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7章:楚墨琛被砍傷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7章:楚墨琛被砍傷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接到了張媽的電話還考慮著要不要來,最後還是來酒吧找溫阮瑜了,畢竟張媽上了年紀,溫阮瑜又是一個弱女子,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他還真負不起這個責任。

酒吧里什麼樣的人都有,在舞池中間里形形**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隨著震耳的的士高音樂,瘋狂的晃動自己的身軀,白皙的軀體在搖曳的燈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長長的頭髮在左右上下的來回擺動,霎時間曖昧的氣息籠罩著整個酒吧。

混雜的空氣中瀰漫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幾乎要震聾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裡瘋狂的扭動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艷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裡面玩,用輕佻的語言挑逗著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更有女人嫵媚的縮在男人的懷抱裡面唧唧我我,男人一邊喝酒,一邊和女人鬼混。

楚墨琛冷厲的目光最後落在了舞台上跳著鋼管舞的溫阮瑜身上,她的舞跳得遊刃有餘格外性感,惹得台下的男男女女紛紛尖叫和喝彩,台下更有不少的老男人正垂涎她的美色。

張媽在一旁干著急,看到楚墨琛的到來,馬上上前去,「楚少爺」

張媽還來不及說話,楚墨琛就打住了他的話,「張媽,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他又不是沒眼看,楚墨琛沒想到溫阮瑜放縱自己到這樣的地步。

然而,溫阮瑜並沒有發現楚墨琛的到來,一曲完畢,她踩著高跟鞋搖搖晃晃的走下了舞台,馬上就有老男人上來搭訕了。

「美女,一個人啊?賞臉喝一杯嗎?」

楚墨琛不動聲色的看著溫阮瑜,張媽著急呀,「楚少爺,你阮瑜她」

本以為溫阮瑜會拒絕老男人,但是讓張媽和楚墨琛都沒有想到的是,溫阮瑜不但沒有拒絕,反而還很大膽的將雙手攀上了他的肩膀,紅唇幾乎都貼上了老男人的唇瓣,對他嫵媚一笑,然後一手慢慢的從他的脖子往下遊走,一直到老男人的命.根子。

非常的辣眼睛。

張媽看到老臉一紅,別過臉,「阿彌陀佛」

現在的年輕人都那麼開放的嗎?

楚墨琛的臉色一沉。

溫阮瑜竟然主動獻上她的紅唇,和老男人激吻,老男人的手也開始不老實的在溫阮瑜的身上遊走。

「楚少爺」

張媽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已經看不下去了,快步流星的走了過去,把老男人跟溫阮瑜給分開了,然後一拳重重的將老男人給打出了一米,直接飛出了舞池,可見多有勁。

舞池上還在跳舞的男男女女都被嚇了了一跳,瞬間議論紛紛。

當溫阮瑜看到了楚墨琛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時,瞬間整個人都變得清醒,微微有點恐懼,「阿阿琛,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墨琛冷笑,「你當然不想我在這裡。」

老男人被楚墨琛打趴在地上,臉都丟進了,一時沒認出楚墨琛,沖自己帶過來的保鏢喊道,「都楞在那裡幹嘛?還不給我打?往死里的打」

老男人帶來的保鏢們紛紛抄起傢伙就跟楚墨琛打起來,楚墨琛單槍匹馬,一個打好幾十個,整個酒吧瞬間變得慌亂了起來。

溫阮瑜的臉色被嚇青了,一直在喊,「阿琛,別打了,別打了」

她想過去,被張媽拉住了,「阮瑜,你別過去,小心誤傷了你。」

溫阮瑜這時才知道害怕,滿臉著急,「張媽,現在怎麼辦?阿琛一個人,打不過他們的,我怕阿琛會出事」

溫阮瑜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的背後就中了一刀,溫阮瑜嚇得尖叫了聲,「氨

鮮血瞬間染紅了楚墨琛的後背,然而楚墨琛一點感覺都沒有,一個人幾乎把老男人帶的保鏢全都給幹掉了,他的體力也消耗了差不多了,一手撐著吧台。

他額前冷汗直流,冷厲的目光橫掃了全場,唇色發白沉聲問道,「還要誰不怕死的?現在出來」

最後手持長刀的兩名保鏢被楚墨琛強大的氣勢給嚇到了,紛紛丟了刀子,落荒而逃,任由老男人怎麼叫怎麼罵,兩叛徒頭也不回的走了。

楚墨琛冷笑,吃力的說道,「我們兩個人單挑。」

老男人嚇到立刻從地板上爬了起來,連滾帶爬的離開酒吧。

溫阮瑜掙脫了張媽的雙手,馬上來到楚墨琛的身邊,扶著楚墨琛眼淚模糊了雙眼,「阿琛,你流了好多血,我現在送你去醫院好不好?」

楚墨琛搖搖頭,微微掙脫了溫阮瑜的手,唇色慘白咬牙忍著疼痛跟她說,「阮瑜,這一刀就當我還給你的,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照顧自己,不要再像今天一樣泡在這些地方,張媽很擔心你,而我也不是每一次都救得到你,我希望你能夠愛惜你自己。」

楚墨琛的整件襯衫都紅了,溫阮瑜只知道她再不送他去醫院的話後果會不堪設想,瘋狂的點頭,「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你現在跟我去醫院好不好?」

楚墨琛說,「不用了。」

溫阮瑜急的眼淚嘩嘩流,「阿琛,我求你去醫院好不好?」

然而,楚墨琛並不肯去醫院,「真的不用了,你好自為之吧。」

楚墨琛說完拖著傷離開酒吧,警察也是在這個時候感到,林琳看到楚墨琛一身都是血,擔心的問道,「楚先生,你沒事吧?我給你打120吧?」

然而楚墨琛並沒有回答她的話,就離開了酒吧。

溫阮瑜看著楚墨琛離開了酒吧,漸漸的也接受了楚墨琛不再愛她的事實了。

楚墨琛拖著傷口一個人走路回到了家門口,終於在家門口倒下了。林炎開車過來的時候,發現有一個躺在了門口,他蹙眉下了車,沒想到是楚墨琛,而且還渾身帶著血,把林炎給嚇慘了。

林炎拍了拍楚墨琛的臉,喚他,「阿琛,醒醒」

那個時候的楚墨琛已經處於深度昏迷的狀態了。

林炎將楚墨琛背起,往屋裡去。

那時候的桃子和小黑還在花園裡親親我我,看到林炎背著渾身血跡的楚墨琛進來,他們兩個也嚇得不慘,異口同聲的問,「少爺,他怎麼了?」

林炎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剛到的時候就發現少爺已經昏迷在了門口。桃子,快去叫醫生過來。」

「哦好。」

桃子是一點也不敢怠慢。

林炎突然想起了什麼,叫住了桃子,「還有,這件事不能給人知道。」

「知道。」

「去吧。」

習慣楚墨琛在身邊的安然也沒有睡著,抱著大娃娃出現在樓梯的時候,就看到了林炎背著滿身血跡的楚墨琛進來了,把她給嚇哭了。

林炎頭都大了,讓小黑去哄安然。

昏迷中的楚墨琛彷彿聽到了安然的哭聲,他在林炎的身上弱弱的開口,「阿阿炎,讓讓我跟跟安然說兩句。」

「可是」

「別別可是了」

林炎無奈把他背了過去,安然坐在沙發上哭,看到楚墨琛,哭得更急了。

楚墨琛忍著疼痛,對她一笑,還安慰她,「然然,不哭。老公,很快沒事的,乖不然,不然老公不喜歡哦。」

安然哭得更厲害了,一直說,「好多血,好多血。老公流了好多血,疼疼」

楚墨琛此刻疼的要命,但是為了哄安然這個小祖宗一直忍著,「你在哭的話,老公會更疼哦。」

安然馬上不哭了,「然然不哭,老公不疼。」

楚墨琛一笑,「安然,乖」

小黑說,「阿炎,你趕緊送少爺上去吧,再說少爺命都沒了。」

楚墨琛又開始進入了昏迷的狀態,林炎是一點也不敢耽誤,馬上將楚墨琛送到樓上去。

安然想要跟上去,被小黑拉住了,「少夫人,你乖乖的留在這裡好不好?不然的話少爺會死掉的,你要乖乖的,少爺才會沒事哦1

安然咬著手指格外的委屈,「真的嗎?」

「真的。」

每次和安然說話,小黑表示心好累,就像哄幼兒園孩子一樣。

顏宸朔和袁燦冰等人收到消息也匆匆的趕了過來,異口同聲的小黑,「黑哥,阿琛呢?」

小黑說,「在樓上。」

袁燦冰問,「人死了沒有?」

顏宸朔沒好氣的說,「你會不會說話的?還能不能好好的說話了?」

袁燦冰果斷閉嘴,顏宸朔問,「他現在傷勢怎麼樣?」

小黑說,「我也不知道,我看應該挺嚴重的。」

「那我們上去看看。」

顏宸朔說完和袁燦冰匆匆上了樓,知道楚墨琛在酒吧被人砍傷是袁燦冰的朋友通知袁燦冰的,他才知道的,然後他通知的顏宸朔,最後兩人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