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4章:血色情人節(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4章:血色情人節(2)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面對安然的辱罵,老男人是一點也不介意,反而無恥的哈哈大笑,在她的脖子輕輕的嗅了一下,公然調戲安然,「嗯,寶貝兒,你真香。再說了,這樣說的人多的事,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喜歡怎麼說就怎麼說,啊哈哈哈……」

老男人的手下也跟著他哈哈大笑。

安然厭惡的對他說,「你走開。」

老男人不僅調戲安然還對她動手動腳,挑起她的下巴,「喲,寶貝兒你生氣啦?大爺親一個……」

老男人說罷就要湊過去親安然的臉。

原本老男人調戲安然,楚墨琛殺人的心都已經有了,現在還敢公然對安然動手動腳,是一個男人都不能忍。

楚墨琛憤怒的站起來,老男人的手下揮刀就上來,他一個打好幾個。

眼見最後一個手下都被他打趴在地板上,老男人才不緊不慢的說,「楚墨琛,你要想你老婆死的話,你就繼續打埃」

楚墨琛青筋爆跳,冷厲的眼眸落在老男人的身上,沉聲問,「你信不信你會給我打的很慘?」

「我信埃」老男人無所謂的說,「你打嘛,反正有你老婆給我墊背,我被你殺了我也不虧。」

安然果然是楚墨琛的軟肋,他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咬牙切齒的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老男人格外的張狂,有安然做為籌碼,即便知道楚墨琛的背景,他也一點也不畏懼,「給本大爺跪下。」

楚墨琛二話不說,刷的一聲跪在了老男人的跟前。

人人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溫阮瑜到這一刻才知道楚墨琛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愛安然。

安然沖他喊道,「楚墨琛,你起來。」

楚墨琛優雅一笑,「然然,我愛你。」

安然的眼淚刷的一聲掉了下來,感動的痴痴的喊著他的名字,「阿璀…」

老男人大煞風景,哈哈大笑,「喲喲喲,真的好感動喲。老子就不信你願意為你老婆去死。」

楚墨琛怒,「你到底想怎麼樣?」

老男人說,「很簡單,把你的其中一條腿廢了。」

安然和溫阮瑜一起怒斥老男人,「做人不要太過分。」

老男人得意洋洋,「我就這麼過分,楚墨琛你怕嗎?」

楚墨琛來不及發話,老男人的腦袋就被人用槍指住了他的腦門,「我看今天是你死還是他死。」

老男人差點尿都被嚇出來,不敢亂動,「誰……誰……」

沈青從他背後亮相,冷酷的說,「放了少夫人,我的槍可不會說話的。」

為了保命,老男人已沒有剛才那種囂張的氣焰,把安然給放了,丟了刀子,連連說,「好好好……大哥有話好好說,刀槍無眼啊,大哥你悠著點。」

得到解放的安然,連忙跑到了楚墨琛的身邊,格外的委屈,「老公……」

楚墨琛摸了摸她的頭,柔聲安慰她弱小的心靈,「寶貝,有我在,不用害怕。」

安然重重的點頭。

楚墨琛說,「寶貝乖,站一邊去。」

安然乖乖的和溫阮瑜站在一起,兩人幾乎都是異口同聲的問對方,「你還好吧?」

兩人相視一笑搖搖頭。

隨後巡警過來了,老男人看見了扯著嗓子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殺人啊放火礙…」

楚墨琛冷笑。

兩名巡警走了過來,看到是楚墨琛,恭恭敬敬的和他打了聲招呼,「楚少爺,你沒事吧?」

老男人怒,「你們警察都是幹什麼吃的?明明我被人用槍指著腦袋,你還問他有沒有事?你們是視力不好還是眼瞎啊?」

換來的結果就是挨了巡警的一棍子,「我們辦事還需要你來教嗎?我們可沒有看到有人用槍指著你的腦門。」

「你們……」

巡警的一番話把老男人氣結,破口大喊。

沈青,「你講完了嗎?」

老男人氣呼呼,「講完了。」

安然想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於是,上前建議楚墨琛,「阿琛,要不算了吧。不要鬧出人命了,把他交給警察處理吧。」

楚墨琛一向都是妻管嚴,安然說什麼就是什麼,「好吧,聽老婆的。」

他轉身蹙眉問兩位巡警,「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兩位巡警點頭,「我們辦事,楚少爺放心。」

楚墨琛讓沈青把老男人交給警察,老男人一直掙扎不肯妥協,「放開我……放開我……」

老男人被巡警帶走,跟著他的兩個美女落荒而逃,只剩下他的幾名手下不知所措,活生生的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楚墨琛冷厲的眼眸橫掃全場,冷若冰霜的問,「你們還有誰想跟著你們的老大去的?」

老男人的手下被楚墨琛強大的氣場給嚇得落荒而逃,本以為事情已經圓滿結束了,就在楚墨琛轉身的時候,老男人的其中一個手下從腰間掏出小刀,氣勢洶洶的向他插去。

「阿琛,小心……」

等楚墨琛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只聽見了一聲悶哼的聲音,溫阮瑜整個人貼在了他的背,替他擋下了刀子。

楚墨琛只感覺到背脊一涼,時間就像瞬間暫停了一樣,他夢感覺到溫阮瑜從他的背後,緩緩的滑下。

隨著槍聲,安然大喊了聲,「阮瑜……」

想謀害楚墨琛的那個人被沈青槍斃了,楚墨琛不敢轉過身來,但他最後還是轉過了身來,雙腳瞬間失去了力量,跪在了溫阮瑜的跟前。

楚墨琛顫抖的把溫阮瑜抱在了懷裡,「你為什麼這麼傻?我送你去醫院,我送你去醫院……」

刀子正好插在她的心臟,溫阮瑜知道自己一定活不下來了,她緊緊的抓住楚墨琛的手,微微一笑,「阿……阿琛,不……不……不要……浪費時間了,我……我……是活……活不下來了……」

楚墨琛此刻就像瘋了一樣,「不會的,不會的,你會活下來的,我一定會讓你活下來的。你不能死,你死了張媽怎麼辦?」

「張……張媽……」溫阮瑜的眼淚劃過眼旁,「是我……對……對不起你們,安然照顧你,我……我很放心。最後……最後,我希望你……你能幫我……好好……好好照顧張……張媽。」

最後,溫阮瑜閉上了眼睛。

「阮瑜……」

……

溫阮瑜被送進了醫院,醫生也證實溫阮瑜已經死了,刀子正中就插在她的心臟造成了失血過多。

原本好好的一個節日,就成了楚墨琛等人的噩夢,血色情人節。

楚墨琛從送溫阮瑜上醫院的路上一直沒有說過一句話,瞬間感覺滄桑了不少,安然別提多心疼了,「阿琛,節哀順變,阮瑜在天也不希望看見你這樣子。」

楚墨琛把頭埋在了她的肩膀上,依舊沒有說話。

安然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阿琛,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阮瑜她不會怪你的,我相信如果再有一次機會讓她選擇,她依舊還會做這樣的選擇。」

因為,這就是愛。

楚墨琛抬起頭,對於溫阮瑜的死表示很自責,「安然,你知道嗎?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把她趕出來,如果我沒有把她趕出來的話,她就不會遇到那個老男人,她也就不會死,她不應該死……」

「阿璀…」

安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了。

張媽接到楚墨琛的電話,艱難推著輪椅就過來了。

楚墨琛看到張媽坐在輪椅上,從長椅上站了起來驚訝的問道,「張媽,您怎麼了?」

張媽嘆息了一口氣,「一言難盡,阮瑜她現在怎麼樣了?」

張媽現在最還是溫阮瑜。

楚墨琛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張媽,溫阮瑜已經去世了,覺得對張媽來說這樣的消息,太過於殘忍。

見楚墨琛沉默,張媽趕緊追問,「阮瑜到底怎麼了?」

心裡隱約的不安,有點悶悶的痛,隱約能感受到溫阮瑜出了大事。

安然本想告訴張媽,溫阮瑜死了的消息。護士就從搶救室里出來了,「誰是溫阮瑜的家人?」

張媽馬上上前說,「我我我,我是溫阮瑜的家屬。」

護士姑娘說,「你們可以進去看死者最後一面了。」

護士突如其來的消息就像一道響雷在張媽的耳邊炸開,一直在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聽錯了,她緊緊的抓住護士姑娘的手臂顫抖的問道,「護士小姐,你在說什麼?」

護士姑娘雖然覺得很殘忍,但是還是告訴張媽這個殘酷的消息,「刀子正中的插到死者的心臟造成失血過多,我們已經儘力了,請您節哀順變。」

張媽聽護士再重複了一遍,她整個人都呆了,緊緊抓著護士的手漸漸鬆開了,喃喃自語,「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阮瑜怎麼可能捨得離開我,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節哀順變……」

護士走了,看到張媽這樣子,楚墨琛更加的愧疚,「張媽,對不起……」

張媽接受不了溫阮瑜的離開,此刻就像傻了一樣在自言自語,「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阮瑜,她不會捨得離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