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3章:心智只有十歲的安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3章:心智只有十歲的安然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被楚墨琛接出院,自從安然受了刺激后,心智就停留到十歲的時候,跟誰都不肯親近,就親近楚墨琛一個人,這也是楚墨琛唯一感到慶幸的。

午後的陽光正好,楚墨琛在陽台上處理文件,安然則在床上玩消消樂,智商只有十歲的她,老是打不過關,嗯哼了聲,把手機丟在了一邊,撅起了嘴。

楚墨琛看見了,無奈的搖搖頭,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坐在床頭,親了親她的額頭,寵溺的問道,「怎麼了?誰惹我家姑奶奶呢?」

安然撇撇嘴,拿起手機給楚墨琛看,「你看,我總是卡在了這一關沒有過,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她把手機塞到了楚墨琛的手裡,「那,你幫我過。」

楚墨琛瞄了一眼,表示很嫌棄,才二十多關都過不去,但想想安然現在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情有可原。

楚墨琛拿過手機,擼起袖子,「來嘛,我幫你打。」

安然好高興,拍著手,「好呀好呀,你幫我打。」

看著這樣的安然,既心酸又慶幸,至少這樣的安然是快樂。

見楚墨琛還沒有打,安然撇撇嘴不高興了,「怎麼不打了?你不會嗎?」

楚墨琛回過神,格外的自戀,「開什麼玩笑,我玩這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的喝奶呢。」

然而安然並不懂他在說什麼,「哇,哥哥好棒。」

楚墨琛,「」

楚墨琛一口氣幫安然過到了一百關,而且還是一次性過得那一種,把安然樂得直拍手,「哇,哥哥好棒好棒」

楚墨琛其實已經不想再玩了,但是看到安然那麼高興硬是幫安然過到了兩百關,打了一個響指,「棒不棒?」

安然重重的點頭,「棒」

安然說罷在楚墨琛的臉上啵了一個,楚墨琛久久的愣住了,然而安然已經抱著手機滾到了一邊,「嗯,這個可以玩。」

楚墨琛望著安然,願歲月安好,現世安穩。

「扣扣」

楚墨琛回過神,「進來。」

桃子開門進來報告說,「少爺,老爺過來了,讓你過去書房一趟。」

楚墨琛蹙眉,「他來幹什麼?」

桃子搖頭,「他沒有說,就讓你過去一趟,他說有點事情跟你商量。」

楚墨琛點頭,從床上站了起來,「嗯,我知道了,你留下來陪少夫人,盡量多和她說說一些他熟悉的事情。」

桃子應了聲,「我知道了。」

楚墨琛招手讓安然過來,安然放下手機咚咚咚就爬了過去,「然然,你要聽桃子話,不能亂跑知道沒?不然大灰狼會把你抓走的,知道嗎?」

楚墨琛就像教女兒一樣教著安然,讓桃子看得各種心酸,各種心疼自己的少爺。

安然重重的點頭,「知道了,哥哥。」

楚墨琛糾正她,「不是哥哥,是老公。」

安然一臉茫然,「什麼是老公?」

楚墨琛一本正經的跟她解釋,「老公就是比哥哥還要親,就是你最重要人的,那你想不想我是我最重要的人?」

安然天真的點頭,「嗯。」

安然不恥下問,「那什麼是最重要的人呀?」

楚墨琛,「」

安然現在就像十萬個為什麼一樣,問個不停,「什麼是最重要的人啊?老公。」

楚墨琛果斷把這個難題甩給了桃子,「這個問題呢,你可以問桃子。老公現在有點事,等一下回來再陪你玩,好不好?」

桃子,「」

少爺,不待這麼坑人的。

安然點頭,「好,那你要早點回來。」

楚墨琛點頭,「好。」

安然想了想,伸出手指頭,「不行,我們要拉鉤鉤,這樣你就不可以反悔了。」

果然,孩子的世界都是乾淨純潔,楚墨琛伸出尾指和她的尾指鉤在了一起。安然高興的喊著童年時熟悉的口號,「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變了就是小白狗。好了,你可以去了。」

楚墨琛深深的望著安然,最後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裡,呢喃道,「安然,我一定會幫你找回記憶的。」

安然被嚇了一跳,也伸手給楚墨琛一個愛的抱抱。

書房,楚慶懷等得都有點不耐煩了,正想去找楚墨琛的時候,楚墨琛就推門進來了,因為上次楚墨琛帶著安然去砸場子的事情,兩爺孫的關係鬧得有點僵硬。

楚慶懷出了名的愛面子,絕對不會像楚墨琛低頭,楚墨琛自然也不會像他低頭。

楚慶懷冷哼了聲,「喲,現在都要我這個老爺子等你了。」

楚墨琛不和楚慶懷廢話,直接開口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沒有什麼事的話我還要陪我媳婦。」

楚墨琛開口連一句爺爺都沒有叫,這讓楚慶懷錶示很生氣,直跺拐杖,「我就問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我這個爺爺?嗯?」

楚墨琛能言善辯,「那你呢?心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孫子。」

「楚墨璞

書房爭吵的聲音,被從房間坐著輪椅的溫阮瑜給聽見了,溫阮瑜蹙眉,推動著輪椅過去。

楚慶懷被楚墨琛這麼一嗆,氣得整個人都在抖,「楚墨琛,你是不是想要為了一個女人氣死我,你才開心。」

楚墨琛不回他的話,「如果你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廢話,那抱歉,我沒有這個空閑的時間。」

楚墨琛轉身就要走,被楚慶懷給喊住了,「站妝

楚墨琛停下了腳步,背對著楚慶懷,唇角不屑的一勾。

楚慶懷憤怒的,「楚墨琛,我今天就是來告訴你,我是不會承認安然是我們楚家的媳婦的,何況她現在還是一個智.障。」

安然突然心智只有十歲,楚慶懷感覺老天都在幫她,這樣他就有理由反對他們在一起。

「你在說一次?」楚墨琛沉聲道。

楚慶懷被他的氣勢給嚇到了,不敢再說,「反、反正我是不會同意你們一起的,更不會承認他是我們楚家的兒媳婦的。」

「我媳婦民政局承認我承認就夠了,不需要任何人承認。」

典型的霸道總裁,直接把楚慶懷氣慘了,「楚墨琛,你簡直就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難道你都忘了你父母是怎麼死的嗎?」

門外的溫阮瑜不禁一愣,難道說楚墨琛父母的死和安家有關?如果是,那就是一個天大的秘密了。原本只是單純過來關心一下情況,卻沒想到聽到一個天大的秘密。

楚墨琛眯起雙眸,拳頭情不自禁緊握,「你想說什麼?」

楚慶懷冷笑,「你知道我想說什麼的。」

楚墨琛微怒,「我警告你,別和安然亂說話。」

楚慶懷繼續冷笑,「你也有怕的時候?現在你有兩條路可以走,不然的話我保證不僅安然會知道,就連楚楚也會知道他的父母是怎麼死的。到時候,就不是我一個不同意你們兩個人一起了。」

「你在威脅我?」

楚慶懷一臉輕鬆,「我哪敢威脅你。」

楚墨琛沉聲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門外,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溫阮瑜唇角邪魅的勾起,心想,安然你的好日子快到盡頭了。

「很簡單,和安然離婚,娶了時微琳。」

「你做夢。」

楚慶懷攤攤手,一臉無所謂,「那你就不要怪我告訴楚楚,安家父母害死你父母的事了。」

眼前的楚慶懷讓楚墨琛覺得陌生,終於明白心涼莫過於心死的這種說法,「爺爺,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為了利益不擇手段,可以犧牲自己孫子的幸福,娶讓他娶一個自己不愛的人?」

楚慶懷微微動容,但還是別過臉,「那也改變不了她父母害死你父母的事實。」

楚墨琛說,「為什麼你們上一代人的事情要牽著到我們這一代,害死我父母的是安震不是安然,我愛的人是安然不是安震,我娶的人是安然不是安震,安然她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孩子,爺爺為什麼你狠心傷害一個孩子?如果爺爺你執意要這樣做的話,那你悉聽尊便吧。」

楚墨琛說完轉身打開門就走,楚慶懷氣慘了,「混賬的東西」

楚墨琛回房間的時候,安然和桃子玩得很開心,「老公,你回來啦!我在和桃子玩撲克牌呢,你要不要一起玩啊?」

楚墨琛回過神來,走了過來,「玩什麼呢?」

安然說,「蓋棉被,老公我教你怎麼玩吧」

安然一個人里啪啦的在那裡講規則,卻沒注意到楚墨琛炙熱的眼神一直在盯著她。

桃子說,「少爺,我出去了。」

楚墨琛點頭,「嗯。」

桃子出去了,安然抬起頭來才發現楚墨琛炙熱的眼神一直在望著自己,天真一笑,「老公,過來一起玩。」

楚墨琛沒控制住自己,把安然壓在了床上就親了起來,他吻得非常的急切,一時半會忘了安然她現在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直接把安然給嚇哭了。

楚墨琛如夢初醒,從安然身上起來,一直對安然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別哭寶貝。」

安然一直哭,「老公好壞,好疼。」

楚墨琛心都碎了,「老公錯了,下次不會了好不好。」

「嗯,老公不許騙人。」安然一邊哭一邊擦眼淚,那樣子別提多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