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0章:她有可能是我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0章:她有可能是我女兒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林炎回來把時老找他的目的都告訴了楚墨琛,「少爺,果然和你猜想到一模一樣,時老這次約我出去,確實是想把我挖到他們的公司去。」

這樣的結果早就在他的預料中,他是一點都不驚訝,輾滅了手中的煙支轉過身來,冷冷一笑,「時老那老狐狸我還不了解他?他屁股稍稍一翹我都能猜到他想幹嘛。」

對目前的狀況來說,林炎表示格外的擔心,「少爺,現在該怎麼?現在工地上的那些工人都不肯施工,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再說馬上就到期了。」

楚墨琛心裡是很擔心這個問題的,但是在林炎面前格外的逞強要面子,「這件事我會處理的,該死的時老,挖人都挖到我楚墨琛的頭上來了。」

「少爺,你想怎麼做。」

「讓我想想吧。」

門口的安然偷偷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她覺得這樣坐以待斃並不是辦法,她內心暗自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第二天她瞞著楚墨琛去偷偷約時微琳,沒想到時微琳竟然拒絕了她。雖然時微琳拒絕了她,但是她想要知道一個人的去向並不難。

很快,小黑就幫她查到了,「少奶奶,時微琳現在休閑一刻和她母親在喝下午茶。」

安然點點頭,「好,備車。」

「好的。」

休閑一刻,時微琳沒想到安然竟然找到了自己,臉色瞬間變得不好,「你怎麼會在這裡?」

安然微微一笑,「你覺得我要找一個人真的有那麼難嗎?」

「你」

時微琳被她嗆得臉色發青,瞬間食慾沒了,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對時蘭香說道,「媽咪,我們換地方,在這地方和這種人一起用茶,我會覺得噁心。」

時蘭香不走,拉她坐了下來。

「媽咪」

時蘭香瞪了她一眼,恨鐵不成鋼的說,「走什麼走,為什麼不是她走而是你自己要走?你怕她做什麼?我倒是想看看她找你能說什麼呢?」

「媽咪」

小黑跟在她的身邊,他看不慣時微琳對安然的這種態度,「時小姐,別敬酒不喝喝罰酒,我們少奶奶約你出來是給你面子。」

時微琳現在是一點都不畏懼楚家的任何一個人,冷冷一笑,「喲,那我是不是應該要跪地謝恩啊?」

小黑跟著楚墨琛久了,也變得能言善辯,「你要跪要謝,我們少奶奶是一點都不介意的。」

「你」

小黑把時微琳氣得夠嗆的,偏頭委屈的跟時蘭香抱怨,「媽咪,你看看他們都欺負到我頭上了。」

時蘭香還沒來得及發話,安然就對小黑說,「小黑,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你到外面去等我吧。」

「可是」

小黑剛開口說了兩個字,安然完全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命令他,「可是什麼?我讓你出去就出去,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

小黑很無奈的應了聲,「好吧,少奶奶你要有什麼事,你給我電話,自己小心點。」

安然點點頭,「知道了,出去吧。」

小黑一走,時微琳想為難安然,時蘭香攔住了她,一臉溫和的笑容,「安小姐,請坐。」

安然拉下凳子坐了下來。

時蘭香看似和藹的把餐牌推到了她的面前,「安小姐,看看喜歡吃什麼,隨便點。」

時微琳看著心裡格外的不舒服,指著安然抱怨道,「媽,她以前和楚墨琛在我訂婚的現場上讓我們難堪的事情你都忘了嗎?你幹嘛還要對她那麼好啊?」

時蘭香瞪了她一眼,傻孩子,這叫套路。

時微琳心裡也就舒服多了。

安然沒有點什麼東西,就要了一杯咖啡,把餐牌遞給了服務員,「幫我來一杯咖啡,謝謝。」

「好的,女士請稍等。」

服務員一走,時微琳很不客氣的問道,「安然,你今天約我出來有什麼事嗎?」

安然也不打算和時家母女拐彎抹角,說話略有點拽,「確實,沒有事的話,我也不會約你。」

時微琳聽了心裡格外的不舒服,拍桌而起,「安然,別忘了今天是你約我出來的,說話給我客氣一點,如果我心裡聽著不舒服的話,你還別指望我能幫你點什麼。」

安然誠懇的道歉,「對不起,我的錯。」

時微琳冷哼,坐了下來,一臉高傲,「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女士,你的咖啡。」

「謝謝。」

安然不緊不慢的抹了一口咖啡說道,「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

安然親自來求自己幫忙,時微琳的尾巴現在都翹的老高了,一臉高傲的冷哼了聲,「看情況。」

安然直接跟她開門見山的說,「我想請你們時氏幫楚氏度過這次難關。」

時微琳就像早就知道她來找自己的目的一樣,一點都不驚訝也不驚奇,「我憑什麼要幫楚氏度過難關?別忘了你們當初有多麼的可惡,這叫報應。」

對於之前的事情,為了楚墨琛,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很誠懇的跟時微琳道歉,「對於上次的那件事,我在這裡跟你說一聲抱歉,希望時小姐你別介意。」

說完深深的一鞠躬,然而時微琳一點也不屑於她的道歉,「安然,你覺得我現在會接受你的道歉嗎?你這跟打了我,給我一顆糖吃有什麼區別?」

安然抬起頭來,直直的望著時微琳,「那你到底怎麼樣才肯幫這個忙?」

時微琳玩味的說,「也不是沒有辦法,除非」

時微琳沒有說下去,安然也知道時微琳想說些什麼,「時小姐,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歡阿琛,只要你答應我幫助她,我什麼都答應你。」

「真的?」

安然點點頭,「真的。」

迎面而來的就是時微琳的一杯咖啡往她身上潑,還好安然反應得快,只是手臂被稍稍濺到了一點,撩開衣袖一看,只是被燙紅了一塊,安然有點憤怒,「時小姐,大家都是文明人,你沒必要那麼惡毒吧?」

就在安然撩開袖子的時候,時蘭香眼尖看到了安然手臂上的像一個心型似的胎記,跟她丟失了的大女兒的胎記簡直太像了,就連位置都一模一樣。她連忙把安然的手給扯了過來,再次撩開安然的衣袖,活脫脫的心型胎記就這麼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安然把手抽回來袖子拉了下來,憤怒的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時蘭香情緒激動的問道,「安然,你手臂上的胎記是出生就有了嗎?」

時微琳一點都不知道時蘭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忍不住撒嬌喊了聲,「媽咪」

時蘭香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凶了時微琳一句,「你閉嘴。」

時微琳格外的委屈,狠狠的瞪了一眼安然。

安然是一點都不想跟時蘭香母女談下去,從椅子上撿起了包包,生氣的說,「我身上的胎記關你什麼事,你可別告訴我,我是你女兒就好了,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媽媽和姐妹,我寧願你把我塞回去重生。既然這件事沒辦法談的話,那我也不想和你們時家有任何的牽扯,再見。」

眼見安然要走,時蘭香控制不住自己攔住了安然,「安然,你別走,有話好好說。」

安然不耐煩的甩開了她的手,很是生氣,「你幹什麼?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那麼奇怪啊?我好生的跟你女兒談話,你女兒的素質倒是好,這樣一杯咖啡過來,過分。幸好我人沒什麼事,不然的話,你准給她收屍吧。」

安然要走,時蘭香不肯她走,兩人有點爭執,時蘭香拉不住安然的手,安然一個不小心就摔在了地板上,把時蘭香給嚇到了,馬上上前扶她,「安然,你沒事吧?」

時蘭香對安然突然變卦的態度,讓時微琳摸不著頭腦,心裡嫉妒極了,「媽咪,到底她是你女兒還是我是你女兒啊?我怎麼感覺你都是在幫著她呀?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啊?」

「她也是」

時蘭香差點就脫口而出,她可能也是我女兒。但是考慮到時微琳現在對安然那麼討厭,如果讓她知道安然有可能是她的女兒的話,她害怕時微琳心理會因此產生嫉妒而傷害了安然,她考慮了一下還是覺得現在不是告訴時微琳的時候。

時蘭香還沒來得及說話,安然就甩開了她的手,借著桌子吃力的從地板上站了起來,冷漠的對她說,「我不需要你的幫忙,還有別再來煩我,就這樣。」

因為這一摔跤,安然的肚子已經開始有點痛,但是在時氏母女面前,她只能忍著痛走出了甜品店。

小黑看到她臉色發白,馬上丟了手中的煙支趕緊上前扶著她,擔心的問道,「少奶奶,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蒼白?是不是」

小黑的話還沒說完,安然難受的打斷了他,「小黑,現在不是跟你解釋的時候,馬上送我去醫院,快」

「哦好好好。」

小黑是一點都不敢怠慢,把安然扶到了後座,他馬上啟動車子往醫院的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