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59章:彪悍的劉曉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9章:彪悍的劉曉柔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159

「氨

突如起來被人當頭一淋,李麗瑜除了錯愕以外,更多的是憤怒,李麗瑜憤怒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偏頭怒問,「是誰?」

「是我,你姑奶奶。」

當李麗瑜看到劉曉柔放大的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她心虛了一下,然後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抽取一旁的紙巾一邊擦拭一邊憤怒的指罵她,「劉曉柔,你神經病啊?」

和她一起的劉鳳玲也生氣的指罵劉曉柔,「劉曉柔,你有病嗎?你這人怎麼一點素質都沒有,潑人家咖啡啊?」

「素質?」劉曉柔冷笑,「她要是有素質,就不會給人家下.葯了。」

「什麼?」劉鳳玲偏頭問李麗瑜,「什麼下.葯?李麗瑜,你又瞞著我和辰希,對人家做了什麼?」

李麗瑜自然不會承認,慌忙對劉鳳玲搖搖手,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媽,我什麼都沒有對她做,你千萬別危言聳聽。」

「危言聳聽?」劉曉柔呵呵笑了一聲,「李麗瑜,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

李麗瑜怒斥,「劉曉柔,你別血口噴人。」

安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上前幫劉曉柔作證,「李小姐,做人可不能像你這樣,敢做敢為。你要是有本事,你就拿出當初陷害曉柔的勇氣來承認埃」

「你」

李麗瑜被安然這麼一嗆,氣得直接說不出話,憤怒的拂袖,抵死不承認,冷笑,「你們兩個是姐妹,你肯定幫她說話啊,我還指望你幫我說話嗎?」

「我說的實話,對得起天地良心。」安然冷笑,「李小姐,有一句俗話叫做,人在做天在看,小心你的後半生。」

「安然,你別血口噴人,你」

李麗瑜還想反駁,然而劉鳳玲並不想和她們有太多的牽扯,冷漠的打斷了她的話,對劉曉柔和安然冷嘲熱諷,「行了,李麗瑜別和她們那麼多廢話,你不怕髒了自己的嘴,我還怕髒了的嘴呢,我們走吧。」

「嗯,好的。」

李麗瑜傲嬌的嗯哼了一聲,樣子非常的欠揍。

然而,劉曉柔並沒有打算放她走的意思,讓安然萬萬都沒有想到的時,劉曉柔竟然趁李麗瑜不注意的時候扯她頭髮往後拖,將她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李麗瑜尖叫了一聲,整個人防備不及就摔了一個狗屎趴,額頭撞到了桌角,起了一個包包。

非常的彪悍!!!

安然看得目瞪口呆。

劉鳳玲見況憤怒不已,指著劉曉柔的鼻子就罵,「劉曉柔,你怎麼可以打人?你的家教去哪裡了?難道你父親沒有叫你做人的道理嗎?劉曉柔,你簡直太過分了,你」

劉鳳玲里啪啦的罵著她,劉曉柔粉拳微微一握,沉聲警告她,「劉鳳玲,趁著我沒有生氣,我勸你給我閉嘴,不要將我爸爸和奶奶帶進來。」

劉鳳玲被劉曉柔身上的那一股氣勢給嚇得瞬間戛然而止,把李麗瑜從地板上扶了起來,「麗瑜,算了吧!今天算我們倒霉吧1

李麗瑜很是委屈,「媽」

劉鳳玲恨鐵不成鋼的咬牙切齒小聲說,「你還想要被她打嗎?趁著她現在怒火還沒上來,趕緊走。」

李麗瑜雖然心裡不甘,但是很無奈只能認命。現在的劉曉柔已經不再是那個唯唯諾諾的劉曉柔了,眼前的劉曉柔強大的讓人覺得有點恐怖。

安然也被劉曉柔的氣勢給嚇到了,弱弱的說了聲,「曉柔,算了吧。別鬧出人命來了,我們」

安然的話還沒說完,劉曉柔又上前將剛走出幾步的李麗瑜給扯了回來,騎在她的身上狠狠的揍了一頓。

「別打了別到了」

劉鳳玲和安然瞬間變得慌亂了起來,圍觀的人也不少,最後的結果就是四人都被送進了警察局。

警察局,李麗瑜坐在一旁抽泣著,劉鳳玲在她身邊安慰著她,「好了好了,別哭了,一會兒警察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就是了。」

劉鳳玲現在是看都不敢看劉曉柔,劉曉柔現在太過於強勢,她要是敢再幫李麗瑜說她的不是,她怕她的下場跟李麗瑜一樣。

劉曉柔坐在那裡,一點傷都沒有受,可憐的是李麗瑜被她揍到臉青鼻子腫。

連坐在她身邊的安然,都不敢惹她,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大姐,你有沒有什麼事?」

劉曉柔一秒變回單純可愛,調皮一笑,「我沒有什麼事呀,就是好餓。」

安然,「」

林琳出去外面辦完事回來,看到安然在這裡,有點詫異,「然然,你怎麼會在這裡?」

劉鳳玲看到警察同志來了,一下子也有了底氣,站在來憤怒的指著劉曉柔控訴她,「警察同志,你來得剛剛好,我要告她,告她無故傷人。」

劉曉柔的一個眼神過去,劉鳳玲又沒有底氣的坐了下去。

林琳剛回來,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剛好跟進她們打架事件的同志過來了,她就隨口問道,「怎麼回事?」

同事解釋說,「這位小姐,告這位小姐傷人。」

林琳蹙眉不可思議的問,「劉曉柔,你打人?」

林琳雖然和劉曉柔不算深交,但是也見過幾面,一起看過幾場電影。她印象中的劉曉柔是一個溫柔單純善良的女孩子,怎麼也不可能跟打架這個詞沾上邊。

劉曉柔是敢作敢為,「嗯哼,人我打的。」

林琳,「」

好吧,她終於明白劉曉柔就是一隻披著狼皮的羊。

李麗瑜心裡很不甘,楚楚可憐的跟林琳說,「警察同志,你可要幫我,她無緣無故就打人,還有沒有王法了?」

劉曉柔一拍桌,霸氣側漏的說,「老子就是王法,你信不信你再說話會給我揍得很慘,我告訴你作死不會死,誰讓你沒事給我下.葯的。」

「警察同志」

林琳打住了她,「你的情況我很同情,這件事我們幫你調查清楚的,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處理的。」

袁燦彬和楚墨琛接到警察局的電話也紛紛的趕到了警察局,在門口就碰到了匆匆趕來的江辰希,袁燦彬咬牙切齒的警告他,「江辰希,你最好就祈禱劉曉柔沒有什麼事,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們整個江家陪葬的。」

袁燦彬說罷,也沒有等江辰希的回答就匆匆進去了。

那時候的劉曉柔還在錄口供,袁燦彬找到了她的小小的身影,快步的跑了過去,將她從凳子上拉扯了起來,緊緊的抱在了懷裡,「劉曉柔,你沒事吧。」

劉曉柔楞住了,秒變小女人,「我我沒事。」

剛好這一幕,被剛踏進裡面的江辰希給看見了,心情很是複雜。

他還回過神來,劉鳳玲上前拉了過去,推倒了李麗瑜的跟前,「辰希,你看看你的媳婦,都被人打成什麼樣子了。」

江辰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痛不癢,也沒有一絲絲的憐惜,語氣平靜的隨口問了一句,「你沒事吧?」

李麗瑜很是委屈,「好疼」

這一幕安然都看在了眼裡,突然間有那麼一點同情李麗瑜,小聲的對身邊的楚墨琛說,「其實,李麗瑜也挺可憐的,她那麼愛江辰希又能怎麼樣?江辰希心裡壓根就沒有她,這樣不幸福的婚姻,都不知道她在堅持著些什麼?」

楚墨琛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別人愛不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楚墨琛這輩子就栽在你的身上了。」

聽到她被抓進警察局,他連重要的客戶都顧不上了,馬上從機場給趕了回來,看到她沒事,他的心才定了下來。

安然驕傲的一笑,「你必須栽在我身上埃」

袁燦彬的背景再加上楚墨琛的背景,江家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江辰希更不會為了李麗瑜和他們對著干,這件事最後私底下就給解決了。而且還不用賠任何的醫藥費,就連道歉劉曉柔都沒有說,就是這麼任性。

出了警察局,李麗瑜就格外的委屈,心裡也很不舒服,對著江辰希發脾氣,「江辰希,我到底還是不是你的老婆了?我到底還是不是你們江家的媳婦了?我都被姓劉的打成這樣了,你們江家也不幫我出面解決?還連一句道歉都沒有,你們把我當什麼了?既然那麼不想和我過,那就離婚埃」

然而江辰希並沒有挽留她,「好啊,我就等你這句話了,趁著民政局還沒有下班,現在就去埃」

「江辰希」

劉鳳玲拉住他,恨鐵不成鋼的小聲說他,「江辰希,你今天就少說點行嘛。麗瑜,她今天受的委屈已經夠多了,你今天就乖乖的讓她一次行嗎?別忘了,她爸爸還是咱們公司的股東之一,萬一他爸爸撤資的話,江氏就徹底的垮了。」

然而,江辰希並不是什麼聽話的主,冷冷的說,「她活該,誰讓她沒事給人家下.葯的?要是今天袁燦彬和楚墨琛追究起來的話,江氏和李氏就成了明天的歷史了。李麗瑜,我是在幫你,你沒有感謝我就算了,你還在這裡跟我發脾氣?還有,今天這件事教訓你,以後整人的時候看著點來整,什麼樣的人該整,什麼樣的人不該整,心裡要有一個底,別到時候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江辰希也懶得和她廢話了,先走一步。

劉鳳玲牽著她,語重心長的和她說,「麗瑜,辰希也是為你著想為江氏和李氏著想,你就乖點別鬧脾氣了。走吧,就當自己倒霉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