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2章:安然的身世(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安然的身世(2)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時微琳剛走不走,時蘭香隨後就到了,安然看到時蘭香瞬間沒有好臉色,「你來幹什麼?」

昨天差點就因為她孩子都掉了,現在想想她心裡還有餘悸。

時蘭香害怕安然誤會,連忙跟她解釋說,「安然,你別誤會,我是聽人家說你身體不舒服進醫院了,我特意給你熬了點燕窩粥過來給你吃,你」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安然就冷冷的打住了她,毫不客氣的打擊她,「謝謝哦,我害怕給你毒死。」

時蘭香心裡難受極了,但是一點也不怪安然,還一臉好笑容的提著自己的熬的粥進來,「安然,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如果你還在為昨天的事還在生氣的話,我可以向你道歉。」

她說罷,誠懇的向安然深鞠一躬,「對不起。」

安然愣了一下,始終覺得時蘭香今天來這裡目的不簡單,吃過一次虧,她也學精了,「時夫人,昨天的事就算了,我希望你和時微琳別來打擾我的生活,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時夫人,請回吧。」

時蘭香越看安然就覺得安然的五官愈發的和自己相識,但是又沒有證據證明安然就是自己的女兒,而且安然現在又不願意讓她靠近,安然這冷淡的態度著實讓時蘭香心裡格外的難受。

見時蘭香還楞在原地,桃子也生氣了,「誒,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一大早就來這裡鬧事,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女兒剛在這裡撒潑完,現在媽媽又來這裡鬧事,你們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嗎?我告訴你們,要是我們少奶奶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們少爺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聽到桃子說時微琳來過,時蘭香問安然,「安然,她說的是真的嗎?微琳真的來這裡找你的麻煩了嗎?」

桃子冷哼了聲,「不然還有假啊?要不是我趕來的及時,恐怕少奶奶就要遭殃了。」

安然不說話表示默認,時蘭香格外的抱歉的對她說了聲,「抱歉,安然!我也不知道微琳會過來找你麻煩的,這孩子從小就被我們寵壞了,希望你別將她說的話放在心上,回去我會好好的和她談談的。」

安然不說話,保持一副高冷的樣子。

時蘭香知道安然不想見自己,她也沒有強迫留在這裡,「安然,我知道你不想見到我,這粥我就放在這裡,你趁熱喝了,我下次再來看你。」

安然始終保持著她冷漠的態度,桃子直接就下逐客令,「好走不送。」

時蘭香走了,安然才弱弱的發話,「桃子,我這樣做會不會太過無情了?」

桃子,「」

桃子對她那叫一個恨鐵不成鋼,沒好氣的輕輕的戳了她的腦袋一下,「我說少奶奶,時家的人是什麼人呀?你還敢對這種人心軟啊?吃虧的是你,再說了她接近你肯定也沒有什麼好的目的,你要時刻記住你現在懷有了我們楚家的孩子,你要時刻小心。」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

安然的話還沒說完,桃子就打住了她的話,「別但是,我跟你說,她給你帶的這些粥都要丟了,說不定裡面真的放了毒藥,到時候就真的一屍兩命了。」

安然,「」

門外準備進來的楚楚把桃子的話都聽到了,眼眸閃過一絲陰鷙。

時蘭香回到家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第一件事就是質問時微琳,「微琳,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去找人家安然麻煩了?」

時微琳裝瘋賣傻好不委屈,「媽咪,你怎麼了?什麼安然啊?我沒有去找安然啊,我一直都在和安琪拉一起啊,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安琪拉呀?」

身邊她的好閨蜜安琪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很有默契的配合她,點點頭,「對呀阿姨,我和微琳一個早上都在一起,你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時蘭香對時微琳這種敢做不敢認的態度表示很生氣,「微琳,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有勇氣去找安然麻煩怎麼就沒有勇氣承認了?」

時微琳說什麼都不承認,還裝得一副楚楚可憐,眼淚說掛在眼眶就能掛在眼眶,「媽咪,你今天到底怎麼了?我哪裡去找安然了,我真的沒有去找安然,我」

時微琳還沒來得及說完,時蘭香就憤怒的喝住了她,「時微琳,你還在睜眼說瞎話?人家安然都說了你一大早就去找她麻煩了,你還在這裡狡辯,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時微琳就是不承認,演戲演全套,眼淚劃過臉頰,「我沒有,她憑什麼這樣說我。」

「時微琳」

時蘭香抬手就想給時微琳一個巴掌,好在自己控制住了,憤怒的將手收了回來,「我給你最後一次承認,你到底是不是去找人家麻煩了?」

時微琳就是死也不承認,「我沒有。」

「時微琳」

安琪拉見母女都吵起來,勸說道,「阿姨,微琳,你們兩個有話好好說,別吵架。阿姨,你會不會真的誤會了微琳了?微琳她今天真的一天都和我一起。」

時蘭香態度堅定,「沒有,人家安然都給我說了。」

時蘭香左一句安然右一句安然,把時微琳給徹底的惹怒了,「媽咪,你夠了,到底我是你女兒還是安然才是你女兒啊?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這樣子想我,難道我在你心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嗎?」

時蘭香的理智這才慢慢的收攏回來,才發現自己沒有顧及時微琳的感受,手心手背都是肉,連忙摸了摸她的頭道歉,「微琳,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媽媽的錯。倘若你真的做了,跟媽媽說,媽媽不會怪你的,你在媽媽心裡永遠都是」

時蘭香的話還沒有說完,時微琳難過的拍開她的手,退了幾步失望的搖搖頭,「說來說去,你還是覺得一個外人都比我重要,寧願去相信一個外人的話,也不願意去相信我的話。」

時蘭香這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微琳,我不是這樣的意思」

時微琳擦了擦眼淚,笑中含淚問道,「那是什麼意思?」

時老從樓上聽到兩人吵架,馬上下來問道,「你們兩母女到底在吵什麼?」

時微琳還趕緊趁機撲到爺爺的懷裡哭訴道,「爺爺,我媽咪真的太過分了,她竟然為了一個外人,跑過來質問我,質疑我的人格,爺爺你要給我做主。」

時老一聽,目光落在了時蘭香的身上,蹙眉問道,「蘭香,到底怎麼回事?」

時蘭香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時老,時老聽了生氣的把她給罵了一頓,「混賬,事情都沒有弄清楚你怎麼就亂把罪名給扣到微琳的身上,還有今天微琳她一個早上都和安琪拉在一起,她還哪有時間去找那個姓安的麻煩?我看你是糊塗到家了,跟我上來。」

「爸」

時老沒有理她,自己率先上了樓。

時蘭香望了一眼楚楚可憐的時微琳,無奈的跟著他上樓。

時微琳擦乾了眼淚,望著母親消失在樓梯的身影,危險的眯起雙眸。

書房,時老責罵時蘭香道,「蘭香,我看你是想女兒想瘋了吧?安然怎麼可能會是我們時家的血脈?你說手臂有一塊心型的胎記就是微瀾的話,那你看看這一疊照片,全都是有心型胎記的,難道都是微瀾嗎?」

時老說罷,把那一疊讓人調查的回來的照片丟在了茶几上。

時蘭香一張張的看著照片,嘴裡一直呢喃著,「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那麼多和微瀾一樣的胎記?不可能的氨

時老嘆息了口氣說,「蘭香,我知道你想微瀾,我也想微瀾。但是我們都已經找了那麼多年了,都沒有微瀾的任何一點消息,興許」

時老沒有說下去,但是時蘭香知道時老想表達什麼,連忙否定,「不會的,我的直覺告訴我,微瀾一定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安然真的可能是我的女兒。爸,你要相信我。」

時蘭香怎麼說都說不通,時老也生氣了,「蘭香,你要怎麼說你才明白,安然一定不會是我們時家的孩子,一點都沒有我們時家的風範,唯唯諾諾。那麼多年了,微瀾可能真的不在人世了,我們是時候要給她立墓了。」

時蘭香說什麼也不同意,「不可以,不可以給微瀾立墓,我一定會找到微瀾的,一定會的。」

「你」

時老被時蘭香的執著都氣得說不出話了,沒好氣的說,「好好好好,你說微瀾沒死就沒死,但是在沒有找到證據證明安然就是微瀾的時,你不要老是用別人來質疑自己孩子的人格。」

時蘭香也知道自己今天過分了,「我知道了,很快就會找到證據證明安然就是我的女兒。」

時老蹙眉問道,「這話怎麼說。」

時蘭香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秘密告訴了他,「我已經找到了當年在醫院幫我接生的護士了,她就在V市的一個孤兒院里當院長,我想當年的事情,她會告訴我的,我過兩天就去拜訪她。我希望這件事,爸你暫時不要告訴微琳。」

時老想了想,點點頭,「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