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7章:唐糖知道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7章:唐糖知道真相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唐糖和顏宸朔把王鳳送到了醫院,去做檢查,醫生證明什麼大事,唐糖也就放心了,臉上表現得對王鳳一臉高冷,口不對心的說指責她,「那麼大個人了過個馬路都不知道看著車嗎?你就這麼想我給你收屍嗎?」

顏宸朔皺了皺眉眉心,「唐糖」

王鳳一點都不介意,雖然唐糖一臉高冷,但是王鳳知道唐糖這也是在關心自己,心裡別提多高興了,連連對顏宸朔說,「宸朔,你別說唐糖,糖糖也是關心我」

王鳳的話還么說完,唐糖高冷的不承認,「誰關心你了?我只是怕你死了,我還要給你收屍。」

顏宸朔都聽不下去了,「行了,糖糖,再怎麼說她也是你媽媽。」

顏宸朔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唐糖就來氣,「她不是我媽媽,她也不配做我媽媽,更不配做人家的妻子,我爸爸到死那一刻,她都不願去見他一眼,我沒有這樣的媽媽。」

她說到最後情緒有點激動,王鳳怕她動了胎氣,連忙對顏宸朔說,「宸朔,你不要再說了,小心糖糖動了胎氣。」

顏宸朔覺得唐糖有必要知道真相,對唐糖說,「糖糖,我希望你能夠冷靜的聽完,你母親」

顏宸朔的話還沒說完,王鳳慌慌張張的搶在他的前面阻止他,「宸朔,你說了不會告訴糖糖的。」

「到了這一刻,你還想要繼續瞞我對嗎?」

王鳳竟無言以對。

見王鳳沉默,顏宸朔才開口替王鳳說她從來就不敢告訴唐糖的事,「糖糖,也許你是誤會了你媽媽了,其實」

顏宸朔的話還沒說完,唐糖就冷笑,「誤會?」

顏宸朔說,「你聽我把話講完。」

唐糖抿唇不說話。

顏宸朔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說,「你媽媽離開你和你爸爸都是迫不得已的」

顏宸朔還沒說完,唐糖又忍不住搶話了,言語間皆是對王鳳的嘲諷,「這種套路我見得多了,每個想要離開的人都會說自己有怎樣的苦衷,自己怎樣的不捨得對方,這樣的狗血八點檔,你也相信?我五歲的時候已經不相信了。」

「唐糖」

顏宸朔嚴肅的喊了她一聲,她果斷乖乖的閉嘴不說話。

顏宸朔說,「當初你爸爸知道自己患上了晚期癌症,他不想連累你的媽媽,所以他找了你的媽媽的閨蜜配合了自己演了一場戲,讓你媽媽誤會你爸爸出軌於自己,目的為的就是讓你媽媽離開自己,是因為你爸爸根本就不想你媽媽大好的青春都浪費在了一個快要死的人身上。我能理解你爸爸的做法,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像你的爸爸一樣。只要那個人夠愛對方,都會這麼做。」

聽到這樣真相的唐糖,簡直就是不敢相信,一直呢喃著,「不是的,我爸爸那麼愛她,他怎麼可能會這樣做,你們一定是騙我的」

王鳳見紙也包不住火,也不打算隱瞞唐糖了,她向唐糖走了過去,「宸朔說的都是真的,一開始我不知道真相會是這樣的。但是直到今年我在英國碰到了我這個閨蜜,她患上了晚癌,她才告訴了我的真相。如果你真不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見她,讓她來告訴你。」

唐糖抬起頭,已經是淚跡斑斑了,腦子一片空白,「為什麼?為什麼你見了我,不告訴我真相?讓我多恨你那麼久?」

王鳳也很無辜,「我們相見的時候,你壓根就不想見到我,更別說和你說這樣的事了。而且,我也不想你恨你爸爸,所以」

「所以,你就打算瞞我一輩子嗎?」

唐糖的情緒略微有點激動,顏宸朔趕緊安撫他的情緒,「寶貝兒,別激動,小心動了胎氣。」

王鳳也怕她動了胎氣,「糖糖,你別激動。我」

知道真相的唐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王鳳,在她的話還沒說完,她脫口就是那麼一句話,「你走,我不要再見到你,爸爸騙我,你也一直在騙我,我不要見到你們」

「唐糖」

唐糖的情緒激動,「我讓你走,走」

顏宸朔現在也挺後悔把真相告訴了唐糖,因為害怕真的會一屍兩命,他趕緊對王鳳說,「阿姨,你要不先回去吧,我怕」

說到最後他都有點為難得了,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一個是老婆,一個是丈母娘,得罪了誰以後他都不好過。

王鳳理解顏宸朔的難處,也知道唐糖一時接受不了這樣的實情,也沒有強迫唐糖一下子就要接受事實,嘆息了一聲,「唐糖,我知道你現在很難接受這樣事實,但是媽媽真的沒有騙你。我也不奢望你能夠原諒我,或許,真的如你所說的,我真的不是一個好的媽媽更好的妻子,現在才知道真相,誤會了你爸爸這麼多年,也讓你怨恨了我那麼多年。對不起,孩子1

唐糖站在那裡,不動聲色。

「唐糖,媽媽就希望你能夠幸福。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見到媽媽,媽媽答應你以後都不會出現在你生活里,只要你幸福,媽媽就高興了。」

眼淚模糊了王鳳的雙眼,然而唐糖卻依舊沒有動靜。

王鳳擦了眼淚,強顏一笑,吩咐顏宸朔,「好好的照顧我女兒,不要讓她受苦。」

唐糖不說話,顏宸朔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好答應她,「阿姨,我會好好的愛唐糖,好好的照顧唐糖,您就放心吧。」

王鳳點點頭,最後深深的望了眼唐糖,轉身離開。

直到王鳳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唐糖也沒有勇氣跨出一步,挽留她,她的雙腳就像被釘死在原地一樣,也沒有勇氣抬頭看她失落的背影。

原本兩人打算去祭拜唐糖的父親,但是出了這件事後,唐糖也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的父親,最後兩人選擇打道回府。

顏家要辦喜事,顏森和林靜沒有一刻是停下來的,一直在忙著酒店、教堂、酒席的事情。

看到兩人回來了,林靜格外的高興,眉開眼笑的招呼他們過來,「來來來,你們回來的正好,剛我和你爸在商量到底要中式婚禮好還是西式婚禮好呢,你們回來就最好了,一起來商量商量。」

唐糖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情商量這些繁瑣的事情,顏森也發覺到了唐糖的臉色並不好,以為顏宸朔又欺負人家了,忍不住皺眉問道,「宸朔,怎麼回事?」

顏宸朔一臉懵,「什麼怎麼回事?」

顏森指了指唐糖,「你是不是欺負人家了,糖糖臉色怎麼那麼差?我可告訴你,別欺負人家女孩子。」

林靜也發現了唐糖坐在那裡一句話也沒有說,臉色也很差,也不分青紅皂白的責備顏宸朔,「你是不是欺負人家糖糖了,為什麼她臉色看起來那麼差?也不說話?」

顏宸朔大喊冤枉,「冤枉啊,真的不關我的事氨

顏宸朔還沒說完,林靜瞪了了他一眼,認定就是顏宸朔欺負了人家,「肯定就是你欺負了人家,人家糖糖今天出門才好好的,回來就這樣了,還說不是你?」

顏森也不幫他,「就是,我說你一個男孩子,老是欺負人家幹嘛?你就不怕人家不嫁給你嗎?你要清楚人家還沒嫁給你,隨時都可以悔婚的,還不知道對人家好一點?」

林靜白了他一眼,「就是」

「我」

顏宸朔這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林靜懶得和顏宸朔扯,偏頭對唐糖說,「唐糖啊,宸朔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整天嘻嘻哈哈沒點正經的,你千萬不要因為這個生氣。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媽說就好,媽幫你揍他。」

說完還不忘瞪了他一樣。

顏宸朔,「」

顏宸朔已經第N次問自己,到底他是不是親生的。

顏森也說,「是呀糖糖,我們的兒子,我們清楚,他就是整天嘻嘻哈哈沒點正經,但是這孩子心地不壞,他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話,你都不要去較真。他要是欺負你的話,你就告訴爸媽就可以了。」

顏宸朔再次大喊冤枉,「我真沒欺負他,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唐糖終於開口說話了,「爸媽,不關宸朔的事情,是我自己個人的問題,你們也不要去責怪宸朔了。」

顏宸朔謝天謝地,「我都說了不關我的事情了,非要說我欺負她。她是我媳婦,我怎麼捨得欺負她。」

非常的肉麻,讓林靜不由得雞皮掉了一地。

顏森擔心的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方便和爸媽說說嗎?你這樣憋著的話,會影響胎兒的。」

林靜也說,「是啊,你說出來看爸媽能不能幫你。」

很顯然唐糖並不想多說,淡淡的搖頭,「沒事了,我就是有點累了,我先上去休息一下。」

唐糖不願意多說,顏家父母也沒有多問,讓她上去休息去了。

唐糖上去休息了,林靜才問顏宸朔,「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顏宸朔嘆息了口氣,「還不是她母親的事情。」

顏宸朔這麼說,顏家父母也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也沒有追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