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1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1章:像瘋了一樣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楚墨琛醒來頭一陣刺痛,他用力的甩了甩頭,掀開被子準備起床,發覺好像有點不對勁,他旁邊竟然睡著有人,再說安然還在住院,他猛然偏頭一看,頓時他臉色就沉如墨水。

溫阮瑜,為什麼會睡在他的旁邊,而且還是赤果果的睡在他旁邊。

他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心想,完了,他竟然和溫阮瑜……

昨晚的記憶一下子就湧現在了他的腦海里,他竟錯把溫阮瑜當安然把人家給……

該死的。

這時,溫阮瑜也星星鬆鬆的睜開了眼睛,一臉嬌羞,她剛想開口和楚墨琛說話,就被楚墨琛給打住了,「那個……阮瑜。」

溫阮瑜一臉嬌羞,「楚哥哥,我聽著呢。」

曾幾何時,安然也這麼叫他楚哥哥,這讓楚墨琛更加的覺得對不起她,特別是兩人才新婚不久,他就和別的女人發生這樣的關係,簡直該死。

溫阮瑜見楚墨琛沉默不說話,再次溫柔詢問道,「阿琛,你怎麼了?怎麼又不說話了?」

楚墨琛想了想,對溫阮瑜說,「阮瑜,昨天晚上的事,我希望你能當沒有發生,我昨晚確實喝多了。所以,希望你能夠……」他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所以,你應該懂我在說什麼的,至於你要我做什麼樣的補償都可以。」

酒真心不能多喝。

楚墨琛的話猶如一道響雷在她的耳邊炸開,她簡直不敢相信,楚墨琛會說出這樣喪心病狂的話,嘩的一聲,眼淚就下來了。

眼淚在流,她咬唇輕聲問,「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雖然這樣的結果對溫阮瑜來說很是傷害,但他捨不得傷害安然啊,於是他又一次殘忍的重複他的話,「阮瑜,我說昨天晚上的事,我們就……」

楚墨琛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溫阮瑜就捂住了耳朵,淚如雨下的瘋狂搖頭,「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你肯定在騙我,你肯定在騙我……騙我……」

「阮瑜……」

雖然有那麼一點於心不忍,但是楚墨琛還是毫不留情的接著說,「阮瑜,你認清事實吧,我們之間真的不會再有可能了,我已經不愛你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殘忍?你怎麼可以對我那麼殘忍?為什麼……」

溫阮撕心裂肺的吼著,拍打著楚墨琛堅硬的胸膛,可依舊沒有換回楚墨琛的回心轉意,「阮瑜,對不起……」

楚墨琛說完,掀開被子就要走,溫阮瑜趕緊從他的背後緊緊的抱住了他不讓他走,苦苦的哀求道,「阿琛,我求求你不要這麼狠心的對我好不好?我這樣愛你,我求求你也愛我一下好不好?阿琛,我真的好愛好愛你,愛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阿琛,我求求你別離開我好不好?啊?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這一刻對溫阮瑜來說什麼是自尊,那已經不重要了。

本以為這樣子他會有損動容,然而對楚墨琛來說,並沒有什麼卵用,他幾乎是用力全力掰開了溫阮瑜的手,殘酷的告訴她,「阮瑜,我們不可能了。你也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了,趁著我還沒討厭你,收手吧。我愛我的妻子,她叫安然,這輩子我也只會愛她。」

多麼殘酷的事實,楚墨琛說完甚至頭也沒有回就離開了房間,溫阮瑜像瘋了一樣狠打著床,「為什麼?為什麼老天你要對我那麼殘忍,為什麼?我到底做了什麼罪不可赦的事情,老天你要這麼懲罰我,為什麼……」

然而,回應她的只有空氣。

……

顏宸朔去醫院看望唐糖的時候,唐糖看到他臉上的傷,緊張而又擔心的問道,「宸朔,你臉上的傷怎麼回事?是和別人打架了嗎?」

顏宸朔摸了摸自己俊俏的臉蛋,沒有告訴唐糖他和楚墨琛打架的事,笑了笑,「不是什麼大事情,你別大驚小怪。」轉移話題,「今天感覺怎麼樣?」

「嗯,挺好的。」對他臉上的傷依舊不依不撓,緊皺眉心追問道,「你臉上的傷到底怎麼回事?」

顏宸朔,「……」

「真沒什麼事。」

唐糖故作生氣,把身子一扭,「別和我說話了。」

顏宸朔無奈的舉手投降,「好好好,姑奶奶我說我說。」

唐糖傲嬌的撇了他一眼,「說吧。」

顏宸朔哭笑不得。

……

楚墨琛剛來醫院還沒踏進病房,楚楚遠遠看到他來,就趕緊小跑了過去,「哥,嫂嫂她、她出事了。」

楚墨琛一聽,趕緊跑了過去,推開門,安家父母和楚傾凱都在,還有顏宸朔小兩口也來了,意外的是他爺爺楚慶懷也來了。

他們都圍著醫生七嘴八舌的問,「醫生,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醫生說,「你們先冷靜聽我說。」

楚墨琛也無心在想那麼多,趕緊跑了過去,把楚傾凱給拉到一邊,抓著醫生像瘋了一樣問道,「醫生,我妻子她怎麼了?她到底怎麼了?」

醫生說,「楚先生,你先冷靜一點行嗎?」

楚墨琛沖著醫生吼道,「現在是我的妻子出了事,你讓我怎麼冷靜?」

顏宸朔害怕楚墨琛一個衝動將人家醫生打了,上前去拉著楚墨琛好心的安慰他說,「阿琛,你先別激動,好好的聽醫生說行嗎?你這麼激動也於事無補,不如……」

顏宸朔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結果楚墨琛情緒一下子失控,一拳狠狠的將顏宸朔打趴在地上,眾人被楚墨琛的舉動給嚇到了,特別是長輩們。

唐糖嚇得馬上上前去,憤怒的指責楚墨琛,「宸朔好心安慰你,你怎麼可以打人啊?楚墨琛,你太過分了。」

楚墨琛青筋暴跳,始終覺得是顏宸朔小兩口害了安然,如果不是他們,他的孩子也不會去世,望著他們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怨恨。

楚傾凱上前拉住楚墨琛,並對唐糖說了聲抱歉,「唐糖啊宸朔啊,希望你們別怪阿琛,他也是太擔心安然,所以才這樣的。真的很抱歉1

唐糖心中的怨氣無法吞下去,覺得楚墨琛心情再怎麼不好也不應該動手打人,何況還是自己的兄弟,剛想開口為顏宸朔打抱不平,就被顏宸朔攔住了,「宸朔……」

顏宸朔說,「算了,糖糖。我們應該要理解阿琛現在的心情,將心比心,如果你也想安然那樣的話,我想我也會跟阿琛一樣瘋掉的,所以我並不怪他。」

唐糖鼻尖一酸,「宸朔……」

「走吧,糖糖。」顏宸朔從地板上站了起來,對安家父母等人道別,「叔叔阿姨,改天再來看安然。」

「誒,好的。」

出了病房外,唐糖撫摸他被打的唇角心疼的問道,「疼嗎?」

唐糖想想那一圈就覺得疼,然而顏宸朔摸了摸唇角,搖搖頭,「沒事,走吧。」

「嗯。」

鬧劇就這樣散了,整個病房都沒人敢支聲,醫生也不敢得罪楚墨琛,弱弱的開口,「楚先生,要是沒有什麼吩咐的話,我們就先出去了。」

楚墨琛始終不說話,楚傾凱打圓場,「沒事了沒事了,桃子你送醫生出去吧。」

「嗯好的。」

醫院長廊外,楚墨琛被楚傾凱喊了出來,語重心長的對楚墨琛說,「阿琛,我們都很能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不能因為安然的事而牽扯到別人的身上。再說意外跟明天誰也不知道是哪個先來,孩子沒了就沒有了,你們現在還年輕,以後有的是孩子。你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好好的照顧自己,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了?你覺得安然想看到你這樣子嗎?聽姑姑的話,振作起來,才能更好的照顧安然,好嗎?」

楚墨琛不說話,也不知道他到底聽沒聽進去。

楚傾凱很無奈的望了楚楚一眼,站了起來,讓楚楚上。

楚楚坐了下去,看著哥哥這樣子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心裡別提多難受,「哥哥,你別這樣,嫂嫂出了事,我們也很痛心,但是我們不能就此自暴自棄,埋怨生活,生活創造了我們就是要我們來努力修補這個不完美的詞語,所以,我楚楚希望你能夠振作起來可以嗎?你這樣子,嫂嫂她不會開心的。」

楚墨琛依舊沉默不說話,雖然楚慶懷一向不同意他與安然在一起,但看到楚墨琛這樣子他也心疼,但是嘴裡就是吐不出好話,「為了一個女人把自己折磨成這個樣子,你去照照鏡子,你現在像什麼?你出去可別說你是我楚慶懷的孫子,出息……」

楚楚皺眉喊道,「爺爺……」

楚慶懷撇撇嘴,「本來就是嘛1

楚傾凱說,「爸,這個時候你就少說兩句行嘛,阿琛本來就很煩了,你讓他好好靜一靜行嗎?少在這裡添亂子了行嗎?」

「我怎麼添亂子了,我還不是……」

楚慶懷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就站起來,快步流星的走了,楚楚怎麼叫也叫不住他。

楚傾凱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嘆息了聲說,「算了,別叫了,讓他自己好好靜一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