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5章:難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5章:難抉擇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劉曉柔,心裡也舒服了好多,不像剛才那樣憋得慌。

聽安然說完后,格外的心疼她,「那你現在怎麼辦?還是說你決定成全他和別人,放棄你們的感情?」

劉曉柔的話音剛落,安然連忙搖搖頭,下一秒格外的悲哀,「我怎麼會捨得成全他和別人,我這樣的愛他,我愛他都愛到不知道該怎麼辦?」

安然的這些話也深深的觸動著劉曉柔的心,曾幾何時她也跟安然一樣深愛著一個人,直到現在想起心裡還會隱隱的疼。

劉曉柔還沒來得及發話,安然就握住她的手一臉哀愁的求救她,「曉柔,你說我該怎麼辦?你說我要是留著他,不管他的生死的話,我會不會顯得太自私了?但是放開他,我又捨不得。我不想跟他離婚,真的一點都不想,我無法想象我和他離婚了,我到底會怎麼樣?」

劉曉柔說,「那就不離婚啊,那就不要離開啊,好好生活啊,多簡單的事。」

然而安然並不像劉曉柔一樣考慮的那樣的簡單,她有好多的事情需要顧慮到,「曉柔,你知道嗎?我特別的不想看到阿琛和他爺爺反目成仇,我更不想看到阿琛這樣的辛苦。只要我們離婚了,時氏才會出面幫助楚墨琛,你知道嗎?」

劉曉柔問,「所以,你這幾天就選擇遠離楚墨琛?」

安然點點頭,也不打算隱瞞,「恩,我想他應該會明白的。」

「安然,你是豬嗎?」劉曉柔對她是恨鐵不成鋼,「在這個節骨眼上了,你還這樣子?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你要捨不得就好好的和他過日子,要麼你就離婚,成全他和別人。」

安然表示好傷心,「曉柔,連你都讓我放棄。」

劉曉柔大喊冤枉,「冤枉大姐,我可沒叫你放棄你們之間的感情哈。我我會給你氣死,我都不知道你這樣杞人憂天做什麼?楚墨琛讓你相信他,那你就應該相信他會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好埃再說了,他現在這種情況,你想得不應該才對啊,他現在最需要人陪他度過難關,而你那個人是你,你懂嗎?不是別人,你懂啊?安然,你特是豬嗎?」

安然也覺得劉曉柔說得有道理,楚墨琛現在應該可以說是一個人孤身奮戰,而她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不應該是想著離開,而是應該陪他度過難關,安然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

劉曉柔也看得出來安然應該是想通了,沒好氣的問道,「你現在想通了沒有?」

安然點頭,「嗯吶,也許你說得對,我不應該在他需要我的時候,選擇離開。」

「會這樣想就對了。」劉曉柔欣慰的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顱,沒忍住白了她一眼,「我以為多大的事呢,都快把我肚子給餓慘了。」

安然,「」

「現在我們可以吃飯了嗎?」

「吃吧吃吧。」

劉曉柔歡呼了聲,連忙招手,「服務員,點餐。」

就在這個時候,安然的電話響起來了,來電顯示——楚傾凱。

劉曉柔問了句,「誰啊?」

「我姑姑。」

「哦,那你接吧。」

安然劃下接聽,「喂,姑姑。」

「安然啊,你現在在哪裡?」

安然望了一眼劉曉柔,「我現在在吃飯,怎麼了?」

「我有點急事想和你說一下,你現在方便出來嗎?」

安然蹙眉,「怎麼了?」

「我們出來再說好嗎?」

聽楚傾凱說是急事,安然也不敢怠慢,「好吧,一會兒見。」

掛了電話,劉曉柔就問道,「怎麼了?你姑姑找你有事?」

安然抿唇點頭,「嗯,不好意思啊曉柔。」

劉曉柔風輕雲淡的揮揮手,「沒事,你要是有急事你就先走,我等一下讓袁燦彬過來陪我吃燭光晚餐也不錯。」

聽劉曉柔這麼一說,安然也放心多了,拿上了包包站起來和她道別,「那我先走咯。」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

「恩好」

安然一走,劉曉柔就給袁燦彬打電話,電話響了兩聲就通了,「喂,袁燦彬你現在在哪裡?」

電話里,袁燦彬是格外的欠揍,「喲,吹什麼風,把劉小姐給吹來了?」

劉曉柔現在性格就像風一樣的女子,「少他媽廢話,馬上過來紐西蘭西餐廳,掛啦1

劉曉柔壓根都不給袁燦彬說話的機會,再次像風一樣的速度掛了電話。

袁燦彬,「」

袁燦彬沒忍住罵了一句,「靠,該死的女人!!!1

一旁的瞿文聽到了問道,「怎麼了?又是誰惹你?」

袁燦彬沒回答瞿文繡的話,撿起沙發上的外套,帥氣的一披,把頭髮一甩,「爸媽,我約會去了,你們兩老也好好的恩愛一下。」

袁氏夫婦,「」

袁燦彬一走,瞿文沒好氣的罵了他一句,「簡直就是有異性沒人性。」

袁鋼沒忍住頂嘴,「這不是正好你是想要的結果嗎?」

瞿文涼涼的來了句,「袁鋼」

袁鋼果斷乖乖的閉上嘴巴。

楚傾凱約安然在星巴克咖啡見面,她比安然先到。

安然隨後就到了,「那個姑姑,不好意思啊,來晚了,路上有點堵車。」

楚傾凱和藹一笑,「沒關係,我也是剛來,請坐。」

安然拉開椅子坐了下去問道,「姑姑,你找的我那麼急,是不是家裡發生了什麼急事。」

提起楚慶懷病了事,楚傾凱都不好意思傷害安然。楚墨琛現在誰的話都不聽,就聽安然的,她是實在沒有辦法才找安然出來談的。

看到楚傾凱欲語還休的樣子,安然就開口說,「姑姑,我們現在都是一家人了,你要有什麼事的話,就直接跟我說吧,這沒什麼的,能幫忙的話我一定會幫忙的。」

楚傾凱想了想,一咬牙說,「那個安然,你別怪姑姑。」

安然微微一笑,「姑姑,瞧你說什麼話,我怎麼怪你呢。」

楚傾凱望著安然,這樣單純善良的女孩子,她還真不舍德傷害她,但是又不得不去傷害她,「然然,我知道阿琛的爺爺對你的態度一向都很不好,但是他不管怎麼樣都還是阿琛的爺爺,也是一手將他們兩姐妹拉扯大的,我」

楚傾凱的話還沒說完,安然大概也知道楚傾凱想表達什麼了,好心情瞬間不翼而飛,心裡明明很難過,卻還要在楚傾凱的面前裝作什麼事都沒有,「姑姑,我知道爺爺很不容易。所以,你想說什麼你就直接說吧,不要和我拐彎抹角了。」

為了讓楚慶懷動手術,楚傾凱也只好當這個壞人了,「安然,你爺爺他現在患有嚴重的冠狀動脈硬化,心臟衰竭,血管堵塞達到75%,醫生建議他馬上動手術」

楚傾凱的話還沒有說完,安然問道,「為什麼會這樣子?爺爺的身體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

楚傾凱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聽到楚慶懷生病了,安然心裡也難受,平靜的問道,「那姑姑今天約我出來是什麼意思?」

楚傾凱握住安然手,無助的求她幫助,「你爺爺現在不肯動手術,唯一能夠讓他動手術的辦法就是阿琛要像他妥協,不然的話他也只能等死,他現在是葯也不肯吃。姑姑是沒有辦法,才」

楚傾凱是沒有臉面再說下去,她也不捨得傷害安然,但是她沒辦法不去傷害她。

安然沉默不說話。

楚傾凱知道安然此刻心裡肯定很難抉擇,「安然」

沉默了許久的安然,終於輕聲發話了,「姑姑,你想我怎麼做?」

「幫我勸阿琛,可以嗎?」

一路上,安然腦海里都在閃現著楚傾凱的話,以至於過馬路的時候,也沒有注意是紅燈,就想闖過去,好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被人給拉住了。

安然回過頭來,「是你?」

眼前的男子是安然大學時的學長宋松,也是喜歡了整整一個大學季,無奈安然只鍾情於楚墨琛,後來聽說他出國了,兩人就沒有在聯繫了。

「安然,好久不見。」

他說完這句話后,安然就昏昏欲墜,視線開始模糊。

「安然」

安然最後暈了過去。

宋松送她上了醫院,醫生告知他,安然已經有了身孕一個多月,他整個人心都碎了一地。

「謝謝你啊,醫生。」

「不客氣。」

推開病房的門,安然已經醒過來了,她的氣息還很弱,「我我怎麼了?」

宋松也沒有瞞她,「醫生說你懷孕一個多月了,恭喜你埃」

說這話的時候,宋松的心裡是在滴血的。時隔那麼多年原本以為不再愛了,當真的再次遇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他還是這樣的愛著安然。然而,安然已經和別人育有孩子了,他能不心碎嗎?

安然簡直不敢相信,雙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幸福的眼淚奪眶而出,「我有了孩子了?」

宋松點頭,「嗯,一個多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