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57章:李麗瑜的奸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7章:李麗瑜的奸計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劉曉柔還沒來得及發話,袁燦彬就把她護到身後,冷笑著問道,「江辰希,你現在以什麼身份在要求她做選擇?你別忘了你現在是什麼身份,你的妻子還在裡面,也麻煩你以後不要來打擾她的生活,拿出你當初離開她的勇氣,不要再打擾她,OK?」

江辰希被袁燦彬這麼一說,徹底的惹怒了,揮拳就想向他砸去,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劉曉柔擋在了他的面前。

江辰希收住了拳頭,看著劉曉柔這樣護著袁燦彬,他心格外的痛,「曉柔,你就這樣的護著他嗎?」

劉曉柔望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是,我就是這樣護著他。我劉曉柔選擇他袁燦彬,我不愛你了,你給我滾吧1

說不愛,那是假的,只是很多時候長痛還真不如短痛。

江辰希被劉曉柔的話擊敗的連退了幾步,一點都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從劉曉柔的嘴裡說出來的,「曉柔,你告訴我你是騙我的好不好?只要你說的,我都信。只要你說你還愛我,我馬上就和李麗瑜離婚好不好?」

他緊緊的抓住劉曉柔的說祈求著她,可惜現在的劉曉柔已不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劉曉柔了,劉曉柔無情的甩開了他的手,冷若寒潭秋水,「你要我說多少次,我已經不愛你了,我愛的是袁燦彬,我也請你滾出我世界,死纏爛打太難看了,從來就不是你江辰希該有的驕傲。」

江辰希像是瘋了一樣,沖他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不會對我這麼狠心的對不對?」

他想靠近劉曉柔,被袁燦彬給攔住了,江辰希瞪著他的眼神恨不得將他給殺了,沉聲說,「我勸你讓開。」

袁燦彬就是不讓開,「我不讓開,你能拿我怎麼樣?」

江辰希壓根就打不過袁燦彬,三兩下就給袁燦彬給控制住了,「江辰希,像曉柔說的那樣,死纏爛打太難看,好聚好散吧1

江辰希也知道自己打不過袁燦彬,索性放棄了掙扎,心痛的望著劉曉柔說,「我不需要你說,我想讓劉曉柔自己親口對我說。」

有那麼一刻,劉曉柔差一點就心軟了,但是還是給自己控制住了,也不逃避江辰希的眼神,「你走吧,江辰希,就在你選擇拋下我們,選擇和李麗瑜結婚的那一刻,我們之間真的徹底回不去了。就這樣吧,好聚好散,各安天涯1

那一刻,江辰希總算知道什麼叫心死莫過於心碎,他望著劉曉柔給予她最後悲哀的告白,「劉曉柔,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在先,可能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假如,你已經不在屬於我,那麼我希望,從今以後,你再也不要想起我,不要想起我們的過去,好好的去跟他在一起。如果,你真的不能夠再愛我,我希望你能夠幸福。」

劉曉柔無動於衷,但實際心痛已經是痛的無法呼吸,為了讓江辰希徹底的死心,她也算是費盡了心思。

江辰希轉身離開了,劉曉柔這才感覺自己有點站不穩,好在被袁燦彬給穩住了,「劉曉柔,想哭就哭吧。」

劉曉柔很愛江辰希,他是知道的,他也不奢望劉曉柔現在能夠馬上接受他。

劉曉柔把頭埋在他的胸膛嚶嚶的哭了。

安然在會場到處找劉曉柔都沒有找到,找到她的時候,發覺她好像有點不對勁,擔心的問道,「曉柔,你去哪裡了?怎麼感覺你人那麼憔悴的?你是不是哭了?是不是袁燦彬欺負你了?」

陪同在一旁的袁燦彬無辜的躺槍,連忙揮手解釋,「這次真的不關我事埃」

安然是一點都不相信他,怒瞪他,「肯定是你。」

袁燦彬大喊冤枉,「大姐,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是冤枉的。阿琛,快給你媳婦解釋一下。」

楚墨琛果斷裝死,把眼睛一轉,我什麼都不知道。

袁燦彬,「」

安然還想繼續說袁燦彬,就被劉曉柔給攔住了,「安然,不關袁燦彬的事。」

聽劉曉柔這麼說,安然更是擔心她了,自從知道和江辰希分開后,劉曉柔就開始變得悶悶不樂,也不愛笑了,安然甚是擔心劉曉柔有一天會崩潰,想不開。

安然說,「曉柔,你要心裡有什麼不舒服,你說出來,我們」

安然的話還沒說完,劉曉柔強顏一笑的打斷她的話,「我沒事,就是感覺人有點不舒服。」

安然才不相信她的話,但是也沒有拆穿她,「這樣啊,要不讓袁燦彬送你回去休息休息?」

劉曉柔點頭,「恩,我也是這麼想的。」

對於袁燦彬,安然是一百一萬個不放心,叮囑了又叮囑,「你一定要看好她,不要讓她有個什麼事,知道嗎?」

袁燦彬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說,「我知道了,你真的比我媽還長氣。」

安然瞪了他一眼,「還不是你一點都不靠譜。」

袁燦彬摸摸鼻子,也不再和安然廢話,轉身溫和的對劉曉柔說,「現在送你回去?」

劉曉柔點頭,「恩。」

瞿文和袁鋼過來的時候,正好聽見兩人的對話,瞿文蹙眉問道,「怎麼了?曉柔,怎麼那麼快就想回去了?燦彬還沒給你驚喜呢。」

「媽」

對於袁燦彬,瞿文是一點都不客氣,「媽,什麼媽?喜歡人家就喜歡人家唄,害什麼羞嘛?再說了,喜歡一個人有什麼好丟臉的。」

袁燦彬,「」

袁燦彬恨不得現在就挖個洞把自己給活埋了,真心覺得面子都沒了。

楚墨琛噗嗤一笑。

袁燦彬怒瞪他,臉色都紅了一圈,「你笑什麼笑?你沒喜歡過一個人嗎?」

楚墨琛一本正經的乾咳了一聲,「我笑了嘛?」

袁燦彬,「你就裝嘛,我看哪天雷往你頭上劈。」

倒是劉曉柔尷尬不已,索性裝死不說話。

瞿文是一點都不關心袁燦彬,她現在就是典型的有了兒媳婦不要親兒子的親媽,看劉曉柔臉色不好,擔心的問道,「曉柔,我看你臉色不怎麼好,你是不是不舒服了?」

劉曉柔點點頭,其實她也沒有什麼不舒服,就是被江辰希這麼一搞都不想在和他共同呼吸在一個地方,於是才有了身體不舒服的說法。

瞿文聽了格外的大驚小怪,「呀!不舒服呀,那得去看醫生,要不要我給你請最好的醫生看看,還是說我現在送你去醫院」

瞿文里啪啦的說了好多好多,搞得劉曉柔尷尬不已,一直在打斷瞿文繡的話,「阿姨阿姨阿姨」

瞿文總算停下來,「你說。」

劉曉柔說,「我就是有點頭疼,你不必大驚小怪,也謝謝你的關心。」

聽劉曉柔這麼一說,她也就放心了,吩咐袁燦彬,「你臭小子,給我安全的送她回去,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死定了。」

袁燦彬,「」

「聽見沒有?」

「聽見了。」

袁燦彬覺得再不走,他媽又要嘮叨他了,果斷偏頭給劉曉柔說,「曉柔,我們走吧。」

劉曉柔點頭。

兩人轉身就要走,沒想到李麗瑜舉著兩杯雞尾酒優雅的向他們走了過來,袁燦彬下意識的將劉曉柔護在了身後。

安然本想氣沖沖的想要上前去,被楚墨琛給拉住了,「你上去幹什麼?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要來有何用?」

安然,「」

袁燦彬沉聲問,「你想幹嘛?」

李麗瑜一臉笑容無害,「袁少爺,你也不用太過於的擔心,我這次來也沒有什麼惡意。我主要就是想跟劉曉柔道個歉,是我太過於小心眼,以前我做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真請曉柔要原諒我呢,這一杯我給你賠禮道歉。」

李麗瑜說完一飲而荊

安然才不相信李麗瑜的鬼話,跟楚墨琛吐槽她,「我才不相信她的話,她現在的心裡肯定是打著什麼壞主意,這種女人太惡毒了。」

李麗瑜把自己手中的那杯酒遞到了袁燦彬和劉曉柔的面前,保持著優雅的微笑,「這杯,你的。」

袁燦彬一口就拒絕了,「你算了吧,李麗瑜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你以為我們會信你的話嗎?」

李麗瑜依舊保持著她那優雅的微笑,「怎麼?劉曉柔你害怕我在這酒里下藥嗎?你可是有那麼強的後台,我可不敢對你亂來。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想原諒我?」

袁燦彬瞪著她,「曉柔,別信她。」

「既然你不敢喝不原諒我,那就」

李麗瑜的話還沒說完,劉曉柔就躲過她手中的雞尾酒一飲而荊

眾人,「曉柔」

李麗瑜的眼眸快速的閃過一絲悸動,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

「啪」的一聲,劉曉柔將酒杯放在一旁的檯子上,擦了擦嘴巴,「李麗瑜,這杯酒我喝了,以後麻煩你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也請你管好你的老公。」

李麗瑜很是滿意,「喝了這杯酒,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恩怨了,我希望你能夠幸福,久久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