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九章 黑暗中的行刑者(第一更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黑暗中的行刑者(第一更四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夜晚的紐約有著大都會的紙醉金迷,你只要有錢這座城市就是你的天堂,如果你沒錢那麼這座城市就是你的地獄!

地獄的魔鬼會在你的耳邊不斷的引誘著你,試著呼喚起你的**與貪婪,一旦你做出回應就會跌進萬丈深淵。紐約的魔鬼很可怕,它們時時刻刻的腐蝕著不堅定者的內心。讓他們墮入犯罪的深淵,為了錢他們會將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

弗蘭奇就是一個將自己的靈魂祭獻給金錢惡魔的人。從第一次搶劫嘗到甜頭開始,他就再也無法收手了。之後在佛羅里達州的高速公路上製造了三個月內截殺二十一人的慘案,整個佛羅里達州的警察都在尋找他。

他被迫開始逃跑,一直到被斯坦尼奇家族,這個全美國最獨家族接收,成為他們家族手下的一名處理臟活的「行刑者」。這幾年弗蘭奇過得舒適的多了,斯坦尼奇家族每個月都會提供一筆數額不少的資金供他揮霍。而他所需要做的工作則是幫斯坦尼奇家族除掉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弗蘭奇喜歡這項工作,每次看見被他處刑的「犯人」在地上無助的哀嚎,用血漿把整個地板弄的鮮血淋漓,他都有一種變態的快感。

而這種好日子在一個月前到頭了。一個月前一個穿著黑色戰鬥服,披著一件棕色風衣的壯漢襲擊了斯坦尼奇家族位於布魯克林區的一個據點。那個人就像是一個黑色的惡魔,他趁著夜色而來,如同鬼魅一樣出現在正在聚餐的斯坦尼奇家族的餐桌上。沒有警告,沒有詢問,他的出現就是殺戮。兩把衝鋒槍掃射過在場的所有人,直到所有人都被擊斃他依舊為每個人補上一刀,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人,包括一名未成年的斯坦尼奇家族遠親。

弗蘭奇那天正在地窖幫助選酒而逃過一劫。當他看見餐廳裡面遍布著二十多具屍體的時候居然被嚇尿了。他生平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也會害怕。當天晚上他就離開了布魯克林區,但是他不敢逃離紐約。

因為他知道那天的聚會斯坦尼奇家族的上層人士都是知道的,而自己明明在場可是自己卻沒死,這明顯會引來斯坦尼奇家族的懷疑。他作為家族的「行刑者」他很清楚背叛家族會有什麼樣的下常現在每條離開紐約的公路上都有斯坦尼奇家族的人在蹲點監視。而弗蘭奇這些年犯了這麼多的案子,如果沒有斯坦尼奇家族的庇護,如果被警察抓到也是一死。

而且紐約三教九流眾多,比較好隱藏。如果真的去往其他人口比較少的城市,恐怕很快就會被當地警方找到他。這一個月他活得就像一隻陰溝里的老鼠,既要躲避警察的抓捕,還要躲開無處不在的斯坦尼奇家族的眼線。

而他真正害怕的是那天的黑色惡魔,他這些天一直在做噩夢。夢見一隻黑色的惡魔呼喚著自己的名字,然後用燒紅的鐵叉刺穿自己的心臟,他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這不僅僅來自於精神的壓力,還來自於他已經兩天沒有好好的吃頓正經的飯了。弗蘭奇今天中午的午餐居然從一個流浪漢手裡搶來的吐司麵包。

弗蘭奇決定干一票,他現在身上還有一把手槍一把彈簧刀。做這種事情很容易,就像十七歲的那個夏天一樣。他從一對情侶身上搶到第一筆錢一樣。這是件簡單的事情,只要選對了對象很快就能搞定,弗蘭奇對自己低語道。

弗蘭奇在皇後區的第五街區晃蕩著尋找自己的獵物。這時一名體格瘦弱的年輕人進入他的視野。看來這個年輕的男人是剛剛加班到現在才下班。男子不斷的打著哈欠,看起來有氣無力的樣子。

弗蘭奇一路尾隨著男子一直到一個街道的拐角處。這時弗蘭奇一個跨步上前,用手捂住男子的口鼻不讓他發出聲響,然後直接將男子拖進旁邊拐角處的僻靜小巷。年輕男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弗蘭奇丟進了小巷子里,剛想要反抗掙扎就看見一個黑洞洞的槍口頂住了自己的腦門。原本還有些想要反抗的心,立馬就縮了。

李傑已經在暗處目睹了這一切。現在距離李傑上次火併幫派交易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來李傑已經將新手英雄的任務基本都完成了,只剩下最後一起阻止犯罪的任務。

這半個月來李傑的能力飛速提升,這種提升並不是說他又獲得了什麼新的能力。而是指他已經能夠完美的使用現有的能力,經過半個月的鍛煉。尤其是上次對抗六名幫派分子的戰鬥,讓李傑的戰鬥經驗和心裡素質得到飛躍性的提升。如今的李傑才真正算得上是一名戰士。

現在的皇後區第五街區和第六街區李傑已經非常熟悉了,這半個月來他已經在兩個街區內阻止了一起惡性的性侵犯案件一起惡性的持槍搶劫案件,以及其他六起如持刀搶劫和盜竊案件等普通犯罪。

現在李傑已經有了一定的能夠辨別罪犯的能力。弗蘭奇剛出現在李傑的視線里的時候,李傑就看出他有問題。神態緊張東張西望,會仔細的觀察每一個路人,而且一隻手永遠插在口袋裡,好像在握著什麼東西一樣。李傑判斷不是刀子就是槍支。

還好李傑現在的隱藏技術做的比較好,將自己隱藏在暗處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以弗蘭奇一直沒有發現李傑。

弗蘭奇拿著槍指著年輕的男子狠狠的說道「把錢包,手機和手錶戒指都交出來1男子面對槍口著實沒有反抗的勇氣,只能拿出公文包里的錢包和手機,脫下自己的手錶和戒指準備遞給弗蘭奇。

「我覺得你這樣並不太友好。」一個略帶戲謔的聲音從弗蘭奇背後傳來。弗蘭奇一驚,馬上轉身拿槍對準身後。弗蘭奇看見一名穿著黑色兜帽衫腰間系著一條黑色腰帶的傢伙,他的臉隱藏在兜帽的下面讓人無法看清。

對於危險的最好處理方法就是提前幹掉他!這是弗蘭奇的格言。弗蘭奇回應李傑的的方式就是扣動扳機,不過在扣動扳機的一剎那眼前的灰色人影卻突然不見了。原來李傑看出他有扣動扳機的動作,直接發動了八步趕蟬,內力直接運抵腿部爆發出驚人的速度。弗蘭奇完全沒有來得及反應,李傑就已經閃身站到了弗蘭奇的旁邊。

弗蘭奇這一槍無功射到了空處。「我說過這樣並不友好1耳邊傳來的冰冷語氣讓弗蘭奇亡魂大冒。伴隨著李傑說話聲音落下的還有一根黑色的金屬短棍。短棍用力的敲擊在了弗蘭奇持槍的右手上。嚓,又是一陣清脆的骨折聲,這個聲音半個月以來李傑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李傑可以確定弗蘭奇的右手手腕已經被打斷了。弗蘭奇抱著自己的右手跪倒在地上直吸冷氣。「夜行者!你是夜行者!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傳說!沒想到是真的1原本在一邊瑟瑟發抖的年輕男子看見李傑的灰色裝扮,以及利落的身手后激動的說道。

「夜行者?」難道是在說我?李傑心中暗道。「大家都說現在第五街區和第六街區有了個黑夜裡的保護者,專門在這裡打擊犯罪!我們都稱呼他為夜行者,我一直以為是假的,沒想到今天居然真的能夠見到你1年輕男子有變成李傑腦殘粉的傾向。

「好了~不管什麼夜行者或者日行者。先生你現在最好收好你的東西離開這裡。」李傑催促著將年輕男子趕離了小巷,然後才回過身來處理弗蘭奇。之前弗蘭奇不是不想趁著兩人對話的間隙逃跑,可是李傑卻把他看的很嚴。雖然在和年輕男子對話,但是目光卻一直盯著弗蘭奇這邊。弗蘭奇想一想對方那種鬼魅一般的速度就放棄逃跑的計劃了。

「一般來說,持刀搶劫我會打斷一隻手。而持槍搶劫我會打斷兩隻。但是有鑒於你對我開槍了,所以我準備將你的左肩也打斷,你有意見嗎?」李傑從戰鬥腰帶的空間中抽出兩根金屬短棍問道。雖然用的是詢問的話語,但是口氣卻不容拒絕。

弗蘭奇看著李傑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只能拚命的往後躲。不要看弗蘭奇在斯坦尼奇家族擔任「行刑者」的工作,但是本質上他只是個外強中乾的貨色。只有對於比自己弱小的人才會展現出強大的一面,對於正在比自己強大的人卻是毫無反抗能力。

「不~求求你~不要這樣做。」弗蘭奇流著淚跪下祈求李傑放他一馬。「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既然你選了這條路,那麼就要做好這樣的準備。」李傑根本不理睬弗蘭奇的哭泣,作為一個生活兩世。真實心理年齡已經三四十歲的成年人,他從來不相信鱷魚的眼淚。

碰碰碰!三次短棍與身體的撞擊。弗蘭奇的雙手已經被金屬短棍徹底打斷,而他的左肩膀也被敲碎。以後即便治好也無法行兇作惡了。李傑就像處理完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將短棍收好。然後利用八步趕蟬的輕功輕輕一躍跳過了小巷後面三米多高的圍牆,直接離開了第五街區。

而到今天為止花了十八天的工夫,李傑終於把新手英雄人物全部做完了。

弗蘭奇看著李傑離開的方向,眼睛中透露出憤恨的眼神,但是很快被驚恐代替。因為小巷的入口處站著一個人,一個弗蘭奇永遠不會忘記的人。黑色的戰鬥服,棕色的風衣。硬底的戰鬥靴踩踏在堅實的水泥板上發出踏踏的聲音。

弗蘭奇費力的想要站起來逃跑。可是這個小巷是個死胡同,除非他能夠像李傑一樣飛躍三米多高的圍牆,不然黑衣男子所在的地方是這個巷子唯一的出口。

「弗蘭奇·科爾奇,你讓我找了很久埃你就像一隻老鼠一樣滑不留手,不過我今天很高興。因為我在斯坦尼奇家族和警察之前找到了你。如果讓你死在其他人的手裡,我可不會開心。」黑衣男子一步步的逼近弗蘭奇,弗蘭奇看見他黑色的戰鬥服上還印著一個白色的骷髏頭,在黑夜裡顯得這麼可怕。

「我~我只是斯坦尼奇家族裡的一個小卒子,所有事情都是家族讓我乾的!我發誓我從來沒有主動的殺過人。」弗蘭奇說的聲淚俱下,好像真的一樣。「還記得在海邊你殺掉的一對母女嗎?」黑衣男子湊近弗蘭奇的臉,眼睛死死的盯住弗蘭奇的眼角。看著弗蘭奇的眼神從驚慌到恍然在到絕望。

「很好我想你想起來了!那是我的妻子和女兒!我很喜歡剛剛的年輕人說的一句話: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動付出代價!記得到地獄去告訴那些斯坦尼奇家族的人!殺他們的人叫做弗蘭克·卡斯特1說完弗蘭克掏出一把勃朗寧ko9mm口徑手槍對準弗蘭奇的腦門扣動了扳機。

槍口迸裂出炙熱的火花,還帶著高溫的子彈旋轉著穿過了弗蘭奇的大腦,從額骨穿到腦前葉在到腦後骨,旋轉的子彈帶出了弗蘭奇溫熱而鮮紅的血液和灰白色的腦漿,同時也帶走了弗蘭奇罪惡的一生。

弗蘭克·卡斯特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傑離開的方向,然後大步離開了這條小巷。

以惡制惡,以暴制暴!弗蘭克·卡斯特才是真真正正的行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