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8章:楚楚知道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8章:楚楚知道真相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桃子帶著醫生和護士上來了,眾人一點也不敢怠慢,馬上讓出位置讓醫生給楚墨琛治療,楚楚和楚傾凱還有楚慶懷收到顏宸朔的電話,連夜趕了過來。

眾人異口同聲的著急的問道,「阿琛/我哥,他現在怎麼樣了?」

顏宸朔和袁燦彬相視了一眼,顏宸朔沉重說,「我看還是挺嚴重的。」

顏宸朔的話音剛落,護士急急忙忙就端著滿盆鮮血出來了,直接就把楚傾凱給嚇得有點站不穩了,還好給楚楚穩住了,嘴裡碎碎念,「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楚慶懷更是怒不可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阿琛會被砍傷?」

電話里顏宸朔只是跟他們說楚墨琛受了傷,他們都以為是皮外傷,沒想到是被人給砍傷了,這讓楚慶懷怎麼能夠不生氣?

袁燦彬說,「我們也不知道阿琛是被誰砍傷的,阿琛受了傷也是我在酒吧工作的一個朋友告訴我,他說好像是為了一個女的和人家動起來了,這個女的我們也認識。」

「誰?」

「溫阮瑜。」

「又是溫阮瑜。」楚慶懷聽了更加的暴怒,原本他就不喜歡楚墨琛跟溫阮瑜一起,當初溫阮瑜會離開V市也有他搞得鬼。

楚傾凱也太喜歡溫阮瑜,再加上這次楚墨琛被砍傷,瞬間對她的印象跌入到了谷底,情緒也略有點激動,「我就知道溫阮瑜這次回來肯定沒什麼好事了,幾年前害我們阿琛差點出了車禍,現在又害他傷成這樣,她到底是不是想把我們阿琛害死了,她才滿意啊?」

楚楚對溫阮瑜不反感也不喜歡,她也相信哥哥這麼做也是有他的原因,楚楚並不覺得整一件事都是溫阮瑜的錯,「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全怪阮瑜姐」

楚楚的話還沒說完,楚傾凱就生氣了,「還叫阮瑜姐?她都把你哥害成這樣了,你還叫的那麼親密,楚楚你是不是傻?」

楚楚果斷不發言,保持中立。

時微琳接到楚慶懷的電話也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了,急切的問道,「爺爺,阿琛現在怎麼樣?人在哪裡?」

楚楚和楚傾凱沒想到消失了的時微琳竟然又出現了,楚傾凱就知道是楚慶懷在背後搞得鬼,忍不住蹙眉,「爸,你在這個時候還添什麼亂子?」

楚慶懷理直氣壯,「我哪裡添亂子了?人家琳琳知道阿琛受了傷,特意來看望阿琛怎麼了?有錯嗎?」

楚傾凱直直給他氣死,「你」

顏宸朔和袁燦彬兩人相視一眼,啥話也沒說。

桃子本來是去哄安然睡覺的,但是安然沒看到楚墨琛醒來說什麼也不肯睡,哭著鬧著要上來看楚墨琛,桃子沒辦法,把她帶了過來。

一看到有那麼多人,心智只有十歲的安然,慌了躲在了桃子的身後,怯生生的跟著桃子過去。

安然的情況,楚傾凱等人都知道了,特別心疼她,「然然,怎麼還不去睡覺?」

「我睡不著,老公還沒醒來。」安然說這話特別的委屈。

楚慶懷把安然的情況都告訴了時微琳,安然現在相當於一個弱智兒,時微琳瞬間覺得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於是她又滿血復活的出現了在眾人的面前。

時微琳向安然走了過去,桃子護在了安然的跟前,楚慶懷不悅的皺了皺眉心,「桃子,你給我讓開。」

楚傾凱也生氣了,「爸,你到底想怎麼樣?安然和阿琛已經結了婚是事實了,中國有一句俗話說的好,寧教人打子莫教人分妻。你倒好,恨不得阿琛和安然離婚。」

安然心智還小壓根不知道楚傾凱和楚慶懷在吵什麼。

楚慶懷也和楚傾凱吵起來了,一時嘴快說漏嘴了,「傾凱,你是哪邊的?為什麼還要處處維護著她?難道都忘了她們家是怎麼害死阿琛的父母親的嗎?」

楚慶懷說話好像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馬上閉嘴。然而,楚楚已經全都聽進了耳朵里,「爺爺,你你在說什麼?」

她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冷靜,然而話語間皆是顫抖。

楚傾凱說,「楚楚,你別聽你爺爺的。」

楚楚望著楚慶懷的眼睛,失控的吼道,「我問你在說什麼?」

安然一臉懵逼,天真無邪的望了眼桃子,桃子沖她搖搖頭,表示沒事不用怕。

楚墨琛早就把這件事告訴了顏宸朔,這件事顏宸朔是知道的,他站了出來對楚楚說,「楚楚,這件事你不能怪你爺爺和姑姑,你等你哥好了,你再來親自問他吧。現在我們最應該關心的是你哥哥,他現在在裡面生死未卜呢。」

顏宸朔的話音剛落,醫生就出來了,成功的轉移了楚楚的注意力,她擦乾了眼淚,上前問道,「醫生,我哥哥現在怎麼樣?」

醫生說,「病人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了,他的這一刀砍下來非常的重,楚先生的毅力也非常的強,倘若在晚一點的話,估計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聽說楚墨琛脫離了危險,眾人懸挂著的心也安定了下來,紛紛鬆了口氣。

「那他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醫生說,「麻醉劑過了就好了。」

楚傾凱謝天謝地,「謝謝醫生,桃子送醫生下去吧。」

「好的,醫生這邊請。」

眾人進去看楚墨琛,楚楚把安然給攔在了門外,不管爺爺說的話是真是假,楚楚現在都對她充滿的怨恨。

安然很委屈,「老公」

楚楚無情的關上了門,把安然一個人留在了走廊。對此,楚傾凱非常的不滿,皺了皺眉心,「楚楚,你幹什麼?你把安然留在門外幹嘛?那個是她老公,她有權利看他。」

楚楚任性起來比任何人都要任性,沉著臉說,「那個是我哥,我不給她進來就不給她進來。」

她說完走過去看楚墨琛了。

「誒」

楚楚和安然不好,最高興的莫過於在場的時微琳了。這樣她就能趁虛而入了,把楚楚拉攏過來一起對付安然,這樣她更能輕易的將安然T出局,她甚至已經想到了什麼辦法去對付楚楚對付安然了。

想到這裡,她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楚楚守著楚墨琛不讓安然靠近,安然壓根就沒有辦法去看看楚墨琛,一直吵著桃子要去看楚墨琛,桃子頭都被她給吵大了,好說歹說,楚楚就是不肯安然去看楚墨琛,她也沒辦法。

楚傾凱經過她房間的時候,就聽到了安然在哭,她推門進來擔心的問道,「怎麼了?然然怎麼哭了?」

桃子一個頭兩個大,給她解釋說,「少夫人想要去看少爺,然而楚楚小姐不肯少夫人去看少爺,所以所以就哭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楚傾凱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情,笑了笑,走到她身邊坐了下去,柔聲說,「乖寶貝,不哭了哦,姑姑這就帶你去看阿琛好不好?」

安然一聽,果然不哭了,抽泣著問道,「真的嗎?」

楚傾凱溫和一笑,「姑姑騙過你嗎?」

終於能見到楚墨琛,安然格外的高興,拍手叫好,「終於可以見老公了,終於可以見老公了」

楚傾凱和桃子相視一笑,心裡由衷的心酸。

楚傾凱帶著安然去看楚墨琛,剛好碰到了楚楚出來,楚楚看到了安然臉色瞬間沉了下去,上前質問道,「你來幹什麼?我說了在我哥醒來之前,你不許見我哥,你聽不懂人話嗎?」

安然非常的委屈,「我」

然而楚楚並不吃這一套,反而諷刺她,「你什麼你?你以為這樣的就會同情你了嗎?別做夢了,快走」

時微琳在房間聽到外面動靜也出來了,「楚楚怎麼了?」

楚楚壓根不屑於安然,「沒什麼事,就是一些無謂的人。」

楚傾凱問,「她怎麼會在這裡?」

楚楚指著安然,「她都能在這裡,微琳姐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楚楚,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說什麼嗎?她是你嫂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說話?再說了,你哥現在最想見到的人一定是她,你有什麼理由」

楚傾凱的話還沒說完,楚楚就冷淡的打斷了她的話,「她不是我的嫂子,她只是害死了我父母的智.障兒」

「啪」楚楚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了她清秀的臉上,把桃子和時微琳都給嚇住了,這也是楚傾凱第一次錯手打了楚楚。

楚楚的眼淚瞬間模糊了眼眶,帶著怨恨的眼神望著楚傾凱質問她,「你打我?你為她竟然打我?」

打了楚楚,楚傾凱也後悔,「楚楚,對不起。楚楚,你聽我說」

然而楚楚現在什麼話也聽不進去,捂住耳朵,瘋狂的搖頭,「我不聽我不聽,我恨死你」

楚楚往樓梯口跑去。

「楚楚」

「楚楚小姐」

桃子本想追出去,卻被楚傾凱叫住了,「桃子,你不用追出去了,讓她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吧。」

「可是」

楚楚現在情緒不穩定,桃子就怕她出個什麼事。

楚傾凱說,「沒事的,然然,我們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