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2章:我媳婦我自己承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2章:我媳婦我自己承認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晚上,楚墨琛回到家的時候並沒有在房間看到安然,他瘋了似的挨個挨個房間去找安然都沒有找到,剛好在大廳碰到桃子,拉住了桃子著急的問道,「桃子,少奶奶呢?」

「少奶奶她在後花園。」桃子還是沒忍住告訴楚墨琛,「少爺,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楚墨琛蹙眉,「什麼事?」

桃子欲言又止,就是就是」

桃子這是想說又不敢說,安然已經發話了,不能將這件事告訴楚墨琛,不然的話就要跟她絕交。

楚墨琛又是一個急性子,「你倒是說呀?支支吾吾幹什麼?」

桃子一臉為難,「少爺不是我不想說,是少奶奶不讓我說。」

只要是有關安然的事,楚墨琛神經的就會緊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你要再不說的話,我就把小黑給排到非洲去當執行總裁,到時候你們一年可能也見不到一次,你信不信?」

桃子,「」

桃子沒想到楚墨琛為了逼她說,都用小黑來威脅他了,很無奈她只能在愛情和安然之間,果斷拋棄了安然。

「少爺,是你叫我說的,不是我自己說的,到時候你別可跟少奶奶說是我自己說的,是」

桃子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就不耐煩的發話了,「你說嘛,別那麼多廢話行嘛。」

桃子被楚墨琛這麼一喝,乖乖的不在廢話說重點,「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下午楚老爺子來找少夫人了」

桃子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危險的眯起雙眸沉聲問道,「他來找她做什麼?」

「少爺,你讓我說完行嘛?」

「說。」

桃子把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楚墨琛,楚墨琛聽了沉默的一句話也不說。

越是沉默的人越是讓人家覺得害怕,桃子現在都是不敢隨便亂跟他開玩笑,弱弱的說了一句,「少爺,那個是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去忙了。」

開什麼玩笑,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免得禍及央池。

後花園,安然心裡一直在想著楚慶懷跟自己說的話,也沒敢去問安震,很怕聽到就是楚慶懷說的那樣,如果真的像楚慶懷說的那樣,她跟楚墨琛的愛情該何去何從?讓她放棄嗎?好像做不到,但如果不放棄的話,她又是他事業上的絆腳石,她該怎麼辦?她現在心裡是煩不勝煩。

安然想事情想得入神,就連楚墨琛來了也不知道,一邊在想事情,一邊在裁剪著那盆盆栽,然而那盆盆栽在給她剪下去的話都不成樣了。

楚墨琛都有點不忍心,但還是沒有勇氣上去,直到安然被剪刀剪刀了手,尖叫了聲,他才慌忙的跑了過去,握住她的芊芊玉手,心疼的吹了吹著,「疼吧?」

安然在那一刻,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掉了下來,緊緊的抱著楚墨琛,「阿琛,能不能不要離開我,我真的很愛你,我愛你都愛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楚墨琛被她突如其來的擁抱稍稍給嚇了一下下以外,他也緊緊的抱著安然,桃子把事情都已經告訴他了,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安然離開他,他又怎麼會捨得離開阿然呢?

眼淚悄然無聲的劃過他的臉龐,他親了親她的額頭向她保證道,「然然,你放心吧!我是不會離開你的,那裡有安然那裡就有楚墨琛,不管以後你在哪裡我又會在哪裡,但請你記住,那是誰的楚墨琛,那是安然的楚墨瑁」

第二天,楚墨琛直接就殺回去找楚老爺子了,而且還是氣勢洶洶的那一種,正巧他和楚楚還有時微琳在用著早餐。

時微琳見到他萌動春心害羞到不行,雖然被楚墨琛當眾像耍猴子一樣耍了一次,但都抵擋不住她愛他的心。

這些小心思楚慶懷怎麼會看不見呢?時微琳越是喜歡楚墨琛,他越是開心,這樣更有利於時氏和楚氏兩家人的合作。

楚老爺子心裡是知道楚墨琛今天殺過來的原因,但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招呼他過來吃早飯,「阿琛,你來的剛剛好,來嘗嘗微琳的手藝,可好吃了。」

時微琳臉色一紅,嬌嗔了一句,「爺爺」

楚老爺子開懷大笑,「瞧你這小丫頭片子,都是自己人了還害什麼羞?」

楚墨琛不但不領情,正眼都不賞她一眼,還潑了時微琳一臉冷水,「不好意思哦,我可沒有這個膽子吃這東西,我怕有毒。」

時微琳臉色當場就變了,楚老爺子趕緊厲喝他,「楚墨璞

楚墨琛素來我行我素,一點都不畏懼楚老爺子,「我實話實說。」

時微琳一秒變委屈,楚楚也覺得哥哥太過分了,忍不住也說了句,「哥哥,你說你不吃就不吃嘛,你為什麼非要說話那麼難聽呢?」

楚楚陷害安然的事情,楚墨琛一直心裡都有點耿耿於懷,現在又在幫時微琳說話,楚墨琛自然也不會跟她客氣,「楚楚,你閉嘴,上次害你嫂子的事情,我還沒跟你計較呢,你少在這裡瞎搗亂。」

被楚墨琛這麼一說,楚楚心裡也委屈,不說話就不說話。

時微琳覺得格外的難堪,她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臉色不善的給楚慶懷說了一聲,「爺爺,我先走了,改天再來拜訪你。」

眼見時微琳要走,楚慶懷趕緊站起來留著時微琳,給她解釋說,「琳琳,你先別生氣。阿琛他不是這個意思,你給點時間爺爺跟他好好談談好不好?」

「不用了。」時微琳態度堅硬。

楚慶懷冷汗都急出來了,狠狠的瞪了玄關處楚墨琛一眼,一直留著時微琳不斷的解釋,「琳琳,你真的千萬別生氣,你要知道阿琛的父母死的早,所以他的性格有點古怪,你千萬別放在心上。」

時微琳態度稍稍有點動搖,楚慶懷果斷無恥的繼續有多可憐說多可憐,硬生生的從眼睛里擠出幾滴眼淚,擦了擦,「琳琳,你也知道爺爺一個人帶大他們兩個人不容易,年輕時疏忽了對他們兩兄妹的關心,才會導致現在阿琛目中無人,都是爺爺的錯。」

楚慶懷說罷還想狠狠的甩自己耳光,還好被時微琳給攔住了,「爺爺,你別這樣,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也沒有怪阿瑁」

楚慶懷緊緊的握住時微琳的手,「好孩子好孩子」

這逼裝的楚墨琛都忍不裝啪啪啪的」拍起了手,楚慶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眼神告訴他,千萬別亂搗亂。

然而,楚墨琛並不是聽話的主,冷嘲熱諷,「太他媽的感動了,爺爺你要是不去當演員真是太浪費了,中國就是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楚慶懷被楚墨琛氣得惱羞成怒,「楚墨璞

突然心臟一陣絞痛,他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一手撐著桌子,「楚墨琛,你你這是這是要把我氣死對不對?」

楚楚見況趕緊上前扶住了楚慶懷,苦苦哀求著楚墨琛,「哥哥,我求你不要在這樣對爺爺了行嗎?爺爺把我們養那麼大,他也從來沒有奢望過什麼?是,他雖然有時候做的事情會很過分會讓人覺得很不理解,但是你能不能換位思考一下,他做的那麼多事情不都是為我們好嗎?試問天下有哪個做長輩的不想自己的孩子過得好?哥哥,你自己扣心自問一下,為了安然,你到底要傷害爺爺到什麼樣的程度,你才會開心?你是不是想要看著我們唯一的摯親也隨著我們的爸爸媽媽去,你才會高興?」

楚楚說到最後眼淚嘩的一聲就掉下來了。

「楚楚」

楚慶懷被楚楚的這席話給深深的感動,心裡也格外的安慰,至少有一個人是理解他的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然而楚墨琛並不以為然,冷笑了一聲,「為我們好?跑去我家讓安然和我離婚也是為了我好?讓我娶一個不愛的人也是為了我好,那我還真對不起不能理解這所謂的愛。」

「哥哥」

看三爺孫吵得面紅耳赤,一旁的老管家都忍不住發話了,「少爺,請容許我這個局外人說一句公道話。老爺他這些年過得真心的不容易,一屎一尿的將你和小姐給拉扯大,又是當媽又是當爸的,我覺得你」

老管家的話還沒說完,楚老爺子愛面子的打斷了他的話,「老管,你不用再說了,他要怎麼想我就隨他怎麼去想我,我楚慶懷對得起天地良心。」

「老爺」

楚慶懷的厲喝了聲,「我讓你別說就別說。」

他的心臟已經疼得不行了,但是就是愛面子,不肯在楚墨琛的面前示弱。

楚墨琛心裡是知道楚慶懷此刻心臟肯定難受,但是他和楚慶懷一樣愛面子,不肯示弱,「我也不想和你在這裡廢話,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去找安然的麻煩,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還有我自己的媳婦不需要任何人承認,我楚墨琛還有民政局承認就可以了,就算全世界都不認她,哪又有什麼關係?」

他說完霸氣的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你」

楚慶懷最後心臟受不了,整個人暈了過去。

「爺爺/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