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1章:你是他的絆腳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1章:你是他的絆腳石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和遠在國外度蜜月的唐糖視頻聊天,順帶把這幾天劉曉柔反常的表現都告訴了唐糖,唐糖聽了簡直就是不敢相信,「你說劉曉柔和李麗瑜打起來了?」

安然點頭,「是呀!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我也不敢相信劉曉柔變得這樣的彪悍,真的把李麗瑜給打慘了。」

唐糖驚呼了聲,「真的啊?」

「廢話。」

視頻里唐糖嘆息了一聲,「也許劉曉柔變得這樣強大對她對我們來說都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們可以不用在擔心她會被人欺負,對吧1

安然點點頭,「好了好了,我們不說劉曉柔了,說說你吧,預產期是什麼時候?」

「這個星期。」

「那就太好了。」

孩子依舊是安然心裡那道未癒合的痛,只是為了不讓唐糖發現,她強顏一笑,「哈哈哈,到時候我可以當乾媽了。」

唐糖怎麼會不了解安然,她輕輕的喊了一聲,「然然」

安然裝作一臉輕鬆的樣子,「嗯哼?怎麼了?」

唐糖弱弱的問道,「你沒事吧?」

安然還沒得及回答她的話,桃子就推門進來了,「怎麼了桃子?」

桃子說,「安小姐,楚老爺子來了,說要見你。」

安然稍稍一愣,指著自己驚訝的問道,「楚老爺子找我?」

結婚那麼久,楚老爺子從來就沒有主動要求和她見面,她也樂得清閑,為什麼現在就突然間想要見自己呢?這是安然百思不得其解的,但是她能夠隱約感覺到,楚老爺子這次找自己不會有什麼好事。

桃子點頭,「嗯,楚老爺子現在在少爺的書房等你。」

安然點頭,「知道了。」

桃子應了聲就先出去了。

安然轉頭對視頻里的唐糖說了聲,「不和你說先了,楚老爺子找我有事。」

「知道了。」視頻里的唐糖白了她一眼,千叮萬囑她,「我看楚老爺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你自己看著點來,別傻傻的吃虧,知道沒有?」

安然點頭,「我知道了。」

「比劉曉柔變精了,你反倒變傻了。」

安然,「」

「聽到沒有?」

安然沒好氣的應了聲,「知道啦,先掛了。」

「掛吧。」

安然掛了視頻,掀開被子準備去會楚慶懷。

書房裡,楚慶懷等得有點不耐煩,脾氣暴躁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問一旁正在收拾書房的桃子,「她人呢?」

桃子戰戰兢兢的回他的話,「我通知了少夫人了,估計很快就來了。」

桃子的話音剛落,安然就推門進來了。

「少奶奶」

楚慶懷冷厲的眼眸落在了她的身上,對她更是冷嘲熱諷,「你倒是挺會耍大牌的啊,還要我這個長輩來等你一個晚輩,你就這麼尊重老人的嗎?」

安然態度誠懇,「爺爺,我錯了,我下次會注意的。」

安然的話音剛落,楚慶懷就冷冷的打住了她,「誒,我可不是你爺爺,你別亂叫,我們家裡也從來沒有承認過你這個孫媳婦,只是我們阿琛一廂情願和你一起,我可從來沒有認你。」

桃子聽了楚慶懷的這番話都替安然感到憤怒,然而她就一個下人也不好說些什麼,反倒安然一點也不生氣,「桃子,你先出去吧。」

桃子應了聲,「好的,少夫人。」

桃子出去了,楚慶懷高傲的冷哼了聲,壓根不屑於看安然一眼。

安然也知道楚慶懷不喜歡自己,但是她也不生氣,面帶微笑,「爺爺,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對阿琛是真心的,我也會努力的讓你認同我」

安然的話還沒有說完,楚慶懷就冷漠的打斷了她的話,「安然,你別做夢了,我們楚家是一輩子都不會接受你這個孫媳婦的,除非我死了,否則你一輩子都進不了我們楚家大宅的門。」

熱情被楚慶懷這麼一盆冷水給潑了下來,心裡委屈,但是為了楚墨琛,她還是選擇啃下今天的委屈,依舊面帶笑容的問楚慶懷,「爺爺,我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但是我和楚墨琛結婚了已經是事實了,我愛楚墨琛也是事實,不知道爺爺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楚慶懷也不和她拐彎抹角了,直接開門見山跟她說,「安然,我也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沒意思。我今天過來的目的是很明顯我,我希望你能和阿琛離婚,他跟你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你只會是他事業上的絆腳石,我希望你能夠別那麼自私,離開他,你要多少錢我都答應你。」

安然也沒想到楚慶懷會這樣直白的讓她和楚墨琛離婚,簡直就是太倉狂了。

楚慶懷完全都不給安然說話的時間,直接就讓一旁的律師把支票拿出來,「王律師,把支票拿給安小姐,還有你準備好的離婚協議讓安小姐簽一下字。」

王律師從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張支票和一份離婚協議書,放在了桌子上,託了托眼鏡說,「安小姐,這一百萬是楚老爺子給你作為離婚的補償的。」

他打開離婚協議書,指著簽名處對安然說,「安小姐,在這裡簽上字,這一百萬就是你的。」

安然望著桌子上的一百萬和那份離婚協議書甚久,最後她走了過去拿起了桌面上的支票。

楚慶懷心裡冷笑,他就知道愛情和金錢,安然肯定會選擇金錢,在他的眼裡,沒有什麼事情是金錢解決不了的,所謂真摯的愛情在金錢面前都是浮雲。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年輕時,談過一個很愛很愛的女子,就像楚墨琛愛安然一樣深愛的女子,但是那個女子出生卑微,最後抵住他父親金錢的誘惑,拿著他父親的錢離開了自己,再也沒有回來過。

本以為安然會收下支票,誰知道她眼睛也不眨一下就把那張支票給撕碎了,向空中一拋,紙屑四處飛揚。

楚慶懷眸光一暗,「安然,你」

在楚慶懷的面前,安然不卑不吭的表達著自己對楚墨琛的感情,「楚爺爺,沒錯你那一百萬確實很誘人,但是我安然的愛情是你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我愛楚墨琛,跟金錢沒有任何的關係。就算是要趕我走也輪不到你,只要楚墨琛需要我,我就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有楚墨琛的地方,就有安然。」

「你」

楚慶懷被安然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憤怒的甩袖轉過身子,「安然,既然楚楚都已經知道真相了,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再去隱瞞你些什麼了,你和楚墨琛現在不離婚,以後也一樣會離婚。因為你父親曾害死了他的父親,你覺得你還會好意思跟他一起嗎?」

楚慶懷的話就像一道響雷一樣在安然的耳邊炸開,讓她微微有點站不穩,唇色微微發白,「你你在說什麼?」

楚慶懷轉過身來,望著她一字一頓殘忍的告訴她,「我說你好父親,害死了阿琛的父親,你父親害他們從小就失去了雙親,這樣夠清楚嗎?」

安然大受打擊,「不可能的,你騙我,你一定在騙我。」

楚慶懷是一點都不心疼安然,對她始終保持著冷淡的態度,「我有沒有騙你,你自己去問你的父親吧,他會告訴你的。」

安然整個人都軟坐在了地毯上,整個人感覺都獃滯了。

楚慶懷也不打算和她說太多,但是臨走時還是忍不住告訴她楚墨琛現在的處境,「安然,我勸你還是離開阿琛吧,你給不了他想要的,你只會是他事業上的絆腳石。昨天他為了你特意從機場跑回來,得罪了英國的客戶,現在人家已經跟時氏簽訂了合作的合同。還有現在董事會對阿琛很不滿意,都紛紛要求他下台。我們公司的業績也一直在下滑,在這樣下去,他也會徹底的完了,我希望你能夠為他考慮,現在能夠挽回公司,也只有跟時氏聯手合作,但是上次的訂婚宴上,他帶著你去拆檯子,你覺得人家時氏還會願意和我們合作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和阿琛離婚,這樣時氏才會考慮和我們公司合作。安然,你們真的不適合,你越是跟他在一起,你越是會害了他。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你聽或者不聽就看你了。」

楚慶懷說完帶著律師走了,桃子看見他們走了,才連忙推門進來,看到安然坐在地板上,桃子呀了聲,連忙扶起坐在地板上的她,「少夫人,大冬天的你幹嘛坐在地板上啊?你」

桃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安然就抱著桃子大哭,把桃子給活活嚇到了,「少夫人,你怎麼了?楚老爺子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呀?你先別哭啊,你把我心都哭碎了。要不我給少爺打電話,讓他現在回來。」

桃子說著就要起身去打電話,卻被安然給拉住了,「桃子,不要不」

桃子心都給她哭碎了,安然不願意打電話給楚墨琛,她也作罷,只能在她身邊安慰她,「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你不要把楚老爺子的話放在心上,少爺愛你就夠了。乖,不哭了」

「桃子,我好難受。」

桃子的眼淚差點滾出來,哽咽著說,「我知道我知道。」

「怎麼會這樣,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連老天都不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