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0章:趁虛而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0章:趁虛而入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王鳳帶著鮮花和小酒來到了前夫也就是唐糖的父親唐凱的墓前,她放下了鮮花,在地上倒了一杯酒,摘下了墨鏡,深鞠了三躬,她轉身對司機老王說,「老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老王應了聲,「誒,好的。」

老王一走,王鳳坐在了唐凱的墓前,望著湛藍色的天空,不由的感慨了聲,「阿凱,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間我們的女兒唐糖就要結婚了。可惜呀,你走得這樣的早,都沒能來得及帶她走進教堂,親手將女兒交到另一個男人的手上。阿凱啊,如果唐糖知道你的用心良苦,她還會這樣的恨我嗎?」

對於唐凱,王鳳是又愛又恨,這不禁讓王鳳濕了眼眶,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前夫唐凱對自己的所作所為。

十八年前,那個時候唐糖才6歲,唐凱查出了自己有腦癌的事實,王鳳當時長得好看又漂亮,而且還比唐凱年輕十歲有餘。當時查出來有腦癌,唐凱就已經面臨崩潰了,當時公司上市不到一年的時間,又開始面臨破產,這讓唐凱打擊不校當時的唐凱覺得年輕漂亮有為的王鳳不應該跟著一個快要死的人在一起浪費青春,更不想王鳳這麼年輕就為自己守寡。於是,想盡辦法打擊王鳳,甚至故意劈腿王鳳的閨蜜,就這樣讓王鳳誤會自己對她不忠,王鳳才做出這樣痛心的決定,決定和唐凱離婚。

直到死的那一刻,唐凱也沒和唐糖說出真相,而是帶著這個秘密離開了人世。直到有一天在巴黎的時候碰到了唐凱當時劈腿的閨蜜姚娟,姚娟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王鳳。

王鳳的眼淚情不自禁的劃過了臉頰,痛心的哭著,「阿凱,為什麼你要這麼做?為什麼你可以對著這麼狠心?讓我們的女兒唐糖誤會我這麼多年,你真的覺得這樣做是為了我好嗎?不是的,真的不是的,為什麼你始終不相信我,非要用這麼殘熱的方式逼我離開,為什麼阿凱」

王鳳哭得好傷心,顏宸朔站在她的不遠處看著她,沒敢上前去打擾她。因為不放心,所以他偷偷跟了出來,尾隨王鳳,卻沒想到聽到這樣一個秘密,他就知道王鳳不是一個狠心的人,現在看來他是沒有看錯人。

方靜怡經搶救無效死亡,安然一直睡到晚上才醒了過來,醒來后目光獃滯的望著天花板,楚墨琛一直守在她的身邊,看到她醒來了格外的激動,「然然,你醒了嗎?」

她望著楚墨琛,堅強的沒有流一滴眼淚,問道,「我們的孩子呢?」

楚墨琛不敢提孩子的事情,故意轉移話題,端起杜麗娟給她熬的粥,吹了吹喂她吃,「來,然然。你睡了那麼久,都沒有吃過東西,來吃點東西。」

安然很執著,「我問你孩子呢?」

「我們不提這事」

楚墨琛的話還沒說完,安然就沖他吼道,「我問你孩子呢?」

安然這麼一吼,把在走廊瞌睡的安震和楚楚等人給吼醒了,趕緊推門進來問道,「怎麼了?怎麼了?然然醒了嗎?」

下一秒看到安然醒了,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安然,老淚縱橫,「然然,你終於醒了。」

就在安震抱住她的那一刻,安然的眼淚嘩的一聲就出來了,緊緊的抱著自己的父親,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爸爸,我們的孩子沒了,沒有了」

安震一直安慰她,「別哭了孩子,你現在還年輕,孩子沒了就沒了,只要你人沒事就好,以後還會有的,乖」

「爸」

看安然哭得那麼痛苦,楚墨琛想上前去,卻被楚楚拉住了,對他說,「哥,你還是留點空間給嫂嫂吧,嫂嫂現在看見你肯定特別的痛苦。」

桃子也說,「是啊少爺,你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這裡有我照顧著就行了。」

桃子也愧疚,如果當時她在場的話,應該可以制止這場悲劇的發生,因為桃子從小就習武,只是老天愛作弄人,她偏偏就在那個時候出去買東西了。

楚墨琛不肯走,硬是給楚楚扯著走,「走吧,哥1

「孩子我可憐的孩子」

楚墨琛被楚楚拉出了病房,聽到裡面安然悲痛的哭聲,他心碎了一地。

楚墨琛一下子感覺就像老了幾歲一樣,楚傾凱看著也心疼,上前對他說,「阿琛,你現在什麼都不要想了,好好回去睡一覺吧,這裡有桃子照顧著就行了。還有,我也准了安然休假,等她情緒穩定了,你再帶她好好去旅遊散散心吧。」

楚墨琛現在什麼心情也沒有了,就像一個扯線木偶一樣,楚傾凱說什麼他都點頭說好。

顏宸朔在楚墨琛的家等他,看到他下了車趕緊上前去問道,「你去哪裡了?我去安然的病房的時候,他們說你回來了。我都在這裡等你好久了,你到底去哪裡了?打你電話也不接,你要嚇死我們嗎?」

當他聞到楚墨琛的一身酒味,顏宸朔忍不住又問道,「你去喝酒了嗎?怎麼一身酒味。」

看到顏宸朔,楚墨琛就想起他和安然死去的孩子,冷漠的甩開了他的手,「不關你的事,滾開」

他的手裡還拿著一瓶酒,一飲而荊

顏宸朔看到他這樣就惱火,將他手中的酒瓶奪了過來,丟棄在一旁,「楚墨琛,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安然剛沒了孩子,最需要人家陪伴。你倒好,在這裡醉生夢死,像什麼?你還是不是男人,你要是個男人你就給我站起來。」

顏宸朔不提死去的孩子還好,一提死去的孩子,他心中就燃起一團熊熊的烈火,衝過去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顏宸朔俊俏的臉上。

顏宸朔一個不防備就被他打趴在地上,唇角立刻出血,他伸手擦掉了唇角的鮮血,沖他吼道,「楚墨琛,你瘋了嗎?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楚墨琛覺得一拳還不解氣,他就像失去了理智,跑了過去,騎在了顏宸朔的身上,左一拳右一拳。

顏宸朔也不傻,給楚墨琛又打了兩拳后,用儘力氣掙脫了楚墨琛的魔抓,反騎在楚墨琛的身上,拽著他的襯衫衣領,搖晃了兩下,怒斥道,「楚墨琛,你瘋了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楚墨琛沖他怒吼道,「是,我瘋了。我孩子沒了,安然又這樣子,我還不可以瘋嗎?你恨不得我現在能夠代替安然承受痛苦,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待我們,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待她?為什麼我沒能好好的保護她,為什麼」

楚墨琛哭了,那麼堅強的人竟然哭了。顏宸朔何時見過楚墨琛為誰哭過,可見他多愛安然。顏宸朔鬆開了楚墨琛衣領,對他說,「阿琛,意外的事情誰也不想的,相信安然她不會怪你的。你們還年輕,孩子以後還是會有的。阿琛,你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陪安然,陪她一起走過這一段最黯淡的時光。你自己好好的想吧,到底是應該這樣頹廢下去還是振作起來,做安然最堅強的港灣。」

溫阮瑜房間內聽到外面的動靜也艱難的移動著輪椅出來了,那時候的顏宸朔已經從楚墨琛的身上爬起來了,她看到楚墨琛喝了那麼多酒,還躺在地上,不免擔心的問道,「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顏宸朔搖搖頭,「沒什麼事,他就是喝多了,麻煩你幫我好好的看著他。」

溫阮瑜點點頭。

顏宸朔將楚墨琛抗進了屋裡就走了,楚墨琛喝了很多酒,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溫阮瑜左右看了看,深思著,那麼晚應該不會有人了吧?於是,她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動作利索的給楚墨琛端來了熱水,再次看了一眼,確定沒人,她又放心的坐回了輪椅上,給楚墨琛擦拭。

她一邊給楚墨琛擦拭,一邊心疼的嘀咕,「怎麼喝那麼多呢?」

然而,楚墨琛已經喝醉了,嘴裡一直呢喃著全是安然的名字,聽得溫阮瑜滿肚子火。「啪」的一聲,將毛巾丟在了盆里,臉色都變了,情不自禁的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安然安然,難道在你的眼裡除了安然就沒有別人了嗎?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的殘忍,為什麼?」

「安然」

雖然楚墨琛心裡全是安然,但是溫阮瑜始終對他狠不起心來,重新坐回了輪椅,握住他的手,憐惜的貼在了自己的臉上,「阿琛,不管你的心裡還有沒有我,我的心我的身,全都只會留給你一個人。除了你,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一個人了。」

她說完附身吻住了楚墨琛冰涼的薄唇,楚墨琛喝醉了酒,他一直自己親的人是自己的愛人,反手就將溫阮瑜從輪椅上帶到了沙發,壓在身下狠狠的戳住了她的唇,「安然別離開我」

雖然,楚墨琛嘴裡心裡全都是安然,但是溫阮瑜心裡一點都不介意,熱情的回應著他的吻,「阿琛,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