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80章:打臉啪啪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0章:打臉啪啪啪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劉曉柔說什麼也不走,幾個女人因為這事吵了起來,店長還叫了保安要將她給攆出去。

劉曉柔就這麼坐在地板上,一副我不走,你能拿我怎麼樣?

安然又是屬於那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那種人,很無奈的皺了皺眉頭喊道,「曉柔……」

劉曉柔的行為把時蘭香給氣炸了,指著地板上懶著不走的她,漲紅了臉,破口就是一頓大罵,「我還真沒見過像你們臉上那麼厚的人,怎麼趕也趕不走,我就問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劉曉柔現在是變得能言善辯,不屑的回答她,「你都不要臉了,我還要什麼臉?」

「你……」

時蘭香被劉曉柔的伶牙俐齒氣得說不上話,時微瀾見況趕緊上前安撫她情緒,「媽媽,你別生氣別生氣,氣壞了身體不值得,她們不走,我們走吧1

時蘭香尖銳的質問道,「憑什麼?」

時微瀾很是尷尬,「媽……」

「喲喲喲,這是哪來的野女呀?」劉曉柔是毫不客氣的諷刺時蘭香。

安然蹙眉喊了聲,「曉柔……」

時蘭香聽了很是生氣,大有一種和她拚命的衝動,「你說什麼?你有本事再說一次?」

劉曉柔恭敬不如從命,「我說哪來的野孩子……」

劉曉柔的話都還沒說完,時蘭香就想衝上去和她拚命,被時微瀾給攔住了,對她搖搖頭,「媽媽,不要。」

時蘭香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對她是恨鐵不成鋼輕輕的指了指她的腦門,「你呀你呀,怎麼就那麼溫柔呢?人家都欺負到你的頭上了,你還傻傻的不計較,真是傻孩子。」

時微瀾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時蘭香的心情瞬間變好,一笑,「傻丫頭……」

然而,劉曉柔嘴巴依舊不饒人的潑她們母女冷水,啪啪啪的鼓掌,「好一幕母女情深啊,看得我都感動的落淚了。」

時蘭香的臉色再次一沉,拳頭擰得咯咯作響,「劉曉柔,做人別太過分。」

安然也覺得劉曉柔過分,蹲了下去,尷尬的拉了拉她的衣服,小聲說,「曉柔,適可而止,別這樣。」

然而,劉曉柔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理直氣壯,「我怎麼了?我這個人喜歡實話實說,我難道說錯了什麼了嗎?再說了……」

劉曉柔的話還沒說完,時微瀾這麼好脾氣的人也忍受不住了,她微怒對她說,「這位小姐,你做人別太過分,我們自問也沒有得罪你什麼,你為什麼非要和我們對著干呢?」

聽到時微瀾的話,劉曉柔情不自禁呵呵一笑,「你們家做得缺德事還不少呢,你們比我做得更過分呢,我這點算什麼?」

時蘭香暴怒,「劉曉柔……」

店長見現場火藥味十足,馬上和劉曉柔好說歹說,「這位小姐,你也不要讓我難做,我們只是幫人家打工的,我……」

店長的話還沒說完,劉曉柔就怒問,「你覺得我們在你這裡消費不起嗎?憑什麼趕我們走?我今晚就睡在你這裡,我看你耐我怎麼樣?」

店長和幾位店員,表示心好累。

安然頓時覺得好丟臉,弱弱的說了句,「曉柔,我們算了。」

劉曉柔說什麼都不幹,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人家都欺負到你頭上了,你還這個樣子,你咋就沒像我一樣呢?」

安然,「……」

安然心想,像你還得了?

算了,我還是做一名安靜的美女子吧!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正當劉曉柔打算起來和她們理論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她猛然轉過身,就看見了瞿文和袁燦彬站在了門口。

劉曉柔覺得這下臉都丟大了,立刻轉過頭來,心裡一直默念著,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然而,事實就是她在自欺欺人,瞿文一眼就看見了她,向她走了過去,很是詫異,「曉柔,你怎麼在這裡?」

「額……」

劉曉柔那叫一個尷尬,剛才那種霸氣側漏的氣勢瞬間不見了,關鍵她還賴在地板上,她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幹了聲,小聲的責怪安然,「你怎麼不阻止我?你為什麼不阻止我,好丟臉!真的好丟臉1

安然,「……」

安然心裡苦,小聲的回答她的話,「我提醒了你的啊,你不聽而已,一意孤行,這叫不作死不會死,活該1

劉曉柔,「……」

袁燦彬冷厲的眼眸橫掃了全場,最後落在了劉曉柔的身上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劉曉柔心虛的低下頭,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不敢直視袁燦彬。

時蘭香對袁家不太了解,指著他們母子大言不慚問道,「他們是誰?為什麼你們店裡現在什麼人都放進來?就那麼缺錢嗎?」

店長剛想開口跟她說瞿文繡的身份,時蘭香就直接命令她說,「把他們連同他們兩個一起丟出去1

瞿文聽了,冷笑,「你敢?」

時蘭香不屑一顧的瞄了她一眼,「我有什麼不敢?你知道這裡的總經理和我是什麼關係么?」

瞿文饒有興趣的問道,「什麼關係?」

店長已經不止一次拉她了,然而時蘭香一點都不聽她的,還得意洋洋的告訴瞿文,「這家店的總經理和我是很要的朋友,現在知道了嗎?你們現在走還不難堪,待會我給我朋友打電話,大家可都難看了。」

瞿文似笑非笑的反問,「哦?是嗎?」

時蘭香看瞿文不相信,她馬上從包里掏出手機,「我馬上就給她打電話?嗯?」

劉曉柔瞬間覺得自己玩大了,連忙過去,弱弱的對瞿文說,「那個……阿姨,不如就這麼算了吧?」

劉曉柔的話音剛落,時蘭香得意洋洋的冷笑,「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你剛才不是很膩害嗎?剛才你不是可以上天嗎?有本事再上一次試一試啊1

「阿姨……」

劉曉柔剛開口想說話,瞿文就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對她溫和一笑,「寶貝兒,這件事就交給我,你哪裡涼快哪裡呆去。」

劉曉柔,「……」

「阿姨……」

劉曉柔想上前去拉住她,卻被袁燦彬給拉住了扣在懷裡,「就知道在外面惹事。」

劉曉柔,「……」

瞿文走到了時蘭香的跟前,時蘭香還不知悔改,一臉傲慢,「怎麼?現在知道後悔還來得及,我可以既往不咎。」

店長一直在拉她的衣服,提醒她,「時夫人,我勸你別說了,她……」

她的話還沒說完,時蘭香轉身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生氣的質問她,「我為什麼不能說?她是誰?你又是誰?憑什麼這樣的跟我說話?」

店長也只好作罷,而且剛才瞿文也跟她打了眼飾,她也不敢告訴時蘭香她的身份。

時微瀾感覺眼前的這群人背景並不簡單,拉了拉時蘭香,弱弱的說了句,「媽媽,算了吧,我們……」

時微瀾的話還沒說完,時蘭香生氣的甩開她的手打斷她的話,「不能就這麼說了,不要讓外人覺得我們母女倆好欺負,我這就給你瞿阿姨打電話。」

瞿阿姨?

該不會……

劉曉柔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袁燦彬。

袁燦彬沖她點點頭,就是你想的那樣子。

瞿文無限拽,「好啊,你打呀,你不打你是我孫子。」

劉曉柔豎起大拇指,弱弱的說了聲,「你媽可真牛。」

袁燦彬斜睨了她一眼,不冷不熱的回了她一句,「你也不差。」

劉曉柔,「……」

瞿文繡的話直接把時蘭香給氣得炸毛,直接撥打了電話,「你給我等著。」

瞿文風輕雲淡一笑,「好啊,隨時奉陪。」

「媽媽……」

「你閉嘴。」

「鈴鈴鈴……」

電話鈴聲響起,眾人把目光都落在了門口進來的女子身上,這位就是時蘭香口中說的好朋友瞿總瞿文織,瞿文繡的妹妹。

時蘭香看自己的救星來了,馬上上前把瞿文織給拉了過來,里啪啦的告狀,「文織,你來的剛剛好,我剛想給你打電話呢。」

她指著瞿文等人,得意洋洋的接著告狀,「這群不知道哪裡來的流氓,來這裡搗亂,臉皮厚得跟城牆似的,趕都趕不走,正好你來了,你趕緊把他們給趕走吧,別拉低了你店裡的檔次。」

瞿文織耐心的聽她把話給講完,非常有文化修養的問道,「你講完了嗎?」

「講完了。」

時蘭香說罷還不忘高傲的挑釁了他們一眼。

劉曉柔心裡由衷的替時蘭香哀悼,「真佩服她的勇氣。真不知道她是哪裡來的自信。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種人不值得我們去同情,你說對不對?」

袁燦彬不說話,默默的在看戲。

只見瞿文一個一步一步的靠近瞿文,時蘭香愈發的得意。

坐等看好戲!

瞿文波瀾不驚的看著瞿文織向自己走來。

瞿文織走到了她的身邊,「是你在這裡搗亂嗎?」

瞿文依舊波瀾不驚,一臉微笑,「是的。」

「很好1

時蘭香心裡冷艷的在想,嗯哼,我看你這次怎麼死?讓你拽我讓你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