然現在怎麼樣了?」

楚墨琛整個人都傻了似的,更別說回答安家父母了。出了這事,楚傾凱難以唇齒,嘆息了一聲。

杜麗娟就像熱鍋上的螞蟻,跑去質問楚墨琛,「楚墨琛,我們家然然到底怎麼了?」

楚墨琛沉默不說話,最後是楚楚開口告訴安家父母,「伯父、伯母,嫂子她沒有什麼事」

楚楚的話還沒說完,但是安家父母聽到安然沒有事都不由的鬆了口氣,特別是杜麗娟信佛的,更是雙手合十感謝觀音娘娘,「感謝菩薩,感謝觀音娘娘保佑我們家安然,感謝感謝」

「但是」

「楚楚」

楚傾凱叫住了楚楚,示意讓她不要那麼快告訴安家父母先,就怕刺激到安家父母。

「但是什麼?」安家父母異口同聲的問道。

楚楚看了一眼楚傾凱,最後楚傾凱嘆息了一聲,讓她說,楚楚才敢開口對兩老說,「但是嫂嫂她她」

楚楚不知道該怎麼和兩老說出這樣殘忍的事實,但是兩老又一直追問著她,她一咬牙就說了出來了,「嫂嫂她孩子沒了。」

「轟」的一聲猶豫一道響雷般在兩老的耳邊炸開,杜麗娟一直說服自己肯定是自己聽錯了,讓自己冷靜深吸了一口氣問道,「你說什麼?」

問這話的時候她的語氣明顯的有些顫抖。

楚楚知道兩老早晚都會知道,也沒必要騙著兩位老人,「嫂嫂她流產了,孩子沒了。」

再次聽到楚楚這麼說,杜麗娟像瘋了似的將楚墨琛從地板上拽了起來,責罵他,「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孩子會沒了?為什麼每次然然和你在一起都會受傷?為什麼你不能讓她幸福,還要和她一起,為什麼」

最後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楚墨琛俊俏的臉蛋上,眾人都被嚇到了,然而楚墨琛無怨無悔的受了杜麗娟的這一巴掌,倘若這一巴掌能換回他死去的孩子,就算一千一萬巴掌,他也受了。

「為什麼」

杜麗娟最後無力的滑坐在地板上哭得不能自拔。

「親家」

「麗娟」

唐糖沒有什麼大礙,只是稍稍的動了胎氣,林靜受了點皮外傷。但是經過綁架這一件事後,林靜更是對唐糖的態度更是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硬是要下床去看唐糖,顏森最後拿她沒有辦法,帶著她過來了。

顏宸朔以為林靜又來找茬,在林靜進來的時候,條件反應的站了起來,攔著林靜,「媽,糖糖現在受了傷,你有什麼事以後在說行嗎?媽,我求求你別對糖糖那麼大意見了行嗎?」

顏森皺了皺眉,「怎麼對你媽說話的?」

「難道不是嗎?」

顏森剛想開口,林靜就打住了他,「兒子,這次我來不是來找糖糖的茬的,我是來看一看糖糖的。」

那句謝謝你,始終在沒齒難開。

顏宸朔驚訝,「你不是來找茬的?」

林靜點點頭,「我是來看看我的兒媳婦的。」

那句兒媳婦,不管是顏森還是顏宸朔,就連唐糖也覺得格外的驚訝,「伯母」

林靜打住了唐糖,「糖糖啊,你現在就別說話了,好好的休息養胎,等你出院了,挑個日子把婚禮給辦了,然後給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孫子。」

林靜說到最後眉開眼笑。

然而唐糖始終擔心方靜怡,「那方靜怡她」

提起方靜怡,林靜就沒好臉色,「她你就不用管了,你好好安心養胎就好了。」

唐糖應了聲,「嗯」

聽說方靜怡也被送進了醫院,但是是生是死沒有人提起。

就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候,唐糖的母親王鳳來了,唐糖的臉色瞬間不好了。顏家沒有見過唐糖,好奇的問道,「您是?」

王鳳知道唐糖不想見到自己,略有點尷尬,輕輕的關了門,「你好,我是唐糖的母親。」

王鳳剛做完自我介紹,唐糖就沒好臉色的問道,「你來幹什麼?」

顏家父母相視了一眼,這就尷尬了,這兩個怎麼看都不像母女,看起來更像仇人些。

顏宸朔雖然沒有見過唐糖的母親,但是唐糖這樣對自己的母親他覺得很不好,不由蹙眉叫道,「糖糖」

顏宸朔還沒開始說話,就被唐糖喝住了,「你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說話,我沒有她這樣的母親,我沒有這樣在我父親病的快死的時候,拋棄自己丈夫孩子的母親,你不配做的母親。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你做你的公爵夫人,我過我想要的生活,不要再來打擾我。」

唐糖從來都不會在顏宸朔的面前提起自己的母親,聽唐糖這麼說,顏宸朔不由的打心裡升起一絲憐惜。原來,唐糖的身世這樣的可憐。

林靜更沒有想到唐糖的母親背景這樣大,難怪王鳳進來的第一眼她就覺得眼熟。原來,唐糖的母親是英國公爵的夫人。林靜真是對唐糖另眼相看,深藏不露埃

「對不起」

對於唐糖,王鳳除了對不起真的不知道該對說些什麼她也不怪唐糖這樣恨她。換成是她,她要有一個這樣的母親,她也會像唐糖一樣,所以,她並不恨唐糖。

唐糖壓根就不想聽她說一句話,冷漠的對她說,「你不需要對我道歉,你欠的不是我,是爸爸,他在死的那一刻也惦記著你。你呢?我站在你的門口苦苦的哀求你見爸爸最後一面,你在做什麼?你現在裝給誰看?我爸爸已經死了,死了你懂嗎?你滾啊滾」

說到最後唐糖的情緒有點激動,王鳳看著格外的心疼,「糖糖」

「我讓你滾,滾得遠遠的,我再也不要看見你了。滾」

王鳳還想在說點什麼,顏宸朔害怕王鳳繼續說下去會刺激到唐糖,於是攔著王鳳說,「阿姨,唐糖她有身孕受不了刺激,她現在情緒也比較激動,你現在說什麼,她也聽不進去,反而會刺激到她,你還是先回去吧。」

王鳳望向了顏家父母,顏家父母沖她搖搖頭,也示意她現在什麼也不要說,等她情緒穩定了再來說。

王鳳作罷,望著唐糖的眼神更是滿滿的不舍,「唐糖,以後你會理解媽媽的苦衷的,媽媽改天再來看你。」

然而唐糖無動於衷,王鳳又轉頭囑咐顏宸朔,「孩子,你要幫我好好的照顧我們家唐糖。」

顏宸朔點頭,「會的,阿姨。」

對於顏宸朔,王鳳還是很放心的,她還特意查了顏宸朔的家世背景,很乾凈很是滿意,王鳳又轉頭對顏家父母說,「親家,改天再拜訪你們。」

顏家父母禮貌的回答,「好的,宸朔去送公爵夫人。」

王鳳說,「不用,我自己走就好,你留下來好好的陪陪唐糖。」

王鳳最後不捨得再看了一眼唐糖,推門走了。

「夫人,現在去哪裡?」

「墓園。」

王鳳一走,林靜就和顏森開始談論起唐糖的母親了,「原來唐糖的媽媽背景那麼大啊,英國的公爵夫人誒,難怪我看她怎麼那麼眼熟呢,原來,我就說我好像在什麼雜誌上看過呢。糖糖,你怎麼沒告訴我們,你媽媽是公爵夫人呢?」

顏宸朔皺眉,「媽,你在說什麼?」

這個時候不是說這話的時候好嗎?不是再人家的傷口撒鹽的時候好嗎?

林靜也好像意識到了這個氣氛不對,弱弱的說了聲,「那個糖糖啊,我不是故意的啊,你千萬別介意埃」

唐糖就算心情再糟糕,也不敢對林靜撒脾氣,微微一笑,「沒事,伯母。」

為了緩解氣氛,林靜嚴肅的皺眉,「還叫伯母?」

唐糖臉紅,小小聲的喊了一句,「媽」

林靜故作沒聽到,調侃她,「沒聽到。」

唐糖一笑,大聲的喊了一聲,「媽」

林靜也大聲的應她,「誒」

「哈哈哈哈」

尷尬的氣氛被緩解,整個病房瞬間充滿歡聲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