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4章:安然的身世(4)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安然的身世(4)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楚墨琛,他不但沒有感謝時蘭香救了安然,反而沉著一張臉跟她說,「然然,你沒事就少點和時家的人接觸。」

他想了想,「不對,應該是不能和時家的接觸。」

安然,「……」

安然弱弱的說了聲,「好歹人家救了我,你連謝謝都沒有一聲,還這樣說人家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楚墨琛不以為然,「你以為時蘭香真的有那麼好嗎?別忘了我們上次是怎麼去砸人家的場子的,人家不殺了你已經算不錯了,還指望人家救你,說不定人家接近你還有目的呢?」

楚墨琛說罷白了她一眼,沒忍住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了出來,「真TMD跟個智.障一樣。」

安然,「……」

安然一個眼神過去,「楚墨琛,你再說一次?」

楚墨琛一秒變慫,態度誠懇的道歉,「老婆我錯了,我不應該這麼說你。」

安然還挺滿意他認錯的態度的,但是下一秒風格就變了,「不過你的智商真的很讓人堪憂,我真的在為你肚子里的寶寶擔憂,你說要是他的智商隨你了,那該怎麼辦啊?本來就已經夠操心你的了,再來一個小的,我怕我吃不消。」

安然,「……」

「楚墨琛,我們離婚吧,再見1

「老婆,我真的錯了。」

「滾開。」

……

第二天,楚墨琛已經想好了要去找時蘭香麻煩的了,沒想到她竟然自己送上了門來,他放下了手中的筆,眼神慵懶迷人,「請她進來。」

「好的,總裁。」

不一會兒,時蘭香進來了。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跟他問好,楚墨琛危險的眯起雙眼搶在了她的前面,「時夫人,我剛想找你算賬,你倒是送上門來了。」

時蘭香沒聽懂他的意思,微微蹙眉反問道,「楚總,我沒聽懂你的意思。」

面對時蘭香這種裝瘋賣傻,他只能冷笑,「既然有這個勇氣去做那就要有這個勇氣去承認。」

她怎麼了?她都做了什麼?

時蘭香心裡無數個疑問,她也懶得去猜測,「楚總,我想我們之間可能存在有誤會,我想……」

時蘭香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就沉聲打住了她,「我沒有時間在這裡聽你說廢話,說,你接近安然到底有什麼目的?」

時蘭香這才恍然大悟,才明白他到底再說些什麼,趕緊和他解釋說,「楚總,我想你真的誤會了,我接近然然並沒有什麼目的,昨天遇到那種情況,我想換成別的人也會這麼做的。」

楚墨琛冷笑,別人會這麼做他肯定是相信的,但是你說時蘭香會這麼做,他可是一點都不相信,時蘭香是什麼人,沒人比他更加的清楚。

「其實……」

楚墨琛饒有興緻的想要玩什麼把戲。

時蘭香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讓楚墨琛幫她,她也知道楚墨琛怨恨時家,但是為了想知道安然的身世,她一咬牙說,今天來,有一件事想請你幫我的。」

楚墨琛唇角邪魅的勾起,彷彿聽了什麼笑話似的,冷笑反問,「我為什麼要幫你?我憑什麼要幫你?再說了,你們時家現在的勢力今非昔比,還有什麼事情是你們時家辦不到,還要求到我的地方?」

自從知道安然可能是自己的女兒以後,時蘭香改變了好多,面對楚墨琛的冷嘲熱諷,時蘭香默默的忍受了下來,她現在能理解楚墨琛,換成以前她早就發飆了。

時蘭香態度真誠的和他談判,「楚總,我知道你現在很不喜歡我們時家,我也知道可能是我們時家過分了,不應該趁虛而入,倘若你能幫我這個忙的話,我願意幫你們楚氏度過這個難關,畢竟我在時氏還有半分之40的股份。」

「我憑什麼相信你。」

時蘭香早就預料到楚墨琛會這麼說,她早就偷偷的背著自己的父親把自己名下的百分之20的股份轉讓給了安然,她把股份轉讓書從包里取了出來,放在他的面前說,「這是我名下的20%的股份,我已經轉讓給了安然,只要你肯幫我這個忙,這20%就是安然的,至於安然拿來做什麼,那也是她自己的事了。」

楚墨琛不敢相信你自己聽到了什麼,把桌面上的股份轉讓書拿起來看,白字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上面有時蘭香的本人簽名還有律師的公章,這份協議書在法律上來說是生效的。

時蘭香為什麼會把股份轉讓給安然,這是他想破腦子也想不通的。

楚墨琛始終覺得這背後有更大的陰謀,把轉讓書甩回在桌子上,沉聲問道,「時蘭香,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我怎麼相信這份協議是真的假的?萬一,你騙我怎麼辦?」

時蘭香說,「你要是覺得我騙你的話,你可以讓律師去鑒定埃」

楚墨琛沉默了一會,「你到底想讓我幫你什麼忙?」

時蘭香欲言還休,也不知道該不該和楚墨琛說,但是不說,她自己去查,總是差不多有頭緒的時候總有人刻意去搞破壞,她沒辦法才找到楚墨瑁第一,楚墨琛是安然的枕邊人比誰都了解安然。第二,楚墨琛做事嚴謹,她想或許楚墨琛能夠幫助到她。

見時蘭香要說不說的樣子,楚墨琛也無所謂,「既然,你不想說的話,那你可以請回了。」

時蘭香連忙說,「別別別」

「你要說不說?」

「好好好,我說我說。」

「說」

時蘭香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楚墨琛,楚墨琛覺得很荒唐,覺得時蘭香簡直就是在痴人說夢話,安然怎麼可能會是時蘭香的女兒?

時蘭香見楚墨琛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她急了,「我在很認真的跟你說的,我希望你能夠幫住我,幫我證明安然就是我女兒,只要你能幫我找到有關安然身世的信息,你要什麼我都能滿足你。」

楚墨琛沉默了一下,抬頭一臉嚴肅的問道,「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時蘭香為了讓楚墨琛相信自己話把自己女兒的特徵都告訴了他,「你要不相信我的話,你今晚可以回去看看安然右手手臂是不是有一塊心型的胎記。」

單憑這一點,楚墨琛覺得並不能證明什麼,「時夫人,現在手臂上有胎記的人真的太多了,並不能證明安然就是你的女兒。」

時蘭香心裡哪叫一個急,突然想起女兒的又一個特徵,「對了,她身上手臂因為小時候調皮燙傷過,留下一道傷疤,具體是哪個手,我忘記了。」

楚墨琛眸光一沉,安然身上的特徵他太熟悉不過了,然而時蘭香說得全都中了,難道安然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

他用力的甩了甩腦袋。

時蘭香眉心緊皺問道,「怎麼樣?楚總,你現在能幫助我嗎?」

楚墨琛沉聲說,「我會把這件事查清楚,但是在這件事沒有弄清楚的,我希望你不要告訴安然。」

時蘭香點點頭,雖然很想告訴安然,就是怕刺激到安然,畢竟她現在有孕在身。

……

楚墨琛晚上回來的回家的時候,總是心不在焉的,幫安然吹頭髮,把她都給弄疼了。

安然生氣的拍了他一下,「楚墨琛,你今天幹什麼鬼,做事那麼的不認真,心不在焉的?弄疼我了。」

楚墨琛回過神來,連忙給安然道歉,「對不起寶貝,弄疼你了。」

安然嗯哼了聲,沒好氣的問道,「你今晚幹嘛?你今晚都做好幾事了。」

楚墨琛搖搖頭,「沒事沒事……」

安然突然凶神惡煞的拽住了他的衣領,把楚墨琛給嚇了一跳,秒變良家婦女,「你……你想幹嘛?人家怕怕啦……」

安然,「……」

安然一點跟他開玩笑的心思都沒有,一臉嚴肅的問他,「楚墨琛,你是不是背著我和寶寶在外面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楚墨琛大喊冤枉,「冤枉啊老婆大人,我對你的愛,好比天高海深,我對你的愛可是天地可鑒埃」

安然是一點都不相信,鬆開了他的衣領,推開了他,「你可拉倒吧,你肯定就是覺得我懷孕了變醜了,我對你沒有吸引力了,就去外面找女人了。」

安然現在的情緒是說變就能變,她悲傷的摸了摸肚子,對肚子里的寶寶自言自語訴苦道,「寶寶啊,你媽媽真是可憐啊,媽媽這才剛懷了你,你爸爸就嫌棄媽媽丑,都出去外面找女人了。好可憐啊好可憐礙…」

楚墨琛,「……」

這就是傳說中的產前抑鬱症嗎?

但是這樣的話,楚墨琛是打死都不敢在安然的面前說,他只能乖乖的去哄她,「寶貝,我錯了行嘛?」

安然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不不,你沒有錯,我的錯我的錯。」

楚墨琛,「……」

楚墨琛真的很想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安然,但是他又怕刺激到安然。

既然軟的不行,他只能來硬的了,他直接把安然壓在床上。

安然除了被他嚇了一跳,她羞紅了臉,輕輕推了推她,提醒說,「楚墨琛,你想幹嘛?醫生說,現在不能那個……」

雖然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安然每次都會像這般害羞,他肯定知道懷孕的前幾個月不能同房,但是他就是喜歡逗著安然玩,邪魅一笑,「沒事,寶貝我會小心點的。」

安然,「……」

安然還沒來得及說話,楚墨琛炙熱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瓣上,一手已經很不老實的探進了她的連衣裙里,在她的私.密處輕輕的摩.擦著。

這種感覺又既酸爽又舒服,她情不自禁的嚶.嚀了聲,握住他做怪的手,「不……不要,不可以……」

安然雖然也很想滿足楚墨琛,但是她還是控制得住自己的理智,把楚墨琛給推開了。

到嘴的肥肉突然沒了,楚墨琛可憐兮兮的望著安然,指了指他的家小可愛,「老婆,你看……」

安然,「……」

安然狠心別過臉,「去廁所解決。」

楚墨琛為了得到目的,不擇手段地嗷嗷叫,「你怎麼可以那麼狠心?大冬天的讓我去洗冷水澡,萬一我……」

楚墨琛的話沒說完,安然就發威,「你洗不洗?」

楚墨琛果斷說,「洗,這就去洗。」

安然非常的滿意,「去吧去吧……」

楚墨琛下了床,自言自語,「簡直太沒人性了,大冬天的竟然讓自己老公去洗冷水澡,一點都不心疼自己老公,萬一生病了怎麼辦?誰來養家。」

「啪……」的一聲,浴室門被他關上,不一會兒嘩啦啦的水聲響起。

安然探頭望向衛生間,咬咬唇反省自己,大冬天的對楚墨琛會不會太狠心?但是下一秒想到了一切都是為了寶寶,他也就心安理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