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7章:林炎的叛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7章:林炎的叛變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晚上,時老的宴會上他當著眾人的面宣布,「各位來賓,今天我有一件事情想正式宣布一下,從今天開始,楚氏集團的總裁助理C氏的企業佼佼者加入我們時氏集團。」

時老的話音剛落,在場的人都議論紛紛,「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怎麼楚總得力助手會跳槽到別的公司呢?」

「楚氏是不行了嗎?」

台下什麼難聽的話都有,時老望著楚墨琛的眼神,更是得意洋洋。

台上林炎冷淡的站在時老的身邊,台下楚楚早已憤怒不已。

安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一回事,蹙眉悄悄的問身邊的楚墨琛,「阿琛,這到底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林炎,他」

楚墨琛並沒有把這場計謀告訴安然,他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安然很是擔心,「那現在怎麼辦?」

如果林炎和時氏聯合起來對付楚墨琛的話,他會吃得消嗎?這個是安然目前最為擔心的問題。

火燒後院,楚墨琛還表現的一副很淡定,「這件事,你不用管,你專心把孩子生下來,做我的楚太太就夠了,乖」

說罷還摸了摸她的頭。

安然,「」

宴會中途,楚楚看到林炎出去了,她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也跟著他出去了。

後花園,楚楚憤怒的叫住了他,「林炎,你給我站祝」

林炎乖乖的站住了。

楚楚快步流星的上前去,站在他面前憤怒的質問他,「林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為什麼要背叛公司,背叛我哥,背叛我們楚家,為什麼?你說埃」

說到最後,楚楚幾乎是用盡全力嘶吼出來的。

林炎望著楚楚的眼神沒有了昔日的寵愛,眸中凈是冷淡,「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我為什麼不能背叛公司,我為什麼不能背叛你哥,我」

「啪」

林炎的話還沒說完,迎面而來的就是楚楚的一個耳光子。

林炎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楚楚格外的心寒,「林炎,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我們楚家怎麼對你,你都忘了嗎?我爺爺要是知道你變成這樣,那該多心酸埃」

楚楚試圖感化林炎,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他冷淡的望著她,「你說完了嗎?」

楚楚對林炎的這種反應表示非常的憤怒,「難道你就這麼冷血無情嗎?」

林炎木然接話,「對,我就是這麼的冷血無情。」

「林炎」

楚楚抬手就想再給他一巴掌,卻被林炎截住了,冷酷無情的將她整個人摔在草坪上,居高臨下的直視著她說,「楚楚,我勸你別在這裡跟我浪費時間,如果你有這樣的閑余時間的話,倒不如好好想想楚氏倒了之後的去處吧。」

「我跟你拼了」

楚楚憤怒的說吧,整個人失去了理智,從草坪上站了起來就想和林炎拚命,然而楚楚一個弱女子,輕易的就被林炎給控制住了。

楚楚被他控制在懷裡,掙扎著又羞又憤怒,「放開我,不要用你臟手碰我。」

既然是演戲,那就演到底,他修長的指尖劃過楚楚的紅唇,邪魅一笑,「楚楚,如果你不想楚氏倒閉了受苦的話,你可以考慮一下當我的情.人。」

林炎的話音剛落,楚楚的口水就直接吐在他的臉上,冷冷的對他說,「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我是不會和走.狗好上的,放開我」

林炎是一點也不生氣,將楚楚緊緊的扣在自己的懷裡,「楚楚,我相信你有一天會主動送上門來的,到時候我可不是那麼的好說話了。」

楚楚皮笑肉不笑,「你放心,我楚楚有我自己的個性,就算是睡天橋,我也不會求你。」

「但願如此。」他將楚楚鬆開,「我希望你真的不會來找我。」

「一定。」

林炎沒說什麼,只是邪魅一笑,轉身就走了。

角落裡,宋松和時老一直在監視著這一幕,直到林炎離開。

「宋總,你覺得林炎這個人靠譜嗎?」

宋松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突然邪魅一笑,「考驗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宋總的意思是?」

「把楚楚抓了,然後讓林炎親手殺了她。」

非常的冷酷無情。

時老覺得有點殘忍,「這樣不好吧?」

宋松偏頭,露出一副傀儡的似的笑容,「有什麼不好的,商場如戰場,你要是對別人仁慈,那就是對自己殘忍,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時老非常的為難,但是還是答應了他。

第二天,安然就把林炎給約了出來,「林炎,你是不是有什麼樣的苦衷不能告訴我們?」

林炎坐在她的對面,冷漠的看著安然,「沒有。」

那安然就想不明白了,楚墨琛對他又不差,既然沒有苦衷的話,那他為什麼要去幫助時氏一起來對付楚氏集團呢?

林炎抹了一口咖啡,看了看時間,「楚夫人,如果您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我現在很忙,你像以前那樣有時間陪你在這裡閑聊。」

眼看林炎站起來就要走,安然馬上喊住了他,「林炎,你等一下,聽我說幾句話再走行嗎?」

林炎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坐了下去,「你說吧。」

安然試圖和他打感情牌,「林炎,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相信你肯定是有什麼不能告知我們的苦衷。但是我希望你能念在阿琛對你不薄的份上,不要做得那麼絕。他真的把你當成了親生兄弟一樣,我希望你也能夠念在昔日的這份感情上,能夠不要對楚氏對他做得那麼絕」

「不用了。」

安然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她的背後傳來,她回過頭去,看到楚墨琛沉著一張臉站在她的不遠處。

安然立刻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阿璞

楚墨琛冷漠的向他們走來。

林炎優雅一笑,伸出手來,「楚總,那麼巧。」

楚墨琛沒有和他握手,態度冷漠,「不敢當,林總。不好意思,我太太打擾了林總您,我向他給你說聲抱歉。」

「阿璞

林炎謙虛回他,「不敢當不敢當。」

楚墨琛不想和他廢話,「既然林總有事的話,那我和我的妻子就不打擾您了,那我們就先走了。」

林炎點頭,客氣的對他說,「如果有機會,我希望楚氏也能和我們公司合作。」

楚墨琛也客氣的回他的話,「那肯定,那我們就先走了。」

「嗯」

楚墨琛牽起安然的手,「老婆,我們走吧。」

兩人因為這件事情,鬧得不愉快。

回到家兩人臉色都不好,桃子也不敢輕易的開完笑。等到楚墨琛上了樓,她才敢問安然,「少夫人,你和少爺怎麼了?怎麼兩人臉色都那麼的不好?」

安然把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告訴了她,氣呼呼的說,「事情就是這樣子,你說林炎都跳槽到時氏去聯合一起來對付楚氏了,他還一臉淡定的樣子,我能不擔心嗎?他現在還怪我跑去找林炎商量,把他臉都給丟完了,我就想問,他現在的臉值幾個錢。」

桃子立刻輕掃她的背脊,安慰她,「少奶奶不生氣不生氣。」

林炎跳槽了的事情,小黑已經告訴了她,當時她也是像安然那麼生氣,所以她現在是非常的理解安然此刻的心情的。

她倒了杯茶給安然,「少奶奶,快喝杯玫瑰茶解解氣,當心氣壞了身體,你現在有孕在身,不能隨便生氣。」

剛好楚墨琛從樓上下來了,安然就故意說話氣他,「氣壞了就氣壞了,人家都不心疼我,我還心疼我自己幹什麼嘛?」

桃子夾雜在兩人的中間,格外的為難,「少奶奶」

然而,楚墨琛這次態度有點倔,也不和她道歉,就這麼冷著張臉無視她,就走了。把安然給氣慘了,指著門口,「桃子,你,這都什麼態度。我做那麼都好像是在為了我自己似的,他也不想想我做那麼多都是為了誰?這孩子我不要了,要來幹什麼?」

安然說完從沙發激起來,桃子立刻拉住她,把她按了下去,「我的祖宗我的姑奶奶我的娘親啊,你別那麼衝動啦!你們兩個鬧矛盾,怎麼就能把責任給推到孩子的身上呢?孩子是無辜的。再說了,少爺他這個人愛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麼去找林炎的話,那他怎麼想嗎?那他肯定會想,你是不是覺得他沒有了林炎就不行呢?對吧,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嘛1

安然覺得桃子說得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但是也格外的委屈,「那那他可以好好的跟我說嘛,為什麼非要和我吵呢?明知道哄我一下就沒事了,他也不哄我一下,現在都懶得哄我,我都在懷疑他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

桃子,「」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產前多慮症嗎?

懷孕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