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東廠督公>第七百十章 吏治新政及其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十章 吏治新政及其他

小說:東廠督公| 作者:碑塔城主| 類別:玄幻魔法

秦書淮提出的吏治新政,主要是三點。

其一,高薪養廉。

其二,政權、軍權、司刑審判權分立。

其三,引入考核標準。

除了第三點,其餘兩點又讓崇禎和孫承宗吃了一驚。

不過有「免田賦」的吃驚打底,他們也不至於像剛才那樣目瞪口呆。

崇禎問道,「秦兄,你說的第一點,要高薪養廉,朕卻是不以為然。你可知人性本貪,就算朕給他們再高的俸祿,也不可能消滅他們的貪腐之心。況且,你一開口就要給天下官員加兩倍薪俸,這幅度未免太大了些吧?」

「皇上,你可知為何大明官員人人皆貪?」秦書淮問道。

崇禎道,「豈非官場風氣糜爛所至?」

孫承宗站在一旁,自顧苦笑而不語——他自然是知道真正原因的。

秦書淮說道,「皇上,所謂風氣糜爛不過是個表象,真正的原因是官員的俸祿太低了,低到他們不得不去貪腐,才能維持作為官員基本的生活,甚至是尊嚴。」

崇禎皺眉道,「官員薪俸過低?」

秦書淮看向孫承宗,說道,「這個問題要不然由孫閣老來解答吧?」

孫承宗又是一聲苦笑,道,「臣年老體弱,所食不多,蒙皇上隆恩得月俸87石,確是綽綽有餘了。不過,皇上恕老臣直言,若是換了七品縣令,月俸不過7.5石,而且其中四成還可能換成絹、棉或者些個不實用的小零碎,要養活一家子人,確實……確實有些捉襟見肘。」

明末一石米大概1.2兩銀子左右,也就是說七品縣令一月的俸祿是9兩,說起來比一般雜役是高了些。

不過,明末的官員俸祿,有四成會被摺合成絹、棉等不實用的東西——那個時候絹、棉已經不是硬通貨了,要想折現可沒那麼好折。

這麼一來,實際到手的錢大概只有五兩多。

如果摺合地球上的RMB的話,大概是2000塊不到。

而且,這五兩多銀子不可能全部都被縣令用作家用,因為他還有官場上的迎來送往,無論是公務宴請、私下人情、差旅花費,都是從這五兩多銀子里出的。

明朝可沒有公費報銷一說。

所以可想而知,在明朝想當清官有多難。

這還是縣令,多少也是七品了,要是八品、九品的官,俸祿就更低了。

明朝的官員大都是讀書人,讀書人都是講體面的。寒窗苦讀數十載,好不容易當上了官,結果連飯都吃不飽,體面何在?

這才叫「成何體統」。

所以,他們怎麼可能不貪?大家都貪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會有人來反腐?

秦書淮把這些詳詳細細地和崇禎說了,孫承宗又做了些補充。

崇禎也並非對官員俸祿一無所知,他本以為一個縣令月俸9兩,比起普通人來已經不少,但是經秦書淮和孫承宗這麼一分解,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收入確實太少了。

「但是,秦兄認為,提高他們的俸祿真的可以讓他們廉潔奉公?」他又問。

秦書淮說道,「雖然未必,但至少可以讓真正想廉潔的官有廉潔的資本。事實上,臣相信大明有無數胸懷理想的讀書人,想當個好官。」

心道,相比於物欲橫流、毫無信仰的後世,現在的讀書人至少更純粹些,真正有理想的人比後世可要多。

想到這裡,又說道,「不過,高薪是一方面,咱們還需用制度來制約官員,這便是臣說的,軍權、政權、司刑審判權三權分立了。這三權如果分別掌握在三個互不從屬的人身上,那麼無論那人當到多大的官,都沒辦法一手遮天,想貪腐也就沒那麼容易了。」

秦書淮又把這三權如何互相分立,又如何互相制約仔仔細細地說了一遍,大抵就是他在燕無月跟前說的那套,無非是又做了些細化而已。

崇禎和孫承宗的心裡,再次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無疑,這又是古未有之變革!

孫承宗馬上說道,「國公爺此策又是石破天驚哪!你這是要削各地督撫,哦不,是天下官員的權啊1

秦書淮點頭道,「沒錯。我們給他們漲了俸祿,夠他們衣食無憂,現在要削他們權也是順理成章。要不然呢?他們把著那麼多的權想做什麼?」

崇禎沉默不語,陷入沉思。

孫承宗又激動地說道,「平心而論,此策不僅石破天驚,而且絕妙至極。一方面它可以減少官員手中的權力,增大貪贓枉法的難度。另一方面,它還可以杜絕督撫擁兵自重的情況,於君權穩固大有增益。老夫自問從政數十載,卻從未想過如此絕妙的分權之策!只是……國公爺有否考慮此政一出,天下官員會如何嘩然?」

秦書淮輕哼了一聲,有些陰冷地說道,「我方才已經說了,朝廷已經給了他們衣食無憂,如果他們還想把著手裡的權力不放,這樣的官八成是想以權謀私的貪官了吧?所以,若有妄議此新政者,可以東林同黨處置1

秦書淮根本不怕天下官員反彈。

為什麼?

因為之前說了,現在很大一部分官員都是新上來的,他們沒那麼大膽敢對抗朝廷政令,也沒有太多所謂的既得利益被觸犯。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新政沒有從根本上觸及軍方的利益,反而可以讓各地的武將擺脫督撫的控制,所以軍方必然會支持。

那還怕什麼?

如果有人敢反對,秦書淮不介意讓他慘烈地成為時代的犧牲品!

這時,崇禎說道,「秦兄說的對,三權分立的新政勢在必行,朕決意推之。此政乃是利於朝廷、利於百姓,利於我大明千秋萬代基業的根本,若有任何人敢嘩然,朕必行雷霆之擊,讓他永遠都『嘩』不出來1

崇禎一言,就給此事定了調。

秦書淮沒想到,自己提的這些建議,竟然沒有一條被崇禎反駁。

不得不說,以崇禎的視角能做到這點,確實難能可貴。

畢竟,他的眼界離秦書淮可差了足足五六百年!

接下來,其他的新政事項就更順利了。

改革稅務司,以增值稅為模板,重新制定收稅方式。

開海禁,設立海關總署。

興辦教育,朝廷每年貼銀廣造書院,降低寒門學子讀書成本。

……

三人在御書房足足聊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方才散去。

孫承宗一把老骨頭,出來的時候困得哈欠連天眼淚直流,卻依然不住地大呼過癮,非拉著秦書淮去柳是書院睡一覺,說他還有些問題想明天一早跟他討教,那急切的樣子有點像喝醉酒的狀態。

身為一代大才,他曾無比自負,但是自從遇上了秦書淮這個怪物后,他總覺得自己平生所學,離人家至少有二十年的差距。

他覺得自己虛長了秦書淮幾十歲,但他又不得不承認,能和秦書淮這等奇才共事皇前,實在是平生之幸,又是一種無可比擬的樂趣。

快哉快哉!

秦書淮可懶得再陪他嗦了,大冷天不回家去柳是書院?想都別想!

出了東華門他就一溜煙跑了。

氣得孫承宗大半夜在冷風中吹鬍子瞪眼。

而御書房內,意猶未盡的崇禎則在燈下紙筆,奮筆疾書……

年輕的臉龐上,滿是興奮之色。

正是意氣風發的少年皇帝!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