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81章:一巴掌打斷所有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1章:一巴掌打斷所有情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時蘭香本以為瞿文織會把她們給趕走,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她轉過身來指著她不冷不熱的對店長說,「曉玲,把她們給趕走。」

時蘭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指著自己疑問道,「不是,瞿總你沒有搞錯吧?她們」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瞿文織就搶在了她的前頭說,「我沒有搞錯,我怎麼可能會把我姐姐趕走呢?就算我姐姐做得再怎麼不對,我也不可能趕她走對吧?」

時蘭香聽到了瞿文織的話,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不敢相信的指著瞿文反問,「你你說,她是你姐姐?」

「沒錯,她就是我姐姐瞿文。」

時蘭香頓時感到整個人都不好了,還好被身邊的時微瀾給穩住了,「媽媽,你沒事吧?」

時蘭香搖搖頭。

瞿文似笑非笑的望著時蘭香諷刺道,「怎麼樣?時夫人,你覺得這個店的總經理還可能會趕我走嗎?」

「你」

時蘭香被她嗆得說不出話。

瞿文織站出來說,「好了好了,時夫人,我也不想大家弄得那樣尷尬,你要自己走呢?還是我讓人家趕你走?」

瞿文織和時蘭香只不過是偶爾在宴會上有過幾次見面,說感情好也不是說很好,只不過是出自於一種這個年齡該有的客氣罷了。

「你」

時蘭香覺得老臉都丟盡了。

知道有人撐腰的劉曉柔,說起話來背都挺得格外的直,「時蘭香,早知會落得如此丟人的下場,當初就不要在這裡吹牛逼,我要是你的話,我現在就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省的給自己在這裡丟臉。」

安然覺得時蘭香挺可憐的,拉了拉劉曉柔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劉曉柔意外的聽安然的話,也不再落井下石。

瞿文帶著一臉欠揍的笑容詢問道,「時夫人,你是要我叫保安送你走嗎?」

時蘭香被瞿家姐妹氣得炸毛,還依舊大言不慚,「你們給我等著,我不會讓你們姐妹有好日子,你們給我等著。」

瞿文毫無畏懼,依舊笑靨如花,「隨時奉陪1

「你」

時蘭香氣憤憤的說了句,「微瀾,我們走。」

時蘭香帶著時微瀾離開了店裡,這場鬧劇才隨之消失,劉曉柔上前尷尬的跟瞿文道了聲謝,「謝謝你,阿姨1

瞿文呵呵一笑,「有什麼好道謝的,早晚都是一家人了。」

瞿文這話把劉曉柔弄得很是尷尬,都不知道該怎麼接她的話了。

安然是難得看劉曉柔臉紅。

瞿文把劉曉柔介紹給自己的妹妹瞿文織,「文織,這位是劉曉柔,燦彬的女朋友,馬上就是一家人了。」

瞿文弄到袁燦彬都覺得尷尬,「媽」

瞿文織呵呵大笑,忍不住調侃他,「臭小子,你還會尷尬啊?怎麼?自己的媳婦還不敢認了?」

「誰說的,誰說我不敢認的?」袁燦彬一口就否定了瞿文織的話,把劉曉柔拉了過來,扣住她的肩膀霸道的說,「她是老子的未來老婆,她要敢跑,老子就打斷她的腿。」

劉曉柔,「」

「袁燦彬,好好說話。」

「媳婦,我的錯。」

「誰是你媳婦?」

「哎喲,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了?」

「不可以?」

「可以可以,你說了算。」

「呵呵」

看著兩人拌嘴,安然衷心的替她感到高興。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有時候老天無情的奪走你原有的一切,不是你不配擁有,而是你配擁有更好的。劉曉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也許江辰希只不過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袁燦彬才是陪伴她終身的那一個!

曉柔,你一定要很幸福!

時蘭香回到家格外的生氣,任憑時微瀾怎麼勸說她都沒有用,這口氣說什麼也咽不下去。

時微瀾給她倒了杯茶,「媽媽,你歇歇氣。」

時蘭香把她倒得茶一掃,晃噹一聲掉在了地板上,把時微瀾給嚇壞了。

化著濃妝艷抹穿著性感大露背迷你小短裙的時微琳從樓上下來,時微瀾先發現的她,看她穿得如此的性感,她上前問道,「琳琳,你怎麼穿成這樣?」

時微琳一臉嫌棄的抽開手,連正眼都不賞她一眼,「我穿成這樣關你什麼事?你以為你是我的誰啊?你真把你當成的姐姐啊?對不起,我可從來沒有把你當成我姐姐。」

時蘭香本來就在氣頭之上,再加上看到時微琳的這一身裝扮和對時微瀾的出言不敬,把所有的怒火都往她身上潑,上前就是一個耳光子。

「啪」的一聲,一個耳光子打在了時微琳的臉上,把時微瀾給嚇壞了,「媽媽,你幹什麼?」

時蘭香打了時微琳過後就後悔了,但是又好面子,不但不願意主動道歉還控住不住自己的嘴巴,「我為什麼會打她?你看她穿成什麼樣子?這跟出去賣有什麼區別嗎?馬上給我滾上樓去換了,不讓的話」

時蘭香的話還沒說完,時微琳就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話,「不然你想怎麼樣?打死我?我求你最好到死我,你打死我,你就是我孫子。」

從時蘭香一巴掌刮向自己的時候,時微琳徹底的對她心寒了,對她也徹底的失望了。

「你」

時蘭香給時微琳氣得心臟一陣痛,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樣子也非常的難受。

時微瀾嚇壞了,連忙把她扶到了沙發上,「媽媽,你怎麼樣?」

時蘭香只覺得心臟好痛,連說話都有點困難,「我我心臟好好痛。」

時微琳眼眸閃過一絲悸動,別過臉去。

「媽媽,你千萬不要有事。」

時老剛好從外面回來,看到這一幕,連鞋子都來不及換上前問道,「發生什麼事了?你這是媽媽幹什麼?」

時微瀾眼淚都急出來了,「爺爺,媽媽說心臟很痛。」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什麼事?」

時微瀾抽泣著告訴他,「媽媽跟妹妹發生了一點爭執,所以」

時微瀾的話還沒說完,時老就轉過身來,看到時微琳的這一身裝扮再加上時蘭香的這事,更加的生氣,不分青紅皂白的將她罵了一頓,「時微琳,你一天到晚都在做些什麼事?你是不是想把你媽媽給氣死你才開心?你穿這樣子像什麼東西?你出去可別說你是我們時家的二小姐,你不覺得丟人,我還覺得丟人呢?你要是不把她當成你媽媽的話,那你就給我滾,不要再回來了。」

時老的話好比一把鋒利的刀子,在時微琳的心上一刀一刀的划著,痛得她都快無法呼吸了,昔日最疼愛自己的兩個人,竟然

時微瀾見況,出於好心幫她說話,「爺爺,你別生氣,妹妹她她還小不懂事,我相信她是無心傷害媽媽的。」

時微瀾的話剛落,時微琳就冷冷諷刺她,「你閉嘴吧,你以為你是誰?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時家的大小姐嗎?你只不過是一個冒牌貨罷了。」

時微瀾一驚,「爺爺,我」

時微瀾的話還沒說完,時老就憤怒的再次譴責時微琳,「時微琳,你夠了,你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你什麼時候變得那樣的可怕的?你不喜歡你姐姐,我能理解,畢竟你們失散了那麼多年,但是你怎麼可以詆毀你姐姐是冒牌貨?」

「她本來就是冒牌貨。」

時老暴怒,「你還說。」

時微琳脾氣也倔,越是不讓她說她越要說,「她本來就是冒牌的冒牌的冒牌的,她本來就是冒牌的,你滿意了嗎?」

「你」

時老被她氣得心臟也開始疼,他稍稍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深呼吸,指著門口,「你給我滾,滾得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好啊,滾就滾,到時候求我回來我也不會回來,再見1

時老沒有想到時微琳頭也不回的走了,把他氣慘了,「不孝女,氣死我了。」

時微瀾弱弱的問了一句,「爺爺,要我出去看看嘛?」

時老這個人又愛面子,冷哼了聲,「不用了,看看你媽媽吧1

時微瀾點頭。

時蘭香休息了一下,人看起來了好多了,恢復了血色。

時微瀾格外的高興,「媽媽,你沒事就太好了。」

時蘭香休息了一下,理智也回來了,她弱弱的開口,「琳琳呢?琳琳人在哪裡?我要跟她好好的道歉。」

時蘭香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時微琳,時微瀾眼眸中閃過一絲失落。

時老在一旁冷哼了聲,「她走了,以後我們時家沒有時二小姐,只有時大小姐。這死丫頭,讓她在外面好好的吃一下苦也好1

時蘭香一聽時微琳走了,格外的激動,「爸,你怎麼可以把琳琳給趕走?」

提起時微琳,時老就來氣,「我怎麼就不能趕她走?她都把你給氣成這樣了,你還在維護她,她都給你寵壞了,才變成這樣子。」

時蘭香跟他解釋說,「爸,其實我也有錯,我不應該在外面受到的氣撒在她的身上,也不應該動手打她。」「你動手打了她?」

時蘭香點點頭,現在想起格外的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