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39章:楚楚被利用(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9章:楚楚被利用(1)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楚跑出了別墅,跑到了馬路上,眼見一輛小車就要撞上她了,還好被時微琳給拉回來了,「楚楚,你是不是傻?有車也不知道閃避?」

楚楚抱著她哭,時微琳愣了一下,輕輕的掃了掃她的背脊,「好了好了,不哭了。」

兩人在附近的咖啡廳坐了下來,楚楚一直在那裡哭,然而時微琳最見不得人哭,一時沒控制住自己,聲音也略有點大,「好了,別哭了,哭到我心都煩了。」

時微琳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連忙對楚楚解釋說,「楚楚……那個……我不是這樣的意思……」

時微琳還沒有解釋完,楚楚擦了擦眼淚抽泣著說,「微琳姐,你不用說了,我都懂的。」

時微琳心想,你懂什麼啊?

這話有點深奧。

「微琳姐,謝謝你。」

「啊?謝我什麼?」時微琳一臉懵逼。

楚楚攪拌著手中的咖啡,漫不經心的說,「謝謝你剛才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的話,估計我現在就躺在醫院了,所以謝謝你。」

時微琳一笑,「不客氣,我以為你說什麼大事呢,我想要是換成其他人也會這麼做的,所以你不用客氣。」

「嗯……」

楚楚應了一聲后,氣氛開始有點尷尬,時微琳尋思著該怎麼去利用楚楚,就連楚楚叫她,她沒聽到。

「微琳姐……」

直到楚楚伸手去搖了搖她的手臂,她才回過神來,「礙…怎……怎麼了?」

楚楚皺了皺眉心問道,「微琳姐,你在想什麼呢?想得那麼入神?」

人往往在脆弱的時候很容易讓人趁虛而入,時微琳心想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去破壞楚楚和安然的關係。

說干就干。

「楚楚……」

時微琳一臉為難,楚楚蹙眉問道,「怎麼了?微琳姐1

「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講。」

見時微琳一臉為難,楚楚就更加的想知道了,「到底什麼事啊,微琳姐你倒是說呀1

時微琳故作為難,咬了咬唇問道,「你和安然關係怎麼樣?」

一提起安然,楚楚瞬間就沒有了好的臉色,「你覺得呢?我姑姑從來就沒有動手打過我,今天竟然為了她打我,你說我和她關係好不好?」

時微琳心想,既然不好,那就不好的徹底一點吧,最好就是相恨想殺吧!

時微琳說,「有些事情,我想你有權利知道。」

「什麼事?」

「你父母的。」

……

在前往回家的路上,楚楚的腦子裡全都是時微琳對她說的話,時微琳說,你的父母是被安然的父親安震給害死的,還把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有多嚴重就說多嚴重。

楚楚的眼淚簌簌的流,一想到父母是被安家父母給害死的,楚楚就恨,恨死安然恨死安家。

時微琳說,是楚慶懷給她說的。楚楚決定親自去問楚慶懷,就算是死也要死個明白。

楚家,楚慶懷在大廳里看著報紙,突然楚楚跑了進來,跪在他的面前哭著問道,「爺爺,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楚慶懷被她嚇了一跳之餘,一臉懵逼的望向了跟著進來的老管家老張。

老張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怎麼個回事。

楚楚哭的稀里嘩啦,一邊哭一邊呢喃著,「爺爺,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楚慶懷心都給她哭碎了,一邊輕掃著他的背脊一邊輕哄道,「楚楚,你先別哭好不好?有什麼話好好跟爺爺說,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爺爺給你解決。乖,別哭……」

楚楚擦乾了眼淚,眼睛都哭腫了,楚慶懷看了,心疼極了,「好好和爺爺說,別哭,你看你眼睛都哭腫了,可憐的娃娃。」

楚楚抽泣著問道,「我爸爸媽媽是怎麼死的?爺爺,我求求你別騙我,和我說實話。」

楚慶懷愣住了,他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說了,楚墨琛恨他。不說,楚楚恨他。他現在就像夾心餅乾一樣,左右為難。

見楚慶懷沉默不說話,楚楚越是相信時微琳說的話是真的,她的眼淚再次情不自禁的從眼眶裡流了出來,從地板上站了起來一直搖搖頭,哭著說,「我爸爸果然被安家父母給害死的,原來微琳姐說的都是真的,爺爺你竟然瞞了我那麼久……」

「楚楚,不是這樣的,你聽爺爺給你解釋,好不好?」

楚慶懷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然而楚楚並不想聽他解釋,一直捂著耳朵情緒激動,格外極端,「我不聽我不聽……你們都把我傻子一樣騙。」

楚慶懷一個頭兩個大,老管家也幫楚慶懷給楚楚解釋,「小姐,老爺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好,他希望你快樂的生活,所以才選擇不告訴你的,你別怪老爺。」

「我不聽我不聽……」楚楚情緒激動格外偏激,「所有的為我好都是假的,瞞著那麼久讓我和仇人的女兒相敬如賓那叫對我好嗎?」

「楚楚……」

楚傾凱剛踏進門就聽到兩爺孫在吵架,原本就感覺有點不舒服,她揉了揉眉心進來問道,「你們兩爺孫到底在吵什麼?」

楚慶懷看到楚傾凱回來了就像看到活菩薩一樣,馬上把楚傾凱拉了過來說,「傾凱,你回來剛剛好,你和楚楚好好說一下吧,她現在說什麼都不聽,你和她說說吧。」

楚傾凱望眼楚楚,挑眉問道,「說什麼?到底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楚慶懷沒有回答楚傾凱的話,而是好聲的對楚楚說,「楚楚,你聽你姑姑給你好好解釋好不好?」

楚楚用怨恨的眼神望著楚傾凱,擦了擦眼淚,「我不想聽她解釋。」

楚傾凱知道楚楚還在為自己打了她的事耿耿於懷,走了過去,抱歉的對她說道,「楚楚,對不起,我知道你怨恨我,我也知道姑姑不該那麼衝動打你,是姑姑不對,姑姑正式跟你道歉。」

楚慶懷一聽楚傾凱自己說打了楚楚,也不問原因,責備她,「你怎麼就打楚楚了呢?」

楚傾凱頭都大了,「爸,你別添亂子行嗎?」

楚慶懷給乖乖閉嘴。

楚楚冷笑,「我哪敢怨恨你啊,我的好姑姑。」

好姑姑這三個字幾乎是從楚楚的牙縫裡硬擠出來了,楚慶懷忍不住教訓她,「楚楚,你是怎麼和你姑姑說話的?快和你姑姑道歉……」

「道歉?」楚楚冷笑,「憑什麼?」

「你……」

楚慶懷氣結,想要再次去教訓楚楚,卻被楚傾凱給拉住了,「爸,算了。楚楚她還不懂事,以後她會慢慢懂事吧了。」

然而楚楚並不領情,繼續對楚傾凱冷嘲熱諷,「你可拉倒吧,別在我面前裝什麼聖母?我可不吃這一套。」

楚楚說話太難聽,連楚慶懷都聽不下去生氣的罵她,「楚楚,你太放肆了,快給姑姑道歉……」

楚慶懷第一次這麼大聲對自己說話,楚楚瞬間覺得格外的委屈,眼淚再次從眼眶掉了下來。

楚傾凱並不怪楚楚,她也能理解楚楚。畢竟,她從小就是溫室里的花朵,家裡人都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供著,從來沒有人對她大吼大叫過甚至說動手打她,而且還是她最信任的兩個人,她自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楚慶懷執意要楚楚給楚傾凱道歉,楚楚就是說什麼也不給楚傾凱道歉,兩人繼續僵持著,一個比一個態度硬,誰也不肯讓誰。

楚傾凱說,「爸,算了。」

楚慶懷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就是要楚楚道歉,「不行,她今天必須給你道歉,不能就這樣縱容她,你看她都成什麼樣了?目中無人,無大無校」

「爸……」

「你不用說了,楚楚必須道歉。」

楚慶懷心意已決,楚傾凱說什麼也沒有用。

楚楚的眼淚簌簌流,一邊搖搖頭一邊後退說,「爺爺,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我就算做錯了什麼你都捨不得對我大吼大叫」

楚慶懷差點就心軟了,但是還是沒有完全軟下來。

「你變得不疼我了不愛我了,我討厭你……」

楚楚說完哭著跑了。

楚傾凱本想追出去,卻被楚慶懷給喊住了,第一次對楚楚這樣狠心,「別管她,讓她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她想清楚自然就會回來,再說了這件事本來就是她不對,她沒有理由生氣。」

轉而對在場的所有人下死命令,「你們都給我好好的聽著,誰要去給我找她回來,你們誰就給我收拾包袱混蛋,她要回來自己會回來。」

「爸……」

楚慶懷冷哼了聲,拂袖上了樓。

楚慶懷上樓去了,楚傾凱並不放心楚楚自己一個人,還有楚慶懷他的脾氣,她也了解,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罷了,他心裡肯定是捨不得楚楚在外面受苦的,於是就吩咐張管家說,「老張,你派個人跟蹤楚楚小姐,不要讓她出點什麼事,有必要的時候給她幫忙,但是不要讓她知道,我們在背後幫她,知道嗎?」

老管家從小看著楚楚長大,自然對楚楚疼愛有加,就等楚傾凱這句話了,「誒,老張知道該怎麼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