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1章:安然的身世(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安然的身世(1)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小黑把安然送進了醫院,醫生告訴他,安然動了胎氣,把他整個人都嚇慘了,趕緊抓著醫生的手問道,「那醫生,我們家少夫人現在沒有什麼事吧?」

「幸好送來及時,孩子和大人都沒事。」

倘若安然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麼事,小黑也難逃責任。聽醫生這麼說,小黑也不由的鬆了口氣,「謝謝醫生謝謝醫生,你就是我再生父母,太感謝了。」

醫生呵呵一笑,「先生你太客氣了,救人是我們醫生的職責,你不用那麼客氣。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那我們就先走了。」

「好的,謝謝你。」

醫生剛走,小黑馬上推門進來,忍不住責備安然說,「少奶奶,你怎麼可以那麼任性?懷孕了也不告訴我們?倘若這次孩子出了點什麼事的話,你讓我怎麼跟少爺交代啊?」

小黑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好在老天眷顧,沒出什麼大事。

安然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都不敢抬頭面對小黑,弱弱的開口,「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們的,我只是想等到阿琛過生日,再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的,沒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

安然現在想起了,也和小黑一樣后怕。

「少奶奶你」

小黑都不知道怎麼去說她了,最後所有要說的成了一句,「你太任性了。」

「對不起嘛。」安然誠懇的道歉,弱弱的來了一句,「這不是沒事嘛?」

把小黑直接氣得都快要吐血,「不行,這事我得告訴少爺去。」

小黑說著就要打電話,安然馬上攔住了他,「小黑,你等一下,我想等他過來,自己親口告訴他,可以嗎?」

安然的話音剛落,楚墨琛就推門進來了,聽到了兩人的對話蹙眉問道,「告訴我什麼?」

安然臉色一紅,嬌羞極了,「那個阿璞

楚墨琛走了過來,淡定的摸了摸她的額頭,自己自言自語道,「沒發燒啊,怎麼那麼不正常?」

安然,「」

安然沒好氣的把他的手拍落下來,抱怨道,「楚墨琛,你真是夠了,我都躺在醫院了,你還一點都不關心我,你果然不愛我了。」

楚墨琛,「」

楚墨琛還沒來得及說話,安然開始悲傷的訴說,「你果然不愛我,我進醫院了你還那麼淡定,以前你不是這樣的,以前你肯定很著急的,你看你現在都那麼淡定,在外面肯定有別的女人了。哎,可憐我和寶寶了。」

楚墨琛啥都沒聽進去,唯獨把『寶寶』這兩個字給聽到了心坎里,他激動的握住了安然的手問道,「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安然耍小性子,甩開他的手氣呼呼的說,「我說你不愛我了。」

「不是這一句。」

「就是這一句。」

楚墨琛握住安然的手連忙哄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愛的,我不愛你還能愛誰對不對?我愛你都愛到不知道怎麼辦了。只是你進醫院都是家常便飯的事了,所以我就淡定了。」

「楚墨璞

剛開始楚墨琛說得還挺好的,後面就開始不會說話了,楚墨琛連忙誠懇的道歉,「媳婦,我錯了。」

小黑都看不下去,沒忍住說,「少爺,你是豬嗎?少奶奶上面不是說得挺清楚的嗎?可憐我和寶寶,也就是說少奶奶懷了你的寶寶,真是」

楚墨琛的一個刀子眼過來,小黑乖乖的閉嘴。

聽小黑這麼一說,楚墨琛緊緊的握住安然的手輕聲問道,「安然,小黑說得是不是真的?」

安然害羞的點點頭。

楚墨琛高興慘了,在病房裡亂蹦亂跳,「呦呼,我當爸爸了我當爸爸了我當爸爸了,我楚墨琛有寶寶了,不對,我媳婦有寶寶了,我媳婦有寶寶了」

小黑真心想把楚墨琛這白痴樣給拍下來,至少他可以用來笑他整整個半年。

楚墨琛最後沒忍住,逮著小黑親了一口,「小黑,我當爸爸了我當爸爸了我當爸爸了」

小黑,「」

安然,「」

槽,我性.取向正常的。

時蘭香回去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時老,時老覺得很荒唐,「荒唐,安然怎麼可能會是你的女兒我的外孫女?蘭香,我知道你想微瀾,但是你也不能覺得所有右手手臂有心型胎記都是微瀾埃」

時蘭香有一股很強的預感告訴她,安然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兒,「不是的吧,我覺得安然就是微瀾,我的直覺一向都很準的,安然肯定就是微瀾,你還記不記得微瀾小時候調皮,她的左手被燙下了一道傷疤?」

時老說,「我肯定知道啊,那安然的左手有沒有傷疤?」

這個時蘭香還真沒注意到,但是她還是很執著的跟時老說,「爸,你要相信我,我覺得安然一定就是我失散了那麼多年的女兒,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女兒的話,我」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時老就打住了她,「行了行了,我看你啊,就是想女兒想瘋了,安然怎麼可能會是我們的微瀾,他可是我微琳的敵人。我看你也別想那麼多,好好的去休息休息。」

「爸」

時老很顯然不想和她討論這個問題,「好了好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走,你早點休息吧。」

門外送甜品過來給時老的時微琳,沒想到聽到了這樣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時微琳回想起今天下去媽媽時蘭香的不正常反應,如果照這麼說的話,那就說得通了。

時微琳驟然眯起雙眸。

時蘭香打開門發現站在門口的時微琳,臉色突然一變,「你怎麼在這裡?」

時微琳裝得一臉無辜,「我熬了點花膠,給爺爺送過來。媽咪,你臉色怎麼那麼差?是不是身體有什麼不舒服?」

時蘭香搖搖頭,「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時微琳一臉無害的搖搖頭,「沒有啊,我剛來,你就出來了。媽咪,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跟我」

時微琳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時蘭香就打斷了她,「沒什麼事沒什麼事,時間也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時蘭香說完慌慌張張的進了房間,時微琳望著她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背影,忍不住再次眯起雙眸。

給時老送完了花膠,時微琳還特意停在了時蘭香的房間門口,裡面傳來陣陣的哭聲,她的房間門沒有關緊,留下了一條縫隙,她看到了時蘭香坐在床尾手裡拿著照片和一塊同心鎖,大概這就是她姐姐和時蘭香相認的唯一證據。

時微琳危險的眯起雙眸,心裡惡狠狠的想,安然你休想搶走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時微琳第二天就氣勢洶洶的去醫院找安然,推開了病房的門,病房裡就只有安然一個人,時微琳唇角邪惡的勾起,也覺得老天都在幫她。

安然看到時微琳,想到昨天害她動了胎氣,自然也沒有給她好臉色,放下手中的晨報,冷冷的問道,「你來幹什麼?」

時微琳沒有回答安然的話,快步流星的走到了安然的床前。動作利索的撩開了她的左手臂的袖子,一看,果然和時蘭香描述的一模一樣,安然就是時家失散了多年的大小姐時微瀾。

時微琳突如其來的動作,徹底的將安然給惹怒了,「時微琳,你一大早在這裡發什麼神經?」

時微琳握得她很緊,她怎麼掙扎都掙扎不掉,「時微琳,你快給我放手,不然的話,我報警了。」

時微琳就是不肯鬆開她的手,還愈發的用力,惡狠狠的瞪著她說,「安然,我告訴你,你休想搶走原本屬於我的一切,我一定不會讓你有這樣的機會去搶走我的東西的,一定不會。」

她說完狠狠甩開了安然的手。

安然被她弄得生疼,活動活動了自己的手臂,瞪著她說,「你有病啊?誰稀罕你的東西啊?你一大早在這裡發完神經了嗎?發完神經請你離開好嗎?」

時微琳剛想發話,桃子和宋松一起進來了。

看到時微琳在這裡,桃子馬上上前把時微琳推離了安然,沉聲警告她並下逐客令,「時微琳,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對我們少奶奶做什麼的話,我們少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請你馬上離開。」

時微琳臨走前還不忘恐嚇安然,「安然,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有機會搶走屬於我本來的東西的,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桃子怒,「請你馬上滾。」

「你等著。」

「滾」

時微琳走了,桃子趕緊上前問道,「少奶奶,時微琳她有沒有對你做什麼?你有沒有受傷?」

安然搖搖頭,「沒有,我也不知道她一大早發什麼神經,來到這裡就對我說了剛才那些話,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聽安然說沒什麼事,桃子也鬆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這種人不要管她那麼多,下次直接給少爺打電話就好。」

安然點頭,「恩好。」

然而,宋松一直不知道思考著些什麼,就連安然叫他都沒有聽到。

「學長?」

宋松回過神來,「啊?什麼事?」

安然蹙眉問,「你在想什麼啊?我叫你都聽不到?」

宋松搖搖頭,「沒什麼。」

安然也沒有多想,轉頭和桃子說話,「今天帶了什麼給我吃,好香的感覺。」

「你喜歡的清蒸排骨,奶黃流沙包,雞爪,都是你愛吃的。」

「還是桃子了解我,愛我,么么噠。」

「嫌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