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4章:謀殺安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4章:謀殺安然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經過上次喝醉的事件,楚墨琛終於意識到和溫阮瑜住在一起終究是不安全,特別是他現在還是有婦之夫,所以他有意想要和溫阮瑜好好談一談,沒想到溫阮瑜主動約了自己,楚墨琛想這也好。

溫阮瑜約他在旋轉餐廳見面,本以為楚墨琛一個人自己過來,沒想到他把安然給帶了過來,看到安然和楚墨琛親昵的靠在一起,她就格外的嫉妒,眼眸閃過一絲陰鷙,卻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溫阮瑜笑容無害,「阿琚安然,你們來啦1

楚墨琛偏頭寵溺的颳了刮安然的鼻子,輕聲的對她說,「去吧然然,你自己去看一看想要吃什麼,不要走那麼遠知道嗎?不然大灰狼來了,把你抓走了,老公可找不到你哦。」

這是溫阮瑜從未享受過的溫柔,哪怕他們曾經在一起過,她也不曾見過楚墨琛這樣溫柔。

安然看到旋轉餐廳里的各種美味的自助食物,口水都流了,眼睛俏皮的眨了眨,「真的嗎?我真的可以隨便吃嗎?」

楚墨琛點頭,特別的闊氣,「真的,只要你喜歡整個餐廳你都可以搬回家。」

安然高興的拍手,「哇好棒好棒,老公好棒,那我去拿東西吃了。」

楚墨琛點頭,「去吧。」

安然歡快的蹦躂蹦躂自己去找吃的,對於十歲的她來說,危機感是什麼?她壓根就不知道,只知道吃和睡,無憂無慮。

楚墨琛望著她忙碌在偷吃的背影,唇角情不自禁的微微揚起,這細節被溫阮瑜全都捕抓在了眼裡,那一刻,她恨不得安然現在就去死。

餐廳周圍到處都是楚墨琛的人,而且整個餐廳都被他給包了下來,所以他壓根就不擔心會有人進來對安然不軌。

楚墨琛抿唇,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服務員上前恭敬詢問,「楚先生,喝點什麼?」

「咖啡。」

「好的。」

服務員一走,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阮瑜/阿璞

楚墨琛抿唇,「你先說吧。」

溫阮瑜又害羞的謙讓他,「你先說吧。」

楚墨琛也不和她客氣,簡單粗暴的和她說,「阮瑜,現在我和安然結婚了,我覺得你住在我們家不合適,所以我讓小黑在沙坪區給你買了一棟房子,你找個時間和張媽搬進去吧,張媽照顧你,我很放心。另外,我和多請幾個傭人去照顧你的一日三餐,你看怎麼樣?」

溫阮瑜沒想到楚墨琛狠心到這個地步,望著他眼淚唰的一聲就下來了,心痛的問道,「難道在你心裡就那麼的容不下我嗎?恨不得趕我走是嗎?」

楚墨琛也不逃避,「是」

溫阮瑜的眼淚落得更急,然而楚墨琛並沒有一絲想要憐惜的意思,接著對她說,「另外,我姑姑給你找到了美國著名的骨科專家,也就是這幾天的事,到時候我會讓林炎陪你一起去,我們倆也就互不欠了。」

溫阮瑜雙拳不由的緊握,眼淚嘀嗒嘀嗒的在掉,輕聲問道,「你非要對我那麼狠心嗎?」

「溫阮瑜,是你教我做人不能太心缺初你離開我的時候,怎麼不覺得對我狠心呢?現在反過來譴責我的不是,你覺不覺得你太搞笑了?」楚墨琛說。

溫阮瑜趕緊握住他的手,痛苦的不能自已,「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我不應該一聲不響的離開你,我錯了,求求你給我機會求求你」

楚墨琛無情的抽開手,「太晚了。」

這時,安然也帶著她的戰利品向他們走來,楚墨琛警告說,「在安然面前,我希望你能夠管住自己的嘴巴,不然」

他還沒說完,安然已經回來了,她看到溫阮瑜淚跡斑斑,不由小聲的問楚墨琛,「她怎麼了?」

楚墨琛望了一眼溫阮瑜,「沒什麼,你坐下來慢慢吃。」

安然點頭,望了一眼溫阮瑜,卻卻生生的坐了下來,一聲不吭的吃自己的東西。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只有安然一個人在吃著美食,這氣氛顯得有點尷尬。

安然抬起頭來,把自己的冰淇淋送到楚墨琛的嘴邊,「你吃么?」

楚墨琛一笑,「我不吃,你慢慢吃。」

全程楚墨琛的焦點都放在了安然的身上,直接就把溫阮瑜無視了一個徹底,溫阮瑜心裡別提多難過了,強顏一笑,「那那我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楚墨琛愣了一下,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一直囑咐安然,「寶貝兒,你慢慢吃,不夠還有,小心嗆到。」

被楚墨琛無視,溫阮瑜心裡非常的不舒服,也不再自討沒趣,自己推著輪椅,越過他們,離開餐廳。

溫阮瑜一走,大花貓安然才後知後覺的問道,「她怎麼走了?」

楚墨琛說,「不管她,你吃你自己的。」

然而這句話就被溫阮瑜聽進了心裡,不由的停了下來,眯起眼睛。

楚墨琛,你一定會後悔的。

兩人吃過東西后,楚墨琛就帶安然回安家了,安家父母見楚墨琛帶安然回來,格外的高興,特別的是杜麗娟,老淚縱橫,「孩子,我可憐的孩子。」

安然特別的開心,「爸爸,媽媽。」

安震說,「別站在這裡啊,進來吃飯。」

安然摸了摸自己已經吃得很飽的肚子,咬了咬手指,「爸爸,然然吃了很飽了。」

杜麗娟怕她餓,連忙說,「吃飽了,再吃一點點,乖。」

於是,安然被連哄帶騙吃了半碗飯,拖著楚墨琛要和鄰居的娃娃們去玩,楚墨琛開始不願意,安然哇啦一聲就哭,楚墨琛沒辦法,陪著她一起瘋。

安家門前有個大院子,安然拖著楚墨琛和孩子們玩跳飛機,特別的高興。

安家父母站在門前,看著安然和孩子玩在了一起,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杜麗娟眼淚一下子就彪了出來,一邊擦眼淚一邊說,「都不知道然然什麼時候能夠恢復回去,像個孩子一樣。」

「像個孩子不好嗎?」安震嘆息了一聲說,「也許,安然這樣會快樂一點。」

楚墨琛帶著安然玩了一整天,回了安家去了動物園和遊樂場,啟程回家的時候,安然不知不覺中就在車上睡著了。

楚墨琛把車子停靠了在路中間,解開了安全帶,側著身子,靜靜的看著沉睡的安然。

街燈打在安然沉睡的臉上,帶著幾分柔和。所有的回憶就像滔滔大海一樣呈現在楚墨琛的腦海里,滿滿都是他與安然的回憶,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脆弱時候的安然,也有絕強的頂著個大太陽跪在他面前的安然

楚墨琛伸手輕輕的去撫摸安然的臉蛋,卻不了滾燙的要命。

Shit!該死的,他竟然沒有察覺到她發燒了難怪她會睡得如此的沉。

睡夢中的安然嘴裡一直呢喃著,「好熱老公,我好難受」

「乖,馬上就不難受了。」

楚墨琛親了親她的額前,啟動車子回家。

楚墨琛抱著安然進去屋裡,直接就把溫阮瑜無視個徹底,對小黑說,「馬上去給我叫醫生,快」

小黑應了聲,「好」

小黑去叫醫生了,溫阮瑜看著楚墨琛抱著安然消失在了自己的眼裡,桃子冷不勝防的來了一句,「再怎麼看也不是你的,何必要死纏爛打呢?」

溫阮瑜怒,「桃子,你別欺人太甚,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是楚家的一隻狗罷了,你有什麼資格來說我?」

桃子能言善辯,「我是楚家的狗,那你是什麼?你現在比過街老鼠還要慘,我要是你的話,二話不說卷包袱滾蛋,我臉皮可沒有你那麼厚。」

「你」

桃子直接無視了溫阮瑜,上了樓。

溫阮瑜危險的眯起了雙眸。

醫生給安然診斷出來,「楚少,少夫人就是吹了冷風感冒了,沒什麼大概,現在溫度已經降下去了,把葯吃了,注意保暖就行了。」

聽醫生這麼說,楚墨琛也就放心了,點點頭,「謝謝醫生,桃子,送醫生下去。」

「好的。」

因為害怕安然會再次複發,楚墨琛一直守到她很晚才起身去書房處理明天開會的文件。他前腳剛去書房,後腳走廊就出現了一道黑影,看著楚墨琛進了書房,她悄悄的進了楚墨琛和安然寢室。

安然睡得沉,並不知道危險向她靠近。

溫阮瑜推著輪椅來到了她的床前,望著沉睡的安然,臉色變得格外的惡毒,「安然,你千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老天對你太好。憑什麼你什麼都是最好的,而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你一死了,阿琛才會徹底死心,回到我身邊。倘若說我不能得到的東西,那你也別想得到。安然,我們現在就同歸於盡吧1

溫阮瑜說罷,掏出一把刀子,陰鷙的舉起來就要刺向安然,沒想到被桃子給碰到了正著。

桃子被嚇到倒吸了一口氣,丟了手中的臉盆,馬上喊道,「住手,溫阮瑜,你在幹什麼?」

楚墨琛在書房聽到了動靜,馬上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趕了過去。

溫阮瑜慌亂的把手中的刀子給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