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8章:新娘不是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8章:新娘不是我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顏宸朔第二天告訴唐糖,王鳳要離開C市回英國的事,經過長時間的心裡戰鬥,唐糖終於決定去機場攔著王鳳。

C市機場,廣播在播報著班次,飛往英國的航班馬上就要起飛了。

王鳳站了起來,企圖在機場能看到她熟悉的身影,然而卻讓她失望了,她重新戴上墨鏡,拖著行李踩著高跟鞋,往檢票口去。

唐糖隨後就到了機場,剛下了車,風風火火的跑進機場裡面尋找王鳳的身影。

顏宸朔都跟不上她的腳步,又擔心她肚子里的孩子,「糖糖,你悠著點,小心你肚子里的孩子。」

機場人來人往,然而卻沒有找到她熟悉的背影,想到再次要和王鳳再次離別,唐糖急的的眼淚都要出來了,「我媽媽要走了,我能不急嗎?都怪你,現在才來告訴我,我媽要離開。」

顏宸朔格外的無辜,「這不是看你昨天情緒不好嘛,我怕刺激到你,所以就沒敢告訴你。」

「所以,你就瞞著我?」

顏宸朔態度誠懇,「我的錯。」

唐糖也不和他浪費時間,「幫我找找我媽媽,快點。」

不得不說顏宸朔的眼力非一般的好,他環視了一圈就在檢票口就看到了在那裡排隊的王鳳,扯了扯唐糖的衣服,「在那裡。」

看到王鳳的那一瞬間,唐糖眼淚再次模糊了眼眶。

「王鳳,你要去哪裡?」

王鳳並不知道唐糖和顏宸朔來了,當她聽到了唐糖的喊她的名字的時候,她的眼淚一下子嘩的一聲就出來了,都不敢轉過身來,深怕這是一個假象。

唐糖一步一步的向她走過去,哽咽著,「王鳳,你又想這樣不辭而別是嗎?在你心裡到底有沒有當我是你的女兒?就連要走了,也是別人來告訴我。」

王鳳轉過身來,看到唐糖就在自己的眼前,眼淚落得更急了,一直搖頭,「不是的,不是的」

「那你這是幹嘛?」

王鳳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心裡激動到無法言語,「唐糖,我」

唐糖望著她的眼睛,很認真的問她,「王鳳,你昨天跟我說的事情,到底有沒有在騙我,只要你說我都相信你。」

「我沒有騙你。」王鳳連忙搖搖頭,還深怕唐糖不相信自己,「如果你真的不相信我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英國」

王鳳的話還沒說完,唐糖含著眼淚哽咽的打斷她的話,「媽,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唐糖的一聲媽,讓王鳳整個人格外的激動,還深怕自己聽錯了,再次顫抖的問道,「你剛才叫我什麼?」

唐糖抽了抽鼻子,沖她微微一笑,「媽,我的親媽。」

王鳳丟了手中的行李,飛奔過去,將唐糖一把抱在了懷裡,老淚縱橫,「我的乖孩子,我等你這一聲媽媽等你多少年了,我以為在我有生之年不會在聽到了,我的好孩子」

唐糖在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哭得跟一個孩子一樣,一直跟王鳳說,「媽媽,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

王鳳連忙點點頭,「好,打死我也不會離開你了,我的好寶貝。」

顏宸朔看到眼淚都在眼眶滾動,慶幸的是她們母女和好了。

真好。

為了慶祝唐糖和王鳳和好了,顏家舉行了辦一個婚前聚會,請了一些自己的顏宸朔玩得比較來的朋友,像楚墨琛和安然還有劉曉柔和袁燦冰等人。

餐桌前,眾人舉杯慶祝,「乾杯」

眾人一飲而盡,最高興的還是顏家父母,林靜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今個兒真是一個好日子啊,唐糖和媽媽和好了,唐糖啊,你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你的媽媽。」

唐糖重重的點頭,「嗯,我會的。」

王鳳也教導唐糖如何做人家好媳婦,「糖糖啊,以後嫁到宸朔家來了,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你的婆婆和公公,他們把宸朔養成那麼很不容易,關鍵是他還那麼疼你,別辜負了人家。」

這句話都說到林靜的心坎去了,嘴裡格外的謙虛,「哪裡哪裡」

自從有了那次綁架事件,林靜整個人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脫胎換骨,不再像以前那樣刻薄,還會主動做慈善,這也是顏森最值得欣慰的事情,他帶頭舉杯,「來,再來干一杯,預祝兩人新婚快樂。」

眾人站了起來,舉杯慶祝,「新婚快樂。」

今晚每個人都一對一對的,唯獨劉曉柔一個人落了單。雖然有些許失望,但卻被她隱藏的極好。

劉曉柔沒有留到晚會的結束,她找了個借口提前離開了宴會,一個人走在路上。

腦海里全都是江辰希,上次求婚把劉鳳玲給氣得心臟病發,她就和江辰希再也沒有見過面了,也不知道江辰希現在過得好不好。

劉曉柔想著想著格外的委屈,自己一個踩著高跟鞋走在路上格外的孤獨。

突然,眼前閃過一個黑影,江辰希突然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劉曉柔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嘩的一聲就掉下來了。

眼前正是她日思夜念的江辰希,他變得瘦了好多,以前圓潤的臉廓都尖了下來,也沒有以前那樣英俊了。

心裡很多話想和他說,話都嘴邊卻成了,「嗨,好久不見。」

江辰希將她抱在了懷裡,劉曉柔被他嚇了一跳之餘,也抱住了他。

轉眼間,唐糖和顏宸朔的婚禮也到來了,整個顏府上下都變得忙碌了起來,婚禮全程交由華誼影視直播,為了防止有人破壞婚禮,顏宸朔也特意把所有的保鏢都掉了過來。

新娘休息室,唐糖表示格外的緊張,一直拍著自己的小心臟一旁的安然和劉曉柔,「我好緊張怎麼辦?好緊張好緊張」

身為伴娘和姐妹的安然,兩人齊齊的白了她一眼。

劉曉柔說,「我的姐,你已經說了好多次你很緊張了,我聽到耳朵都長繭了。」

唐糖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那我確實很緊張嘛,我說要是你結婚的話,你也一樣會像我一樣那麼緊張的。」

唐糖無心的話,直直刺痛了劉曉柔的心臟。讓她不由的想起那天晚上,江辰希與自己分手的場景。

江辰希說,對不起對不起,我終究是負了你,我們分手吧,我媽得了癌症,他希望我和李麗瑜結婚。

而剛好,他也是今天結婚。

眼淚模糊了劉曉柔的雙眼,安然察覺到了劉曉柔的不對勁,輕輕碰了碰她的肩膀問道,「曉柔,你怎麼了眼睛紅紅的?」

唐糖也發現了劉曉柔的不對勁,擔心的問道,「怎麼了曉柔,是不是誰欺負你了?今天我結婚,你們都要開開心心的呀。」

劉曉柔也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把眼淚硬擠回眼眶,「沒事沒事,眼睛進沙子了,我去洗手間洗洗就沒事了。」

劉曉柔說罷,狼狽的出了房間。

安然和唐糖一臉懵逼,唐糖還是很擔心,「安然,我很擔心曉柔,要不你去看看?」

安然也覺得很有必要去看看劉曉柔,「好,那你自己一個別亂跑。」

唐糖點頭。

劉曉柔跑到教堂的樓上終於放聲的大哭了起來,從江辰希與自己提分手的時,這也是她第一次哭得這樣的撕心裂肺。

劉曉柔在走廊就被失魂的劉曉柔給撞了一個正著,她和江辰希分手的那天晚上,他都目睹的一清二楚。因為害怕劉曉柔會做傻事,所以一直跟著她來到了陽台。

袁燦彬把紙巾遞給了劉曉柔,坐在她旁邊安慰她,「別哭了,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哭什麼嘛。」

劉曉柔被袁燦彬嚇了一跳之餘,拿過她的紙巾擦了擦眼淚,「謝謝」

「不客氣。」

袁燦彬也不會安慰人家,兩個人坐在一起表示好尷尬,所以袁燦彬一直在找話題,「那個你還好嗎?」

劉曉柔點頭,「哭出來好多了。」

袁燦彬,「那就好。」

「謝謝你」

「不客氣。」

安然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劉曉柔,反而在走廊碰到了楚墨琛,她趕緊上前問道,「阿琛,你有沒有看到劉曉柔?」

「沒有。」楚墨琛挑眉,「怎麼了?」

安然搖頭,想了想說,「我發覺劉曉柔今天有點不對勁。」

楚墨琛說,「肯定不對勁,自己的愛人今天要結婚,換你,你會高興嗎?」

「什麼意思?」

楚墨琛皺了皺眉心,「劉曉柔難道沒告訴你們,江辰希也今天結婚嗎?不過新娘不是劉曉柔,是別人。」

「沒有,劉曉柔從來沒有告訴我,她和江辰希分手了。」聽楚墨琛這麼一說,安然更加的擔心了,小臉滿是著急,「不行,劉曉柔會不會出什麼事?」

楚墨琛安慰她,「沒事的,劉曉柔她那麼堅強。」

安然反駁楚墨琛,「再堅強的人也會有一顆脆弱的心,劉曉柔現在肯定很難過了,不行,我要去找她。」

安然說走就走,楚墨琛拉住了她。

安然一臉著急,「你幹嘛?」

楚墨琛說,「我和你一起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