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68章:借刀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8章:借刀殺人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原本打算將自己懷孕了喜訊準備告訴楚墨琛,但是因為楚墨琛剛才的態度極其惡劣,所以她並不打算那麼快告訴楚墨琛,作為對他的懲罰。安然這麼一想,傲嬌的嗯哼了聲,把頭一扭,被子一掀一蓋,不去理會楚墨瑁

楚墨琛也會安然僵持了一會兒,最終還是他忍不住向她妥協,輕輕的拉了拉她的被子,柔聲哄到,「好了嘛,老婆我錯了。」

安然就是不理他,用被子蓋著自己的頭,嗯哼了一句,「你沒有錯,是我的錯,我耐不住寂寞,看到男人就想撲上去。」

安然說到這就來氣,什麼男人?竟然敢這麼想自己的老婆。

楚墨琛也知道自己說話難聽,態度非常誠懇的和安然道歉,「老婆,我錯了,我知道我可能說話有點難聽,但也是在乎你,我才會這樣埃」

楚墨琛的話音剛落,安然就從被子里出來,坐在床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生氣的說,「楚墨琛,你何止說話是有點難聽,那說話簡直不是一般的難聽。再說了,我是你的妻子,哪有人會對妻子說出這樣的話的,虧你還說你愛我,撒謊也不眨一下眼睛。你他嗎是覺得我智.障嗎?還是說我額頭刻著很好騙這三個字?」

楚墨琛也知道安然是真的生氣的,連忙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一直親吻道歉,「老婆,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消消氣消消氣」

安然抽開了手,對於楚墨琛的話是一點都不敢相信,「算了吧,楚墨瑁你每次惹我生氣,都說沒有下一次,但你還是屢次的惹我生氣,我現在可是一點都不敢相信你。」

楚墨琛的耐心也是有限,在他看來安然一直都在得寸進尺,他的耐心也被逐漸的消磨,沉聲問,「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安然委屈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你還敢這麼對我說話。」

楚墨琛瞬間秒變慫,雙手合十求她,「好了好了,我的祖宗我的姑奶奶,都是我的錯好不好?你想我怎麼樣我就怎樣好不好?我最怕你哭了,你可千萬別哭。」

安然格外的委屈,差點就脫口而出,「人家學長也是好心帶我上醫院,你連感謝都不好,還這樣說他和誤會我,要是今天沒有他的話,我和」

安然差點就脫口而出自己懷孕了的事,好在剎住了車,「你氣死我。」

楚墨琛耳尖聽到了,他蹙眉問道,「你和什麼?」

安然有點小心虛的搖搖頭,隨便找了個借口給糊弄了過去,「沒什麼沒什麼,我說我和曉柔就被車給撞死了。」

楚墨琛信以為真,因為他今天給劉曉柔打電話的時候,劉曉柔確實告訴他,自己和安然在一起,所以他也沒有懷疑。

安然鬆了口氣,孩子才一個多月,安然是想等楚墨琛過幾天生日給他一個驚喜,作為他最珍貴的禮物,她甚至都能腦補到楚墨琛知道她懷孕了,高興的要飛起來的樣子了。

「你笑什麼?」

安然搖搖頭,「沒有沒有」

楚楚把時微琳給約了出來,時微琳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兩人約定的地點,「楚楚,你那麼著急找我出來幹什麼?還約在那麼偏僻的地方幹嘛?」

楚楚約時微琳在她以前讀的高中的後山見面,這裡人少,不會有人發現。

楚楚一襲黑色的長款皮衣,短褲長靴,頭髮披著,在黑夜中顯得格外的冷艷,她和時微琳兩人的著裝形成兩個鮮明的對比。

她轉過身來,身上帶著一股讓人覺得畏懼的氣息,連時微琳都感覺有點害怕,眼前的這個楚楚根本就不是她所認識的楚楚,她都有點懷疑是不是有人冒充了楚楚,但是冒充也不可能長得那麼像啊?

她弱弱的來了一句,「楚楚,你今天有點不一樣。」

楚楚的語氣有點冰冷,「哪裡不一樣?」

時微琳並不敢說,眼前的楚楚就像黑社會的大姐大一樣,時微琳怕惹她不高興了,把她給殺了,那就得不償失了,她現在是格外的後悔自己當初招惹了楚楚埃

楚楚也不打算和她廢話,她冷冷的開口,「時微琳,今天找你出來是有一件事想找你幫忙的,你幫我最後,你不幫我也得幫。」

非常的霸氣側漏,把時微琳冷汗都嚇出來了,悔不當初,「你你說吧。」

楚楚轉過身背對著她,「我知道讓你直接讓你爺爺放過我們楚氏那就太沒有意思了,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哥在一起嗎?現在有一個機會,那就是你想辦法讓安然和我哥離婚,你要是想殺了安然,我也不會阻止你。」

楚楚的突然變化,讓時微琳有點措手不及,「我我怎麼殺她啊?要是阿琛知道是我乾的還不恨死我?我才不幹。」

楚楚一個刀子眼過來,時微琳就慫了下去,「不不是我不想干,只是你也知道,你哥哥是不會讓我接近安然的。」

楚楚轉過身來,辦法都給她想好了說,「過幾天不是你爺爺70大壽嗎?到時候我哥肯定會帶著那個女人過去的,你可以借著這個機會下手。如果你真的想跟我哥好的話,要麼忍要麼殘忍,你自己選擇。」

時微琳被楚楚說得蠢蠢欲動,猶豫了一下,弱弱的發聲,「那那那你會幫我嗎?」

楚楚點頭,眼眸中閃過一絲陰鷙,「我們的目標都很明確都希望我哥和安然離婚,如果這次他們真的離婚了,受益最大的人是你。」

時微琳最後沒忍住誘惑答應了楚楚。

時微琳回到家,就把時母方玲拉到了房間,把楚楚的計劃告訴了方玲,方玲聽了果斷的否定了,「不行不行,這樣做太危險了,要是被你爺爺和楚墨琛知道了,後果肯定很嚴重。再說了,楚楚為什麼會突然間就幫你?」

時微琳還一臉天真無邪,「因為她和我一樣都不喜歡安然啊,都想她和楚墨琛離婚埃」

方玲恨鐵不成的戳了戳她的腦袋瓜子,「你個傻孩子,你沒覺得楚楚是在利用你借刀殺人嗎?」

時微琳咬了咬唇,「應該不會吧。」

方玲給她分析說,「你說楚楚和你一樣不喜歡安然,但是她為什麼不親自動手呢?還要你下手呢?這不是明擺著借刀殺人嗎?你可別衝動,讓媽媽想想辦法幫你。」

雖然方玲這麼說,但是時微琳還是固執的覺得楚楚是在幫自己的,「媽,你別想那麼多,我相信楚楚是真心的想幫我,因為安然的父母害死了楚楚的父母,楚楚現在是對她恨之入骨,你大可以放心,楚楚說到時候一定會幫我的,我相信她不會騙我,楚楚那麼單純。」

雖然時微琳這麼說,但是她還是非常的擔心,「孩子,防人之心不可無,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別被楚楚的外表給騙了,到時候」

時微琳顯然不想再跟她說這個問題,推著方玲出去,「誒,媽咪我不和你說了,我困了,想要去睡覺了,你早點休息,晚安。」

方玲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時微琳推出了房間,「誒」

安然知道楚慶懷在同一所醫院住院,她內心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來看看楚慶懷。

「扣扣」

「進來。」

安然推門進來,正在和楚楚下象棋的楚慶懷看到安然的到來,臉色瞬間沉了下去,把床上的象棋一掃落地,把楚楚給嚇了一跳。

「你過來幹什麼?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馬上滾蛋。」

被楚慶懷這麼驅趕,安然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點難過,但是想到他心臟不好也沒有和他計較,她把果籃放到了桌子上說,「爺爺,我知道你的身體不好,特意來看看你,你還好嗎?」

「謝謝哦,拜你所賜,我還沒死呢。」楚慶懷冰冷的開口,「楚楚,把她的果籃給我丟出去,我怕被毒死。」

非常的難聽。

楚楚一臉為難,「爺爺」

楚慶懷吼了聲,「還不快去?」

楚楚沒有辦法,只好起身,將安然的果籃給扔到了垃圾桶,回到了楚慶懷的身邊,安撫他的情緒,「爺爺,您別激動,小心您的心臟。」

楚慶懷依舊對安然冷嘲熱諷,「我看到她的心臟就開始不好了,我看到她心裡就開始不舒服了,她是不是覺得我還沒死,她心裡就不舒服,非要把我給氣死她才開心?什麼人來的?」

安然心裡格外的難堪,但是沒有表現在臉上,正是因為他是楚墨琛的爺爺肚子里孩子的曾爺爺,她才選擇尊重他,「爺爺,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沒有一定讓你喜歡我,我只想和你說,我是不會離開阿琛的,我一定會陪阿琛度過這個難關的,也請爺爺你相信阿琛他一定能夠戰勝這次的困難,所以」

「你」

安然的話還沒說完,楚慶懷就被她這席話氣得心絞痛,捂住心臟一臉難受。

「爺爺」

楚楚是著急了,對安然吼道,「姓安的,你能不能不說話,你是不是想把我爺爺氣死,你才高興啊?」

安然連忙搖搖頭,「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

然而楚楚一點都不想給她說話的機會,直接下逐客令,「姓安的,你給我滾,以後別來看我爺爺,免得把他給氣死了。」

安然還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楚楚再次吼了一句,「滾」

安然這才狼狽的推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