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79章:擦身而過的親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9章:擦身而過的親情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林炎的事情,兩人一直在公司爭執到家,時微琳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問道,「爺爺,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怕林炎些什麼,什麼事都依著他來。現在他是在我們時家做事,你是他的主人,他都跟你叫板了,虧你還能忍受,真不明白你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剛好時蘭香還有剛相認的姐姐時微瀾給聽見了,兩人下了樓異口同聲蹙眉問道,「怎麼了?琳琳,你們在爭吵些什麼?」

時微琳氣呼呼的走過去跟時蘭香告狀,「媽咪,我都不知道爺爺怎麼想的,把林炎招來我們時氏,林炎在身楚墨琛的身邊那麼多年,萬一他是帶著目的性的接近我們時家怎麼辦?把他招進來也就算了,憑什麼,我們時家都要聽他的?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你壞了根筋也就算了,連爺爺和壞了一根筋,我的真的」

時微琳被氣得說出話,時蘭香是無辜躺槍。

時微瀾安慰妹妹說,「微琳,說不定爺爺怎麼做有他自己的想法呢,你別急,聽爺爺解釋嘛1

時蘭香是越看時微瀾越看越喜歡,覺得這孩子溫柔善良,善解人意,很慶幸自己的孩子總算找到了,也附和著時微瀾說,「對呀對呀,琳琳,你聽你爺爺解釋了嗎?你爺爺這麼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一套的,你別擔心嘛1

時老點頭,可憐兮兮的哄她,「好了好了,爺爺的寶貝。爺爺這麼做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你不用管公司的事情。」

時老說這話,時微琳就不愛聽了,「我能不管嗎?爺爺你要是以後走了,這公司還不是要我和姐姐來打理嗎?再說了,你請了這麼一個人回來,我能不擔心嗎?」

「琳琳」

時微琳越想越覺得委屈,坐在沙發上抽泣了起來,「行了行了,我不多管閑事了行不行嗎?以後公司的事情,我一概不管了,行不行嗎?」

時微瀾皺了皺眉,「微琳,你不要這樣無理取鬧,為難爺爺了好不好?」

時微琳不高興了,「什麼叫我為難爺爺嗎?我管著,爺爺又覺得我多管閑事,我不管了你又說我無理取鬧,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嗎?」

時微琳這話倒是提醒了時微瀾,她只不過是她找來的一個冒牌貨,沒有資格在這裡教訓她。

時微瀾乾脆不說話。

時蘭香聽了時微琳的話,不高興了,「琳琳,你怎麼說話的?她怎麼說也是你姐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長輩說話?沒大沒小,趕緊跟你姐姐道歉。」

時微瀾也不想為難時微琳,拉了拉時蘭香的袖子弱弱的說了聲,「媽,算了算了,微琳她還不懂事,你別和她計較。」

時蘭香真心覺得時微瀾懂事,拿時微琳和她比較了起來,「看到了沒有,你看你姐姐,再看看你。你一天到晚除了跟我們任性無理取鬧,你還知道什麼?」

時微瀾馬上拉住了時蘭香,眉心緊皺一臉為難,「媽,你不要這麼說微琳,她」

時微瀾的話還沒說完,時微琳就生氣的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和她拌嘴,「是是是,她才是你的女兒,而我什麼都不是,行了吧?我在你眼裡就是多餘的一個,那你當初還生我下來幹什麼?沒有想過今天在這裡會礙你的眼嗎?」

「你」

時微琳的話氣得時蘭香抬手就想一個耳光子過去,好在自己控制住了,憤怒的拂袖,「你是要氣死我是嗎?」

時老趕緊打住了兩人,「行了行了,你們兩個都少說兩句,一個家整天吵吵鬧鬧像什麼?」

時微瀾也點頭說,「對呀,媽媽,你就不要和妹妹計較了。」

時微琳不但沒有感激她,反而聽著格外的刺耳,「我要你管嗎?你少在這裡嘰嘰歪歪行嗎?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很讓人覺得噁心。」

時老都聽不下去,沉聲吼住了,「琳琳,你夠了。」

連時老都在幫時微瀾,她心裡現在是瘋狂的嫉妒,「你們都幫著她吧,反正這個家有我沒有我都是一個樣,那就沒有我吧。」

時微琳說罷,跑了出去。

「琳琳」

時微瀾想追出去,卻被時老沉聲吼住了,「站住,誰都不要去找她,她要是餓了自己會回來。」

「爺爺」

「我心意已決。」

時老態度很堅決,時微瀾還想上前說什麼,被時蘭香給拉住了,眼睜睜的看著時老上了樓。

時老上了樓,時蘭香就跟她說,「瀾瀾,你爺爺現在在氣頭上,你說什麼他一般都聽不進去,等他消氣了,你再和他說吧。孩子,對不起啊1

時蘭香突然間對自己說對不起,時微瀾一臉懵逼,「媽媽,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間對我說對不起?」

時蘭香嘆息了聲,拉著她坐了下去,愧疚的對她說,「你才剛回家兩天,微琳不但沒有讓你感受到姐妹之間的深情,還這樣對你,媽媽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你。這些年,你又在外面受了那麼多的苦,媽媽真的覺得」

時蘭香哽咽的說不出話,時微瀾握住她的手對她搖搖頭,微微一笑說,「媽媽,我並不怪微琳,我也不會怪你。我想你當初把我弄丟了,肯定傷心了很久。反而是我,讓你傷心了,是我的不孝。」

眼前的時微瀾如此的懂事,讓時蘭香又欣慰同時又心酸,揉了揉她的長發,「孩子,媽媽以後一定會好好疼你的,就像疼微琳一樣疼你。你和微琳,都是媽媽的心頭肉。」

眼前假冒的時微瀾甚是感動,甚至有一刻都不忍心欺騙她,但是還是選擇了繼續隱瞞下去,重重的點頭,「嗯,微瀾也會好好的孝順媽媽的。」

時蘭香一笑,「乖孩子」

上次時蘭香救了自己的事情,安然都沒來得及好好答謝時蘭香,碰巧下去逛街的時候就碰到了時蘭香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有說有笑的在服裝店裡看衣服。

安然心裡還在琢磨著要不要上去和她道聲謝,就連劉曉柔叫她,她都沒有反應。

劉曉柔看安然在一旁發獃,放下手中的連衣裙,沒好氣的雙手插著腰沖她吼了住,「安然」

安然被她嚇到了,回過神來問道,「怎怎麼了?」

「你還問我什麼?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吧?」劉曉柔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出來逛街不好好逛街,發什麼呆啊?」

安然也不打算隱瞞劉曉柔,指著對面的時蘭香,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告訴她,「我在想,上次時蘭香救了我,我是不是要上去和她說聲謝謝呢?」

安然的話音剛落,劉曉柔就一口否定了她的想法,「安然,我說你腦子長包嗎?我都跟你說了,時蘭香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這種人你能躲多遠就給我躲多遠,還道什麼謝啊,我沒找人揍她一頓,已經很給面子她了。」

非常的彪悍。

安然,「」

「可是」

「別可是了,要我說,趕緊買單跑。」

安然要說話,劉曉柔壓根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她說,速戰速決,「給我買單。」

安然,「」

劉曉柔買了單,兩人轉身就要走,沒想到冤家路咋,時蘭香和那個女孩已經到了門口了。

時蘭香看見了安然愣了一下,臉色瞬間不好,「你怎麼會在這裡?」

安然還來不及發話,劉曉柔就幫她說話了,「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

時蘭香怒瞪劉曉柔,「我沒跟你說話。」

劉曉柔伶牙俐齒,「我也沒跟你說話。」

「你」

時蘭香被劉曉柔的伶牙俐齒氣得說不出話,憤怒的拂袖,「我不和你這種人計較,請你們馬上離開這裡。」

「喲喲喲,好大的口氣。這裡是你的嗎?憑什麼你要我們走,我們就得走,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你以為c市,都是你們時家說了算嗎?」

「你」

時蘭香再次被劉曉柔氣結。

店長踩著高跟鞋匆匆趕了過來,對時蘭香那叫一個恭敬,「時夫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請有什麼吩咐嗎?」

時蘭香負手而立,高傲不屑的望著兩人,「把那兩個人給我趕出去,以後都不許這兩個人踏進艾一尚名媛館。」

店長應了聲,轉身態度非常的不好驅趕兩人,「不好意思,兩位小姐,請你們馬上出去。還有,小姐你手上的衣服,我們也不賣了,我們會把錢退給你的。」

店長的這話一出,把劉曉柔直接給炸毛了,「憑什麼?憑什麼你們在這裡狗眼看人低?」

店長依舊態度很不好,「就憑時夫人,是我們艾一尚名媛館總經理夫人的朋友,她就有這個能力趕你們走,請你們放下衣服出去。」

時蘭香一臉高傲。

時微瀾拉了拉時蘭香的衣袖,對她說,「媽媽,算了,別讓人家難堪。」

時蘭香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溫和的對她說,「孩子,你太善良了,這件事你不用管,以後誰欺負你,你就可以像媽媽一樣。」

安然就知道不應該對時蘭香抱有希望,她拉了拉劉曉柔說,「曉柔,我們走吧。」

安然好欺負,但並不代表劉曉柔好欺負,扯開安然的手,似笑非笑的上前挑釁店長,「那要是我不走呢?」

店長也不怕她挑釁,負手而立高傲的說,「那如果你不走,那我也只能報警了。」

劉曉柔屬於那種唯恐天下不亂,拍手叫好,「好啊好啊,你報警啊,我最喜歡把事情給鬧大了。」

「你」

劉曉柔直接就把人家店長直接氣得說不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