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3章:固執的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固執的老頭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慶懷被送進了醫院,醫生確診出來,楚慶懷動脈嚴重硬化,心臟衰竭,血管堵塞將近百分之七十五,建議他馬上做心臟搭橋手術。

聽醫生說要進行手術,楚楚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還在被她身邊的時微琳給穩住了,「楚楚,你還好嗎?」

「我沒事。」楚楚無力的搖搖頭,「醫生,手術風險大嗎?」

醫生給她解釋說,「心臟搭橋手術風險有很多,和病人的年齡,身體狀況都有關,也和選擇的手術方法有關。心臟搭橋手術風險有重要臟器功能不全或衰竭可能,急性心肌梗塞可能,心律失常等。心臟搭橋手術的風險的不高,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五。所以,楚小姐你大可以放心。」

雖然醫生說得那麼多,她一句也沒聽懂,但是聽到醫生說手術率成功很高,她也放心多了,「那什麼時候可以動手術?」

醫生一臉嚴肅,「為了防止動脈繼續硬化,建議越快越好,因為楚老先生血管堵塞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七十五了。」

「謝謝醫生,我會和他好好商量的。」

「不客氣,那我就不打擾楚小姐了。」

醫生前腳剛走,楚傾凱剛下飛機,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了,抓著楚楚的手著急的問道,「爺爺他現在怎麼樣?人在哪裡?」

楚楚說,「醫生幫他穩住了病情,他現在沒有什麼事。」

聽楚楚這麼說,楚傾凱懸在懸崖邊的心也稍稍鬆了口氣,喃喃自語,「那就好那就好,都快把我心臟病給嚇出來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但是」

聽到楚楚又說了但是,楚傾凱的心又被重新懸挂在了懸崖邊,眉心緊皺問道,「楚楚,你倒是別說一半不說啊,姑姑心臟不能隨便亂嚇埃」

楚楚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她說手術的事情,「醫生說醫生說」

楚傾凱眉心緊皺,催促著楚楚,「醫生說什麼,你倒是說啊?」

楚楚怕楚傾凱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她說,「姑姑,我跟你說,希望你不要那麼激動可以嗎?」

楚楚這麼說,楚傾凱隱約能夠感受到這件事的重要性,她深吸了口氣,「楚楚,你說吧。」

楚楚這才把醫生的話,完完全全的陳述一遍給楚傾凱聽,「姑姑,醫生說爺爺他冠狀動脈嚴重硬化,心臟衰竭,血管堵塞將近百分之七十五,建議他馬上動手術。」

楚楚的話猶如一道響雷在楚傾凱的耳邊炸開,頓時頭疼不已,「怎麼會這樣?你爺爺他身體不是一向都很好的嗎?怎麼突然間那麼嚴重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手術的風險到底大不大?」

楚楚將楚慶懷和楚墨琛發生爭執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楚傾凱,「事情就是這樣子,然後爺爺就暈倒了,送來就確診了出來了。醫生雖然說風險不大,但是沒有哪個手術是沒有風險的。」

提起哥哥楚墨琛,楚楚格外的心寒,「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哥哥會變成這樣子,為了一個女人,可以這樣的對待爺爺,如果爺爺有什麼事的話,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楚楚說著說著眼淚都滾出來了,楚傾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她說,「楚楚,你先不要哭。關於你說的這個問題,我會好好的找你哥哥談一談,我們現在進去看看爺爺怎麼樣吧。」

楚楚擦了擦眼淚,點點頭。

中午的時候,楚慶懷就醒了,楚傾凱把他現在的身體情況都告訴了他。然而,他卻執著著不願意動手術。

楚楚是把眼淚都急出來了,「爺爺,你怎麼那麼固執呢?你現在血管已經堵塞了百分之七十五了,再不做手術會死人的,你懂嗎?」

然而楚慶懷態度非常的僵硬,說不做就是不做,「我說了,我不做手術就不做手術,你們都別在這裡浪費口水了,我要求出院,馬上立刻就要出院。」

「爺爺」

楚楚還想說什麼都楚傾凱攔了下來,楚楚是一臉著急啊,然而楚傾凱用眼神告訴她,這件事情讓我來處理,楚楚才作罷。

楚傾凱走了過去跟他說,「爸,你不要再那麼固執了好不好?我特意從網上查了一下心臟搭橋手術,這個手術的風險並不大,國內心臟搭橋手術成功率達到97%-98%,你到底在顧慮些什麼?何況現在科技又這樣的發達,是不是?」

楚楚連忙附和楚傾凱,「對呀對呀,爺爺!醫生說了,手術的風險不大,你不用太擔心,心態放鬆一點,沒事的。」

楚慶懷傲嬌的嗯哼了聲,表示一點都不相信兩人的話,「你們兩個別真當我是傻的,就算是小的手術也一樣會有風險,再說了,現在是要在我心臟劃一刀,可不是鬧著玩的,分分鐘上了手術台就下不來了,我才不要做手術呢。」

「爺爺/爸」

楚慶懷風輕雲淡的揮揮手,打住了兩人,「你們兩個都不用再說了,我說了我不動手術就是不動手術。死就是死,反正我做好了手術,楚墨琛那個臭小子也一樣會把我給氣死的,做了還不是一樣白做,何必浪費那幾十萬。」

楚慶懷固執的讓兩人都拿他沒辦法,時微琳這才發話,「爺爺,這樣吧,我們來商量一下怎麼樣?」

楚慶懷想都沒有想揮揮手就拒絕了時微琳的談判,「琳琳,你不用再說了,我說了不動手術就是不動手術。」

時微琳知道楚慶懷的軟肋在哪裡,「那如果說你要是動手術了,我讓爺爺考慮和楚氏合作呢?你覺得怎麼樣?」

楚慶懷眼睛一亮,但還是忍住了,「行了行了,琳琳你什麼都不用說,我也不是說非要你們時氏和我們公司合作,顯得我們楚家就像在利用你一樣。」

時微琳連忙解釋說,「爺爺,我我不是這樣的意思,我是」

時微琳的話還沒說完,楚慶懷就打斷了她的話,「琳琳,你什麼都用說了,也不用解釋了。你們不就想我動手術嗎?可以啊,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眾人眼睛一亮,「什麼條件?」

只要楚慶懷願意動手術,就算是需要天上的月亮,他們都會相辦法摘給他。

楚慶懷很嚴肅跟他們說條件,「想讓我動手術可以,但是讓楚墨琛親自來叫我,我就動手術,不然的話一切都免談。」

楚慶懷現在和楚墨琛的關係鬧得那麼僵硬,叫楚墨琛來求他動手術,這不是明顯的車溝里翻船嗎?這不是明顯的為難他們么?

「爺爺」

楚慶懷很明顯不想再說這個問題了,被子一掀人一躺被子一蓋,「行了,不用再說了,讓楚墨琛那臭小子來給我說。」

楚楚還想說什麼,楚傾凱拉住了她沖她搖了搖頭。

出了病房,楚楚皺著眉心問道,「姑姑,你剛才為什麼不讓我說嘛?以現在哥哥和爺爺的關係鬧得那麼的僵,你覺得哥哥會拉下這個臉來求爺爺動手術嗎?那簡直就是鐵公雞下蛋,沒指望。」

一個楚慶懷本來已經讓楚傾凱的頭夠大了,現在又來一個楚墨琛,楚傾凱那叫一個頭兩個大,她從下飛機都沒有好好休息,疲憊的揉了揉眉心說,「行了楚楚,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你哥哥那邊我會找機會和他好好的談一談的,你折騰了一個早上,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楚楚還是不放心,「可是」

「別可是了,回去吧。」

最後楚楚很無奈的被楚傾凱給趕回去了。

晚上,楚傾凱就把楚墨琛給約了出來。

楚墨琛先到的餐廳,楚傾凱隨後就到了,優雅的微微一笑,「阿琛,等了很久吧?」

楚墨琛搖搖頭,淡淡的說,「沒有,我也是剛剛才到,姑姑請坐。」

楚傾凱拉開凳子,簡單的點了一份牛排,「謝謝你。」

「不客氣,女士請稍等。」

服務員一走,楚墨琛直接開門見山問道,「姑姑,你今天找我出來不單單是要和我吃個晚飯那麼簡單吧?有什麼事,我們直接開門見山說吧,不用拐彎抹角了。」

楚墨琛的態度不冷不熱,楚傾凱也沒有生氣,還一臉優雅的微笑打趣道,「怎麼?難道現在姑姑約你出來吃個晚飯都是有企圖的了?難道姑姑從大老遠回來,想見一見我的好侄子,都不能邀請你吃一個飯了?嗯?」

楚墨琛抿唇,淡淡的說,「我不是這樣的意思,姑姑你別誤會。」

楚傾凱一笑,「開玩笑的啦!姑姑這次找你出來,就想了解一下,你和你爺爺到底怎麼一回事。」

提起楚慶懷,楚墨琛的臉色忍不住一沉,「姑姑,如果你今晚是來幫爺爺做說客的話,那我覺得這飯我們沒必要在吃下去了,我們也沒必要在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