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5章:永遠的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5章:永遠的離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溫阮瑜靜靜的躺在了手術台上,永遠的離開了。

張媽見到溫阮瑜的屍體那一刻,趴在她身上哭得心撕裂肺,「阮瑜,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你起來,快點起來」

溫阮瑜的離開,安然也很心痛,走了過去蹲在張媽的身邊柔聲安慰她,「張媽,節哀順變。我想阮瑜在天之靈,她不會希望看到你這樣的。」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阮瑜,她那樣善良。就算她之前做錯了事,老天爺不應該這樣對她啊,她才二十齣頭,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張媽太過於傷心,安然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站了起來望了一眼楚墨瑁

楚墨琛對她微微搖頭。

楚墨琛當天晚上做了噩夢,他夢見了溫阮瑜回來了,醒來的時候嚇了一身冷汗。

安然把床頭燈打開了,揉了揉眼睛問道,「怎麼了?」

楚墨琛好久才回過魂來,「我夢見了阮瑜了,我夢見她沒有死,夢見了她怨恨我的眼神,夢見了」

他自己都開始語無倫次了,安然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腰抱住他,輕聲安慰她,「阿琛,人死不能復生。這只是夢,我相信阮瑜她那麼愛你,一定不會怪你的。」

楚墨琛緊緊的摟住了安然,對於溫阮瑜的死還處於深深的自責中,「安然,你知道嗎?我真的很對不起阮瑜。」

安然有點心酸,「恩,我知道。」

「如果不是我把她給趕出去的話,她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也不會死,張媽也不會這樣的難過。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楚墨琛說罷,抬手就想給自己一巴掌,被安然給攔住了,「阿琛,你別這樣。阮瑜在天之靈,她一定不喜歡看到你這樣子。你現在能夠做的,就是替阮瑜好好的照顧張媽。阮瑜生前和張媽情同母女,我想阮瑜只放不下的一定是張媽。」

「會的。」

這個不用安然說,楚墨琛也好替死去的溫阮瑜照顧張媽,畢竟張媽除了溫阮瑜,無親無故。

安然說,「睡吧。」

楚墨琛點頭,伸手關了床頭燈。

溫阮瑜在C市沒有朋友,今天出席她的葬禮的就只有三個人,楚墨琛和安然還有張媽。

天空下著濛濛細雨,張媽站在墓前哭得不能自拔,「阮瑜,我可憐的孩子,你怎麼捨得離開張媽呢?你怎麼就不等等張媽呢?」

雨越下越大,安然撐著傘走到她的身邊,輕聲和她說,「張媽,你別這樣。讓阮瑜安心走吧,您看您這樣,阮瑜都哭了。張媽,讓她安心走吧。」

張媽哭得整個人無力了,眼睛都腫了,聽安然的話點點頭。

安然扶著她,「回去吧。」

張媽木然的點頭。

楚墨琛和安然送張媽回去,張媽和溫阮瑜依舊住在她之前的破木屋裡。從回來的路上張媽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回到村裡也許是觸景傷情,張媽的眼淚嘩的一聲就掉下來了,拖著沉重的腳步,上了台階,推開門裡面滿滿都是她和溫阮瑜的回憶。

楚墨琛不想張媽觸景傷情,於是跟她提議說,「張媽,你跟我和安然回去住吧。」

張媽搖搖頭,眼淚一直掉,「不,我要住在這裡,這裡有我和阮瑜太多太多的回憶了。」

「可是」

楚墨琛還沒說完,安然就拉住了他,讓他不要再說了。

擔心張媽會因為溫阮瑜的離去看不開,楚墨琛讓沈青留在這裡,陪著張媽。

桃子也從報紙上看到了新聞,知道溫阮瑜死了很詫異。但是小黑告訴她,溫阮瑜是為了給楚墨琛檔刀才死了,桃子驚訝之餘,對溫阮瑜的態度也變了。

安然和楚墨琛兩人一起回來了,兩人的精神一個比一個不上,楚墨琛上了樓后,桃子就問安然,「少夫人,溫阮瑜她?」

「她死了。」

真的死啦?

桃子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安然說,「桃子,我很累,上去休息一下。」

「哦」

隨著溫阮瑜的離去,一切都彷彿恢復了正常,安然也向公司銷了假正常的接通告。

林潔和方勇方導演也不知道怎麼就走在了一起。

化妝間,林潔嘆息了一口氣,「哎,最近發生了好多事情。所有人都以為你隱退娛樂圈了,沒想到你捲土重來了。」

安然也嘆息了口氣,「是呀,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安然,那個」

安然沖她微微一笑,「怎麼了?林潔姐?」

「那個對不起。」

林潔突然來了一句對不起,安然就有點懵逼了,「怎麼了?好好的說什麼對不起?」

林潔愧疚的說,「我身為你的經紀人,然而在你出了事的時候,竟然沒有陪在你的身邊,真的非常的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

安然出事的那一段時間,方勇幫她向公司請了假,兩人一起出了國旅遊去了,對於國內發生的事情,她是回國的前一天才知道的。因為這樣,她和方勇吵了一架。

「既然過去了,那就讓它過去吧。」安然很顯然不想多提之前發生的事情,笑嘻嘻的轉移話題,「你跟方導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走在了一起?說,坦白從寬哈1

提起方勇,林潔的老臉一紅。

安然忍不住調戲她,「喲喲喲,這老臉還紅了呢。」

林潔嗯哼了聲,「什麼老臉,我才十八好不好?哪裡老了?」

安然拿她沒辦法,沒好氣的連連說,「好好好,你年年都十八,你不老,我老,行了吧?」

林潔嗯哼了聲,「那還差不多。」

溫阮瑜的離開,顏宸朔等人也知道了,還特意上公司去找楚墨琛,安慰他弱小的心靈,順帶給他帶好消息。

「扣扣」

「進來。」

「總裁,顏先生來了。」

楚墨琛還沒開始發話,顏宸朔就很不客氣的進來了,「嗨,北鼻。想我了嗎?」

秘書表示好尷尬。

「你先出去吧。」

「好的,總裁。」

秘書關上了門,楚墨琛賞了他一眼,就沒有理他,繼續處理自己的文件。

顏宸朔嗷嗷叫,「我說你這個人也太沒良心了吧,我特意上來安慰你弱小的心靈,你也不配合我一下真的好嗎?」

楚墨琛頭也沒有抬起來,「安慰我什麼弱小的心靈?」

顏宸朔坐在了沙發上,東摸摸西摸摸的。

楚墨琛像幽靈一樣,飄來了一句,「東西很貴的,弄爛了十倍還。」

顏宸朔喊了一句粗口,「靠,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小氣去了?」

「我樂意,你咬我?」

顏宸朔舉手投降,連連說,「好好好,你大爺說了算,不碰就不碰。」

楚墨琛抬手望了眼手錶,「你有沒有什麼急事?我等一下還要去開會。」

對於楚墨琛的工作態度,顏宸朔格外的不滿,「我說你一個大總裁的,有什麼事不能讓林炎給你處理呢?何必那麼盡職盡責呢?該偷懶的時候還是要偷懶好嗎?你要多學學我和阿彬。」

「學你?」楚墨琛額呵一笑,搖搖頭繼續處理文件。

顏宸朔怒,「靠你什麼意思?早知道你那麼沒良心,我就不上來安慰你了。」

楚墨琛放下了手中的筆,雙手撐著下巴問道,「你到底想安慰我什麼?」

顏宸朔說,「溫阮瑜不是死了嗎?我怕你太傷心,所以我上來安慰你埃」

楚墨琛愣了愣,撿起手中的筆淡淡的說,「你想太多。」

「不是,溫阮瑜她畢竟是你的初戀,現在又」

「你閉不閉嘴?」

楚墨琛很顯然不想再提起溫阮瑜的死,顏宸朔果斷乖乖的閉嘴,「行嘛,我不說溫阮瑜嘛,其實我上來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溫阮瑜,我上來是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說,別跟一個娘們一樣。」

顏宸朔怒,「老子下個月1號要結婚了,到時候紅包記得包大一點。」

「說完了?」

顏宸朔,「」

楚墨琛淡淡說,「知道了,新婚快樂。」

顏宸朔終於覺得楚墨琛說了一句人話,心裡格外的欣慰,忍不住吐槽,「心臟不好的人,千萬不能和你聊天,不然真的會給你活活的氣死的。」

「哦。」

顏宸朔,「」

到下午的時候,安然已經把手上的活個忙完了,想到那麼久沒有見到唐糖和劉曉柔,安然就給唐糖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喂,糖糖是我。」

「我知道是你,你個沒良心的東西,消失了那麼久都不知道跟我們聯繫」

電話里唐糖里啪啦的說了好多好多,都完全不給安然說話的機會。聽到唐糖的聲音,安然覺得莫名的心安,哪怕她一句話都不說,她也覺得心安。

電話裡頭,唐糖怒問,「你有沒有聽我說呢?」

安然一笑,「我在聽呢。」

「然然,下個月我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