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7章:濃烈的危機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7章:濃烈的危機感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聽說安然進醫院了,連股東大會都顧不上開,就跑去醫院找安然了。對此股東們表示非常的憤怒,這件事也傳到了楚慶懷的耳里,直接把楚慶懷氣得直接捂住心臟,「這這個不孝的兔崽子,現在都只要美人不要江山了。」

楚楚見況趕緊上前安撫楚慶懷的情緒,「爺爺,您先別激動,小心您的心臟。」

楚慶懷勃然大怒,「我能不激動嗎?這兔崽子到底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死活?到底有沒有想過公司上上下下那麼多人的死活?簡直太不像話了。」

楚楚也知道這次哥哥做得有點過分,也沒敢給他說好話。

楚慶懷是越想越氣,決定去找楚墨琛理論,「不行,我得去找那個臭小子要個說法。」

楚慶懷拔了針管,掀開被子就要下床,楚楚和來給他報告公司情況的小李著急了,都異口同聲的說,「爺爺/楚老先生,你這是要幹嘛?」

楚慶懷理直氣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一個病人,「我要楚墨琛,誰都別攔我。」

「爺爺」

楚楚還沒來得及說話,楚慶懷就打斷了她,「楚楚,你別說話,我今天就到底是姓安的重要還是我們楚家重要,我今天就要你哥哥做一個選擇。」

楚慶懷很是固執,她和小李攔他都攔不住,楚楚著急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爺爺,你別這樣」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楚傾凱推門進來了,楚楚見到楚傾凱就像見到活菩薩一樣,趕緊上前馬不停蹄的給她說道,「姑姑,你來得正好,你快勸勸爺爺。」

楚傾凱望了他一眼,蹙眉問道,「怎麼了?」

楚楚給她解釋說,「爺爺說要找哥哥要一個究竟,說都說不聽,攔也攔不祝」

楚傾凱聽不太懂楚楚說得什麼意思,「什麼意思啊?」

楚楚哎了聲說,「你叫小李給你說吧。」

楚傾凱目光落在了小李的身上,「小李,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李把這幾天公司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楚傾凱,「事情就是這樣子。」

楚傾凱一聽頭都大了,「這孩子。」

楚慶懷冷哼了聲說,「是吧,你也覺得阿琛那個臭小子不像話了吧?你說你說,一個上市公司的總裁,會議開到一半說不開就不開,是不是太不像話了?我就說安然是一禍水,遲早害死阿琛,他們必須離婚。」

楚慶懷的態度非常的堅定,就是一定要楚墨琛和安然離婚。但是有一句俗話這麼說,寧教人教兒,也莫教人分妻。楚傾凱保留中立的態度,離不離婚她說了不算,要楚墨琛說了才算。

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楚傾凱自己都有點吃不消,疲憊的揉了揉眉心,「爸,他們之間的事就讓他們自己去做決定吧,我們也不要干涉太多了。還有,公司上的事情,你就不要去管那麼多了,既然你都放手讓阿琛去接手公司,那你就應該相信他能夠處理好。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養脖

楚傾凱的話還沒講完,楚慶懷憤怒的搶話,「還養什麼病啊,把病養好了,看他把我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給敗了,那我寧願去死了算。」

「爺爺」

「爸」

楚慶懷打住了兩人,「你們都不用多說了,這個手術我不做了。」

楚楚把楚傾凱叫了出來,有口難言,「姑姑」

楚傾凱知道楚楚有話想說,「楚楚,你有什麼話想說,你就說吧,別不好意思。」

楚楚斟酌了一下,還是對楚傾凱提議道,「姑姑,爺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沒辦法看他這樣子,我覺得現在能讓爺爺動手術的唯一方法,就是哥哥和安然離婚。」

楚傾凱蹙眉問,「你不覺得這樣對安然不公平嗎?」

安然父母害死了自己父母的事情,楚楚一直都無法釋懷,所以她並不覺得這樣子對安然來說有什麼樣的不公平,反而恨不得安然趕緊和哥哥楚墨琛離婚。

楚傾凱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對你哥和安然來說都太殘忍了。」

再說以她對楚墨琛的了解,倘若兩人離婚了,楚墨琛肯定會瘋掉的,兩爺孫的關係會鬧得更加的僵硬,再說了楚墨琛也不會和安然離婚。

「姑姑,你能不能別這麼婦人之心啊?」楚楚接著冷笑說,「離婚對他們來說殘忍,那當初她父母害死我父母的時候,他們家怎麼就沒想過對我和哥哥來說也是很殘忍?」

楚傾凱也知道楚楚心裡一直耿耿於懷這件事,語重心長的和楚楚講起了道理,「楚楚,上一輩人的事情不應該讓安然一個人來承擔,安然她是無辜的。再說了,當年的事情並不是你想象中的樣子,當年」

然而楚楚並不想聽下去,冷冷的打斷了她,「好了姑姑,你要是覺得你下不了手的話,那這個壞人就讓我來做吧,我這麼做也是為了爺爺好,我相信哥哥他最後一定會理解我的。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楚楚,你想幹什麼?別亂來。」

楚傾凱很怕楚楚因為一時的邪念,而走了歪路。

然而楚楚並不理解楚傾凱的用心良苦,一直誤會成楚傾凱只是在幫安然說話,心裡也只有安然,冷冷一笑,「我沒想幹什麼,我只想安然付出她應有的代價而已,我也不會對她幹嘛,這個你大可以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安然。」

「楚楚」

楚楚一點都不想和她說下去,「好了,我不想和你再說這個問題了,就這樣吧。」

楚楚說完轉身進去了病房,楚傾凱表示頭疼不已。

楚墨琛去到醫院的時候,安然已經睡著了,宋松一直都守在了她的身邊,不曾離開過半步,還時不時伸手去探安然的溫度,這些楚墨琛全都看在了眼裡,醋意滿天飛。

見到楚墨琛,宋松表示很詫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楚總,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墨琛也很詫異,「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這次時氏成功取得簽約合同的正是國外宋氏公司,也就是眼前的這位男子,楚墨琛現在對他稍稍有那麼一點不順眼。

宋松給他解釋說,「沒有,這位小姐是我大學的學妹,在街上暈了,所以送她上來醫院。」

楚墨琛哦了一聲,走了過來,醋意滿天飛,「謝謝你救了我的妻子哦。」

楚墨琛的話猶如一道響雷在宋松的耳邊炸開,他指著安然不可思議的反問道,「你說你是然然的老公?」

楚墨琛慵懶的斜昵了他一眼,「怎麼不可以啊?」

宋松搖搖頭,眼眸閃過一絲失望,但卻被他掩飾的極好,「沒有,知道然然嫁給楚總你這麼優秀的男人,我也就放心了,祝你們幸福。」

楚墨琛不客氣的接受了他的祝福,也很不客氣的下逐客令,「謝謝你哦,沒有什麼事的話,這裡有我照顧我妻子就行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宋松本來轉身就要走的,安然就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學長,你這是要走了嗎?」

見安然醒了過來,他再次回過身來,對她優雅一笑,「時間不早了,既然你丈夫來了,我也就不打擾你們夫妻兩人了。」

安然望了向了楚墨琛,楚墨琛傲嬌的把頭一扭,此時此刻醋意還在滿天飛中。

「幼稚的男人。」安然罵了他一聲,決定不去理他,繼續和宋松說話,「學長,今天真的感謝你,不然我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宋松剛開口想說話,楚墨琛就走了過來,打斷了他的話,醋罈子都給他打翻了,「好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然然你就讓人家好好回去休息吧。宋總可是一個大忙人,你可別耽誤人家。」

「楚墨琛,你」安然氣結,「你怎麼那麼小氣?」

「我小氣?」楚墨琛指著自己,一時嘴快于思考,「是不是我要看著你們摟摟親親抱抱那才叫不小氣?」

安然微怒,「楚墨璞

楚墨琛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是在宋松的面前說什麼也不跟安然低頭,「難道我說錯了嗎?」

「楚總,其實安然她」

宋松本想告訴楚墨琛,安然懷孕了的事情,但是安然拉住了他,不讓他說。

楚墨琛是越看宋松越是不順眼,「她怎麼了?我自己的妻子,我自己會照顧,不需要你一個外人來指指點點。還有,別然然然然的叫,然然是你叫的么?」

安然聽了都覺得生氣,「楚墨琛,你夠了。」

「不夠。」楚墨琛這是本醋意沖昏了頭腦。

宋松擔心兩口子吵起來,馬上打斷兩人,「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人都不要吵了,有什麼話好好說。還有,安然你現在更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知道嗎?」

安然不去理會楚墨琛,對他微微一笑,「知道了,學長你自己一個人小心點。」

安然心想,既然你那麼愛吃醋,一次性吃個夠吧。

宋松應了聲,和楚墨琛打了聲招呼,「那楚總,我先走了。」

楚墨琛沒好臉色,「好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