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5章:安然的身世(5)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5章:安然的身世(5)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楚墨琛華麗麗的就生病了,可憐的是還要苦逼的被安然趕來上班。打了一個早上的噴嚏,林炎沒忍住弱弱的問他,「總裁,你還好嗎?你昨晚去幹了什麼來,昨天下午的時候都還好好的。」

楚墨琛抽了一張紙用力的擤了擤鼻涕,鼻子都給他擤紅了,「別提了,說多都是淚。」

別人說懷了孕的女人,應該會更加的母愛泛濫,怎麼安然到了他這裡就這麼狠心呢?他都病成這樣了,安然竟然捨得讓他來上班,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當然這話,他只能在心裡抱怨一下,絕對不敢在安然面前抱怨一句。

林炎看著都有點心疼,「要不,少爺你去看病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公司有我看著,你還不放心嗎?」

楚墨琛格外的傲嬌,白了他一眼嗯哼道,「我像是那種那麼虛弱的人嗎?這點感冒對我來說算什麼,用得著吃藥嗎?」

林炎,「」

林炎心裡表示非常的無奈,好好好,你說得都對。

楚墨琛突然間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對了,有一件事想讓你幫忙。」

「總裁,你說。」

他拉開抽屜拿出一個密封袋遞給林炎,「這裡分別是時蘭香和安然的頭髮,你拿去驗一下DNA,看看有沒有血緣關係。」

What?

林炎有些不可思議,「楚總,你該不會懷疑時蘭香是少夫人的親生母親吧?」

這年頭還有這麼狗血的劇情?

楚墨琛嘆息了一聲,「我也不知道,我也希望不是。」

倘若結果是真的,安然該是有多麼的傷心埃

林炎抿唇,「知道了,總裁,我現在就去辦。」

林炎轉身剛想走,楚墨琛忽然想起了什麼,把林炎給叫住了,「等一下,林炎。」

林炎轉過身,蹙眉問道,「總裁,還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楚墨琛說,「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既然時蘭香找到我來幫忙,就證明背後有人並不想她知道結果,我怕這件事泄露出去了,有人會對安然不利。」

林炎點點頭,「總裁,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這麼低級的錯誤,我是不會犯的。」

楚墨琛點頭,林炎辦事他是非常的放心的,「去吧。」

時老知道了時蘭香偷偷把股份轉讓出去了,憤怒不已,「蘭香,我說你怎麼就變得那麼糊塗了,轉讓股份那麼大的一件事,你也不和我商量,就這樣把股份給轉讓出去了。如果不是李律師的朋友馬律師告訴我,你是不是就打算這樣隱瞞著我?」

時蘭香把股份轉給了安然並不覺得後悔,只是覺得有點對不起自己到額父親,然而不轉出去都已經轉出去了,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千言萬語只能化作一句,「爸,對不起。」

「你」時老現在是打也不是,罵也不是,「算了算了,你到底把股份轉讓給誰了。」

「爸,原諒我暫時不能告訴你。」

時蘭香說什麼也不肯說,把時老的怒火再次挑起,「時蘭香,你現在是越來越目中沒有我這個父親了,難道你把股份轉讓出去,我還沒有權利知道你轉讓給誰嗎?」

時老的這些好,好巧不巧被逛街剛回來的時微琳給聽到了,她連忙把東西放了下來,上前詢問道,「爺爺你們在說些什麼?什麼股份轉讓出去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時蘭香並不想讓時微琳知道,慌忙打圓場,微笑著說道,「沒事沒事,我和爺爺只是在討論今天晚上宴會的事情,你聽錯了。」

然而時微琳並不是什麼好忽悠的主,她沉聲說,「我沒有問你,我問的是爺爺。」

「琳琳」

「你給我閉嘴。」

時微琳是一點機會都不給她解釋,「我讓爺爺說。」

紙始終是包不住火,時老想了想,只能把事情告訴時微琳,「你媽媽這個老糊塗,竟然瞞著我們把自己名下的股份轉出去了20%給別人,現在還不肯告訴我轉給了誰。我問了李律師,他嘴巴很嚴謹,都不肯說。」

時微琳聽了非常的憤怒,質問時蘭香,「你到底把股份轉給了誰?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這20%決定著今晚誰才是大贏家。」

時蘭香趕緊解釋,「琳琳,你聽我說,這40%的股份,媽媽給你留了20%」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時微琳就尖銳的質問她,「還有20%呢?你又轉給了誰?」

時蘭香不肯說,時微琳的腦袋恍然靈光一閃,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你該不會是把那20%轉給了姓安的吧?」

時老聽了,被她氣得說不出,「蘭香,你」

想到安然的安危,時蘭香堅決不承認,「我沒有轉給了安然,我」

時微琳壓根就不相信她的話,冷漠的打斷了她的話,「你不轉給了安然,你轉給了誰?你一直都覺得安然是你女兒時微瀾,現在我告訴,你女兒不是時微瀾,我已經找到我姐姐了,她現在在美國過得可好了。」

神馬都是浮雲,只要是關於走丟的女兒,時蘭香都格外的激動,「真的嗎?你真的找到你姐姐了嗎?你是怎麼找到她的?你為什麼就那麼確認她就是你姐姐?」

時老也很關心這個問題,「對呀對呀,你真的找到你姐姐了嗎?」

時微琳並沒有找到姐姐,她只是為了不讓時蘭香和安然相認,才編製出來的這一個謊言。她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對呀,我知道媽媽你不是一直都想我姐姐嗎?剛好我朋友最近剛回回國,再一次同學聚會才知道他是出了名的私家偵探,所以我把姐姐的一下特徵都告訴了他,他就幫我找到了她。」

時蘭香除了高興之餘,心裡還是有非常多的疑問,「你是怎麼知道你姐姐身體上的一些特徵的?」

時微琳也不隱瞞,「就那天我給爺爺送甜品的時候無意間聽到的,我不敢告訴你,是因為我怕你罵我。我知道媽媽你真的很想姐姐,我怕你思念成疾,所以希望你別怪我自作主張。」

時微琳越說越小聲,然而時蘭香心裡滿滿的感動,摸了摸她的頭,「傻孩子,我怎麼會怪你呢,你這麼為媽媽著想,我感動還來不及呢。」

時微琳裝得格外的委屈,「媽媽」

「孩子」

時老被這一幕感動的老淚都有點忍不住了,擦了擦眼眶的眼淚,「好了好了,母女之間哪裡來的隔夜仇呢,話說開了就好。」

「那我們現在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姐姐呢?」

時蘭香現在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她什麼時候能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

時微琳忽悠她說,「姐姐說了,她現在和丈夫四處做生意,今天在美國,明天也不知道會去哪裡。她說了,她會儘快的回來和媽媽還有爺爺團聚的。」

時蘭香傻傻的相信了她的話,「好,那你有沒有留姐姐的聯繫方式?」

時微琳非常抱歉的說道,「媽媽,對不起!我一激動就給忘了。」

時蘭香母愛泛濫,「沒關係,只要知道你姐姐一切都好,那就夠了。」

她突然間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對了,我把股份轉給了安然,現在怎麼辦埃」

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這個問題上,時老現在頭都大了,「我要怎麼說你呢,當初我已經跟你說了安然不可能是我們時家的親生骨肉,你還非不聽,鬼迷心竅的就把股份給轉讓給了別人,你說你是不是傻?」

時微琳說,「要不諮詢一下李律師,這份協議還有沒有法律效應,還能不能改?」

「對對對,趕緊給李律師打電話。」

時蘭香不敢怠慢的給李律師打電話。

下午的時候,林炎這邊的結果出來了,他把結果交給了楚墨琛,「總裁,這是DNA的結果,你看一下。」

楚墨琛拿過桌面上的密封文件,心裡格外的緊張,斟酌了好幾分鐘,才打開了文件帶。

他耐心的看了整個報告,報告上面顯示,血緣關係為0,他才稍稍鬆了口氣。

林炎挑眉問道,「總裁,夫人和時蘭香有沒有血緣關係啊?」

楚墨琛現在是一身輕鬆,他把文件重新塞了進去,「沒有,他們不是母女關係。」

林炎說,「這不是挺好的嗎?要是真的有血緣關係的話,我怕少奶奶會受不了這個打擊,到時候就真的一屍兩命了。」

楚墨琛嘆息了口氣說,「是呀,我一直都在擔心這個問題。我想安然是她的親生女兒,又不想她是她的親生女兒。如果她是時蘭香的親生女兒的話,我爺爺也就同意我們一起了。但是如果安然真的是時蘭香的女兒,她該是有多麼的傷心埃」

林炎第一次見楚墨琛這麼暖男的一面,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看著我幹嘛?我說錯了嗎?」

林炎果斷搖搖頭,態度非常的誠懇,「沒有,你說得太對了。」

楚墨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