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55章:感情不能將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5章:感情不能將就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和安然比袁燦彬早到場,唐糖和顏宸朔出國旅遊去了。看到瞿文和袁鋼在會場,而且身邊還沒有給袁燦彬帶對象,他略微詫異,自言自語的碎碎念了聲,「還好老子沒給他賭,不然五百萬打水漂的就是我了。」

安然耳尖聽到了,蹙眉問道,「什麼五百萬?是不是又瞞著我收私房錢了?」

楚墨琛大喊冤枉,「老婆,冤枉埃我哪敢收私房錢氨

然而安然並不想聽他解釋,認定了他肯定瞞著自己藏了私房錢,把他往死里逼,「我不管,你一定是藏了私房錢,你一定是不愛我了,你一定是嫌棄我了。」

楚墨琛,「」

楚墨琛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安然最近情緒有點不太穩定,總愛胡思亂想脾氣也比以前大了不少,他都在深思熟慮是不是他太寵她了,才導致這個樣子。

於是,他的聲音稍稍大了點叫她,「安然」

安然一臉委屈,「你不愛我了,你都敢吼我了。」

楚墨琛,「」

楚墨琛很是無奈,一直哄她,「寶貝兒,我錯了。我真的沒有藏私房錢,我也沒有嫌棄你」

安然捂著耳朵開始無理取鬧,把咸豐年前的事也搬出來說,「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在嫌棄我,那天我們在逛街的時候,你就盯著那個美女一直看,我叫你,你也聽不到,我不說,不代表我真的傻。楚墨琛,你長本事了,都知道嫌棄我。」

楚墨琛,「」

楚墨琛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他跟安然解釋說,「然然,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藏私房錢。我說的五百萬是因為我和袁燦彬打賭,我說她媽要是今天給他帶了對象的話,他輸我五百萬,要是沒帶我輸五百萬。」

這五百萬果然成功轉移了安然的注意力,一看瞿文和袁鋼只有兩個人,都知道誰輸了,安然連忙問道,「那你賭了沒有?」

楚墨琛作死的跟她開玩笑,還一臉認真的開玩笑,「賭了,輸慘了。」

安然對他是恨鐵不成鋼,給他氣得說不上話,「楚墨琛,你是豬嗎?這五百萬就這麼打水漂了,你真是」

楚墨琛哈哈大笑,「開玩笑的,我沒和他賭。」

然而安然並不相信,氣呼呼的把身子一扭,「你還在騙我,賭了就賭了。」

楚墨琛這才知道什麼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很無奈又要去哄安然,「老婆,我真的沒有賭,是袁燦彬不跟我賭,所以我才沒有賭的。」

安然不相信,「叫鬼去相信你的話吧。」

楚墨琛很無奈,「然然」

安然嗯哼了聲,「跟你絕交一個小時,你別叫我。」

「老婆」

「你別叫我。」

這時,瞿文和袁鋼走了過來,看到楚墨琛在輕聲細語的哄著安然,瞿文忍不住噗嗤一聲,調侃他,「哎喲,楚總,把小妻子惹生氣了?」

楚墨琛很是無奈的。

瞿文和藹的幫他給楚墨琛說話,「楚夫人,您就別和楚總生氣了,楚總他還是很愛你的,聽說楚總今晚還會給你驚喜呢。是吧,楚總。」

楚墨琛,「」

楚墨琛知道瞿文是在挖坑給自己跳,袁氏今天會推出一條價值不菲的磚石項鏈作為今天的拍賣項目,所有人都可以參與到競拍中,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瞿文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呢?

安然偏頭問道,「真的嗎?」

為了討好小妻子,楚墨琛真誠的點頭,「必須真的。」

安然嗯哼了一聲,「好吧,原諒你。」

把安然給哄好了,楚墨琛蹙眉問袁氏夫婦,「對了,燦彬怎麼沒有過來?」

瞿文看了一下時間,「應該馬上就到了。」

瞿文繡的話音剛落,門口引來了一陣騷動,眾人把目光望了過去,就看到了袁燦彬和劉曉柔出現在回廳的門口。

瞿文滿意的點點頭。

倒是安然,看到劉曉柔和袁燦彬在一起,很是驚訝,「她們她們怎麼會在一起?」

「不知道。」楚墨琛搖搖頭,他也沒聽袁燦彬提起過。

酒會上基本上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劉曉柔很袁燦彬的身上,特別是劉曉柔第一眼看到的江辰希還有他那失望的眼神,她把頭稍稍偏開,不去看他。

袁燦彬也看到江辰希夫婦,他唇角邪魅的勾起,溫和的對劉曉柔說,「寶貝,別害怕,挽著我。」

劉曉柔微微抬起頭來望著他,袁燦彬已經把手給弄出來了,示意讓她去把他給挽著,她猶豫了下,也沒有讓袁燦彬當眾難堪,挽上他的手。

那一刻,江辰希想要把他殺了的心都有。

這些小細節,李麗瑜全都看在了眼裡,生氣的甩開了他的說,不顧形象的對他吼道,「江辰希,你看夠了沒有,你別忘記我才是你的妻子,你這樣看著自己的前任有沒有想過我感受?」

好在會場比較吵鬧,也沒多少人聽到兩人爭吵,就只有旁邊的兩三個人聽到了,對他們投來了奇異的目光。

江辰希態度冷漠,「我看誰那是我的自由,你若忍受不了,我隨時歡迎你和我離婚。」

他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氣得李麗瑜抓狂,又不敢破壞會場,無奈的把氣都撒在了吃瓜群眾身上,「看什麼看?沒看過人家妻子吵架嗎?」

站在她什麼的兩三個女娃,都紛紛躲開她,還不忘罵了一句,「神經病啊1

袁燦彬帶著劉曉柔來到了父母親的身邊,裝得格外的冷酷,「爸媽」

瞿文是笑到合不攏嘴,「曉柔,你來啦1

知道袁燦彬和瞿文兩人的關係劉曉柔,那才叫一個尷尬,稍稍低著頭輕聲的喊了聲,「瞿總」

瞿文對劉曉柔叫的這個稱呼格外的不滿意,一臉嚴肅的糾正說,「現在是下班時間,你不是我下屬,你應該叫我什麼啊?」

「媽」

袁燦彬知道劉曉柔尷尬,忍不住叫了瞿文一聲,提醒她差不多就得了,別把人往死里逼。

瞿溫哈哈大笑,「好好好,瞧你心疼媳婦的樣子。」

袁燦彬,「」

袁燦彬現在是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哪有人直白成這樣的?他和劉曉柔八字都沒有一撇,萬一把人給嚇走了,他該怎麼辦?

袁燦彬想了個辦法把瞿文給趕走,「媽,你還不過去給時伯伯打聲招呼嗎?畢竟他們是主辦方。」

果然成功的把瞿文給轉移了注意力,「哦,對哦!我才想起還沒給他們打聲招呼呢,那曉柔,我們改天再聊。」

劉曉柔尷尬的點頭,「瞿總,您慢走。」

瞿文和袁鋼走了,劉曉柔也敢鬆口氣。

楚墨琛看不慣袁燦彬在這裡裝酷的樣子,沒忍住拆台,「得了得了,你媽和你爸都走遠了,你就少在這裡裝酷了。」

袁燦彬瞪了他一眼,「你不拆我台會死埃」

就差一句,在我心愛的人面前。

安然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她對袁燦彬不喜歡也不討厭,但是她並不是很贊同劉曉柔和袁燦彬一起,因為袁燦彬的風評真的太差了,關鍵還有傳聞傳他是搞G的,這點她是完全接受不了。

劉曉柔看安然在那裡想東西想得入神,她忍不住問道,「然然,你在想什麼啊?想得那麼的入神?」

安然回過神來,淡淡的搖搖頭,「沒有,你今天很漂亮。」

劉曉柔一笑,「謝謝1

後來,袁燦彬給楚墨琛叫走了,安然才敢問劉曉柔,「曉柔,我問你個事,你必須好好的回答我,我不和你開玩笑。」

看安然一臉嚴肅的樣子,劉曉柔也沒敢開玩笑,「你問吧,我會認真的回答你的。」

「你跟袁燦彬?」

劉曉柔知道安然想問什麼,「你剛才就是在想這個問題?」

安然也不滿她,點點頭,「恩,我在想你為什麼會和袁燦彬走在一起,你們兩個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袁燦彬的世界太過於複雜,而你又太過於單純,我不是很同意你們一起。」

其實這個問題劉曉柔自己也想過,也掙扎過。

劉曉柔說,「其實你這個問題我也想過,但是緣分這東西真的很奇妙,就像你和楚墨琛一樣,你們兩個還不是一樣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最後還不是一樣走在了一起?我跟袁燦彬,我並沒有想太多,我覺得隨緣吧。有緣自然會在一起,無緣的話,怎麼強迫也強迫不在一起。」

安然竟然發現自己無言以對,「好吧,你贏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和唐糖的出發點我都一樣的,我們都希望你能夠幸福。如果你覺得他能給你幸福的話,那你就試著跟他一起,那如果真的不適合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為了忘記一個人去接受他,這樣大家都會很痛苦,感情不能將就,明白嗎?」

劉曉柔知道安然說些什麼,點點頭,「我知道,謝謝你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