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七章 不可預知的變異(今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不可預知的變異(今日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博士我覺得你現在最好和我一起去看看。」彼得不容分說的拉著康納斯博士前往**實驗的觀察室。

實驗室里原本用以關著兩隻小白鼠的鐵籠已經被破壞。檯面上一片狼藉,還能隱約的看見血跡。

而格溫站在一旁還顯得有些驚魂穩定。「博士我覺得你最好先看看這個1彼得帶著有些疑惑的康納斯博士來到一旁。

一直小白老鼠的屍體正安靜的躺在那兒。而旁邊則是一直鼠性的蜥蜴。這隻老鼠形狀的蜥蜴個頭小白鼠大了足足有五倍。

粗壯的腿部肌肉,鋒利的爪子和血紅色的眼睛,這都在警告別人,它可不是好惹的!

「哦天哪!這是什麼1康納斯博士吃驚的說著。這隻鼠形蜥蜴被關押在一個更加結實的鐵籠里,這個鐵籠一般是用來關押更加大型的動物,比如狼狗之類的。

「這就是我們之前試驗的一隻白老鼠。」彼得的語氣顯得有點低落。「剛剛他忽然變異了,變成了這種模樣。」

「力量變得更大,更強壯。而且更加血腥,它將自己的同伴咬死了。」彼得的話語讓康納斯博士如遭雷擊。「博士我想我們的試驗失敗了。」

「哦~。」康納斯博士低低的呻吟著,忽然他想到了那支被蒂姆拿走的血清。「天哪,我必須阻止他1

「阻止什麼?博士?」彼得沒明白康納斯博士說的是什麼。

「蒂姆,他拿走了一支血清,準備做人體試驗。」康納斯博士大步的向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同時對彼得解釋道。

「什麼?他怎麼敢!我們的**動物試驗都還沒有成功1彼得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憤怒,這支血清有他的參與在裡面。

假如因為這支血清而將無辜的人害死,那麼他也有責任!

「我是康納斯博士給我接蒂姆先生。」康納斯博士撥通了公司總機的平台。

「抱歉康納斯博士,蒂姆先生正在董事局開會,目前還不能接聽您的電話。」接電話的是蒂姆的秘書。

「蒂姆還沒有離開奧斯本大廈?」康納斯博士鬆了一口氣。「會議大概什麼時候結束?」

「這個不清楚,因為聽證會的時間並不固定,如果你找蒂姆先生有事,等會兒蒂姆先生回來我會給你回話。」秘書說道。

「好的,謝謝。蒂姆一回來請務必通知我。你告訴他康納斯博士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他。」康納斯博士說完就將電話掛斷掉了。

「博士怎麼樣?」彼得在旁邊問道。「蒂姆還沒來得及離開公司,謝天謝地總算還來得及。」康納斯博士和彼得都鬆了一口氣。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那支危險的血清正在被送往傷殘退伍軍人醫院的路上。

斯坦尼奇家族的私人醫院內,變色龍里德在今天總算是蘇醒。得到消息的布魯和史密斯都來到了醫院。

兩人來醫院並不是簡單的探望里德這麼簡單,對於這些只認錢的雇傭兵來說,夥伴是很重要,但並不是不可割捨的,如果你死了能在你的墓碑上放上一朵花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那個叫做夜行者的小子有在煙霧中作戰的能力。」里德看見布魯兩人的第一句話就是將李傑的能力透露出去。

「他很狡猾,而且他們不是兩個人而是三個人。」里德剛剛蘇醒聲音還有些虛弱。「有一個穿著紅色緊身衣的奇怪傢伙,他能夠發現隱藏起來的我。」

「還能夠噴塗像是蜘蛛絲一樣的東西,可以把人纏祝速度也很快。」里德費力的說著。「而最厲害的還是那個夜行者,是他一個人幹掉三十多個拿著武器的好手的。而且還非常擅長飛刀和格鬥技巧。」

「一般的變種人哪怕有強大力量的也不一定能夠打得贏他,他像是經過了專門的訓練一樣,他是一名身經百戰的變種人戰士1里德的最後一句話幾乎咬牙切齒。

畢竟里德可是差點死在了李傑的手裡,要說對李傑的恨意那可是非常的大。而她說李傑是個身經百戰的戰士這一點么錯,畢竟在訓練空間死了那麼多次,漲了不少戰鬥經驗。唯一不正確的就是李傑並不是變種人。

布魯和史密斯無聲的對望了一眼,都發現了對方眼中的擔憂。「看來斯坦尼奇家族還需要在多付一點錢。」布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面無表情的說著。

紐約布朗克斯區,這個地方被人稱為地獄的廚房。這是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地區,而且沒有之一。

這裡是非洲裔和拉丁美裔居住的地方,也是全紐約失業率最高的一個區。這裡有大片大片未開發的荒地,這在寸土寸金的紐約來說簡直不可思議。

因為這裡經常發生縱火案,甚至是爆炸案。布魯克林區的罪犯在這裡簡直就是小兄弟。

連最下作的黑幫都懶得來這個區發展,因為這裡完全沒有油水可撈,甚至可能被這裡的居民將黑幫的毒·品甚至是武器搶走。

這個地方就是這麼可怕!而紐約地區的傷殘退伍軍人醫院就開設在這個區內。這個醫院是由和軍方有大量合作關係的奧斯本集團無償贊助的。

同時醫院所有的開銷也是由奧斯本集團支付。奧斯本集團用這種方式幫自己博了一個熱衷慈善,愛國擁軍的好名聲。

而這個醫院內部充滿著不可告人的交易卻是鮮為人知。變色龍里德曾經就是這裡的一名患者,這裡有許多他曾經的同袍。

他們曾經為這個國家浴血沙場,卻在喪失利用價值后無處可去。只能在這裡看著自己行將就木,逐漸死去。或則成為一個不再用思想的木頭人。

有許多人被推進了醫院位於地下三層的特殊診療室,很多人再也沒有回來。這裡的人已經不再去想那裡到底有什麼。

他們是一群被社會和國家拋棄的人,如同一團骯髒的垃圾,他們的出現只會沾污這塊國土。不論他們之前多麼英勇無畏,為這個國家帶來自由和平。

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逐利性,也是政客和那些大資本家的醜惡嘴臉。

「肖恩醫生,這是蒂姆先生讓我交給你的東西。」蒂姆的助理雷尼來到醫院的地下三層特殊診療室,將手提箱交給肖恩醫生。

雷尼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他很清楚這種事情應該怎麼做。肖恩醫生肯定已經知道蒂姆先生需要幹什麼。

而雷尼所要做的僅僅是將東西遞給他,而至於肖恩醫生要幹什麼,他並不需要了解。

將東西交給肖恩醫生之後,雷尼對著醫生點了點頭就離開了醫院。剩下的事情只需要醫生和老闆溝通。

一個好的助理應該對老闆的事情守口如瓶。想要守口如瓶的最好方法就是讓自己知道的越少越好,那怕能知道也要裝作不知道。

肖恩醫生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白人,殘酷而冷血。治病救人對他來說只是工作,而工作是需要報酬的。

如果沒有足夠的報酬,對不起,肖恩醫生是不會工作的。這種殘酷的醫生在正規醫院並不招人待見。但是在這家奧斯本集團資助的傷殘退伍軍人醫院卻很需要。

因為這個醫生並不在乎醫德,也不在乎他曾經在學醫時宣過的誓言。他只需要錢!

「佐德,這是你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機會。」肖恩醫生拿著血清來到了特殊診療室裡面的手術室。

手術台上躺著一個殘疾的軍人,他的殘疾程度令人動容。雙腿和左臂都在執行任務中被炸斷。

僅剩下的右臂也有肌肉萎縮的徵兆,這名叫做佐德的軍人還能活著簡直是個奇。

「醫生我真的還能恢復自己的身體嗎?」這名叫做佐德的退伍軍人眼中還包涵著不屈的求生**。

「當然~當然,這是奧斯本集團的最新技術,能夠修補人類的一切傷勢。」肖恩醫生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輕柔起來,好像這樣就能讓自己的話語更加的可信。

但是他卻不知道這樣的語氣,讓他的聲音顯得更加的虛偽和狡詐。

「做好準備佐德,你將引來你的新生,只需要一會兒,你的人生將不再一樣。」肖恩醫生緩緩的將血清注射入佐德血液中。

淡藍色的血清在佐德充滿渴望的眼神中開始發揮作用。