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49章:相忘於江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相忘於江湖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婚禮眼見就要開始了,所有人都在忙著找劉曉柔和袁燦彬,就連拖著婚紗的唐糖也加入到其中,「找到了劉曉柔她們兩個了嗎?」

安然搖搖頭,一臉著急,「沒有呢,我真的很擔心她會做傻事。」

楚墨琛把江辰希今天要結婚的消息都告訴了眾人,唐糖聽了非常的生氣,已經第N+1次罵負心漢江辰希,「都怪那個沒良心的東西,給什麼山盟海誓劉曉柔,我們家劉曉柔又那麼單純,要我說男人的話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

在場的所有男同胞無辜中槍。

距離婚禮開始還有五分鐘,林靜最為著急,「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要不先把婚禮過了,再來」

唐糖堅決不肯,「不可以,媽。你要想想要是曉柔做了傻事,這紅事都成了白事了,多不吉利埃」

林靜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趕忙說,「那都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的去找?」

眾人應了聲,正準備去找的時候,劉曉柔和袁燦冰兩人向他們這邊走來了。

唐糖和安然馬上上前去,七嘴八舌的問道,「曉柔,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們都很擔心你。」

劉曉柔受寵若驚之餘,沖她們搖搖頭,微微一笑,「我沒什麼事,你們都不用擔心我。」

唐糖還想說什麼,林靜馬上上前拉住了她,告訴她,「寶貝兒,有什麼話,我們晚點再說好不好,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唐糖這才後知後覺,連忙說,「是哦是哦」

好在婚禮趕在了正點開始,禮堂的大門被推開,帶著眾人祝福的目光,唐糖挽著舅舅的手,走向了他的新娘。

劉曉柔瞬間紅了眼眶。

袁燦彬坐在了她的旁邊,劉曉柔所有的小動作,他都全看在了眼裡,心裡很不是滋味。

一場婚禮下來,劉曉柔已經累趴了在袁燦彬的車上,袁燦彬把車停在了一旁,劉曉柔就醒來了。

劉曉柔惺惺鬆鬆的揉了揉眼睛,「到了嗎?」

袁燦彬嗯了聲。

劉曉柔解開了安全帶,和他道了聲謝,「謝謝你啊,燦彬。」

「不客氣。」

劉曉柔轉身就要下車,袁燦彬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地,就抓住了劉曉柔的手,下一秒就懊悔了。

袁燦彬,你是豬嗎?

劉曉柔錯愕,「你你還有什麼事嗎?」

袁燦彬搖搖頭,「沒有。」

劉曉柔哦了聲。

氣氛非常的尷尬。

袁燦彬鬆開了劉曉柔的手,「早點休息,別想太多,你會遇到更好的。」

劉曉柔點頭下了車,看著袁燦彬的開走了,才轉身往回走。

只是沒想到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她就看見了江辰希在她的不遠處,她久久愣住了。

江辰希不管不顧衝過來把她抱在了懷裡,一直跟她說,「曉柔,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不要和你分手,我不要和你分手,沒有你的日子真的太難過了太難過了」

劉曉柔想到今天他和別人結婚,而新娘並不是自己,心裡就疼的格外的厲害,一直推著江辰希,「辰希,你別這樣。你已經有老婆了,你別這樣,你放開我先好不好。」

「不好。」江辰希說什麼也不放開劉曉柔,「我不放我不放,我做過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放開你的手,讓你那樣的難受,真的很對不起。曉柔,我求你原諒我好不好?」

劉曉柔的眼淚一下子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嘩的一聲流過臉頰,非常的痛苦,「江辰希,我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我真的很累很累,我」

劉曉柔的話還沒說完,江辰希附身強吻劉曉柔,就算劉曉柔再怎麼掙扎都沒辦法掙脫江辰希,一直在躲避著,心疼的格外的厲害。

劉曉柔的項鏈留在了袁燦彬的車裡了,袁燦彬倒回來就看到了這一幕,就像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一樣,他格外的憤怒下了車,把江辰希和劉曉柔給分開了,還不客氣給江辰希一拳,把劉曉柔護在了身後。

「燦彬」

袁燦彬怒視江辰希,「曉柔,別怕,我來保護你。」

江辰希就像瘋了一樣,從地板上站了起來,回了一拳給袁燦彬,怒問他,「你是誰?你和劉曉柔什麼關係?」

袁燦彬一個措手不及給江辰希打了一拳,劉曉柔被他嚇到了,微怒指責江辰希,「江辰希,你瘋了嗎?你幹嘛打人啊?」

劉曉柔決定不去理他,害袁燦彬被打,她心裡非常的過意不去,「對不起,燦彬你沒什麼事吧?你怎麼倒回來了?」

「沒事,這點傷不算什麼。」袁燦彬搖搖頭,伸出手把項鏈亮出來,「你的項鏈留在了我車上,我就把它給送回來了。」

劉曉柔久久的望著袁燦彬手中的項鏈,這條項鏈是江辰希送給自己的,如今人都走了,還留著鏈子做什麼?

袁燦彬看她在發獃,輕聲問道,「曉柔,你怎麼了?」

江辰希看不慣兩人眉來眼去,是傻子都看得出袁燦彬對劉曉柔有意思,想到劉曉柔以後會和眼前的這個男人在一起,江辰希心中燃起了一股熊熊的烈火,揮拳就要砸向袁燦彬。

劉曉柔突然就擋在了袁燦彬的面前,好在了江辰希及時收住了拳頭,不然一拳下去,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曉柔」

劉曉柔不顧生命危險也要守護自己,袁燦彬感動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然而江辰希的感受就和袁燦彬的不一樣了,劉曉柔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也要守護眼前的男人,他心都碎了一地了,也真真切切的明白,自己真的失去了眼前的女人。

劉曉柔伸出手,把手中的項鏈呈現在他的眼前,不卑不吭,「這條項鏈還給你,以後我劉曉柔和你江辰希再也沒有任何的關係了。是生是死,過得好與不好,都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江辰希你走吧。」

江辰希心痛的無法呼吸,並沒有伸手去接她的項鏈。

劉曉柔鬆手,項鏈就掉在了地上。

「燦彬,我們走吧。」

「嗯」

江辰希只能看著劉曉柔和袁燦彬的背影越走越遠,然而他卻什麼也做不到。

劉曉柔第二天就去辭掉了工作,江辰希並不同意,「我不會同意你離開公司,更不會同意你離開我的。」

劉曉柔的態度格外的冷漠,「不管江總,你同不同意我離職,今天我離職定了。」

江辰希心痛的問,「曉柔,你非要這樣對我嗎?」

劉曉柔現在就像是刺蝟一樣,將自己保護了起來,冷笑回答他的話,「江總,你好像沒有搞懂。是我殘忍還是你對我殘忍?」

對於自己結婚的事情,江辰希表示非常的抱歉,「曉柔,真的非常的抱歉。但是,我也請你相信我是真的愛你的,我和李麗瑜結婚,也是為了」

江辰希的話還沒有說完,劉曉柔就冷漠的打住了他的話,「江總,你不必跟我解釋,我已經不再是你誰,至於你想和誰在一起,那都是你的自由了。我也懇請你,別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沒有你,我劉曉柔會過得更快樂。」

雖然心裡疼得厲害,但是面對江辰希不卑不吭。

這樣的劉曉柔是江辰希從來就沒有見過的,江辰希也總算知道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如果江總沒有什麼話要說的話,那我就出去了。」

劉曉柔轉身就要走,江辰希叫住了她問道,「你和他是真的在一起嗎?」

「那是我的事不關你的事,就算我以後會和誰在一起,那都是我的事了,與你沒有半毛錢關係了。」

劉曉柔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劉曉柔從公司離職了出來,抱著紙皮箱,漫無目的。

袁燦彬開著他拉風的法拉利停在了她的面前,搖下了車窗,扔下一句話,「上車」

劉曉柔鬼使神差的就上了她的車,「你怎麼來了?」

袁燦彬戴著墨鏡格外的酷,「因為我知道有人要失業了。」

劉曉柔,「」

劉曉柔乾脆不說話,袁燦彬問,「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劉曉柔嘆息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應該回老家吧。」

袁燦彬說,「回什麼老家嗎?回個串串,到不了我給你找工作。」

劉曉柔搖搖頭,總算知道什麼叫身心疲憊,「不用了,這座城市也許不太適合我,我還是決定了回老家了,下個星期就回去了。」

袁燦彬說什麼也不讓她走,「回去幹嗎?什麼叫不適合你?在我眼裡沒有什麼合不合適的,不就是失戀了,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個世界上,好的男人很多,比如就像我。所以說,千萬別在一棵樹上弔死,多找幾顆試一試,你會覺得在別的樹上弔死,會更舒服的。」

劉曉柔,「」

這是什麼邏輯?劉曉柔給了袁燦彬一個眼神,袁燦彬怒,「我靠,你這是什麼眼神?不相信我嗎?我真的是好男人,真的」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是好男人了。」

「靠,你這是不相信我。」

「我信」

「劉曉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