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6章:趕出家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6章:趕出家門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聽說溫阮瑜被趕走了,最高興的莫過於桃子了,站在她的房間涼涼的看她收拾東西,還不忘丟給炸彈下去,「收拾快點,別手腳不幹凈。」

溫阮瑜背對著她,已經脫離了輪椅,聽桃子這樣幸災樂禍自然不高興,想和桃子干架,卻被張媽給攔住了,沖她搖搖頭,她才作罷。

想到大仇已報,桃子大塊人心,「收拾快點,別在墨跡了,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別做夢了。溫阮瑜,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埃」

溫阮瑜忍無可忍,丟下了手中的衣服,轉過身和桃子幹了起來,「沈靜初,你夠了,看我被趕出去,你心情很爽對嗎?你不知道你這樣很缺德嗎?」

「哎喲,羞惱成怒啦1桃子調侃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所以說好人有好報,壞人必定會有報應的。當初陷害我的時候,看我被少爺趕出去,你怎麼不覺得你自己缺德?現在才來和我說缺德?缺德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你」

溫阮瑜羞惱成怒,想上前和桃子干架,被張媽給攔住了,「阮瑜,算了算了」

張媽的話音剛落,溫阮瑜把所有的氣都撒在了張媽的身上,「算什麼算?都怪你,才會造就今天的我,如果不是你鼓勵我來找楚墨琛,我就不會落得被人趕出家門的下場,我不需要你的可憐,你給我走。」

然而張媽並沒有怪溫阮瑜,她甚至能夠理解她現在的心情,「阮瑜,我知道你現在心情肯定不好,我」

張媽的話還沒說完,溫阮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打斷她的話,「你懂什麼懂?你知道什麼知道?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讓我繼續裝殘疾來博取楚墨琛的同情,我根本就不會被落得被他趕出家門的下常」

說起這事,張媽也很愧疚,楚墨琛已經有幫溫阮瑜進行保守治療,在半個月前,她的雙腿莫名已經有了知覺了,那時她本來就想把這件事給楚墨琛說的,但是張媽就給她出了這個主意,讓她先別跟楚墨琛說,希望藉此博取楚墨琛的同情。

「阮瑜,是張媽對不起你」

溫阮瑜根本就不想聽,捂著耳朵一直搖頭,「我不想聽了,你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他都放棄我了,他放棄我了,你懂嗎?」

「阮瑜」

見溫阮瑜過得那麼辛苦,張媽也心疼。

桃子看不過去,「喂,溫阮瑜你自己造的孽,你憑什麼責怪在別人的身上?如果你當初不立壞心腸去陷害少夫人和我,少爺至於會趕你走嗎?搞到今天的這個地步,全都是你一個人造成的,你在怪誰?」

溫阮瑜本來情緒就激動,聽桃子這麼一說情緒更加的激動,眼睛嗜血的沖了過去。結果,楚墨琛帶著安然過來了,她整個人一下子就像泄了氣的皮球,軟坐在了地板上。

楚墨琛冷厲的眼眸橫掃了全場,問道,「怎麼回事?」

桃子也不像剛才那麼放肆了,乖乖不說話。

張媽過去給溫阮瑜求情,「那個楚少爺,其實這件事都怪我,半個月前,阮瑜雙腿恢復了自覺,她本來想要告訴你這個消息的,是我阻止了她,讓她先別告訴你,都是我的錯,都是我錯」

張媽說到最後,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溫阮瑜沒想到張媽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心裡說不出的滋味,「張媽」

「所以,楚少爺。你別讓阮瑜離開這裡吧,離開這裡她會過得更加的不快樂的。」

安然一臉純真的跟在楚墨琛的後面,楚墨琛沉思了一下,「張媽,阮瑜騙我的這件事我也不再追究了,但是她處心積慮的想要置安然於死地,我就真的沒有辦法原諒她了,我不可能會留一個定時炸彈在我的身邊。所以,張媽對不起。溫阮瑜,她必須離開。」

「楚少爺」

張媽還想給溫阮瑜求情,但都被楚墨琛給打住了,「張媽,你什麼都不用再說了,沒人能改變我的決定,溫阮瑜必須離開。」

「楚少爺,阮瑜只是一時走了歪路,她心腸不會的,就是」

「張媽」溫阮瑜喊住了張媽,從地板上站了起來,擦了擦眼淚,「您別再說了,他已經不再是我認識的楚墨琛了」

「阮瑜」

張媽想要說話,溫阮瑜打住了張媽的話,「張媽,你聽我說完先。」

張媽不說話,給溫阮瑜跟楚墨琛說,「阿琛,很開心也很榮幸你曾經愛過我,只是我沒有好好的珍惜你。不管是以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或者說未來的你,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我第一次見你的那樣美好。」

楚墨琛冷漠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一絲絲的動容。

溫阮瑜接著說,「死纏爛打太難看,如果你真的想要我離開,我會離開。但是我不會要你的一分錢也不會要你的別墅,至於你選擇不管我,那就徹底一點。將來,我溫阮瑜是死是活都與你楚墨琛沒有半毛錢關係,就這樣。張媽,走吧。」

溫阮瑜把楚墨琛給的銀行卡放在了桌面上,行李箱拉上,拖著行李箱和張媽準備離開。

楚墨琛說,「銀行卡你拿上吧,這也算我這些年對你的一些補償。還有,你和張媽就住在我給你準備的別墅吧,希望你以後能夠找到屬於你自己的幸福。」

溫阮瑜背對著楚墨琛,沒有轉過身來,「不用了,你沒有欠我的。」

溫阮瑜牽著張媽走了,傻兮兮的安然弱弱的問了一句,「老公,她怎麼了?為什麼她要走?」

楚墨琛寵溺的摸了摸她,「傻丫頭,因為這裡不是她的家呀,她要回自己的家去了呀。」

安然哦了聲,可愛的搖了搖手指,「哦,那這裡是誰的家呀?」

楚墨琛附身戳了戳她的紅唇,深情不膩的對她說,「這裡是你的家。」

桃子又無辜的吃了一波狗糧。

溫阮瑜並沒有楚墨琛想象中的那麼堅強,當天晚上就獨自一個人在酒吧喝得稀巴爛醉的,嘴裡心心念念著楚墨琛的名字,「阿琛阿璞

「為什麼額為什麼,你、你要對我這麼狠心,為什麼」

吧台的調酒師認識溫阮瑜,看溫阮瑜喝得那麼醉又一個人,剛才好幾個上來搭訕的人都讓她給趕跑了,調酒師怕她一個姑娘吃虧,於是就問她,「溫小姐,你還好嗎?要不要我幫你打電話叫人來接你回去?」

溫阮瑜揮揮手,打了一個酒嗝,「不、不用,我一個人能行,給我上酒,要最烈的酒。」

「我、我喝過最、最烈的酒,愛、愛、愛過最愛的人,給、給我來酒」

調酒師沒給她酒,而是勸她,「溫小姐,你喝了很多了,不能再喝了,再喝的話就」

溫阮瑜醉的臉色都紅了,拍了拍桌子,「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怕我給不起錢?我有錢,我有錢」

溫阮瑜說罷,低頭翻包包,調酒師馬上解釋說,「溫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怕你」

調酒師的話還沒說完,溫阮瑜啪的一聲,一疊紅色鈔票亮在了吧台上,「錢,你要的錢,馬上給我酒,給我酒」

「溫小姐」

就在調酒師難為的時候,張媽馬上找到了酒吧來了,她的汗水都濕透了她額前的碎發,可見她找得有多著急。

看到溫阮瑜喝得那麼酒,張媽心都碎了,扶著她的肩膀心疼的問,「阮瑜,為什麼喝那麼多酒啊?」

調酒師問,「您是?」

張媽說,「我是她的保姆。」

調酒師哦了聲,「你來就剛好,溫小姐她喝了很多酒了,我一直勸她,她都不聽,她一個女孩子在酒吧喝酒很危險的,你還是帶她回去休息吧。」

張媽非常感謝調酒師,「謝謝你謝謝你,小夥子。」

「不用客氣,你一個人行嗎?」

「沒問題。」

調酒師也沒再說什麼,酒吧吵得張媽的耳朵都差點耳鳴了,她轉頭對溫阮瑜說,「阮瑜,我們回家,乖」

誰知道溫阮瑜不樂意,甩開了張媽的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神迷離,「誰、誰要跟你走了,我、我不走,我要喝酒」拉著張媽重新坐在了凳子上,把酒遞到張媽的跟前,「來,張媽,你、你陪我喝」

張媽都一把年紀了,哪裡勝酒力嘛,把酒推開,好生哄著溫阮瑜,「阮瑜乖,回去張媽再陪你喝好不好?」

溫阮瑜不樂意,繼續發酒瘋,「不好,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是不是不給面子我?你喝不喝?不喝我找別人喝。」

她說罷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往舞池的方向去,張媽怎麼叫都叫不祝

舞池裡什麼樣的人都有,男男女女都跳著讓人家辣眼睛的舞,有一個男的還整個人緊緊的貼在了溫阮瑜的胸.前跳舞,手從她的腰肢一直的往下摸,非常的辣眼睛,然而喝醉酒的溫阮瑜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而且還非常的享受,任由人家亂摸。

張媽看盡溫阮瑜被人吃盡豆腐,最後沒辦法只能給楚墨琛打電話,也許溫阮瑜就只聽楚墨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