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4章:和她離婚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4章:和她離婚吧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說完起身就要走,剛踏出幾步就被楚傾凱給叫住了,「楚墨琛,你給我站祝」

楚墨琛乖乖的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不敢走。

楚傾凱沉聲說,「坐下。」

楚墨琛內心掙扎了下,最後還是選擇回去坐了下來,對楚傾凱的態度不冷不熱,「姑姑,我尊重你,所以我才選擇坐下來和你好好的吃這一餐晚飯,但是如果你要是來幫爺爺說好話的話,那就算了。」

楚傾凱是想破腦子也想不通為什麼楚墨琛會這麼的不想提起楚慶懷,「阿琛,你和你爺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楚墨琛冷笑,「沒有。」

「那你能告訴姑姑,你為什麼這麼不想提起你爺爺嗎?」

楚墨琛一臉高冷,「沒有,就是不想提起他。」

楚傾凱的耐心也被他給磨完了,「阿琛,姑姑也不想你在這裡跟你磨來磨去了。是,可能你爺爺有時候做事情會很過分,傷害了安然。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還是你的爺爺。何況」

見楚傾凱欲言又止,楚墨琛又高冷的扔下一句,「姑姑,你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

楚傾凱望著楚墨琛,把楚慶懷的病情告訴了他,「你爺爺現在患有嚴重的動脈硬化,心臟衰竭,血管堵塞已經達到了75%,醫生要求他動手術,不然的話很容易會出事的。」

說對楚慶懷沒有感情那是假的,聽楚傾凱這麼一說,楚墨琛的第一反應便是,「為什麼會這樣子?爺爺身體不是一向都挺好的嗎?」

楚傾凱說,「我就知道你和你爺爺一樣,都是嘴硬,其實你也是很關心你爺爺的對不對?」

楚墨琛不承認也不否認,楚傾凱也不生氣,「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你爺爺動手術」

楚傾凱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搶在了前頭說,「那就做啊,不做等死嗎?」

「你先聽我講完。」

「講吧。」

楚傾凱接著說,「你爺爺的脾氣你也知道,他很固執,他現在不肯動手術,他就是怕上得了手術台,下不來。」

楚墨琛傲嬌的嗯哼了一句,「固執的老頑童。」

「對,固執的老頑童。他不肯動手術,我和楚楚勸他,好說歹說都沒有用,他就是都不肯。你爺爺最疼愛你,也最聽你的話,我沒有辦法才」

楚傾凱不說,楚墨琛也知道她想表達什麼,抿唇淡淡的說了句,「我知道了,我明天再去看看他。」

楚傾凱點頭,嘆息了聲,「吃飯吧。」

第二天,楚墨琛開完了會就直接上醫院看楚慶懷去了。

楚墨琛推門進來,楚慶懷在看報紙,楚楚在旁邊陪著他。

楚楚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哥哥」

楚墨琛淡淡的嗯了一句。

楚慶懷看到楚墨琛來了,略有點詫異,但是又格外的傲嬌嗯哼了一句,把身子傲嬌的一扭不理他,接著看報紙。

楚楚拉了拉楚慶懷,「爺爺,哥哥都來看你了,你就那麼傲嬌了。」

楚慶懷就是不理就是不理,楚楚是拿他沒辦法。

楚墨琛讓楚楚起來,楚楚從凳子站了起來,千叮萬囑他,「哥哥,爺爺心臟不好,你千萬不要去刺激他。」

楚墨琛淡淡的點頭,「知道了,你先出去一下吧。」

楚楚點頭,臨走前還不忘回頭叮囑他,「記住,千萬別刺激他。」

「知道了。」

楚楚出去了,楚慶懷這才不緊不慢的放下了報紙,一臉不在乎冷哼了一句,「你來幹什麼?你眼裡不是除了你的媳婦,沒有我這個爺爺了嗎?」

楚墨琛也不和他冷嘲熱諷,直接進入主題,「爺爺,我也不和你拐外抹角了,姑姑和我說了你的病情了」

楚墨琛的話還沒說完,楚慶懷就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喲,你還在乎我這個爺爺的生死嗎?你最在乎的人不應是姓安的嗎?還來管我這個老頭幹嘛?」

換成以前的話,楚墨琛早就和他吵起來了,但是考慮到他的心臟不好,他只好忍讓他,「爺爺,我沒在和你開玩笑。」

楚慶懷嗯哼了一句,「我也沒在和你開玩笑,你完全可以不用管我生死。」

楚墨琛聽到楚慶懷的這番話很是生氣,語氣稍稍也有點不好,「你是我爺爺,我怎麼能不管嗎?」

門外的楚楚聽到了動靜,馬上推門進來問道,「怎麼了?怎麼了?怎麼吵起來了?」

楚墨琛不冷不熱的對她說,「沒事,你先出去,我不會和這個老頑童吵的。」

楚慶懷嗯哼了一句,「你才老頑童。」

楚楚眉心皺了皺,「爺爺」

「楚楚,你出去先。」

楚楚很無奈,「好吧,好好說,有什麼事叫我。」

楚墨琛點頭。

楚楚再次出去了,楚墨琛的好脾氣被楚慶懷給磨掉了,沉聲問,「爺爺,你到底怎麼樣才願意動手術,我沒在和你開玩笑。」

楚慶懷很是固執,「我不動手術。」

楚墨琛說服自己一定要冷靜,好怕自己一個衝動把楚慶懷給打死,他深吸了口氣,「你說吧,你到底怎麼樣才願意動手術,只要你願意動手術,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

楚慶懷斜昵了他一眼,「真的什麼都答應我?」

楚墨琛耐心全無,「真的,別廢話,趁著我還沒後悔。」

楚慶懷也沒有在得寸進尺,「想讓我動手術很簡單,你馬上和安然離婚,娶」

楚慶懷的話還沒說完,楚墨琛就沉聲打斷了他,「你做夢。」

楚慶懷攤攤手,一臉無所謂,「你不答應我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到時候眼睛一閉也看不見你和她好,多安逸。」

楚墨琛眯起雙眸,「你這是在威脅我?」

楚慶懷趕緊否認,「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我可沒有威脅你,你離不離婚都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正如我做不做手術也和你沒多大的關係。」

不管楚慶懷怎麼說,楚墨琛就是不肯妥協,「做不做手術隨便你,我是不會和安然離婚的。」

楚墨琛說完拂袖離開,楚楚看到楚墨琛臉色不好的走了,連她叫他都沒有理,她知道肯定就是談崩了。她連忙推門進來問道,「爺爺,你到底和哥哥說了些什麼?哥哥的臉色怎麼那麼差?」

楚慶懷一臉無辜,「我沒有和他說什麼呀,我能和他說什麼呀,你脾氣怪,怪我咯?」

楚楚,「」

「爺爺」

下午楚傾凱過來探望楚慶懷的時候,楚楚就把中午楚墨琛過來看望爺爺兩人談崩了的事情,告訴了楚傾凱。

望著沉睡的楚慶懷,楚楚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眉心緊皺問道,「姑姑,現在怎麼辦?哥哥又不肯妥協。」

楚傾凱頭頭大了,揉了揉眉心,「容許我想想辦法。」

楚楚也知道最近出了很多事情,公司上事情再加上楚慶懷的事情,她也知道整個家就楚傾凱在撐著,她和楚傾凱之間因為之前的事情還有一層隔閡,想主動關心她,她又說不出口。

楚傾凱看楚楚一直在望著自己,蹙眉問道,「怎麼了?有話想和我說?」

楚楚紅唇輕齒,最後搖搖頭,「沒事。」

安然最近心情也不怎麼好,因為公司出了點問題,楚墨琛根本現在抽不出空來陪她,他只能拜託劉曉柔來陪安然,只要把安然交給劉曉柔,他才放心。

楚墨琛給劉曉柔打電話問安然的情況,「曉柔,安然和你在一起嗎?」

劉曉柔望了身邊的安然一眼,「嗯哼,怎麼了?」

「沒事,我就看看她有沒有和你一起,我怕她一個人悶在家裡。」

劉曉柔說,「行啦行啦,安然和我一起你放心吧。」

「恩,我還有個會議,先不和你講,掛了。」

劉曉柔應了聲,就掛了。

剛掛了電話,袁燦彬又來電了,劉曉柔劃下接聽,沒好氣的說,「袁燦彬,你一天到晚吹魂啊?能不能歇著點?一天打十幾個電話,全他媽都是跟我說廢話,我長那麼大還怕我丟了嗎?」

袁燦彬,「」

「我現在真的沒有空理你,等我回來再和你說吧,先掛了。」

袁燦彬,「」

袁燦彬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劉曉柔像風一樣的速度掛了電話了。

瞿文問道,「怎麼樣?曉柔怎麼說?」

袁燦彬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老子一句話都沒說出去,你還問我她說了什麼?媽,你要是想人家你就給她打電話唄,你一天讓我給她打那麼多電話,她都覺得我煩了。」

瞿文,「」

安然一天到晚心情悶悶不樂,劉曉柔是見了都心疼,停了下來扳著她的肩膀問道,「然然,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是不是你和楚墨琛的感情出了問題?你別不說話,你不說話我怎麼幫你呢?對不對?」

安然眼神空洞的望著劉曉柔,委屈的眼淚都在眼眶打滾,「曉柔」

看到這樣的安然,劉曉柔都不好再說她什麼了,抱著她掃了掃她的背脊,「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你不想說就不說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