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6章: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6章: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唐糖約了安然晚點去試婚紗,安然把工作忙完了就去找唐糖。

安然去到婚紗店的時候,劉曉柔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翻閱著雜誌,看得格外的認真,就連她來了也不知道。

「咳咳」

安然咳了一聲,劉曉柔回過神來,看到安然格外的激動,放下了手中的雜誌,飛奔了過去,抱著她就親,「然然,我都想死你了,你怎麼現在才來?」

安然嫌棄的推了她一把,斜昵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想我又不見你們來看我,個個沒良心的東西,唐糖這樣,你也這樣。」

說起這事,劉曉柔格外的委屈,「這事真的不能怪我,要不是要結婚的時候,我也不會回來。」

安然挑眉,「你說這話什麼意思?你和江辰希吵架了嗎?」

劉曉柔嘆息了一聲,「說來話長,不說了。」

很顯然劉曉柔不想多說,安然也沒有逼她說,把話題轉回到唐糖的身上,「唐糖人呢?」

劉曉柔指著更衣間說,「她在裡面試婚紗,試了好多套了,沒有一套是滿意的,我都陪了她一個下午了。」

言語間滿滿都是對唐糖的抱怨。

唐糖耳尖聽到了,拉開更衣室穿著婚紗出來了,「誰在我面前說我壞話啊?」

劉曉柔果斷狗腿似的抱大腿,笑嘻嘻的讚美唐糖,「哎喲,我去,這是誰家的新娘,那麼漂亮。」

唐糖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就你嘴巴甜。」

劉曉柔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唐糖托起婚紗的兩邊,像安然走去,輕輕的轉了一個圈,微笑問道,「好看嗎?」

安然點頭,「好看。」

不得不說這一身婚紗穿在唐糖的身上格外的好看,歐式經典純白婚紗,是由頂級的設計師Jessica精工剪裁,整體以花邊和蕾絲為主搭配,后擺以多層次輕透薄紗構成,使設計搭配大方而又高貴。這也是Jessica今年設計的最新款。

試了那麼多套婚紗,唐糖自己也對這款婚紗較為滿意,但是她左看右看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碎碎念,「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劉曉柔說,「哪裡會不對勁嘛?我覺得你試了那麼多得婚紗,這款穿在你身上最好看了。」

安然對設計有那麼一點認識與興趣,她也走了過來跟她說,「我也覺得這款婚紗好看,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英國頂尖的設計師Jessica設計的,這婚紗穿你身上,真的特別的顯身材。」

這時,顏宸朔和楚墨琛兩人也進來了。

「婚紗試得怎麼樣了?」

唐糖照著鏡子,撇撇嘴,「我總覺得我穿這婚紗好肥的感覺。」

劉曉柔一時沒有考慮到安然的感受,脫口而出,「也許是你懷孕了的原因。」

劉曉柔剛說完,唐糖就乾咳了一聲,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劉曉柔成功的揭起了安然失去孩子的傷疤,眼眸閃過一絲黯淡,但是卻被她隱藏得極好。

劉曉柔知道自己闖禍了,弱弱的跟安然說了一聲,「那個安然,我不是故意的,你」

劉曉柔的話還沒有說完,安然對她微微一笑,「沒事。」

唐糖表示不相信,小心翼翼的問道,「然然,你真的沒事嗎?」

安然哈哈一笑,「你們這是幹什麼,我說了沒事就沒事啦。」

「沒事就好,我多怕你介意。」

當眾人都以為安然真的沒事的時候,也只有楚墨琛懂她。

晚上,兩人吃過晚飯,楚墨琛牽著她的手在江邊散步,安然從婚紗店和劉曉柔等人道別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楚墨琛知道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拉著她坐在了一旁的板凳上,買棉花糖的小販騎著自行車走過,楚墨琛問,「然然,吃棉花糖嗎?」

聽說,女生心情不好都愛吃甜的。

安然搖搖頭。

楚墨琛也沒有強迫她吃,握住她的手幫她搓手,「然然,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安然站了起來,「走吧,回家吧。」

很顯然安然在逃避,然而楚墨琛並不允許她逃避,把她拉了下來,跨.坐在他的雙腿上。

這樣的姿.勢讓安然覺得格外的尷尬,推了推他,窘迫的問,「楚墨琛,你你想幹嘛?」

楚墨琛扣住她的腰,不讓她逃避,「是我想知道你想幹嘛,然然逃避是沒有用的,我們總要去面對的。」

安然不說話。

楚墨琛挑起她的下巴,讓安然直視自己,沒有半點玩笑認真的跟她說,「安然,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

安然深深望著楚墨琛,始終過不去心裡的那一關,「阿琛,我們的孩子才剛沒了,我沒有勇氣在去要一個孩子,我怕,我真的太怕失去」

楚墨琛想了想,也知道自己可能太過急燥,沒有顧慮到安然剛沒有了孩子的感受就和她說這些,「然然,對不起!可能是我太過急躁了,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如果你還不想要孩子的話,那我們就暫時不要孩子。」

「阿璞

安然看得出楚墨琛眼皮下的失落,但她又沒有勇氣再去要一個新的生命。

這一晚,兩人背靠著背睡覺,同床異夢。

很快,唐糖的婚禮馬上就要道了,然而唐糖一直都不肯接受王鳳,王鳳只能靠跟顏宸朔偷偷來往,來打聽唐糖的消息。

咖啡廳里,顏宸朔抿了口咖啡對王鳳說,「伯母,唐糖有我照顧,你不用擔心。」

得知唐糖一切都好,王鳳也就放心了,欣慰的點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顏宸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是知道王鳳想要參加他們的婚禮,但是唐糖堅決不讓王鳳來參加,不然就不嫁給她,他就夾在兩人的中間,就像夾心餅,左右為難。

「對了,唐糖她」

顏宸朔知道王鳳想要問什麼,搖搖頭,「唐糖的脾氣很倔強,她就是不願意您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不然的話她就不嫁了,孩子也不要了。」

王鳳眼眸藏不住的失落,卻要裝得一臉輕鬆,微微一笑,「沒什麼事,只要她好就夠了,我明天就要回英國了,你要替我好好的照顧唐糖。」

顏宸朔點頭,「我會的。」

唐糖就在咖啡廳的附近等他,顏宸朔見完了王鳳,馬不停蹄的過來找唐糖,「抱歉抱歉,老婆,我來晚了。」

今天的太陽格外的猛烈,孕婦的脾氣也大,「你去會那個女人了嗎?要老娘在這裡等你那麼久,是不是翅膀長硬了,說好陪我去見我爸爸的,你要我爸爸等你,你好意思嗎?」

考慮到唐糖懷孕了原因,顏宸朔道歉的態度誠懇,「老婆,我錯了,不會有下一次了。」

看在顏宸朔道歉那麼誠懇的份上,唐糖心情也稍稍好多了,「行吧,看在你這麼真誠的份上原諒你一次,下次再是這樣滅了你。」

「遵命,夫人。」

唐糖把手上的東西丟給了顏宸朔,「拿東西。」

顏宸朔接過她手中的東西,唐糖走在了他的前面。

顏宸朔想起王鳳轉身離開,那失落的背影,忍不住叫住了唐糖,「唐糖」

唐糖回過身來,蹙眉問道,「怎麼了?」

顏宸朔本來鼓起了勇氣想要和她好好談談王鳳,可話到嘴邊卻成了,「老婆,你擔心點。」

「知道啦。」

唐糖揮揮手,走在了前面。

唐糖和顏宸朔兩人開車出來的時候,就發現了王鳳整個人坐在了地板上,旁邊有兩個中年男人在爭吵,周圍也圍觀了不少人。

唐糖的心被扯動了一下,但是就是拉不下面子下去問個怎麼回事。

顏宸朔抿唇,「你要不要下去看看怎麼回事?」

唐糖傲嬌的把頭一扭,「關我什麼事?」

王鳳一出來就被一輛私家車給輕輕碰了一下,膝蓋了點血。

兩個司機在一旁爭得面紅耳赤,互不謙讓,誰都不肯負這個責任。

王鳳艱難的地板上站了起來,一瘸一瘸的走了過去,「兩位大哥,你們誰都不用負這個責任,就當我」

「憑什麼不負這個責任啊?」

熟悉的聲音傳到了王鳳的耳朵里,王鳳猛然回過頭來,唐糖面無餅的不遠處,王鳳激動的一時說不出話。

「唐糖」

唐糖走了過去,忍不住責備她,「你是傻的嗎?被人撞了還不用人家負責任?我知道你有錢,但是你也不用這樣慷慨大方埃」

唐糖為自己抱打不平,王鳳差點就激動的老淚縱橫,「唐糖」

唐糖沒有理王鳳,直直往兩位司機去,質問道,「你們怎麼開車的啊?把人給撞傷了還互相推卸責任,還有沒有基本的公德心了。」

其中一位司機格外的囂張,「你是誰呀?學人家來當和事老?」

唐糖理直氣壯,「我是她女兒,她是我媽,怎麼的?你咬我啊1

聽到唐糖的這一聲媽,王鳳的眼淚嘩一聲就下來了,她等這一聲媽,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原以為到死,她都不可能聽得到,現在總算如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