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5章:不為人知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5章:不為人知的秘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桃子怒氣沖沖的跑了進去,質問溫阮瑜,「溫阮瑜,你在幹什麼?你這是想謀殺少夫人嗎?」

溫阮瑜看到趕來的楚墨琛,瞬間整個人變得柔弱了起來,「桃子,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謀殺安然呢?」

桃子來不及發話,楚墨琛連忙進來問道,「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

為什麼會在這裡,這是一個好問題,溫阮瑜緊張的一時答不上。桃子憤怒的說,「答不上來了吧,要不要我幫你說?」

溫阮瑜這時知道害怕了,馬上喊住了桃子「桃子小姐,別」

桃子冷冷一笑,「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

楚墨琛把目光落在了溫阮瑜的身上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溫阮瑜支支吾吾,「我其實我」

楚墨琛耐心有限,有點不耐煩了,「到底怎麼回事,桃子說。」

溫阮瑜臉色都不好了,想了想,與其被桃子咬一口還不如反咬桃子一口,反正楚墨琛知道桃子不喜歡自己,何不趁現在博取一下楚墨琛的同情。就在桃子剛要開口的時候,溫阮瑜搶先開口了,「我說我說,桃子,對不起了。」

桃子一臉懵逼,whatareyou弄啥?

「說。」

溫阮瑜直接把所有的責任都往桃子的身上推,可憐兮兮的說,「是桃子,是她讓我陷害安然的,不關我的事。是桃子指使我這麼做的,她還威脅我,如果我不按照她說的來做,她就對張媽不利,我沒辦才這樣做的。阿琛,你要相信我。」

槽槽槽,桃子心裡頓時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我做的?溫阮瑜,你腦子沒問題吧?」

「閉嘴。」楚墨琛怒吼了聲。

桃子生氣的怒指溫阮瑜,「少爺,你這是相信溫阮瑜話?你也覺得是我要陷害少夫人嗎?」

溫阮瑜露出一抹勝利的笑容,沒想到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小黑過來找楚墨琛,看大半夜的,個個都聚集在楚墨琛的寢室里,不由問道,「怎麼都在這裡?」

桃子直接無視了小黑,執著而又心寒的問道,「少爺,我就問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楚墨琛沉默不說話。

溫阮瑜見況,趕緊補刀,「都是我不會,阿琛,我希望你別怪桃子,桃子她也是一時想偏了才」

「你閉嘴。」

溫阮瑜還沒說完,就被桃子給喝住了,「夠了溫阮瑜,你的演技已經夠好了,你一次次的陷害我,到底想怎麼樣?」

氣氛好像有點僵硬和不對勁,小黑來到桃子的身邊,小聲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桃子把身子一扭,憤怒的指著溫阮瑜說,「明明就是溫阮瑜想要謀殺少夫人,反過來咬我一口,說我指使她做的,真特么搞笑。」

小黑挑眉,望向溫阮瑜。

溫阮瑜馬上搖頭,變得楚楚可憐,眼淚說掉就掉,「不是這樣的,桃子小姐怎麼可以為了自保而犧牲我呢?」

桃子怒斥,「溫阮瑜,你要上天嗎?」

「吵吵」

睡夢中的安然突然來了一句,一直沉默不說話的楚墨琛終於發話了,「都出去先,別吵到安然睡覺。」

書房裡,溫阮瑜和桃子都沉默不說話,楚墨琛冷漠的發話,「剛才不是很多話說嗎?怎麼現在都沉默了?」

「其實,少爺」

小黑想說話,被楚墨琛給吼住了,「我沒讓你說,我讓她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們兩個誰想陷害安然?」

「她」

兩人相互指著對方,溫阮瑜總是搶在桃子的前面,里啪啦的撇清關係,「阿琛,你要相信我是真的不會陷害安然,都是桃子指使我的。」

「溫阮瑜,你撒謊。」

「我沒有。」

小黑說,「少爺,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講。」

楚墨琛本就心煩意燥,「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別跟個娘們似的。」

「是,少爺。」小黑說,「少爺,桃子和我們相處了那麼久了,她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想少爺和我都非常的清楚,我敢用我的人頭擔保,桃子一定不會做出傷害少夫人的事情,就算給他十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做出傷害少夫人的事情。再說,少夫人和桃子本就情同手足,桃子怎麼可能會陷害少夫人。」

接著又若有所指的望向了溫阮瑜,「說不定,這事情根本就不是桃子指使的,而是真的有人想要置少夫人於死地。」

聽了小黑的話,溫阮瑜微怒,「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想要陷害安然嗎?我和安然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麼要陷害她?」

小黑剛要開口,桃子就搶先回答溫阮瑜的話,「這個問題問的好,你為什麼會陷害少夫人,很簡單啊,就是你嫉妒少夫人過得比你好,你嫉妒少爺愛的事少夫人不是你。其實,你有好幾次都想要置少夫人於死地了,只是每次都讓我給碰著了。上次我運氣不好被你陷害,但是溫阮瑜,不是每一次運氣都會那麼好的。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什麼,老天是知道了。你知道什麼叫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嗎?」

楚墨琛臉色都變了,溫阮瑜趕緊向他搖頭解釋道,「阿琛,不是的,她在撒謊,她在撒謊」

小黑說,「溫小姐,你就不要垂死掙扎吧,你為什麼要陷害少夫人?」

楚墨琛說,「阮瑜,真的是你。」

溫阮瑜到死的那一刻,還垂死掙扎,繼續打感情牌,「阿琛,在我心裡我就是這樣的人嗎?我會狠心到想要置安然於死地嗎?」

楚墨琛不說話,不是信也不是不信,反正心裡有一種特殊的感覺。

小黑知道楚墨琛心裡在想些什麼,想了想說,「少爺,我想有些事情,你是應該知道的。」

楚墨琛挑眉,「什麼事情?」

小黑說,「其實,溫小姐她的雙腿早就恢復了知覺了。」

「什麼?」

小黑的話就像一道響雷在楚墨琛的耳邊炸開,又驚又喜,如果真的向小黑說的那樣,那他對溫阮瑜的愧疚感也會少點。

楚墨琛偏頭問溫阮瑜,「阮瑜,小黑說的話是真的嗎?你的雙腿真的恢復了知覺嗎?為什麼不告訴我?」

溫阮瑜沒想到小黑會知道自己的雙腿有了知覺,就算是這樣她也死活不肯承認,撒謊也不眨眼睛,「小黑,你在說什麼啊?我的雙腿怎麼可能會自己恢復知覺?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子,我為什麼還要坐在輪椅上?我知道你們都想我好,但是你也不能為了幫桃子,把髒水往我身上潑吧?」

小黑說,「我就知道你會不承認,還好我當時拍下了證據。」

溫阮瑜心裡一驚。

小黑從公文袋裡掏出一疊相片,攤放在楚墨琛的面前。

「阿璞

楚墨琛拿起面前的照片,照片的內容恰恰就是那天楚墨琛喝醉了酒,溫阮瑜全程照顧他的過程,楚墨琛越看越憤怒,憤怒的是明明溫阮瑜的雙腿已經有了知覺了為什麼要裝?憤怒的是溫阮瑜為什麼要陷害安然?

「阿琛,你聽我說,我」

溫阮瑜有意要解釋,卻被楚墨琛喝住了,「你還有什麼要解釋的嗎?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陷害安然?」

桃子還在這裡添亂子,小聲嘀咕道,「還不是嫉妒我們家少夫人。」

小黑說,「你別再這裡添亂子了。」

桃子乖乖的閉嘴,全靠小黑有力的證據,桃子才成功的洗掉了冤屈。

楚墨琛讓桃子和小黑先出了書房,剛踏出書房,桃子就說,「想陷害我,門都沒有。」

小黑說,「其實,溫小姐也挺可憐的。」

桃子並不這麼認為,「可憐個串串,處處想要陷害少夫人和我,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們去可憐。」

「哎,溫小姐也是被愛沖昏了頭腦,也是太過於愛少爺,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小黑並沒有說想要幫溫阮瑜說話的意思,只是實事論事,在桃子的耳里就成了幫溫阮瑜說話了,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皮笑肉不笑的說,「既然溫小姐那麼好,你去找她談戀愛去吧,別找我了,再見1

桃子轉身氣呼呼的下樓,小黑追了上去,「我又沒有說她好,我只是實事求是而已,你怎麼就那麼小氣呢?」

「我就是那麼小氣的了,你愛要不要,不要拉倒,去找你的溫小姐去,別跟著我」

「桃子」

「我不聽我不聽,我就是不聽」

書房裡,楚墨琛還在和溫阮瑜在談話,對於溫阮瑜的所作所為,他也算是死心了,特別是這次還想要殺了安然,溫阮瑜僅剩的那一點美好與善良砰的一聲碎了。

既然楚墨琛已經知道了真相,溫阮瑜也沒必要繼續坐在輪椅上裝了,她站了起來,神色悲哀,「阿琛,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陷害安然的,我那樣愛你,為什麼你的心裡和眼裡全都是安然?如果你能回過頭來看看我,或許,我就不會走上這一步。」

楚墨琛深吸了口氣,微微閉上眼睛,「溫阮瑜,你滾吧。這次的事情我就當沒有發生,以後我倆誰都不欠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