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52章:劉曉柔很強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2章:劉曉柔很強勢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不遠的袁氏吃瓜群眾用餐牌擋住了自己的臉在觀戰,看到這狗血的八點檔劇情的瞿文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槽,那女的有病咩?還以為在上演偶像劇咩,我賭五毛錢,兒媳婦不會收下那張支票。」

袁鋼說,「五毛錢太少了,我賭一塊。」

「成交。」

只見劉曉柔伸手拿過劉鳳玲桌子上的支票,瞿文心裡開始祈禱,姑娘啊,你可別讓我失望埃

劉曉柔看了看支票上的零頭,眼睛不眨的就把它給撕掉了,格外自信與驕傲的對劉鳳玲說,「劉夫人,我劉曉柔雖然窮,但是也不差你這點錢。我爸爸說雖然我們窮,但是我們也要窮的有骨氣。」

那邊的瞿文差點就脫口而出好樣的。

袁鋼說,「這個女孩子的品質確實很不錯,燦彬那臭小子總算給你挑了一個像樣的兒媳婦。」

瞿文嗯哼了聲,格外的驕傲,「那必須的,也不看看是誰相中的兒媳婦,是我瞿文,能差到哪裡去?」

袁鋼沒好氣的附和她,「是啦是啦1

那邊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劉鳳玲怒拍桌子而起,指著劉曉柔破口大罵,「劉曉柔,你可別敬酒不喝喝罰酒,別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你是誰?你只不過是江辰希拋棄的一個女人罷了,在這裡高傲些什麼?我告訴你,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勾引辰希,我們江家也不會認你這個女人。我跟你說,收了這錢就給我滾的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他們夫妻面前,破壞人家感情。」

面對劉鳳玲的指責,劉曉柔不卑不吭,「劉夫人,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真正在在破壞別人感情的是李麗瑜不是我,如果不是她在使手段,我和江辰希至於會分開嗎?」

「劉曉柔」

劉鳳玲沒想到平時唯唯諾諾的劉曉柔會變得如此的伶牙俐齒。

看劉鳳玲惱羞成怒,劉曉柔忍不住冷笑諷刺道,「怎麼?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

在不遠的吃瓜群眾袁氏夫妻,簡直驚呆了,特別是瞿文,「我靠,老公這兒媳婦簡直就是能鋼能柔,不行,我得去查查她的背景。」

袁鋼不發表意見。

李麗瑜被劉曉柔這麼諷刺,也惱羞成怒了,「劉曉柔,你別欺人太甚,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不會讓自己那麼難看,我會拿著這筆錢走得越遠越好。」

劉曉柔接她的話,「抱歉,那是你不是我。」

「你」

李麗瑜也被劉曉柔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轉身委屈的喊著劉鳳玲,「媽」

劉鳳玲被劉曉柔這麼嗆,感覺臉都丟進了,「行了,別在這裡可憐兮兮的,你不覺得丟人,我還覺得丟人。」

被劉鳳玲這麼一說,李麗瑜臉色一紅,狠狠的瞪了一眼劉曉柔。

劉曉柔唇角不屑的勾起。

那邊在看戲的瞿文忍不住拿出手機來拍攝,袁鋼挑眉問,「你這是在幹什麼?」

瞿文一邊拍一邊輕聲的說,「我拍給阿彬看啊,看看她未來媳婦是怎樣個彪悍埃」

袁鋼,「」

劉鳳玲深吸了一口氣,也不打算再跟劉曉柔說廢話,重新從包里拿出一張空支票,重新寫上一個數字,啪的一聲放在劉曉柔的面前說,「劉曉柔,我現在沒空和你說廢話,這支票你拿上就最好,不拿也沒關係,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拿上。」

劉曉柔還來不及說話,背後就傳來了一個磁性的男聲,「不用了,我的女人不缺錢。」

劉曉柔愣了一下,隨著眾人一起往後面看去,袁燦彬穿著米色的風衣風度翩翩的站在她的不遠處,要多帥就有多帥。

瞿文懵逼了一下,把頭稍稍壓低,小聲問道,「我靠,你兒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袁鋼也把頭稍稍壓低了下來,「我也不知道。」

劉曉柔站了起來,沒想到袁燦彬會在這裡時候出現,「燦彬」

袁燦彬邁著腳步向她走來,輕輕的摟住了她的腰肢,溫文儒雅的對她說了聲,「寶貝兒,對不起!我來晚了,害你白白給人家羞辱,都是我的錯。」

劉曉柔,「」

劉曉柔根本就不知道袁燦彬這是在演那一出,但還是知道他是在幫自己,但他肯定沒有想到,袁燦彬這樣幫助自己會更加的讓李麗瑜和劉鳳玲有機會諷刺自己。

果然不出劉曉柔所料,她剛想完,李麗瑜難聽的話語就上來了,「劉曉柔啊劉曉柔,別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一副你很愛辰希的噁心樣子,你說你和辰希分開才多久,那快就和別的男人好上了,你也不過跟外面那些夜.蒲的女孩子沒多大的區別,沒想到你還挺能裝的哈1

「就是。」劉鳳玲也附和李麗瑜用不屑的眼光瞥了一眼劉曉柔,「劉曉柔啊劉曉柔,還好我們辰希沒有選擇你,不然我得多操心你要給多少頂綠帽給他戴呀!我可操不起這個心,我們江家也養不起你這尊大佛。」

劉鳳玲和李麗瑜一樣狗嘴吐不出什麼好話,直接就把袁燦彬給惹急了,大有一種打她們的衝動,「你們兩個八婆說夠了沒有,信不信你們是女人老子一樣把你們打到滿地找牙?」

「你倒是來打我呀?我看你有什麼本事。」

劉鳳玲是一點都不害怕袁燦彬,更不了解袁燦彬的家世背景,她想袁燦彬頂多就是一個豪門的公子哥,地位應該還在他們江家之下,所以說話也特別的理直氣壯。

不遠處的吃瓜夫妻也不出來給兒子撐腰,就在那裡看戲。

袁燦彬差點就衝動的要上前打她們了,給劉曉柔給攔住了,沖他搖搖頭,「燦彬,算了。」

李麗瑜還不怕死的挑釁他,「劉曉柔,你要有本事就給他打嘛,我倒這張狂的臭小子有多少錢來賠。」

李麗瑜的話剛說完,迎面而來的就是劉曉柔向她潑來的一杯水,所有人都驚呆了。

瞿文沖袁鋼豎起大拇指,「很強勢。」

袁鋼也回了她一個大拇指,「對,很強勢。」

李麗瑜回過神來,整個人都像瘋了一樣尖叫了聲,破口大罵劉曉柔,「劉曉柔,你瘋了嗎?你敢對這樣對我?我要給你拚命。」

李麗瑜說罷上前就像跟劉曉柔拚命,袁燦彬挺拔的身子擋在了她的面前,一字一頓的警告她,「誰要是敢動她一根汗毛,我袁燦彬就跟她拚命。」

這是袁氏夫妻從來沒有見過的一面,瞿文今天可算長見識了,如果這都不算愛,那怎樣才算愛?

「這死孩子,就是嘴皮子硬。」

李麗瑜難堪的哭了,劉鳳玲生氣的直罵袁燦彬,「喂,你說你一個男的,這樣欺負一個女的有意思嗎?你媽難道沒有教你要尊重女性嗎?」

一邊的袁鋼一本正經的小聲說,「老婆,她在罵你,我覺得你要是再不出去的話,就真的對不起你自己了。」

瞿文,「」

袁燦彬能言善變,攤攤手,「對不起,我媽沒有教我怎麼尊重女性,但是我媽教了我,要怎麼樣保護自己的女人。如果一個男人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而要被迫娶一個自己不愛的人,那一定是窩囊廢。」

一語雙關,連準備要出去和劉鳳玲理論的瞿文都忍不住豎起拇指,打消了出去找她理論的念頭,「不愧是我瞿文繡的兒子。」

劉鳳玲又不是傻,自然能聽懂袁燦彬的話里話,尖銳的問道,「你什麼意思啊?你給我好好的說話,哪裡來的野孩子。」

劉鳳玲罵了自己的父母,已經徹底的惹怒了袁燦彬,拳頭扭的咯咯聲的沉聲說,「我給你三個數的時間和我父母道歉,不然的話,待會拳頭無眼,打傷了我可不負責任。」

袁燦彬的氣勢太過於強大,就連劉曉柔都不敢阻止他。

袁家父母聽到這一席話,很是欣慰。

看到這樣的袁燦彬,李麗瑜也知道收斂了,小聲的跟劉鳳玲說,「媽,算了算了,就當我們今天倒霉。我看這個人有點恐怖,我們還是不要惹為妙。」

劉鳳玲也不傻,也知道自己觸碰了袁燦彬的底線,見好就收,「劉劉曉柔,今天算你好運,我告訴你,你不會一輩子都那麼好運的,我們走著瞧。麗瑜,我們走。」

劉鳳玲說完氣呼呼的踩著高跟鞋帶著李麗瑜走出了餐廳,瞿文和袁鋼這才出來。

劉鳳玲和李麗瑜走了,劉曉柔也鬆了口氣,和袁燦彬拉開了點距離,「剛才那個那個謝謝你埃」

雖然劉曉柔的這個小動作讓袁燦彬有些許失望,但他還是表現的很酷,雙手撐著後腦勺,不自在的說了聲,「客氣個什麼,我們可是朋友。」

劉曉柔嗯了聲,氣氛顯得有些尷尬,「那個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下午還要去公司面試。」

袁燦彬明明心裡想留她下來吃飯,就是說不出口,依舊在裝酷,「嗯,你去吧,路上小心,要我送你嗎?」

劉曉柔尷尬的揮揮手,「不用了。」

袁燦彬應了聲,「嗯。」

「那那我先走了。」

「再見。」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