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1章:楚楚被利用(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楚楚被利用(3)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被送進了醫院,楚楚坐在長廊的椅子上整個人都在發抖,時微琳在她旁邊安慰著她,「楚楚,沒事的,安然會沒事的,別怕別怕」

楚楚這個人感覺都傻了,一直不說話,害怕得哆嗦,也沒有了在商場時的銳氣。

楚傾凱頭都大了,事到如今,她也無力再說楚楚了。

安家父母接到楚傾凱的消息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爭先恐後的問道,「然然,現在怎麼樣了?啊?」

楚傾凱望著安家父母嘆息了了聲,這一聲嘆氣把杜麗娟整個人都嚇得不好了,好在被旁邊的安震給穩住了。

杜麗娟眼淚淺,還沒問清楚狀況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掉了下來,哭著說,「我可憐的孩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天你對她太不公平了」

看杜麗娟哭得那麼傷心,楚傾凱安慰她說,「親家,安然那麼善良一定不會有事的。」

安震也同意楚傾凱的說法,「是啊,阿娟,我們的然然那麼善良,老天一定不會讓她有事的。」

「我可憐的然然」

杜麗娟哭得格外的傷心,然而楚楚全程不敢說話,一直靜靜的坐在旁邊等著醫生出來,她最怕就是杜麗娟問起這事,誰知道她剛想完,杜麗娟就憤怒的問起這事了。

「這事到底怎麼回事?是人為還是說不小心的?」

電話里,楚傾凱告訴她,安然從電梯摔了下來,但是沒有跟她說的太具體。

楚楚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來,越發把頭低了下去。

楚傾凱望了一眼楚楚,她也知道楚楚現在肯定是嚇壞了,「這件事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小心擠到了安然,害她摔下了電梯,對不起」

楚楚抬起了頭,怔怔的望著楚傾凱,她千想萬想都沒有想過楚傾凱會包庇她,畢竟自己的姑姑是一個那樣正直的人。

杜麗娟聽了情緒失控,一直搖晃著楚傾凱責怪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安然出去玩,我都說了安然回我家照顧,都怪你們都怪你們」

「算了算了,意外的東西誰也不想的」

然而楚傾凱心甘情願的站在原地任由杜麗娟譴責,也不去反駁,楚楚心裡越加的愧疚。

時微琳也察覺到了楚楚心裡的波動,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安然最後確診沒有什麼事,就是有點輕微的腦震蕩,建議她住院觀察。

知道安然沒有事,楚楚的心也好過了點,也沒好意思留下來,便和時微琳一起先離開了醫院。

一路上楚楚安靜的不說話,時微琳一直跟她說,「楚楚,你別想太多,這件事根本就不關你的事,是那個弱.智兒不小心自己掉下去了罷了,你真的」

時微琳的話還沒說完,楚楚就疲憊的揉了揉眉心說,「微琳姐,你不要再說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時微琳說,「好吧,既然你不想聽,那我就不說了。」

楚楚不說話,時微琳的眼眸閃過一絲陰鷙。

安然進了醫院,楚墨琛也醒了過來了,兩三天都沒看見安然,他就有點奇怪了,抓住桃子就問,「桃子,少夫人呢?」

「啊少夫人啊,我也不知道。」

楚傾凱說了,楚墨琛才剛醒來,千萬不能告訴她安然受傷了的事情。以她對楚墨琛的了解,他要知道安然出事了,肯定會不管不顧的跑過來找他。他現在的傷口正在癒合,醫生建議他不要下床,因此楚傾凱才選擇隱瞞他。

見桃子吞吞吐吐的,楚墨琛就知道桃子有事情隱瞞著自己,果斷以拔針管威脅桃子,「你們到底隱瞞了我什麼事,快說。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自己去找安然。」

桃子一臉為難,「少爺,您就別逼我說了行嘛?凱姐說了,不能告訴你,告訴你的話我會被罵的很慘的。」

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楚墨琛危險的眯起了雙眸沉聲說,「說。」

桃子被楚墨琛強大的氣場給嚇到了,她只能選擇對不起楚傾凱了,「少爺,少夫人她現在在醫院?」

「什麼?你怎麼不跟我說,我現在就去找他。」

果然不出楚傾凱所料,桃子一臉著急了,「少爺,你別衝動先行嗎?你的傷口還沒有癒合的,凱姐就是知道你會這樣,所以才讓我不要告訴你的,少爺」

楚墨琛壓根就不聽桃子的,最後的結果就是把快癒合的傷口,再次扯裂,疼得他尖叫了聲,冷汗直流。

「少爺,你求你別亂來了好嗎?」桃子也被嚇壞了,連忙把楚墨琛重新扶到了床上。

楚墨琛艱難的躺回了床上,才敢稍稍的鬆口氣。

「我去叫成醫生過來。」

桃子說罷就要去叫成醫生,卻被楚墨琛叫住了,「桃子,你等一下。」

桃子停下了腳步,「少爺,怎麼了?」

「過來。」

桃子一臉著急,「少爺」

對於正在滲著血的傷口,楚墨琛是一點都不著急,「過來。」

桃子只能無奈的走過去,「少爺,你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楚墨琛危險的眯起眼眸,「安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在醫院?」

桃子看到楚墨琛在滲血的傷口,她急了,「少爺,你現在別問這個先好不好,你讓成醫生給你包紮一下傷口先,我晚點告訴你好不好?」

「不好,現在說。」

楚墨琛很強,就在桃子沒有辦法的時候,楚傾凱進來了。

桃子看見楚傾凱就像看到活菩薩一樣,謝天謝地趕緊上前去,「凱姐,你來的剛剛好,少爺他很不聽話。」

楚傾凱蹙眉,「怎麼了?」

桃子給她楚墨琛說現在的情況,「少爺他剛才執意」

桃子還沒有說完,楚墨琛就不讓她說,一本正經的咳了聲。

桃子的聲音戛然而止,楚傾凱說,「桃子,你別管他,他又怎麼了?」

桃子果斷賣了楚墨琛,「少爺他明知道自己身上有傷,聽說少夫人受了傷,非要去找少夫人,這下把傷口都扯開了,流了好多血。」

楚傾凱也發現了被他躺著的那一塊,都紅了,沒忍住教訓他,「阿琛,你怎麼可以對自己這麼不負責任?好不容易傷口都複合,你怎麼又把它給弄傷了?」

這點傷對楚墨琛來說並不算什麼,他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安然,「姑姑,安然現在怎樣了?」

楚傾凱嗯哼了聲,「你要是現在不給好好的修養的話,我就不會讓你見安然或者說讓安然來見你。」

「姑姑,我不跟你開玩笑。」

楚傾凱態度也很堅定,「我也沒有和你開玩笑,我說到做到。」

最後還是楚墨琛妥協,桃子讓成醫生過來給他包紮傷口,疼得他冷汗直流。

楚傾凱在一旁落井下石,「就你這副磨樣,還想去看安然,你自己先顧好你自己吧。」

成醫生給他的傷口做了消毒和包紮,自己也是一頭汗了,「楚總,你的傷口不能再讓它裂開了,不能再讓它二次感染了。」

楚傾凱問,「聽到了沒有。」

楚墨琛趴在床上,唇色發白。

楚傾凱讓桃子去送成醫生出去。

「現在好點了沒有?」

楚墨琛還是執著剛才的問題,「姑姑,我答應你乖乖不動了,你現在可以告訴我,安然到底怎麼了嗎?」

楚傾凱都要被他氣死了,「你啊你啊,你的眼裡難道除了安然,就沒有別的事情了嗎?」

「沒有。」

楚傾凱,「」

安然也醒過來了,意外的是她從電梯摔了下來,心智也恢復了過來了,好幾天也沒見到楚墨琛,思念就像洪水一樣泛濫。

安然執著要出院,坑爹的醫院讓她住上一個星期,她感覺自己一刻也待不下去。於是,決定偷偷的去看楚墨瑁

安然趁著杜麗娟出去給自己買吃了,掀開被子偷偷的下了床。誰知道杜麗娟忘了帶包包折騰了回來,給逮了正著。

杜麗娟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雙手環胸看著她。

安然傻傻一笑,「媽,你怎麼回來了?」

杜麗娟隨手關了門,向她走去,「是不是我不回來,你就要逃跑出醫院了?」

安然果斷抱著杜麗娟撒嬌,「媽,瞧你說的什麼話。我像是這樣不聽話的人嗎?」

杜麗娟一本正經的回答她,「不是像,是非常的像。」

安然,「」

沒法好好聊天了。

安震也在這個時候進來了,看兩母女站在那邊,挑眉問道,「你們站在那裡幹嘛?然然,你還不能下床。」

安然嗷嗷的叫,「爸媽,我又沒有病,你們為什麼非要的住院嗎?」

杜麗娟說,「你有玻」

安然說,「我沒有玻」

「你有。」

「我沒有。」

安震趕緊打斷兩人,「你倆都沒有病,我有病,行了吧。」

兩母女相視噗嗤一笑。

安震搖搖頭,拿她們兩個沒辦法,沒好氣的說,「都過來吃東西。」

「哇好香埃」

有了吃,安然果斷把楚墨琛給拋到了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