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3章:血色情人節(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血色情人節(1)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肆無忌憚的深吻了過後,楚墨琛微微鬆開了她,摸了摸她的額頭,「乖乖,讓我看看,最近有沒有瘦了。」

楚墨琛的話讓安然的眼淚嘩的一聲就掉下來了,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在這一刻一併爆發。

楚墨琛把她抱在懷裡,柔聲哄她,「好了好了,不哭了,我知道你想我。」

安然更加的委屈了,撒潑的輕打著楚墨琛的胸膛,「知道我想你,也不來看我,討厭討厭……」

楚墨琛也乖乖的任由她撒潑,等她發泄得差不多了,他才發話,「心情好多了吧?」

安然在他身上摩擦,把眼淚和鼻涕都往他身上擦,然而楚墨琛一點也不介意,任由她在自己面前放肆,也只有安然能在他面前這樣放肆了。

「擦乾淨了嗎?」

安然抽了抽鼻子,點頭,「好了,我……」

安然的話還沒有說完,楚墨琛附身戳住了她的紅唇,安然微微愣了一下,回應她的吻,兩人齒唇相應,相濡以沫。

天空燃燒了漂亮的煙火,兩人在煙火下忘情熱吻……

……

第二天安然吃完飯,楚墨琛就來接她回家,他在門口等他,沒有進來。

安然抱著一大束玫瑰花,心情好的不行,「爸媽,我先回去咯,阿琛在門口等著我呢。」

安震吹促她,「快去吧快去吧,別讓人家等久了。」

杜麗娟嘖嘖嘖了聲,「這狗糧撒得給你一百分滿分。」

安然,「……」

她媽媽哪裡學來的網路用語啊?

安震皺了皺眉,「你就讓她去嘛,孩子畢竟都嫁出去了……」

安震的話還沒有說完,杜麗娟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打斷他的話,「我說了不讓她回去了嗎?你看看人家楚墨琛,再看看你。」

然而安震並沒有聽懂杜麗娟的話中話,「我怎麼了我?」

安然是聽懂了杜麗娟的話中話,笑嘻嘻的挽著安震的手說,「爸,媽媽是在怨你今天情人節,你連路邊的野花都沒有給她一朵。對吧,媽。」

「你這孩子……」被安然戳中心事,她的老臉不由的一紅,口不對心的說,「都一把年紀了,過什麼情人節。」

「看吧,你媽都這麼說了,爸爸媽媽兩個人加在一起都差不多百歲了,還過什麼情人節。」

安震還理直氣壯的附和杜麗娟,結果杜麗娟生氣了,「不懂風情的老東西。」

杜麗娟丟了一句話,氣沖沖的上樓了,安震一臉懵逼,「又怎麼了?」

安然,「哦和,媽媽生氣了。」

安震越想越不明白,「不是,你媽生什麼氣啊?」

安然認真的拍了拍安震的肩膀,「爸爸,我覺得你應該多和楚墨琛相處。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哄哄媽媽。」

「不是……」

然而,安然已經抱著她的玫瑰哼唱著歌曲出門了。

安震表示心好累。

楚墨琛在車上等她,看到安然出來了,他下了車給她開門,看她那麼開心順帶問道,「怎麼了?那麼開心。」

安然沖他俏皮一笑,賣了個關子,「不告訴你。」

楚墨琛無奈的搖搖頭,言語間對安然滿滿的都是寵愛。

……

安然和楚墨琛一回來,就看到了非常辣眼睛的事情,小黑和桃子在客廳里親親我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兩個回來了。

安然和楚墨琛相視一眼,「是不是我們回來的不是時候?」

楚墨琛點頭,「我看也是。」

安然提議,「要不,我們出去轉轉?」

楚墨琛點頭,「好。」

於是,兩個人愉快的出去過情人節了。恰逢今天是周末又是情人節,街上到處都是一對對的情侶,簡直就是虐死單身狗的節奏。

安然心想,還好我是有老公的人。

想著她又美美的緊緊牽著楚墨琛的手,楚墨琛也察覺到她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沒忍住蹙眉問道,「我發覺你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安然問,「有嗎?」

楚墨琛點頭,「有。」

「嗯,你猜對了。我今天心情好,我給你買份禮物吧。」

安然說罷,興沖沖的拖著楚墨琛進了一家牌子的手錶店。

安然平時比較省,從來不買奢侈品,她身上穿得一般都是他給她買的,不然的話,她都穿地攤貨。楚墨琛心想,這娃娃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歡迎光臨,愛迪爾名表。」

楚墨琛提醒了她一句,「寶貝兒,這裡的手錶貴的可不是鬧著玩的。」

「你的意思是我買不起嗎?」

楚墨琛果斷承認錯誤,「老婆,我錯了。」

安然嗯哼了句,特別的闊氣,「一年才那麼一句,隨便挑隨便選,姐姐我送你了。」

「謝謝老闆,祝老闆大發財。」

安然揮揮手,「不用客氣,應該的。」

……

「謝謝光臨,請慢走。」

最後安然闊氣的給楚墨琛買了一個十八萬的名牌手錶,關鍵還一點都不心疼,打破了楚墨琛對她的認識。

楚墨琛總覺得安然今天有點不正常,再加上從電梯摔下來過,他就更加擔心了,「然然,你是不是從電梯摔下來,腦子摔壞了?」

安然,「……」

「如果不是的話,那肯定是發燒了。」

楚墨琛說罷,伸手去摸安然的額頭,被她給打了下來,白了他一眼,「你才發燒了,我沒見過你這種老婆給自己買東西,還懷疑她燒壞腦袋的人的,不理你了。」

安然故作生氣的甩開他的手,走在了前頭。

楚墨琛果斷上前去緊緊的牽著她的手。

「你走開,我不想理你。」

「我不走。」

「走開……」

「好了,不生氣了。」

晚上兩人看了一場電影也準備散步打道回府,沒想到在江北看到了在路邊買花的溫阮瑜,楚墨琛先停下了。

安然也隨著停了下來,「怎麼了?」

「你看。」

安然望了過去,她也發現了在不遠處賣花的溫阮瑜,很詫異,「她不是溫阮瑜嗎?她怎麼會在那裡賣花?還有她的腿?」

楚墨琛說,「我把她趕出來了,她的腿康復了。。」

安然聽了更加的不可思議,「你怎麼把人家給趕出來了?」

「說來話長,我們走吧。」

楚墨琛說罷拉著安然的手轉身就要走,很顯然楚墨琛不想多管溫阮瑜,怕安然吃醋。

「可是……」

「別可是了,她有手有腳的會照顧好自己的了。」

楚墨琛拖著安然走。

剛走出幾步,就聽到了溫阮瑜的求救聲,楚墨琛沒回頭看,安然看了,是幾個漢子一直拖著她的手在騷擾著她。

「老公……」

楚墨琛無奈的嘆了口氣,「站在這裡等我,不許跑。」

楚墨琛鬆開她的手,望溫阮瑜那邊不緊不慢的走去。

溫阮瑜的花全都掉在地上,兩個漢子一人一邊抓住了她的手,控制了她,溫阮瑜嘶吼,「放手,你們想幹嘛?」

兩個漢子的老大左擁右抱帶著兩個女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溫阮瑜一看,眼睛都瞪圓了,「是你?」

原來兩個流氓的老大就是那天在網吧和楚墨琛打架的老男人。

老男人呵呵大笑,「沒想到是我吧?」

溫阮瑜怒,「你想幹什麼?」

老男人突然掐住了溫阮瑜的嘴巴,惡狠狠的說,「你還好意思問我想幹什麼?上次你可把我給害慘了,害得老子整整一個星期下不了床,你還好意思問我幹什麼?」

老男人的話剛說完,溫阮瑜的口水準準的吐在了他的臉上,把老男人氣的一個巴掌甩在了她清秀的臉上。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其中就有一個老大爺看不過去,站出來替溫阮瑜說話,「喂,你一個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弱女子,你還要不要臉?」

結果老大爺的下場就是被老男人的手下狠狠的揍了一頓,圍觀人群除了憤怒還是憤怒,但是沒有人敢再出來幫老大爺打抱不平。

老男人橫行惡霸的問,「還有誰出來給他們打抱不平嗎?」

圍觀的人沒人敢說話,突然在人群中有人說了一句,「還有我。」

老男人怒,「誰,出來。」

人群中紛紛讓出一條道來,楚墨琛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邪魅一笑,「你爸爸我。」

「阿璀…」

溫阮瑜痴痴的喊他的名字,眼淚差點不爭氣奪眶而出,但還是讓她給忍住了。

「楚墨璀…」

楚墨琛冷笑,「沒錯就是你爸爸我,兒子想爸爸了沒有?」

老男人惱羞成怒,一點也不怕死的吩咐自己的小弟,「你們給我上。」

兩個粗實的漢子把溫阮瑜推到了一旁,從腰間抽出長長的西瓜刀,像楚墨琛揮去,把溫阮瑜的臉都嚇青了。

「住手,不要打。」

在不遠處的安然聽到了溫阮瑜的聲音,馬上趕了過去,楚墨琛已經跟人家打起來了,原本已經好了的傷口又扯裂了,背後的血跡已經點點的滲透了他的白襯衫,安然以為她被砍傷了,嚇得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老公,不要打了。」

楚墨琛看到安然,心想完了,「然然,你來幹什麼?走……」

果然如他所料,老男人推開了身邊的兩個女人,快速的過去用刀子架在安然的脖子上。

然而,楚墨琛就晚了那麼一步。

該死的!

老男人有安然這張王牌格外的囂張,「楚墨琛,如果你想你的老婆死在你眼前的話,你就繼續打,別停。」

很無奈,楚墨琛停了下來,不敢動手,被老男人的手下,一腳踹跪在老男人的跟前。

「阿璀…」

那一刻,安然都恨死了自己了。

楚墨琛,一個那樣驕傲的人。

老男人哈哈大笑,「楚墨琛啊楚墨琛,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你可把老子害成了,害老子躺了一個星期的醫院,害老子一個星期都玩不成女人。」

安然惡狠狠的喊了他一聲,「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